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26章:草原上的朝霞

冫雨柔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卢友天步行北上,累则延路休息,渴则饮溪水、饿则擒之兽类,半月后离宋境越来越远。行出雁门关不足千里,呈现在卢友天眼前的是望眼无边的草原,卢友天双脚踏在草原之上,抬头看向蓝天,忽然心里感到心情开朗舒畅,卢友天加快脚步料定妹妹雨柔应该平安无事,说不定就生活在这草原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卢友天步行北上,累则延路休息,渴则饮溪水、饿则擒之兽类,半月后离宋境越来越远。行出雁门关不足千里,呈现在卢友天眼前的是望眼无边的草原,卢友天双脚踏在草原之上,抬头看向蓝天,忽然心里感到心情开朗舒畅,卢友天加快脚步料定妹妹雨柔应该平安无事,说不定就生活在这草原之上。


卢友天带着愉快而自信的心情延草原继续向北而行,当行至草原深处,卢友天发现不远处立有一包似房非房的行帐(蒙古包),知道应该有人居住,就径直向着行帐而去。


卢友天走到行帐前,抬手掀开布帘问道:“请问有人在吗?”


卢友天发现没有人在帐内逐放下布帘退了出来。卢友天退出来后环顾四周,发现小山坡上有一骑正赶着羊群朝行帐而来,骑马人由远而近,不一会便赶着羊群来到了行帐前。卢友天迎上去,发现骑马之人是名少女,其手拿马鞭,身穿红色长袍系绿色腰带,束身的长袍勾画出少女的矫健多姿;她头扎红方巾,圆柔玉面、稀眉凤眼,看上去炯炯有神;黑发从前方中间分开,扎着两束麻花辫子,辫子根部系着两颗翡翠圆珠,垂于胸前;脚穿皮制马鞋,整体看来卢友天觉得此少女气度非凡。


少女离卢友天还差十步之距,见他也迎了上来,逐跃下马背,牵马走向卢友天。


卢友天正想开口说话,该少女微笑着说道:“塔拉努塔’噶都以热黑巴亚’日兰乌嘎土呀。”


(注:此话为蒙古语发音,阿尔泰语系。)


此时,少女说完见卢友天莫名其妙,再看他的装束知道卢友天应该是南朝人,逐又用汉话说道:“欢迎到草原来。”


说完,少女微笑的望着卢友天。卢友天恍然大悟,抱拳施礼后回道:“谢谢姑娘的欢迎之邀,敢问姑娘先说的是契丹话吗?”


少女听卢友天问话,呵呵笑后又用汉话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契丹人被女真人赶走了吗,现在这里的土地、草场都是大金国的国土。”


卢友天又一次焕然大悟,八年中尽不知原先雄霸草原的野狼,契丹族建立的大辽尽会被赶出草原,想必落谷后这八年中发生了多少事情,想到此心里不由为妹妹雨柔担心起来,卢友天脸色急转焦虑,痛苦异常,心口一紧,踉苍两步。


少女见卢友天脸色忽然变差,还以为卢友天身体有病,急忙上前搀护于他,说道:“来我护你进去休息”。


卢友天急忙脱开少女的手臂,说道:“姑娘,我没有事,刚只是心情不好罢了,一时揪心,没事、没事。”


少女接着说道:“没事就好,你应该是从南朝来吧,远到草原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下,请进帐吧,我去把羊圈好,顺便告诉我阿爸、阿哥有客而来。”


卢友天也不好推脱少女的盛情之邀,逐自己进帐等候,片刻后只听外面马蹄声响起,随即有三人下马走步的声音,卢友天只听一老者声音传来‘喔塔亚、喔塔亚’。只见布帘被一名老者掀开,老者行前,身后还跟着一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最后进来的就是刚才骑马少女。


老者和青年男子身型魁梧健壮,头戴皮毛制绒帽,面宽眼单,同是一身青色长袍,系黑色腰带。不同于少女的就是两人身上都带着弯弓及弯刀,青年男子手里还提着刚射杀的牲畜,看来他们是刚刚狩猎回来。


卢友天急忙迎上,施礼后说道:“路过于此,打扰了。”


而少女侧与老者身后,调皮的凑到老者耳根小声说了些什么,老者忽然‘哈哈’笑起,用不标准的汉话对卢友天说道:“年轻人欢迎你来到草原,我们蒙兀族喜迎远客,今天就留宿一晚。”


老者说完上前搂着卢友天肩膀,又拍了拍后说道:“塔苏、塔苏。”


卢友天听后还是一脸茫然,少女知道他听不懂,解释道:“塔苏就是请坐,阿爸请你坐下。”


少女说完引着卢友天坐在了一张羊皮章上。老者把身上的弓箭、配刀取下拿给青年男子,吩咐到:“乞颜、图雅你们两人去准备晚上的酒肉,我要好好招待远方的来客。”


老者说完,乞颜、图雅答应后退出账外


寅时过后,天色慢慢暗下,图雅走进帐内引火将火烫点燃,转身对着卢友天说道:“没有品尝过我们的马奶酒吧,马奶酒甜蜜润口。”


说完,图雅‘呵呵’笑着退了出去。


图雅出去后,老者接着和卢友天聊家常,老者道:“哎,图雅这孩子命真苦,数年前因为契丹人和女真人的战争,她失去了父母,是我收养了她。而乞颜也失去了母亲,我失去了爱妻。图雅这孩子懂事、聪明,和你们汉人在边境榷场交易物品都是她一个人去的,回来还教我父子二人汉话。”


卢友天听着老者言语,再看老者表情,且忧且悲且喜,觉得他们一家也是受尽磨难,不由得起了同情的心思。


卢友天说道:“我一家也是奔散流离,父亲为救我们死在乱枪之下,母亲和妹妹现在还生死不明,如今我前往北方草原就是为了寻找妹妹而来。”


卢友天刚说完,乞颜、图雅端着烤羊及马奶酒进来,图雅把酒肉一一放好。老者大声说到:“图雅,把酒都满上,今晚我们一起狂饮一方,不论族姓都是兄弟。”


乞颜也抬起酒碗豪气地说道:“阿爸说得对,我们都是兄弟,来干了。”


说完三人抬起酒碗一干为净,慢慢酒过三巡后,乞颜拿起羊皮酒袋倒酒,发现没有酒了,叫道:“图雅,快去参酒。”


图雅立即起身接过羊皮酒袋正要去参酒,卢友天喊道:“图雅妹妹,我们酒量太好给你跑来跑去,实在不好意思,你看都喝完六七袋了,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参酒吧,要不你也提不了这么多。”


卢友天说完,提起喝完的酒袋走到蓄酒缸前参酒,图雅跟了过来,弯下身悄悄对卢友天说到:“你是我见到的汉人中最好的一个。”


卢友天参了酒回到原位坐下,图雅又给他们一一满上,卢友天说道:“图雅妹妹你也请坐下,我有话说。”


图雅加完酒后,坐于卢友天、乞颜二人中间,然后看着卢友天听他准备说些什么。


卢友天自己抬起酒碗说道:“这一碗酒先敬老爹,多谢老爹的盛情款待。”


说罢,一饮而尽。


“这一碗酒敬乞颜兄弟,我们有缘相识皆为异姓兄弟,希望以后能同甘共苦。”


接着卢友天又将一碗酒饮尽。


卢友天喝完第二碗酒,抬手抹了抹嘴上的余酒,自己又拿起羊皮酒袋将酒碗加满,抬起满满一碗酒对着图雅温柔的说道:“这一碗酒敬图雅妹妹,今天能相识老爹、乞颜兄弟,还得图雅妹妹挽留。”


图雅看着卢友天干完酒后,提起酒袋又给卢友天满上,接着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说到:“我也敬你一碗,祝福你早日找到亲人。”


图雅说完抬起酒碗把酒一饮而尽


这晚,四人开怀畅饮,各自诉说了多少心里话,卢友天也知道了这一家人属于蒙兀部族,不属于契丹和女真。深夜卢友天起身走出帐外,走到一山丘高处,躺倒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心想着自己的母亲、妹妹及还在雁门关谷底的姑姑和萧峰,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这时只听有人走了过来,卢友天一个弹跳跃起,发现是图雅。


图雅问道:“是不是有心事睡不着?”


“图雅妹妹,你猜的没错。我心事重重,哎!不知道妹妹、母亲怎么样了,寻不到她们我觉得对不起父亲所托。”


卢友天回答到。


图雅听后安慰道:“千万不要这样想,你能九死一生挺过难关,你的妹妹和母亲也会平安无事的,不要放弃自己的希望,继续追寻下去。”


卢友天听图雅这样一说,心中充满了希望,不由自主地拉起图雅的手,激动的说道:“图雅,这时的你真像我的妹妹。”


图雅害羞的甩开了卢友天的手,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中午,卢友天拜别了乞颜和老者,但没见图雅而来。自己以为昨晚得罪了图雅,所以图雅不想见自己,卢友天悻悻的上了路。行出一段路后,只见图雅牵马站于一处高岗之上向自己挥手,卢友天急忙跑过去,图雅说道:“这是我为你准备的马匹,你就骑它去吧”。


图雅见卢友天发呆,一把拉过他的手,将马绳及马鞭塞到他的手里,转身跃上另一匹黑马,鞭马而去。


卢友天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对着远去的图雅喊道:“图雅妹妹,友天我不会忘记你的,请保重”。


说罢,卢友天跃上马背鞭马向东北方向奔去。


卢友天一路沿途询问着妹妹的下落,两月后行至金国隆州一带。这天当卢友天来到隆州城下时,正要进城却被守城金兵拦下。


金兵守将傲慢的说道:“契丹、蒙兀均可过此门,就是南朝人不允”。


卢友天不解气愤的问到:“为什么南朝人不准进此门”。


一年轻金兵骄傲的叫道:“南朝人文弱,且背信弃义”。


听罢,卢友天气愤异常,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这时一名女真老妇走了过来,劝说道:“孩子,走吧,听老妇一言”。


说完,女真老妇将卢友天拉一一旁,老妇接着又问道:“孩子,你想去会宁吗”。


卢友天答道:“大娘,我正想去会宁,因为我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一路寻来都无音信”。


老妇听卢友天是来寻找妹妹的,接着又问道:“你妹妹长何摸样,多大岁数了,我听听有没有见到过她”。


卢友天经过一番形容描述,老妇忽然一惊,说道:“你说的难道是她,不可能、不可能。孩子快回南朝去吧,你妹妹不可能在金国的,难说她早就回去南朝去了”。


卢友天看老妇惊讶的表情,追问道:“你说的难道是她,她是谁”。


老妇看了看卢友天,说道:“我也不想瞒你,我说的那个她,是我们大金国的银铃公主,兀术将军的女儿,不可能是你的妹妹,孩子快回南朝去吧”。


“你怎么知道银铃公主”。卢友天接着又追问到。


老妇道:“我原先为王府洗衣的侍女,见过银铃公主几面,现在老了就只有回乡了”。


卢友天拜谢过老妇,跃马而上掉转马头往回而行。老妇看着卢友天远去,流着泪自语道:“好个哥哥,银铃公主有你这样的哥哥真是幸福”。


其实老妇听卢友天描述后,已经知道银铃公主就是卢友天的妹妹,但她不能说。老妇一直劝卢友天回南朝,是因为金国正在筹备南侵一事,故卢友天进不了隆州城。


卢友天本想一直寻找妹妹到金国都城会宁,可却在中途就被金兵阻拦,无赖之下只有带着遗憾沿着来路返回。


回程途中卢友天做了新的决定,先回大宋完成萧峰的遗愿,沿路打听母亲及妹妹雨柔的消息,也说不定妹妹又进了中原。这天下午行至雁北草原,卢友天打算再次前往图雅一家的行帐,以答谢图雅的送马之恩。


卢友天鞭马加快速度,一路上欣赏着草原的风光,迎风呼吸着草原倘然的空气,正当卢友天陶醉于草原美景之时,他忽然发现远处有一队人马向东北行进,以其相反而行,不时传来妇女的哭泣声。卢友天勒马停下,仔细查看后发现中间一群人都被捆绑着双手,有男有女老老少少,为查明原因卢友天悄悄骑马行至一草丘后。


当队伍行近时,卢友天看清这行人被金国士兵押解,但都是普通老百姓。其中被抓的人有汉、有蒙兀、有契丹共计数百男女老少,哭哭啼啼蹒跚的行走着,走的慢的人不时被金国士兵殴打。


卢友天记得父亲和萧峰的教诲,一心为国、为民、至亲、至公之大义,卢友天看到眼前金国士兵的暴行,义气顿时涌上心头,鞭马从隐蔽处冲出。


金国士兵见一骑冲出,全部士兵拔刀持枪,随队将官大声命令道:“小心敌兵埋伏,看好奴民”。


金国将官话音一落,卢友天骑马冲到了队伍的前方,勒马停住,抬起右手指着金国将官道:“为何抓无辜百姓,快放了他们。”


金国将官观察了一下四周,问道:“你一个人吗?”


卢友天坚定的回道:“我一个人。”


金国将官又问道:“你一个人也敢拦截我大金国队伍。”


卢友天又道:“路见你们掳掠百姓,踢踢打打心有不平,快放了他们。”


金国将官听后‘哈哈哈’大笑后,命令道:“金国勇士们,把挡于你们面前的羊羔宰了。”


说罢,数十名金国士兵鞭马杀将上来,卢友天从马背上飞身跃起,悬空一掌击出,‘轰隆’一声数十名金国士兵被震得人仰马翻。


金国将官见到大惊失色,急忙命令道:“放箭,射死他。”


几名骑兵忙取下长弓正准备搭箭拉弓,卢友天一招‘擒龙手’而出,迅速隔空将这几名弓骑的长弓夺过,大吼一声后猛的一把将所有长弓折成两段,扔于地上。


卢友天愤怒的说道:“快放了他们,要是再和我为难,我将如同折断这几张弓一样,扭断你们的腰身。”


金国将官并不示弱,大声命令道:“金国勇士们,此人武功高强,但我大金国男儿个个并不偷生怕死,勇士们随我冲上去将他乱刀砍死。”


“冲啊!”


话音落,该将官率先跃马冲出队伍,随后其余金国士兵拔刀鞭马杀来。


卢友天见金国将士勇猛无比,不顾性命,又大吼一声后跃下马背,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


卢友天运气于掌,金国数十铁骑冲将杀来,卢友天一掌击出,数股内气同时而出,看上去犹如数只蛟龙袭来,当击到冲于前面的人与马时,‘轰隆’一声炸响,顿时尘土、血肉**,最前面的人马被击得散甲断臂,金国将官也当场毙命,其余金国骑兵也是人仰马翻,倒在地下痛苦的挣扎着。


卢友天使出的这一招就是萧峰的绝学‘降龙十八掌之飞龙在天’。


剩余金国士兵见此变故勒马停住,犹豫不决,持刀持枪对持着卢友天。


忽然,奴民中一熟悉的女声传来,听她叫道:“杀呀,你们杀呀,怕了吗?怕就快滚吧!”


说完,只听少女痛声而笑。


这时,一带头金国士兵叫道:“此人武功了得,伍长已经殉国,我们还是迅速回营报告将军,撤。”


说罢,带头领着其余的金国士兵撤去


看着金国士兵远去,卢友天一脚踢起地上的马刀,提着刀走到众百姓面前,拉过窜连在一起的绳索,一刀砍断,又把刀递给他们叫他们迅速割断绳索速速离去,卢友天背身站于一旁望着远去的金兵,防备他们杀将回来。


忽然一汉子跑过来说道:“感谢英雄相救,要不我们这百余十人都要被金兵掳去奴役。你们快过来答谢英雄的救命之恩。”


汉子的老婆、儿子听汉子喊道,急忙跪地拜谢,而卢友天万万没想到其他人也跟着汉子一家三口跪地拜谢于他。


卢友天慌忙说道:“各位请起,不要行此大礼,救天下百姓于生死,乃为英雄侠义,快快情起。”


说完,上前将汉子搀护起来,接着欠道:“你们快快离去,金兵不多时就会回来”。


卢友天说完,众百姓再次答谢后,纷纷四散而去。卢友天正准备骑马西行,只见一少女还站于原地,她的身影好似熟悉,仔细一看原来是图雅。卢友天急忙跳下马背,跑到图雅身边,一看她泪流满面,且悲伤焦脆、目光呆滞。


卢友天焦急的喊道:“图雅、图雅,你怎么了?”


图雅一声哭出,说道:“卢大哥,我的命真苦。”


“图雅,来坐下慢慢说。”


卢友天安慰道。


紧接着卢友天护着图雅坐下,图雅哭泣着说道:“卢大哥,你走后不久,金兵来抓奴民及奴兵,阿爸、阿哥和我誓死不从,金兵恼羞成怒将阿爸杀死,阿哥力战金兵受伤,所幸被部落赶来的勇士救走。而我被金兵擒制,部落的勇士只能看着我被金兵带走。”


说完,图雅悲伤地靠在卢友天肩头上抽泣,这一幕又使卢友天想起了在雁门关丫口,妹妹雨柔靠在自己肩头上熟睡的场景,不由自主地伸手搂紧了图雅,安慰道:“妹妹,哥哥再以不会弃你而去。”


卢友天救了图雅数日后,在图雅的带引下来到了塞外草原,寻到了蒙兀部落,找到了图雅的阿哥乞颜,卢友天本想让图雅回到她的亲人身边,但是图雅却不愿意离开卢友天。


图雅含情的问道:“卢大哥,在雁北草原你跟我说过什么话,你还记得吗?”


卢友天不屑的回答道:“图雅妹妹,我当你为自己的亲妹妹,说过的话自然当真,不弃你而去。”


图雅又问道:“卢大哥,今天为何要留下我,你这不是食言吗?”


卢友天解释道:“大哥我要入关进中原,既要寻找母亲、也要寻找你的姐姐,现在她们生死不明,大哥我心急啊!其次大哥还有师命在身,不得耽误。路途遥远且险恶,还是望图雅妹妹留在草原,乞颜大哥会照顾好你的。”


图雅听卢友天说完,失望的回道:“卢大哥食言不把我当自家亲妹子看待,且小看我蒙兀族女孩,如是这样当初我情愿被金兵虏去。”


图雅说完转过身背对着卢友天,不再言语。


乞颜也能看出图雅的心思,她从小性情刚烈,重情重义,她既然要跟卢友天而行,也是动了真情。


乞颜想了想向卢友天说道:“卢兄弟,我阿妹虽小但却重情重义,她虽没有武功,但也能吃苦耐劳。既然你救了她,她也当你做亲人看待、认你为阿哥,如你不接受她的心意,你且不是看不起我蒙兀族。况且我们部族将联合其他部族抵抗金国掳掠,我也被推任为本族族长,一心为保卫部族而努力,这责任更加重大。金兵随时会来袭扰,我也没有机会照顾好图雅,卢兄弟乞颜我就把图雅托付于你了。”


乞颜说完拉过卢友天,又叫人拿来酒碗分别倒满,拔出匕首一刀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血流进酒里,又将匕首递给卢友天,说道:“请。”


卢友天听乞颜之话,也不好再推脱这份情意,接过匕首一刀也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血流进酒里。


乞颜抬起酒碗,面向苍天大声说道:“今天你我当着苍天结为兄弟,不论族姓、不论尊卑,今后有难已共、有福同享,不做对不起兄弟之事,不违兄弟之托,如有背信,万箭穿心”。


说罢,乞颜一口将血酒喝完。


卢友天大吼一声:好。接着说道:“今天义结金兰,当苍天示我兄弟之意,我卢友天和你血酒为誓,如有背信,万箭穿心。”


说完,也抬起血酒痛快地一口饮尽


这一晚,他们又一次痛饮而醉,图雅一人走出帐外,抬头仰望着明净的夜空,看着星星一闪一闪,如似母亲慈祥的眼睛和泪花。图雅深深地吸着草原的空气,她知道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草原,才能回到这生育养育她的地方。图雅走到一只小羊羔身旁,席地坐下将小羊羔抱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它身上洁白的绒毛,眼泪渐渐地从她眼角流下,慢慢滴落在羊羔洁白的绒毛上。


乞颜悄悄地看着图雅,心里不由起了一丝悲凉,刚想喊图雅一声,却迈开大步向包帐行去。


第二日旭日从草原的地平线上升起,乞颜重新为他们备了两匹良驹,又为他们准备了水和干粮。卢友天和图雅别过了乞颜,两人跨上马背向南而去,行至远处只见一骑冲到一处高丘之上,图雅惊呼道:“阿哥他追出来送我们了。”


只听乞颜骑马站在高丘之上大声重复的喊道:“巴雅尔太、巴雅尔太”


图雅和卢友天勒住马驹,回首向乞颜再次道别,卢友天也大声回道:“兄弟保重,我会照顾好图雅的。”


再次道别后,卢友天、图雅拉转马头而去,乞颜一直目送他们向南行去,直至两人慢慢消失在草原美丽的地平线边。


(注:巴雅尔太,蒙语发音意思为:再见、再会;而图雅的名字就是朝霞之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