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的医生----高耀洁

大地在颤抖 收藏 3 247

高洁的医生----高耀洁

主持人:“您对高耀洁医生还有些什么印象?”

李喜阁:“高老师这个人说话都是实话,实实在在作人,实实在在做事。河南艾滋病血液风暴、是谁也抹不掉、掩盖不了的历史。”

*郭炎光:母亲对病人和百姓的态度*

我给高耀洁医生打电话,她正忙着接收各地寄来的给艾滋孤儿防寒的衣服。她说:“经常有人寄衣服。他们不知道艾滋孤儿在哪里,就转到我这儿,一大包一大包的,有时一拉一车,我就叫人家往外送,趁着天冷,毛衣、绒衣、羽绒衣、皮衣...啥都有。”

远在大洋彼岸的高耀洁的女儿郭炎光谈到母亲对工作、对老百姓态度的时候说:“她是个‘工作狂’。我们从小。。。我跟她说过‘家里像旅店’。她从来不做饭,也没时间做饭。晚上,人家只要在外面一喊‘高大夫’,她一蹦就起来走人了。过年过节,我父(也是医生)母都没在家过过。

母亲不作饭也就算了,嗨呀,她把农民病人领到家里来吃饭,这是常有的事,弄得我们很尴尬。刚把饭碗端到锅上盛饭,她回来了,带了两、三个人来吃饭,你说这个饭还够不够?当着客人的面我不敢发牢骚,她还叫人家‘吃吃吃’,(往碗里)‘倒倒倒’,经常干这事。

她这种精神啊...她的一个学生,说‘高耀洁对病人的态度现在医生很少有了,病人住在这个床上,她就住在另一个床上,她可以二十四小时陪这个病人’,她就这么敬业。”

主持人:“您怎么认识她退休后所做的事情?特别是关于艾滋病...”

郭炎光:“要是我在国内,我会让她停下来。”

主持人:“是因为对家人影响太大了吗?”

郭炎光:“反过来现在我站的位置,跟我的利益没有冲突的情况下,我会说‘她做得对,应该这样做。如果大家都不去说的话,死的人会更多,社会也会更糟糕,来来回回的造假’。你说那些家庭,那些艾滋病人他们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遭了灭顶之灾?你不说谁去说?”

*郭炎光:我家的经历,历史的缩影,时代的证明*

主持人:“您怎么看您母亲这本回忆录的价值?”

郭炎光:“我觉得价值。。。它是中国一个时期的一个缩影,它告诉很多很多中国人在这时期所遭的难。有些人比我们家经历得更坏更坏。它是个历史的缩影,一个时代的证明。我希望大家能看看这本书,很多事情和现在还是非常非常有关。”

主持人:“后来你的哥哥姐姐情况怎样?”

郭炎光:“他们的心理伤害可能比我还严重,或者他们看问题的角度和我也不一样。”

主持人:“哥哥后来作了一个大学的系主任。”

郭炎光:“是。”

主持人:“姐姐现在生活怎样?”

郭炎光:“还行。她是个医生,可以关照我母亲的生活。”

主持人:“姐姐有没有受到母亲的影响?”

郭炎光:“她的性格像我母亲,刚烈一些。”

主持人:“您的女儿上大学几年级了?”

郭炎光:“大学二年级。”

*郭炎光:唤起良知,珍惜生命*

主持人:“您看完这本书,对母亲的人生、做的事情的理解想法有什么和过去不一样吗?”

郭炎光:“说实在的,我现在还不是绝对不怨她,因为我现在始终没找到我的专业工作。但是通过这本书,我觉得,如果我要是有钱了,也可能会走我母亲的老路,会把钱给穷苦人,因为我觉得应该帮他们。你想想,中国人的家庭,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会去上访吗?我母亲去上访,家庭的那个感觉,我不想让中国人的家庭遭遇像我们同样的经历。

很多人都看着钱,你坑了别人,得了钱,觉得好像得了什么便宜似的。医院造假、食物造假,各个环节都在造假。就像这回毒奶粉,最后坑的还是老百姓,循环还是你自己。

唤起自己的良知吧!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这是我出来以后所感觉到的,在国内,谁把人的生命看得那么重啊。”

*高明凤:高耀洁写下一本书更困难*

我问高耀洁医生的妹妹高明凤:“高医生下一步还有什么写作计划?”

高明凤:“现在手上有一本书,是把那一万封信改版。有一次我跟她聊,说‘你这一万封信很有价值,埋没了,原来的编写方式也不大好’,结果我们俩交流这事就交流不成,一说电话就出问题。很困难啊,她这本书更困难。”

*高耀洁:收集旧杂志送往贫困地区,以知识扶贫、帮助艾滋孤儿 *

当我再次采访高耀洁医生的时候,她说正忙着收集一些旧杂志,寄往贫困地区。

高耀洁说:“现在,由于我的体力、精力都不支,条件也不支,我下去机会很少。现在我收集很多旧杂志。原来我也收,收了十来年了,但是我没有公开说。这次在广州我一说,《南方都市报》给我寄了一百一十公斤,我写了个感谢信,就是这样号召起来的。

转来那么多杂志,有的很新,是现在的,也有过期的,也就是三年内的吧。‘九三学社’社中央给九百多本。”

主持人:“您怎么想到要做这件事情呢?”

高耀洁:“2000年初,我们经常下去(到乡村),发现他们不但衣食缺乏,精神食粮也很缺乏。有的地方没电视,没报纸杂志。那时我就收杂志,《妇女生活》给我最多,几十本几百本,她们一抢而光。我再去的时候,她们都看烂了,还在那儿看呢。他们那儿知识太贫乏了。”

主持人:“您的工作范围从艾滋区又扩大到贫困地区,您是怎么想的?”

高耀洁:“艾滋区和贫困区不能截然分开。他穷,害艾滋病;他有艾滋病,还穷。

教育问题是个大问题。有一天来了个看监狱的狱警,找我看病。他跟我说‘我们那儿关了不少你的孩子’,他把艾滋遗孤都‘划’给我了,说是我的孩子。他说‘你的孩子劫路、集体轮奸,你的孩子办坏事。’我说‘那你关吧,我也没办法’。”

主持人:“这些艾滋孤儿没有父母督促他们好好读书。”

高耀洁:“不光没有父母督促,社会坏引诱太厉害。光想挣钱,吃好的,穿好的,读书风气很差。因为他们没知识,没有钱就抢。

我总是想要他们走正路。现在我屋子里成灾了,大概收了有一万册杂志。”

主持人:“都是什么方面的杂志啊?”

高耀洁:“《读者》、《青年文摘》比较多,适合中学生读的文章。我有个想法,但是我估计到我死以前都不会实现――我希望不要把旧杂志卖废纸,不要卖到造纸厂去。这些当官的杂志多半是公款订的,希望给了贫困地区都有用处。我已经发出去两千多了。”

主持人:“您都发到什么地方,多大范围啊?”

高耀洁:“我现在已经写完了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的西部、四川、青海、宁夏、西藏、新疆...我从网上抄下来的地址,村镇一级的,我发到他们阅览室了。有的车来找我看病,或者有事,我叫他给我一下子拉走七百多本。”

主持人:“邮费都是您自己花吗?”

高耀洁:“也有好心人给。前两天用的是张赐琪的钱,***的,还有个叫张一平的,分别给了一千块钱,说‘我没有杂志,我支持你邮费。’我每月有三千块钱(退休金),吃不完,每月剩几百块钱没问题。花着挣着,挣着花着。不光用在寄杂志上,有时艾滋病人来我家吃个饭,来了哭一场,你不给他路费吗?”

高洁的医生----高耀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