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5)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应该说,地理书上写的没错,我国幅员辽阔,气候多样。我国整体上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一路向北,越来越冷,逐渐进入亚寒带针叶林带。刚出发时两旁的数目多为杨柳,越往北杨柳越少,到最后我只能看到针叶树了。 从地图上看吉林省,我感觉省区形状像一个锤子,由东南向西北逐渐变窄,地势东南高西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应该说,地理书上写的没错,我国幅员辽阔,气候多样。我国整体上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一路向北,越来越冷,逐渐进入亚寒带针叶林带。刚出发时两旁的数目多为杨柳,越往北杨柳越少,到最后我只能看到针叶树了。

从地图上看吉林省,我感觉省区形状像一个锤子,由东南向西北逐渐变窄,地势东南高西北低。我就准备从位于该省西北角的白城市通过,经乌兰浩特往北,进入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我再次在地图上标明,下一站乌兰浩特市,在那里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向呼伦贝尔盟纵深前进,据说那位大叔正在草原上逐水草而居,我可有的找了。

我以前从没来过草原,因此永远不会对老爸的失落感同身受。那时映入我眼帘的草原,壮丽的程度已远远超过我之前的想象。一望无际的绿色,湛蓝的湖水,深青色的苍穹,草原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白,那是羊群在吃草。微风阵阵,带起迷人的草香,使我陶醉,令我仿佛置身天堂之中。来自草原的歌手,他们所创作的歌曲为何如此豪放、悠长?我现在终于找到原因了。这壮丽的景色是腾格里赐给蒙古人的礼物,也是赐给全体人类的礼物。只可惜,人们并没有好好珍惜。

我下车,用数码相机记录下这所有的一切,我准备永远珍藏这种美丽,即使她最终消失,我也要用我的方式让这美丽永恒长存。

后来我将我拍下的照片给我爸看时,我爸说:“就在不久以前的内蒙,像这样的草原很多很多,比这更美,更令人陶醉。不过今天,呼伦贝尔草原也许真的是中国仅存的原生态草原了。那一望无际的蒙古大戈壁,绵延千里,带给牧区人民的是贫穷、落后,损失何其巨大;草场退化、河流干枯,沙漠逐渐代替了草原,带给中原内地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沙尘暴。那许多的不毛之地以前也是水草肥美的天堂,现如今这毫无生命气息的土地却成为了内蒙自然景观的主题。这都是无节制放牧和退牧开荒造成的恶果,长城确实是中国农牧业的分界线,这既是自然规律,也是前人智慧的结晶,只可惜,我们太缺乏理智,认为人定胜天。修理地球,最后的结果无非是被地球修理。”

那天,我拍下了所有我认为壮美的景色。随后,我继续驱车前进,并开始打电话向苏赫巴鲁大叔通报我的位置。那位大叔叫苏赫巴鲁,蒙古族,似乎蒙古人的名字比较单一,喜欢用植物、太阳、月亮、石头甚至飞禽走兽什么的作为自己的名字,我压根就不懂蒙古语,不过关于蒙古人的一些基本知识还是了解的。

这位苏赫巴鲁大叔和我老爸是同批入伍的兵,当新兵时睡上下铺,后来一起入党,一起提班长,又一起复员。听我爸说,苏赫巴鲁大叔刚入伍那会儿都说不了几句汉语,我爸还是他的汉语老师呢,结果搞得苏赫巴鲁大叔的汉语也带着浓重的大苞米茬子味儿,刚才通电话时我已有所发现了。

我爸复员后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中石油管道维修队当工程师;苏赫巴鲁大叔回到以前的牧场干老本行——放羊。都说牧民生活苦,不过据说这几年苏赫巴鲁大叔运用现代放牧技术,并借助蓬勃发展的旅游业发了大财,保守估计他的年收入比我爸至少多出五十万。唯一的坏处是,大叔总也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并且这个行当充满风险,恐怕一场雪灾就能让他倾家荡产。

我驾驶着切诺基沿着草原公路行驶,我已深入草原,但至今也没看到一辆勒勒车或者一个蒙古包。我只是看到几群羊,比起内地的羊群,这里的羊倒还干净,洁白的绒毛,看起来特别肥实。我都忍不住流口水了,我想起了当年在宁夏蒙古族聚居区吃的烤全羊,我想苏赫巴鲁大叔一定会拿这个招待我的,尽管我们之前都没见过面。

我按照苏赫巴鲁大叔在电话里的指示,沿着某国防战备公路一直向北开,好在目前为止每隔几千米路边就设立一个路牌,我只要找到一个叫左盟旗的地方下路就行,苏赫巴鲁大叔说他会在那里等我。

我就一直开,渐渐的我发现天上的云彩起了变化,天上似乎出现了一座雪山,细看云层翻涌,仿似发生了雪崩。空旷的草原,天上的云雪山,景色如此的离奇,我此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真有置身仙境的感觉了。

在那座云雪山还未消失的时候,几百米开外我就看到前方岔路口停着一辆摩托车,车旁一个小老头正在吸烟,走近一看,地上已是一片烟头。

我将车停在路边,摇开车窗道:“苏赫巴鲁大叔?”

“刘宝文?”

好的,是苏赫巴鲁大叔。

“你跟上我,你婶子给你做手把羊肉了,今晚咱爷俩好好喝一顿。”苏赫巴鲁大叔说着,一骗腿上了摩托车,突突突的在前面带路。我开车跟进,心想这蒙古人是挺豪爽的,见了面也没太多的客套,也不容你跟他客套,张嘴就直奔主题。说实在的,我挺喜欢这样。

走了大约半个来小时,摩托车停在一座院门前,空旷的草原之上,我老远就能看到从这里冒出的袅袅炊烟。如今,哪怕像苏赫巴鲁大叔这样的纯牌牧民也不再装备勒勒车和蒙古包了,他们一家定居于此,有独立的大院和宽敞的砖瓦房,用风力发电。前几年这里接通了自来水,解决了一家人的吃水问题。他们放牧时也不再骑马,而是骑摩托,摩托也用于运输,从城里运来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苏赫巴鲁大叔说,院子后面就是一排排圈羊的矮房子,如今跟以前大不一样,连圈羊的方法都和你们汉地圈养牲口差不多了。

门口迎接的是大叔的老婆,我至今不知她叫什么,我就称呼她“婶子”。婶子边上站着个粗壮的蒙古汉子和两个蒙古女人。大叔介绍说蒙古汉子是他的大儿子,叫巴图(似乎蒙古人叫巴图的比较多,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陪在我妈身边的小巴图,不知巴图大哥知道了会怎样想……),蒙古牧民生孩子比较早,因此巴图大哥那时候已经是奔四十的人了。两个蒙古女人分别是他的大儿媳妇和小女儿,大儿媳妇叫塔娜,长得很强壮,小女儿叫琪琪格,看起来却跟我差不多大,长得也比较好看。

“贸然来访,打扰各位了,我父亲让我代他向你们问好,这是他带给你们的礼物。”我说着,开始将车里的礼物往外搬。

苏赫巴鲁大叔一家一边说着客气的话,一边帮助搬运礼品,我确实带来了不少礼品,基本跟过年回家差不多。这主要还是源于我爸实在走不开,他工作太忙了,只好买了大量的礼物让我送过来,并嘱咐我一定会说点儿话,把他的意思带到,不是他老刘不想来,实在是工作太忙脱不开身。

至少说高中毕业后,我自认为我的表达能力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差劲了,因此我始终认为那次我把我爸的意思完整地给表达出来了。结果苏赫巴鲁大叔还是大手一挥,道:“上次你爸跟我喝酒,才喝了三两就推说喝不动了,最后干脆把我晾在一边自己先睡,我好不容易盼来一个老战友,能跟我一起喝喝酒、说说话,结果他还那样。所以,你今天要代你老子跟我好好喝一顿。”

喝酒没问题,可身为长辈惯着小辈喝酒,这就有问题啦。话说,我知道蒙古人好酒,不是一般的海量,但我毕竟是小辈啊。于是我说:“叔,我爸身体不太好,有糖尿病,所以那次不敢喝太多。”我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替我爸解释一下,不是不想陪你喝好,实在是力不从心。结果苏赫巴鲁大叔说:“所以啊,你爸不能喝我才让你跟我喝,这叫父债子还,哪有老战友见面不喝个痛快的?你今天就替你爸一次。”

我好酒不假,但我从不敢在蒙古族人面前显摆自己有多能喝,蒙古人都是天生的海量,这一点地球人全知道。跟蒙古人拼酒,能捞着好吗?那是我第一次对喝酒产生恐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