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27章:海上盟约之榆关

冫雨柔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咚、咚、咚’ 三通鼓擂过,宋廷王朝的大臣们走进汴京的金銮殿,宋徽宗赵佶高高坐在龙座上无精打采的看着殿下群臣。 这时,一宦官高声玄呵道:“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臣有本要奏。” 说完,一大臣走了出来,而此人正是权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咚、咚、咚’


三通鼓擂过,宋廷王朝的大臣们走进汴京的金銮殿,宋徽宗赵佶高高坐在龙座上无精打采的看着殿下群臣。


这时,一宦官高声玄呵道:“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臣有本要奏。”


说完,一大臣走了出来,而此人正是权相蔡京。


蔡京取出奏折上前递给宦官,退后立定说道:“启奏圣上,‘海上盟约’签订后,金国多次派遣使者来我大宋,要求我朝按盟约确定事项立即出兵北伐大辽,并在榆关以东开设榷场。”


(注:榆关又名山海关,号称天下一关,遥望着西面的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


“女直人现已夺取辽国上京直逼中京和我燕云州区,童大人又抽兵于南方平定方腊起义,如不履行海上盟约将失我中国尊严。爱卿,你们看如何办才好?”


宋徽宗问道。


蔡京听后,回头向李邦彦使去眼色。


李邦彦立即双手持玉笏走了出来,禀奏道:“圣上,女直人虽然屡屡胜辽,是辽气数已尽,并不可怕。按盟约我朝应当出兵北伐,不过现有南方方腊起义,依理并不是我朝失约,这事已经向女直使者说明,待我朝平定南方起义后立即北伐征辽。”


“爱卿,你认为女直人会同意吗?”


宋微宗自己没有决断,他问蔡京到。


蔡京想了想说道:“李大人的说法有理,方腊起义是内忧,必当先行剿灭才能稳固我大宋江山。其次,老臣建议先按盟约将今年的五十万岁币送以女直人,在下旨给榆关都尉去和女直人协商榷场互贸一事,这样我朝依理依约均无不妥,凑请圣上恩准。”


宋徽宗没有多想,说道:“就按爱卿所说立即将岁币送往金国,下旨榆关都尉去和女直人协商榷场互贸一事。”


(注:女直意为:女真;蔡京、李邦彦、童贯是北宋六贼之三)


金国使者回到了会宁,把这事向完颜阿骨打做了禀告,完颜阿骨打沉默许久,说道:“大宋现不能出兵夹攻契丹,如是让耶律延禧逃至西夏东山再起,我灭辽大志定不能完成,也恐我大金国日后安危。此时,坐等他人相助必定走失灭辽天机,兀术、娄室领命。”


完颜宗弼、完颜娄室听到,起身说道:“臣在。”


“兀术命你为急先锋,娄室为征讨将军,次日整点兵马随我亲征伐辽,直取契丹中京。”


完颜阿骨打命令道。


完颜宗弼领命后正要走,被完颜阿骨打喊住。


阿骨打道:“兀术,为表我大金国诚意,我要你派亨儿和铃子去榆关和大宋商议榷场互贸一事。铃子她聪明伶俐并懂汉话、亨儿现已年长,威武健壮不失我大金国威严,也该让他们出去锻炼、锻炼了。”


完颜阿骨打说完,忽然急足的咳嗽起来,完颜宗弼见状立即上前扶住他,关心道:“父皇,你怎么了?我去叫大夫来。”


“不用我没事,你速去拿兵符校点兵马”完颜阿骨打命令到。


完颜宗弼领命后持兵符校点了兵马,回到王府见完颜亨和银铃子都不在,找到女傒烈琪问道:“亨儿和铃子去哪里了?”


“亨儿带着铃子一大早就去城郊狩猎去了,夫君找他们何事?”


女傒烈琪不安的问道。


完颜宗弼没有回答女傒烈琪,立即命令侍从骑快马出城去寻找完颜亨和银铃子,自己取出一张羊皮卷子递给女傒烈琪。


女傒烈琪打开羊皮卷子一看,原来是完颜阿骨打下的圣旨,她看后并不吃惊,反而非常赞同让完颜亨和银铃子前往榆关。


傍晚时分,完颜亨和银铃子回到王府。两人把马匹交给侍从拴好后,急匆匆来到王府前堂,刚要进门银铃子拉住完颜亨说道:“阿哥,父王派人把我们召回来,看来是遇到什么急事了。”


“不知道进去问问便知,走吧铃子。”


完颜亨说完拉起银铃子的手就一同踏了进去


八年中卢雨柔完全习惯了女真人的生活方式,曾经温文尔雅、端庄贤淑的她已经变得豪爽刚柔,完全就是一名真正的金国女子。自完颜阿骨打册封她为银铃公主后,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她永远忘不了一件事,就是亲眼看着父亲、母亲、哥哥一个一个地离开了自己,卢雨柔记于心里,她恨着宋庭官府,她恨着抢去她一生幸福的所有人。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哥哥还健在人间,乱世能成就一代英雄,也能造就一段悲情的故事,卢雨柔处于宋金之间,爱恨情仇将随宋金之间开战后从她的心里显露出来,她的一生将是一个悲剧的故事。


金兀术见儿子完颜亨拉着银铃子的手进来,愤怒的呵斥道:“快放开铃子的手,你们已经成年且为兄妹,成何体统。”


“父王,孩儿已经向你表明,我愿意娶铃子为妻。”


完颜亨坚决的向父亲金兀术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金兀术疾步走了上来,狠狠地一个耳光打在完颜亨的脸上,怒道:“放肆,你这不孝子。”


完颜亨被打后,本想再争辩什么,银铃子抢先欠道:“父王,阿哥他和你开玩笑的,我们是兄妹阿哥他一直对我很好,视我亲妹妹一样看待,今天高兴先前阿哥多喝了几杯,醉话而已。父王,你可不要生阿哥的气,父王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银铃子说完,亲切的挽起金兀术的胳膊,拉着他坐了下来。又用眼神使劲地向完颜亨眨巴着,意思想叫完颜亨向父王道歉。自卢雨柔成年后,更加显得清秀动人,加上她的聪明,完颜亨对她是情有独钟。完颜亨本想让金兀术将卢雨柔许配给自己,因为他认为卢雨柔和自己虽是兄妹相称,但她并不是自己父母亲生,爱上她自己并没有错。可是金兀术坚决不同意完颜亨的请求,他一直视卢雨柔为自己的女儿,怎么肯同意这门婚事,在完颜亨第一次提出后,金兀术就差点把他调配去了前线和契丹人作战。


银铃子见完颜亨还站在那里赌气,说道:“阿哥,父王有要事相告,堂堂男儿怎能耍孩子气,快过来向父王赔不是。”


听银铃子喊道,完颜亨不情愿的走到金兀术身前,单膝跪下低着头说道:“请父王饶恕,是孩儿无知以后不再提及此事。”


“亨儿起来吧!希望你知道父王的用心,铃子和你虽不是同父母亲生,但我视你们俩为亲生骨肉,以后不可再做出这等丢脸之事。”


金兀术再三叮嘱道,这时女傒烈琪上前将完颜亨扶起,也说道:“亨儿,我们一家人能在战乱中走到一起,也是上天的安排,是我们的幸福和快乐,而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违之的。”


“阿哥,我一辈子是你的好阿妹;阿妈,我永远是你的安纠;父王,我这一生将是大金国的女儿。”


银铃子含泪补充道。


金兀术大喝一声:“铃子,说得好。”


说罢,将完颜亨的手拉过,另一只手拉着铃子,说道:“你们都是父王的好儿女。”


(注:安纠一词满语发音,全音是:萨勒安纠,意思是女儿)


深晚,完颜亨又找到了银铃子,想问问她去到榆关后该如何跟南朝人商议,按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羊皮手谕内容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将榷场开设在榆关东十里处。


完颜亨其实是个很自负的汉子,不过在计谋用事方面他不得不佩服银铃子。他走进铃子的房间坐了下来,说道:“阿妹,父王明日就和太祖远征,我们也将同时前往榆关和南朝人商议开设榷场的事情,太祖手谕交代,榷场位置应开设在榆关东向十里处,我想过这样重要的战略位置,南朝人怎会答应。如谈不成,我们回来怎样向父王交代,金国脸面何存。”


银铃子听后站起身,走到完颜亨的身后站了一下,又来回渡步。完颜亨回头看她表情,知道她在思考这一问题。


片刻后,银铃子调皮的说道:“阿哥你不用当心,据小女所知在我国使者前去渤海同大宋商议“海上盟约”时路过榆关,经查看该关隘早已经年久失修,宋军并未驻扎在榆关中,而是退回霸州以据点固守抵御辽军。其次,辽军在我大金国的打击下,也早早放弃了榆关,榆关附近的守军已经退回了燕京。”


完颜亨听银铃子表述完,不住地赞美着她的美丽和智慧,夸奖银铃子事先就知道了这么多的情况,表示自己不如银铃子,如是以后自己能成为带军之将,一定要请她为自己的军师。


银铃子笑了笑,接着说道:“阿哥,我还没说完你就这样赞美我。我想过,目前据不知大宋商议内容,也不知大宋现在对榆关的态度,我们到达榆关后应喧宾夺主,以事论事、以物谈物。”


“阿妹,你的意见阿哥我采纳了,明日我们和父王一同启程。”


完颜亨听后高兴地回道。


翌日,金兀术再三叮嘱了兄妹两人前往榆关要商议的事宜,随后协同诸将领在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带领下,大军浩浩荡荡向着辽国中京进发


大军出城后,完颜亨和银铃子也带着金国使臣和侍卫百余人出发,前往榆关商议开设榷场一事,完成他们在这个民族纷争,时局动荡年代里的第一个使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