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一六节 土匪的老巢(2)

cdl1985 收藏 1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土匪的内讧也让陈雨德他们摸不着头脑,一时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土匪在引他们上当;等土匪们用枪对射是陈雨德知道:恐怕飞是真的内讧了。于是他们便停止炮击,坐在一边看着土匪内讧;就在他们打算进去时,听见里面的人喊道:“别再打炮了,我们投降;刚才不肯投降的宋瞎子的二当家已经被我们杀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土匪的内讧也让陈雨德他们摸不着头脑,一时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土匪在引他们上当;等土匪们用枪对射是陈雨德知道:恐怕飞是真的内讧了。于是他们便停止炮击,坐在一边看着土匪内讧;就在他们打算进去时,听见里面的人喊道:“别再打炮了,我们投降;刚才不肯投降的宋瞎子的二当家已经被我们杀了。”

土匪的喊话让陈雨德他们知道:这次是真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张涛跑宋瞎子的老手下打黑枪就说:“你们把枪举在头上,慢慢的走出来,然后把枪放在门旁边;如果有一点动静我们就开枪,快点。”

张涛的话让土匪们终于放下心了,就听见里面有人喊道:“好的、好的,我们照做,请你们别开枪。”话音刚罗就见有人举着枪出来了,出门时把枪放在门边上。其他土匪看到刚才的土匪没被打死也跟着出来了。等不见有人出来时,陈雨德和陈俊端着枪小心的走向枪堆;等陈雨德到时,他就想村民挥手,不一会二十几个村民就跑过来,有枪的就围着土匪,没枪的从枪堆里拿一支也去围着土匪了。

这时候张涛和小蔡才跑过来,张涛看着土匪大概只有一百五六十人,就对着土匪问道:“不是说还有两百多人的吗,怎么只有一百多人了?”

“会这位当家的话,两天前是有二百多人的;可是知道宋瞎子死后,跑了几十个人,在加上刚才被你们打死的几十个和我们打死的几个,就剩下这么多了!”其中一个中年的土匪回答道。

陈雨德看到这个土匪还能有条理的回答,就知道着家伙肯定是个头目,就问:“你是后来的还是宋瞎子的老手下?”

“是后来的,我原来是通南的。”

“寨子里还有没有人?”

“不知道,我刚来没几天;那个山上有个山洞,是宋瞎子的老巢。里面估计有人。”那人指着没有栅栏的一边说道。

“为什么当土匪?”

“活不下去了,不然谁愿意当这个。”

“你有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没有,我们都是穷哈哈出身;要是有口饭吃,谁也不愿意吃着晚饭。”

“行,那你帮我们先管好这些土匪;等我们把寨子搜查完再说。小蔡,让其他人也下来吧。”陈雨德跟那个中年土匪说完话,又对小蔡说道。

“好嘞,我发信号。”说完就把身上的求助烟雾弹拉了,一会红色的烟就跑出来了。不一会寨子的两边和背后都出现红烟了。

这下土匪们心里才安定下来,本来看到对方只有二十多人,再加上离开远来的地方,还想反水的;这时才知道人家是又被而来,乖乖的听话好了。

等祝福德他们到时,才知道祝福德他们也抓了八个个想逃跑的土匪,这些土匪逃跑居然还带着一包裹银子,真是活腻味了。张一森他们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到时就问:“炮弹还有没有?”小蔡见他着急的样子就说:“还有啊,怎么了?”

“没事,我也想玩了。”说完就走向那一堆土匪。看到土匪的样子他对其他人说:“我本来还以为土匪会反抗到底的,没想到是这样。”

“行了,赶紧进去搜查一下,看有没有漏网的。”祝福德说道。

“行,我们一起进去吧,土匪也进去关屋子里面,这样也不怕他们逃跑了。”张一森说道。

陈雨德也觉得把土匪关屋子里面是个好主意;等他们进去后才知道,这个寨子宋瞎子看来还是经营的不错的,里面的屋子都是石头地基,整段的、直径十厘米左右的树干做墙的。本来还担心屋子不结实,这下也放心了。

土匪被分别关到五个大木屋当中,这些也是他们原来的住的木屋,里面全是那种长通铺;让村民们留下一半的人看着后,其他人开始对整个寨子进行搜查;当然是由他们八个人带队不然被隐藏的土匪打黑枪可就倒霉了,毕竟这些村民可没学过搜查队形的问题;而那个回答陈雨德问题的中年土匪则被他们带着搜查宋瞎子的山洞。

等到了那个据说是宋瞎子老巢的山洞时,那个土匪说道:“就在这里了,我也没进去过;据说这里面有机关,是宋瞎子防止有人偷东西弄的。”

陈雨德和张一森看着这个山洞,也不知道该进不该进,他们在电视上可是见识过古代机关的厉害的;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其他人都来了,陈雨德看到他们就问:“怎么,都搜过了?”

“别提了,剩下的房子除了一个当作库房的里面有一些米面,其他的都是空的;你们在外面干嘛,怎么不进去?”小蔡说道。

“这家伙说,这里面有机关,怕中计呗。”张一森没好气的说道。

“是吗,那我们怎么进啊?要不把迫击炮弹拿来当炸弹用?”

“你想炸塌山洞啊,我们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干等着吧!”

八个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也没注意到孙雨堂他们已经抬着一根,四米多长的树干过来了。等他们发现时,个个都拍头脑,心里想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这招!

于是,几个人就抬着木棍朝里面扔着,人则跟在后面;也不知道是没有碰到机关还是根本就没有,等他们到里面也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倒是山洞里的东西让他们吃惊,因为山洞里整整齐齐的码着个6个绿色的长条型木箱,打开后就看见里面全是汉阳造步枪;在步枪箱的旁边还码着子弹箱大概有五十多箱。

而在一个小山洞里还发现十几个一看就是装银子的木箱,但是等打开后才知道只有三个木箱是银子,其他的多是瓷器和布匹;孙雨堂看了看装银子的木箱估计说“大概有五万两白银。”这下所有人都被宋瞎子的身家给惊呆了,要知道这些可都是真的白银,放在后世也是一笔巨款了。在加上那些枪支弹药,可以说宋瞎子的身家绝对是可观的。可是要是陈雨德知道这些步枪是桑田要来的就不会这么想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山洞回到山下的寨子时,天已经晚了;陈雨德看到村民还在为看到的武器兴奋,就对孙雨堂说道:“让他们息息吧,那些东西肯定是你们的;可问题是我们现在很饿的,让他们去劈材,准备煮晚饭。”说完就走向关土匪的屋子。

孙雨堂听了陈雨德的话,才发觉自己的肚子的确饿了;他便对其他人说:“别说了,人家都说了,这些枪肯定给我们的;但是前提是你们得活着啊,我都快饿死了;都去劈材去,准备晚饭了。”

陈雨德和祝福德到木屋时,看到留下的村民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东一个西一个,二十尽忠职守的站在外面,这让他们感到奇怪;这时村民也看到他们来了,就见一个人跑到他们面前敬礼说道:“教头,我们在看守土匪。”这个人敬礼时,陈雨德和祝福德条件反射的回礼;敬礼后两人才反应过来,他们可没教村民们敬礼啊!

等那个村民也放下手,祝福德就问:“你跟谁学的敬礼啊,我记得我们没有教啊?”

“没有人,我就是看到你们经常这样,就学了。”那人摸摸头说道。

“哦,没事,我就是好奇。土匪们没有吵闹吧?”

“没有,本来有人闹的;可是有一个人说了几句就没人闹了。”

“行,那没事了;等会有人送吃的过来,你们打开门把送进去。”祝福德说完话就望陈雨德,陈雨德这时候正在从窗户里看屋子里的土匪。

“怎么了,有问题吗?”祝福德走到陈雨德身边问。

“你看看这些土匪,怎么看怎么像我们在孙家村看到的村民啊。”

“当然了,你忘了刚才那个中年人的话了;要是有口饭吃,谁想当土匪。”

“走吧,去做饭了;本来我以为我做的饭及是最差的了;没想到那些家伙比我做的还差,二百多人的饭楚勇一个人做,还不知道做到什么时候。”

祝福德想想村民们做的饭也嘴里发酸,也说道:“是的,走吧。”

等陈雨德他们到做饭的地方,才知道这些家伙把土匪的锅给搬出来,做成篝火了。陈雨德他们把土匪的饭做好后就让人送过去了,这些吃的刚好够这些土匪吃半饱的;按照孙雨堂的想法是不给他们吃的,可是陈雨德他们来自后世想想还是没同意。

吃完饭,安排好放哨的人后,喧闹一下午的寨子也安静下来了。也不知道那些土匪是怎么回事,这一夜居然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面。

第二天天亮时,他们把土匪集中到空地上;陈雨德让人把昨天装银子的箱子太了一个出来,就放在土匪的面前;祝福德走上去说道:“我不管你们当了多长时间的土匪,我们这次主要就是想把宋瞎子的老巢打掉;所以你们不比担心我们会把你们交给官府,这里面有一些银子,等会没人分一点会家吧;但是那些枪是不会再给你们了,毕竟我们也要防备你们当中有人会继续当土匪。还有就是你们等你回回屋子里把自己的东西也带走吧。好了,下面排队过来那银子。”说完话祝福德就走到箱子旁边,让孙雨堂那银子分给那些土匪。土匪们显然内想到会有这么便宜的事,一时间议论纷纷,可是看到昨天的中年土匪拿到银子后,也不管什么了,都跑向放银子的箱子。

本来按照孙雨堂他们的想法,是把这些土匪都交给官府的;可是陈雨德他们知道现在的官府是个什么样子,就不同意。还是祝福德说到,土匪也是穷苦人出生,何必为难他们;再说了放了他们也算是个人情,这样即使当中还有人当土匪也会给孙家村个面子的。这样孙雨堂才勉强同意,但是银子也有两箱变成了一箱。

等土匪们刚准备离开时,就听到陈雨德喊道:“等一下!”这一声把所有都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盯着他看,那到银子的土匪则把银子朝怀里揣了又揣,而村民则把枪悄悄的举起来朝着土匪瞄准;看到自己的一句话弄出这个场面,陈雨德哭笑不得的说道:“别紧张,我就是说,那个仓库里还有不少粮食;我们有带不走,也分该他们算了。”说完话指了指土匪。

孙雨堂对着个意见也没什么话说,毕竟那里的粮食的确多;而他们光抬那些枪支弹药人手就够呛。于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原来是这个寨子的主人,每人背着一小口袋的粮食离开了,而一群明显是客人的人则住进寨子。

对于这个山寨的处置让陈雨德他们为难,烧掉吧太可惜了,不烧吧有怕那些土匪回来继续危害乡邻。

最后还是陈雨德说道:“不管了,先让人回去报信;让孙忠文过来,听他的。”说完他就被着一支五六离开,临走还问道:“谁跟我去看看,看那些土匪有没有离开。”张涛也被这些事高烦了就说:“等等我,我跟你去。”

孙雨堂和祝福德看了看对方,也无语了;祝福德知道这件事他也不好说就说道:“那及这样吧,让你叔过来。你找几个人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顺便喊一些人过来抬东西。”

孙雨堂看了看寨子,要了摇头找人去了。

等孙忠文来到寨子时,有过了八天;还好的是他们留下的粮食够他们吃的,不然陈雨德估计要后悔死;八天时间里,陈雨德他们把所有的枪数了一下,居然发现汉阳造就有一百五十支,子弹大概有十多万发;其他的步枪他们根本说不出型号,这些枪也有八十多支,但是这些枪的子弹不怎么多,估计被那些土匪带走了。

同时他们把这个寨子周围的几个山头跑了个遍,居然也让他们发现了几个溶洞;这些溶洞估计也有几千甚至几万年了,洞非常的大,也比较平缓,里面非常干燥,而且钟乳石也不怎么多;在一个溶洞里小蔡说道:“这可是天然的防空洞。”而其周围的地形可以说是天然的建工厂的基地,其实在后世这里的确是三线工厂,要是岳萌活着陈加洋来了就知道,这里就是他们药厂的所在地;毕竟现在的山头还没像后世那样全是后来才中的树,再加上陈雨德也去过陈加洋那里没几次,所以陈雨德只是觉得这里的地形熟悉,还以为以前搞野外训练时来过。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这个山寨成为陈雨德他们后来生产青霉素等后世消炎药的基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