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网易]王勇平被调离的蝴蝶效应

风流天骄 收藏 1 3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勇平被调离的蝴蝶效应


文/乐云


王勇平被调离了,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的位置,远赴万里之遥的波兰华沙,担任铁路合作组织中方代表。


本来,异地就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按官方的说法是“正常的职务调动”,他的待遇级别不变。只是,曾经处于风头浪尖的王勇平因言失职而被调离,还是让曾经义愤填膺的网民们有些苦涩的味道。王勇平走了,他为自己的失言承担了自己应该承担的结果。然而,王勇平的离开,难道能做到潇洒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云彩,他或许没有带走,但却留下了一片狼藉,一地鸡毛,其负面效应将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发酵,并制约着我国并不成熟的新闻发言人制度。


现年56岁的王勇平是湖南衡阳人,自2003年起任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和新闻发言人,因其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犀利”,而被称为中国部委个性发言人之一。可惜,他的“犀利”有时用错了地方,在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新闻发布会上,当全国人民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当全国媒体的聚光灯都聚焦在他身上时,他几句极不负责任甚至玩世不恭的话语,真正刺痛了全国人民的眼睛。面对如此重大的惨剧,作为当事人的王勇平本来应该以更谦恭和沉痛的心情来向国民谢罪,但其发言的失态实在有失其铁道部发言人的身份,其被调离自在情理之中。


追本溯源,此次王勇平的失言或许跟他的人生经历有关。衡阳是湖湘文化的发源地,在王勇平身上既有着湖南人的“霸蛮”与直率、较真,又兼具湖湘文化特有的灵性与感悟。长期的政治生涯,并没有磨灭他对文学对诗歌的爱好,数十年笔耕不辍,相继出版了《秋山驿路》、《警坛余音》、《永恒的生命线》、《彼岸掠影》多部文学作品,并担任过中国铁路文联副主席一职。


应该说,能够长期混迹于中国的官场却还能保留着写诗的激情与冲动,王勇平身上保持着文人的浪漫与豪情。可惜的是,他的诗意与激情有时发挥得不是地方,尤其是在重大交通事故的新闻发布会上。从这一点来说,一个感情细胞过于发达的人,是注定不能做一个合格的理性的新闻发言人。经历过王勇平事件之后,或许让有关部门对新闻发言人的出身有一个学科上的甄别,在运用文科出身的人做新闻发言人时,将慎之又慎。


王勇平走了,他走时抛下一句话:“我不想再和媒体接触了,我只想过安定的生活。”这话中饱含着苦涩、委屈与无奈,在他看来,在当时极度紧张的语境与记者的刨根问底下,他只是展现了一点个人的直率与坦诚,甚至是“肺腑之言”,为何竟会有这样大的蝴蝶效应呢?


只是,到今天他或许还不明白,在一个政府公信力急剧下滑的年代,新闻发言人的一言一行都极容易成为舆论攻击的靶子,这是这一职业无法回避的风险。王勇平本身有代人受过的成份,但他的失态也是有目共睹,曝光于众目睽睽之下,让媒体抓了个现形。


可以预见,王勇平的离开,必然会给其他的新闻发言人敲响警钟,任何发言都必须谨小慎微,不能出丝毫差错。其结果必然是,将来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都说着同样的官话与套话,其语言之“优美”,将可以与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论相媲美。这并不是空话,而是我们不久便会领教的现实。


个性率真的王勇平走了,来了一个更有经验更老到的韩江平。相信铁道部选择他出任新闻发言人,自然是看中了他丰富的政工经验与理性务实的性格。在铁道部形象极度受损的今天,不做事有时比做事更有意义。在这样一个多事之夏,理性甚至有些滑头的老江湖才是某些领导想要的。


只是可惜了,始于2003年非典危机的中国政府新闻发布制度,将可能有开倒车的危险。一个直率的王勇平倒下了,千百个“外交部发言人”站起来了。当“无可奉告”、“这件事我不清楚,等到我了解以后再告诉你”等话语在新闻发布会上流行时,人们还能得到更加透明的信息与真相吗?但愿这些只不过是笔者的杞人忧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