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25章:降龙出谷

冫雨柔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雁门惜别思情肠,男儿壮志永不忘; 风雪数载取一经,忠胆侠义报国家。 卢友天坐在断崖之上仰望着夜空,这已经是他第五次从谷底上到崖壁之上。八年前十六岁的卢友天带着悲愤、绝望从这里跳下,自己万万没想到会被谷底的万年树接住,又遇自己的姑姑阿紫相救,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雁门惜别思情肠,男儿壮志永不忘;


风雪数载取一经,忠胆侠义报国家。


卢友天坐在断崖之上仰望着夜空,这已经是他第五次从谷底上到崖壁之上。八年前十六岁的卢友天带着悲愤、绝望从这里跳下,自己万万没想到会被谷底的万年树接住,又遇自己的姑姑阿紫相救,为其治好了摔伤,现在自己已经得到了前丐帮帮主萧峰的绝世真传。并在这八年中和姑姑、萧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交流中从姑姑口中得知了萧峰的身世及姑姑的一些事情。可有些事情姑姑闭口不说,但卢友天在这八年中也能看出姑姑深爱着谁,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个老头,而且还是个只会用腹语说话的‘活死人’。


卢友天虽然在谷底八年,但一直未上过竹屋的二楼,只有姑姑才能上去,却经常见她流着血泪从二楼下来。萧峰靠着姑姑种在谷底的药草浸泡而活,听姑姑说这些药草是少林的神僧留下的,当年姑姑也是在悲愤、绝望下抱着心爱的人从断崖跳下,落下时姑姑却感到无限的幸福,因为再也没有人阻止她爱自己的姐夫,萧峰也不会再把她推开,可和自己一样也没想到会被他人所救,命中注定还要续其缘分。


当年在雁门关断崖,阿紫悲愤、绝望地抱起萧峰的遗体跳下断崖,阿紫虽然已经失明,可在下落中清晰听见一位老者的声音飘入耳中,此话如佛之语如神之话:“天命未到,你命不由你而生,不由你而亡;你用生命相约逐雄心者退兵,可保一时太平,数十年后将有一名雄心勃勃者涂炭南北。萧峰,你情未了,大志未尽,老衲带你父亲而来救你性命续后缘分,数十年后将有一名少年落于谷中,你将生平教化、绝学传授于他,让他力保太平为天下百姓尽一份力。”


此话语尽,阿紫只感到被一人接住,轻轻然地稳稳落于地面。阿紫反应过来,拔出匕首叫道:“还我姐夫、还我姐夫,活为他生、死为他死,你们是什么人,快还我姐夫。”


阿紫边说边划着匕首乱刺,突然感到身后有一丝清风吹过,背部被人一点即刻瘫软了下去。


阿紫倒地后感到全身酥麻,不能动弹但还能叫喊,流着血泪叫道:“求求你还我姐夫,我不能没有他,求求你将姐夫还我,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阿紫说完只听一老者声音道:“痴情女、为情生、为情亡,可悲、可叹。远山这姑娘虽然练毒成性,但对萧峰痴情一片,可见心邪不深,日后就让她帮萧峰疗伤吧!”


阿紫听老者这样一说,忽然哭笑道:“你们说什么,我姐夫他没死吗、他没死吗,快救救他、快救救他。”


此时,两位老者不再说话,阿紫用耳细听,能听见撕布的声音及发功的声响。过了多时忽然听见一人急足的咳嗽声,阿紫可以听出这是萧峰的声音。


忽然,阿紫由悲转喜,急忙问道:“姐夫、姐夫,你醒了吗,阿紫好高兴、好高兴。”


但说完又哭泣起来,转喜为悲,悲伤道:“不、不、我不要,你们要拆散我和姐夫,你们救活了他就要带他走,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我不要你们带走我姐夫,我要和他死在一起,还我姐夫、还我姐夫,他答应我姐姐要照顾我一辈子的,还我姐夫。”


说罢,就要起身,萧远山看到她就要自己冲破穴道,不知道这姑娘何来的内力,看来她真的太爱自己的儿子了,足使她内力大增。阿紫就快冲破穴道时,感觉一人走到她的身前又将她扶起,然后把她斜靠在石壁之上。


这时,阿紫惊恐的叫道:“你要干什么,还我姐夫,你们想把他抢走吗?”


阿紫说完,只感伤眼一股热流而入,伤痛立即减轻许多,焦急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


只听老者说道:“姑娘虽练习毒术,但心中仍有情有义、痴心一片,但你和萧峰的情缘不能成实,这辈子情缘已定,老衲希望你能明白,早早放弃,重就生活。如你愿意继续和他在一起,将来就要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萧峰心肺皆穿、伤太深,老衲虽能保他性命,却不能让他真正的活过来,现在他就是个‘活死人’,醒来后要靠草药浸泡维持生命,能不能完全康复还看天意及姑娘的爱心,老衲留下远山照顾你们数日,让你习惯谷底的一切。萧峰能不能蓄住性命,就看你与他的缘分了”


卢友天坐在断崖之上,想着这八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想起了父亲、母亲以及妹妹雨柔,泪水不由顺着脸黠落下。这时,忽然从谷底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卢友天知道这是姑姑叫唤他的笛声,随即擦干了泪水,起身施展轻功延崖壁而下。


阿紫手拿玉笛站在竹屋外等候着卢友天,见卢友天下来,不高兴的说道:“自你学会他的武功后,又刻苦修炼,现在已经能自如上下雁门谷底,不必再听姑姑的吩咐,随时可以抛下我们寻你母亲、妹妹而去。”


卢友天听阿紫这么说,知道又生他私自出谷之气,卢友天走到姑姑面前,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姑姑披上,转身回到姑姑跟前,跪下说道:“姑姑救我性命,并同萧大侠传授我武功,这大恩孩儿怎可忘记,孩儿已经将姑姑及萧大侠当成了自己的再生父母,要出谷孩儿也要带着姑姑和萧大侠一同出去,不会扔下你们任何一人。”


阿紫听卢友天说完,拿下卢友天为她披在身上的外套扔给卢友天,说道:“穿上,姑姑还经得起风寒,用不着你这份情意。姑姑虽然落于谷底也有二十余年,且是个瞎子,但我却在谷底感到无比的快活自在,我能用心体会到这里美丽,用鼻闻到这里的芳香,耳聆谷底的安平祥和鸟语虫鸣,姑姑和他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卢友天听后遗憾的说道:“我本想带姑姑、萧大侠出谷,再让你们体会到世间的欢乐”


“好了,你不用再欠姑姑了,今晚他要见你,他有话对你说,你随我来吧!”


阿紫打断卢有天,告诉他萧峰今晚找他有话说明。


卢友天听后大喜,说道:“我终于可以见萧大侠了吗,姑姑我这就跟你去。”


两人进了竹屋,阿紫停住脚步转身对卢友天说到:“他为了不让你见到他后失望,已经从药水中出来,叫我给他更了衣、梳了头,他就坐在上面等你,你去吧!”


卢友天缓缓提步,轻轻迈向二楼台阶,走出几步后回头看姑姑,只见她微笑着,但一双干瘪的眼睛流出血水,顺着眼角流下。卢友天急忙下来,掏出手巾轻轻为姑姑擦去,问道:“姑姑,你的眼睛又流血了,如何办才好,你快告诉于我。”


阿紫还是微笑着,但话语中列带伤感,说道:“笨孩子,这是姑姑的泪水,姑姑舍不得你走。你快上去吧,他在等你。”


卢友天转身又踏上了楼阶,一步一步而上,虽然以前多么期盼能上到竹屋二楼见到他,而今晚如愿能见到他了,可心里却不由得慌乱起来。置生死于肚外的卢友天,今晚脚步却被无形的力量而阻挡在通向竹屋二楼的台阶上。这不是害怕,可这又是什么感觉呢,难道自己真的怕了。不是,这是卢友天对他的敬畏。


八年余,卢友天一直未上过二楼亲眼见到真正的师傅一面,期盼能目睹师傅之大侠身型、做人风范。特别是卢友天学会‘降龙十八掌’后得到萧峰的称赞,说卢友天很像自己,年纪青青武学底子却十分深厚,二十出头就学会了自己的平生绝学,卢友天学会后也觉得‘降龙十八掌’威力巨大,起掌而出能盖天下绝学,觉得萧峰会此绝学已经敬畏万分。


这时只听萧峰喊道:“孩子,上来吧,你姑姑已经帮我梳洗过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卢友天听后感到惊讶,今天他说的话是从口中发出的,不再用腹语而说,急忙踏台阶而上。


卢友天上到二楼后,在微暗的油灯下见到了期盼已久的萧峰,只见萧峰端坐在木床边,两手放于膝上,腰身笔直,身型虽消瘦但从骨体上能看出当年的建武;卢友天再看萧峰眉目,其国字脸面,青眉龙眼,高鼻厚唇,虽伤二十余年但不减往日英雄豪气。


卢友天急忙跪下说道:“师傅在上,受徒儿卢友天一拜。”


萧峰见卢友天跪地叩拜于他,本想起身把他扶起,可是双腿无力支撑身体,一个酿苍差点摔倒,卢友天见状急忙上前扶住萧峰,重新把他扶坐在床边。


萧峰道:“孩子,你重孝重义,是个好男儿。我平生的武功绝学已经传授于你,以后还要多加修炼,出谷后为天下百姓除暴安良,不可助纣为劣。”


卢友天单腿跪在萧峰面前,听萧峰一方教诲后,抱拳道:“师傅的教诲孩儿谨记心里,永世不忘。”


萧峰听过卢友天的回答,对卢友天说到:“孩子,你去把你姑姑叫上楼来。”


卢友天起身下楼去叫阿紫,片刻两人前后上到二楼,阿紫轻声问道:“姐夫找我要做何事?”


萧峰道:“阿紫,友天既是你侄儿又托你所救,也是你传授他我的武功绝学,这孩子如是出谷肯定能出人头地,为天下百姓行一方善事。友天,阿紫是为你姑姑,其为你师傅,出谷后你要好好照顾好她。”


萧峰说到此,阿紫也能听出个所以了,阿紫忽然叫道:“姐夫,你又要扔下我吗,如果你今天要叫我跟友天出谷,我现在就一刀杀了自己,我要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说罢,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就要向胸前刺,卢友天见到迅速一把夺下她的匕首。


萧峰摇着头叹道:“阿紫,你也是三十有余的人了,现在怎么还和小女孩一样的脾气,仍然任性。”


萧峰说完,阿紫像抽了骨一样突然瘫软下来,坐在地上哭泣着说到:“姐夫,你始终不明白我的心意,不接受我对你的爱,我可以和我姐姐阿朱一样疼你、爱护你、照顾你。落谷二十余年来,我虽然没开口要你承认我是你的妻子,而我也一直照顾着你,我不图妻子的名分,只求今生和你这样相伴。而今天你又要赶我走,我真的好伤心,但我不会怪于你,跳崖时我已经想明白只有这样才能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天意让我们不死困在谷中让我照顾你,这也是我的心愿。”


卢友天此时也是感动万分,走到阿紫面前将她扶起,提过一把凳子放于萧峰床缘的边上,然后让阿紫坐下,自己回退三步突然双膝跪地,抱拳说到:“两位师傅,你们如同我的再生父母,如今将要一别,友天已是伤心牵肠,恨不能一同带两位师傅一同出谷。友天走后,希望两位师傅保重,友天一定会回来接两位师傅。”


萧峰听卢友天说完,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卢友天,说道:“师傅相信你出谷后,必成大志。”


之后萧峰闭目不再言语


卢友天扶着阿紫走出了竹屋,来到了外面。


卢友天抬头望向夜空,说道:“姑姑,你看多美的夜空,如果出了谷,上到雁门关之上看会更美。”


阿紫苦笑道:“美,你就是从上面跳下来的,会美吗?再美我已经看不到了。”


卢友天听后叹息一声,说道:“如今奸臣当道、陷害忠良,饿狼之师盘踞北方,西夏一品堂闻风而动,乃是内忧外患。”


卢友天说完,阿紫点了点头,又说道:“我无心过问世间情仇,只想永远和他就在这样生活在这谷中,但是他交代给你的事情,你一定要遵循,不要辜负了他对你的教诲,他一生有两个遗憾,希望你能为他实现。”


阿紫顿了顿接着说道:“他的第一个遗憾你是为他实现不了的,你就帮他实现第二个遗憾。以前我和你说过他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被奸人揭穿身世弄得身败名裂,遗恨离开丐帮,要不他一直以为自己还是汉人,一心为国、为民尽力;保国、保民平安。如今他不可能再回到汉人之中,也不可能把丐帮两绝学传于其他汉人。这两绝学是丐帮嫡传武功,只有被列为帮主的后人才能习得帮主的嫡传,你有幸习得‘打狗棒、降龙十八掌’也是你天资聪慧,这也是缘分所定。现在丐帮无人会此两套武功,争锋帮主之位的人想想都有无数,如今估计丐帮已经帮不成帮,如是这样你出去后一定完成他的这个遗恨,谨记。”


卢友天听罢如醍醐灌顶、如梦初醒,萧峰当初看他人品乃大仁、大义的孩子,才传授他‘打狗棒、降龙十八掌’两套绝学,原来是把他当做了丐帮帮主的接替人。


阿紫说完两人都不再言语,静静的坐在竹屋前的土堆之上,各自思考着心中的忧伤。阿紫拿出玉笛吹了起来,今天的笛声列带轻松愉快之感,卢友天心想这可能是姑姑表达心情的方式,因为这几天萧峰伤势列显好转,自己也将出谷,姑姑肯定是为了我们而开心。


可卢友天听着听着笛声又转入悲凉,转眼看了看姑姑,只见她的双眼又流出了血泪,顺着两只眼角流下。


卢友天知道姑姑又在伤心了,忙又取出手巾轻轻地为她擦拭,边擦边说:“姑姑,我也是你的亲人,我理解姑姑的心情,姑姑你眼睛有伤哭出来的都是血泪,不能再哭了,听侄儿一言吧!”


说罢,卢友天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阿紫听见卢友天跪地求她不要再哭,其实已经是无数次了,这次阿紫不再像以前一样不对卢友天做任何答谢,她看不见卢友天跪在面前,便张开双臂摸索前方,而卢友天知道阿紫要寻他,便伸出双手去拉她的手,当阿紫碰到卢友天的手时,忽然自己也跪在了地上,抱住卢友天激动的说道:“友天,姑姑从生下来就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在看到姐姐被打死后遇到了他,才知道了什么是爱情,但姑姑我一直没有这个福分体会到真正的爱情滋味,可姑姑不后悔爱上他。自从又遇到了你,这八年来我们早为师徒、晚为姑侄,次次你看到我伤心流下血泪,都跪地求我不要再伤心哭泣,当时我没有答谢过你,反而骂你,这是姑姑的不对。姑姑我从来也没有答谢过任何人,明天你就要出谷而去,姑姑将失去一个亲人,但姑姑祝福你一路平安。”


卢友天知道姑姑缺少亲情关爱,性格才会变得如此这样,明天自己就要出谷了,父母之仇及萧峰重托务必要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自从学会‘擒龙手’后姑姑取下面纱,发现姑姑两眼失明,就觉的她很凄惨,自己不论她怎么责骂都是为了给姑姑发泄,虽然姑姑不像自己的母亲,可能从姑姑背影中找到母亲的影子。卢友天同情于她,不愿她再受到任何伤害,始终她是自己的姑姑,卢友天想到此搂紧姑姑,让她再体会下亲情的温暖。竹屋之上,萧峰听他们姑侄二人谈话十分清晰,自己心里起了一丝伤感,觉得是对不起她姐姐,还是对不起阿紫本人,叹息一声后自语道:“阿朱,我该如何对待阿紫!”


思亲情、念师恩、痛分别。


卢友天怀着悲伤的心情,依依不舍之中拜别了萧峰和阿紫,独自一人出了谷底。卢友天再次站在雁门关断崖之上,想起了这八年来的谷底经历,如今八年后已经二十四岁的卢友天,习得了一身萧峰所传的武功绝学及阿紫悄悄教授的化毒之术。卢友天深知两位师傅的大恩大德,念着报恩的心情忽然双膝跪下,跪在雁门关断崖之上向着谷底叩头三拜。


拜过后,卢友天站起身高声喊道:“师傅、姑姑,孩儿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请保重。”


说罢,提起包袱一把甩到肩头之上向北而去。


卢友天为何要向北去,为何不进关中。这事要从八年前雁门关生死一战说起


八年前一家人为逃避宋庭的追捕,木婉清孤身一人带着卢友天和卢雨柔勇闯雁门关,两人在母亲的掩护下逃出了关隘,而母亲至今生死不明。


卢友天及妹妹雨柔虽然逃出雁门关,但宋兵却追出关隘,卢友天再次掩护妹妹雨柔逃走,挺身力战追兵,后被箭伤无力还手,悲伤、绝望地跳下了雁门关断崖。当时卢友天记得妹妹雨柔是向北一直而去,回想起父母之托就是要好好照顾妹妹雨柔,故不远千里向北先寻妹妹雨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