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28章:海上盟约之分歧

冫雨柔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其实宋廷王朝对《海上盟约》计划一直抱有积极的态度,就此盟约一举想消灭契丹建立的大辽帝国,收回后晋伪皇帝石敬瑭于公元938年割让出去的‘燕云十六州’一心想在此时光宗耀祖。


《海上盟约》签订后,针对盟约中宋金双方在榆关以东开设榷场一事,宋微宗赵佶没有多想,采取奸相蔡京等六贼的联金抗辽、求和保国的军事策略,下诏国书给金国使者,约定于今年深秋在榆关外商议榷场互贸一事。同时又下旨给榆关都尉宋义和沧州知府李固,要求他们务必按女真人的互贸事宜完成协商意向,决断权由二人同意皆可。不过榷场要设在榆关外以东的三十里,如女真人提出榆关战后归属问题,按《海上盟约》议定协商。


君昏臣庸,宋微宗虽然下旨任命了使者前往榆关和女真人商议榷场互贸一事,但实际看来他没有把这事看的太重,草率地任命一名都尉,一名知府代表大宋使者前往了榆关。


而完颜亨和银铃子做为大金国的使者,出会宁后行千里来到已被完颜阿骨打攻陷的辽都五京之一的东京,因辽中京、燕京还未被攻破,这一地方还掌握在契丹人手里,故百余人的使团队伍只有来到渤海边,乘船过海直往榆关。


女真族在东北一带虽以渔猎为主,但一直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当数只大船扬帆出海后,多数人出现了晕船的情况。但完颜亨还是坚持着跟在银铃子的后面一起走出了船舱,陪她一起站在船头欣赏着大海的波澜壮阔。


这时,一个浪头打来大船向右偏去,本来头就晕的完颜亨一时没有站稳脚跟,随着大船向右倒去,银铃子见状慌忙伸出玉手迅速一把拉住了他,但因大船摇摆的回力加上银铃子的这一拉,完颜亨又倒了回来,猛地将银铃子扑翻,压在了银铃子娇柔的身体上。


两名侍卫以为出了事急忙前来查看,银铃子见有人来急忙将完颜亨推开,站起身面红耳赤地跑回了船舱


不多时,从舱外传来一声惨叫,银铃子吓了一跳,随后闻声寻了出去,只见完颜亨手起刀落又将另一名侍卫杀死,鲜血即时从该侍卫的胸口涌出。


银铃子见状大叫一声,吓得向后倒退了几步。


完颜亨见到急忙要向她去解释,尽忘了扔掉手里的钢刀,提着刀大步走向银铃子。


银铃子不知道什么情况,吓得贴在船壁上,惊呼道:“阿哥,你要杀我吗?”


完颜亨听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扔掉了手里的钢刀,拉起银铃子的手安慰道:“阿妹,我为何要加害于你,吓到你了吧!都是阿哥的不对。”


“那你为何要杀了他们,他们是我的贴身侍卫,没有做错任何事!”


银铃子愤怒地对着完颜亨斥责道。


完颜亨听银铃子斥责自己,顿了顿急切的解释道:“阿妹,如是刚才那事被父王知道了,我将被调往前线和辽军作战,并不是阿哥我贪生怕死,是阿哥不想离开你,不能没有你在我的身边。”


说罢,完颜亨一把搂过银铃子,将她搂在怀里。


“阿哥,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你可要自重。”


银铃子用力地想挣脱完颜亨的搂抱,可是她的力气太小怎么也挣不开完颜亨,一气之下不再挣扎,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她哭诉道:“阿哥,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吗?我好伤心!”


完颜亨听到银铃子的哭诉,忽然清醒了许多,将她放开退后两步,站定后呆呆地看着伤心的银铃子,不知道他心里现在如何而想。只见银铃子双手交叉捂住自己的心口,痛苦地靠着舱壁慢慢地坐了下去,伤心的泪水不停地从她那玉容般的脸黠上流下,而她心里想清楚了一点,就是完颜亨永远不会是自己的哥哥卢友天。


翌日清晨,数只大船终于停靠在了榆关下的海边,使团一行人陆续下了大船整理好了行装准备叩关和大宋使节联系。此时正好是深秋,一阵风吹来完颜亨寒意地斗了斗身子,立即命令侍从取来斗篷,接过后走到银铃子身旁,关切的说道:“阿妹,披上吧!小心受凉了。”


说完,为银铃子将斗篷披在了肩上。


“谢谢阿哥贴心。”


银铃子还是温柔的回了一声。


而榆关早在大唐末年战乱时已经被毁于一旦。虽有关之称,但在北宋末年时也是名副其实。


一行人上岸后延榆关而下,行出不到五里,前行探马回报发现宋军营地及使节旌节。完颜亨正要派人前去问营,忽听那边牛角号吹起,远看数众步骑行出营地向他们寻来。


金国侍卫伍长命令道:“弓箭手准备防御、刀枪卒列阵”。


伍长话音落,骑于马上的完颜亨摆了摆手,命令道:“撤去阵势,将我大金国旌节给我。”


完颜亨接过旌节,策马单骑行将出去,他已经拿准这支队伍就是大宋派来的使节团队。


片刻后,只见完颜亨和大宋使节相互交换了旌节,他举起手中的旌节回马大声喊道:“嗨、嗨、嗨,过来吧。”


“全部人马随我过去。”


银铃子命令道,随即策马带着使节队伍向宋军营地而去。


话说宋义接到圣旨后,不敢怠慢立即带领一个营宋军协同沧州知府李固前往榆关。宋义本想过榆关可能会遭遇到辽军,可是来到榆关后,发现住榆关的辽军已经撤走,大喜之下行出榆关安营扎寨等待着金国使节的到来。


夜晚,在宋军营中举行了双方的联欢,宋义视自己为东主居中而坐,爽快的说道:“海上盟约后,我大宋和大金共同抗辽,现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今我们两国能在榆关下共饮,实属两国的骄傲。”


银铃子见到宋军大官,想起当年在太原府的遭遇,心里恨恨而起,听之赵义言语,不由开口反驳道:“将军可是说错话了,我大金和契丹开战以来,夺东京、破上京,驱天祚帝于西辽,现围契丹中京。小女怎么没见到大宋一兵一卒协同我大金同戈灭辽,还请将军想清楚了再说。”


银铃子说完,顿时整个营帐内静得如似死寂,许多宋军将士愤愤地看着银铃子,完颜亨看到他人敢怒视于她,起身大声训斥道:“难道我大金国银铃公主说错了吗?你等敢用这等眼神藐视于她,是不是放肆?”


一大宋军士听罢气急地走将出来,因大家身上都带有佩刀,完颜亨见到他走将出来,手立即握向配在腰间的战刀,随行的几名金国侍卫也握紧战刀。此动作一出,营帐内的宋军将士也同时准备拔刀,此刻帐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双方将士对视而向。


宋义见状,对着那名军士怒斥道:“你干什么?真是不懂规矩。”


随后命令士兵将这名军士拖了出去,罚了三十军棍。


而沧州知府李固胆小如鼠,见到此势吓得话也不会说了,坐在席上瑟瑟发抖。


宋义接着说道:“我治理军士不严,今得罪了公主,还望大金国公主恕罪。”


说罢,宋义起身离席向着银铃子的坐席走去,为表示没有敌意他取下身上的佩剑递给军士。


当来到银铃子的坐席前,宋义面对着她弯腰行礼,而几名宋军军士见到宋义此举气愤地离开了营帐。这时,银铃子微微抬起头看了宋义一眼,发觉他的眼神尽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银铃子同时观察到,此人虽然魁梧,但面瘦眼单唇薄,一副奸相。不过相貌并不丑陋,色迷迷的眼神总往自己身上打量。


银铃子轻轻咳了两声,说道:“将军无须如此多礼,刚才的事本宫不会再作计较。”


说完,起身向着宋义用大宋礼数作了一辑,随后坐下不在言语。


宋义回到坐席,为化解刚才的气氛和完颜亨等人扯起家常来,未提及榷场互贸一事,但不时向着银铃子的坐席看上几眼,他不清楚为何一名蛮族女子尽长得如此清秀、美丽动人,在中原也是不可寻及的红粉佳人。


许久后,银铃子听他们还在说及家常,逐开口说道:“宋将军,我们这次来榆关不是来谈家常琐事的,本宫坐了许久倒是想听听大宋对榷场互贸的意见。”


宋义顿了顿叫人取来谕旨,打开谕旨按内容逐一念来,完颜亨和银铃子听后,可以确定大宋协商的内容了。大宋主要是想用他人所需换取自己所需,这倒是和太祖完颜阿骨打的手谕不谋而合,可是宋义重申榷场必须开设在榆关以东三十里外。


“请问将军,如是榆关战后归属大宋,榷场且不是要开设在大金国境内三十里;相反榆关归我大金,榷场不是更加深入我国境内。要是换之大宋你们愿意吗?”


银铃子听宋义点明榷场应开设在榆关以东三十里外,故反问他如是这样大宋愿意接受吗。


而宋义听到银铃子提及榆关的归属,立即回避这一问题,和李固悄声商议后提出因今天已经很晚,明天再行商议互贸一事。


双方致礼道别后,银铃子和完颜亨回到金国行帐,但才刚跨进行帐不就,只听侍从在帐外禀告,说是宋义将军带及礼品要送给公主殿下。银铃子随即吩咐侍从将礼品送进帐内,礼品是一个用锦布包裹起来的盒子,完颜亨为以防不测亲手将锦布打开,一看却是只檀木红的盒子。


银铃子端坐在床榻边,见到‘嘻嘻’一笑说道:“阿哥,这是女孩子的粉妆盒,你给我吧!”


完颜亨奇怪地拿着盒子看了又看,走过去将盒子递给了银铃子,银铃子接过盒子刚一打开,一股芳香扑鼻而来。再一看盒子,里面有光滑明亮的铜镜,有精致的木梳,还有三色不一的粉脂,而盒子里最夺目的就是一支黄金做的凤钗,此钗雕凤栩栩如生,看上去展翅欲飞,钗支上还坠着四颗晶莹剔透的宝石。


银铃子脱下白貂皮制绒帽,又将自己的头发梳开盘成发髻,取出凤钗插在发髻上,向着完颜亨问道:“阿哥,你看我漂亮吗?”


“阿妹,这支凤钗你带着真漂亮,可就是我们这身衣服不合适。”


完颜亨直言回答道。


银铃子取下凤钗放进粉妆盒里,又问道:“阿哥,你是不是觉得奇怪,宋将军为什么送我这盒子。”


“对,我还真觉得奇怪宋义这家伙送你这东西作甚?”


完颜亨疑惑的反问银铃子。


银铃子抿嘴一笑,说道:“阿哥,他似乎看上我了。”


完颜亨听罢恼羞成怒,拔出佩刀就要出账,银铃子急忙起身将他拉住,说道:“阿哥,你可不要滋事,我现有一计能使宋义臣服于我。”


完颜亨把佩刀重新插入刀鞘,问道:“阿妹,什么计这样厉害?”


银铃子道:“古时孙武著有《孙子兵法》,其中三十六计堪为之妙,书中有一计更是妙中之妙,可不费一兵一卒且能让敌家心乱神迷,故而兵败丢城。而此计就是:美人计。”


完颜亨听后,知道银铃子相用此计来迷惑宋义,故坚决反对。认为自己有能力让宋义屈服,表示给他三天时间必能将榷场互贸一事按太祖的意思签订


第二天午时刚过,完颜亨带着金国使臣来到宋军营地,进了行帐坐定后,宋义开口就问到银铃公主为何没来。


完颜亨怒目看着宋义,大声说道:“本王也是太祖阿骨打之孙,有何之事不可以和我谈。”


宋义听后知道又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我等是怕公主受不了这里的海风,今见她没来以为是不是生病了?”


完颜亨没说什么,取出手谕按银铃子教他的计谋开始谈判协商。完颜亨喧宾夺主进入主题,说了大金国协商的意向。说完,不等宋义和李固交换意见和看法,拿出已经履定好的互贸协定‘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要求宋义和李固签字盖印。


两人对看了一眼,李固随即拿起协定看了看又递给宋义看,宋义当即表态不会在这份协定上签字盖印,表示这是金国单方面拟定的协定,未经过协商无效。


宋义说完,刚想表达自己代表大宋的看法,完颜亨又猛地一拍桌子,怒然道:“海上盟约早已签订,你方却迟迟未按协约履行,榷场互贸一项区区小事,但至今未大宋开设榷场,拖延至现在还要协商,不知道你们是何目的,是否想单方同契丹和好?”


“同契丹和好这事从何说起,我大宋也是考虑到双方利益圣上才下旨钦定我们两人前来榆关就榷场开设一事协商。”


宋义见完颜亨发怒解释道。


完颜亨听罢不屑地看了宋义一眼,傲慢的说道:“我大金国出使而来的也是皇室子孙,已经够给大宋面子,而你们却派了一名知府和你这都尉前来谈事,是不是大宋的高官都被契丹人吓得不敢出关了。”


完颜亨说完‘哈哈哈’大笑起来,在旁的金国侍卫也跟着大笑起来,宋义和李固及其他大宋军士愤愤而怒,但却忍在心里没有出口反驳


谈至日落,最后在争论中结束。


双方又不欢而散,连最基本的互贸商品都没达成一致意见,更别谈榷场设置一事了。


晚上,完颜亨悻悻而归,找到银铃子将今天谈的内容全盘说给了她听。


银铃子听后‘呵呵’一笑,说道:“阿哥,你是喧宾夺主了,不过你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宋义和李固是大宋的使臣,代表大宋的尊严和利益,且能受你斥责。其次,我说过不当要喧宾夺主,协商时也要以事论事、以物谈物,听听他们的意见相互交换看法,以信服人心的观点谈之。”


“哎!怪阿哥太急了,我一心就想让他们在协定上签字盖印,没有想过那么多的情况。我明天再去,好好的和他们谈一谈。”


完颜亨失落的回到。


银铃子本想说什么,但又转而说道:“祝阿哥明天带着盖了大宋官印的协定回来。”


而今日谈判后,宋义觉得失了面子,找到李固两人商议后决定明天停止谈判,要冷一冷完颜亨。


次日,完颜亨带着使臣来到宋义营寨前,但宋军紧闭寨门,完颜亨不由大声喊宋义和李固的名字,叫他们出来进行议事。可等了许久,宋军营寨大门就是不开,宋义和李固也不出来相迎。


完颜亨气愤地对着营寨内吼道:“宋义,我是金国使节,你敢冷我于寨外,不怕伤了两国盟交吗?”


片刻后,宋军一士卒跑来传来宋义口信,说是宋义昨晚伤了风寒,炎至喉颈话不出口,需要调养数日,请他先行回营待风寒好了以后亲自前来拜会。


宋军士卒接着补充道:“将军还说要想签订协议,只能按我大宋意向将榷场设在榆关以东三十里外,其他一概免谈。”


完颜亨听后大怒,对着宋军士卒怒吼要叫李固出来谈,而宋军士卒返身进去后再以没有人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