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3)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我去外面买了一瓶二锅头,切了一盘哈尔滨红肠,炒了一盘花生米。我将酒菜端到书房里,倒满一盅酒,下酒菜码在电脑前。然后,我登上QQ,崔大西已在上面,我发出视频请求。 “崔哥?喂喂?崔哥?” “大宝?哎呀,你胖啦!” “扯鸡巴淡,现在才一百七,参加你婚礼的时候还一百九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我去外面买了一瓶二锅头,切了一盘哈尔滨红肠,炒了一盘花生米。我将酒菜端到书房里,倒满一盅酒,下酒菜码在电脑前。然后,我登上QQ,崔大西已在上面,我发出视频请求。

“崔哥?喂喂?崔哥?”

“大宝?哎呀,你胖啦!”

“扯鸡巴淡,现在才一百七,参加你婚礼的时候还一百九呢。”

“那咋瞅你这脸像大了似的呢?”

“操,狗嘴吐不出象牙。不过你好像瘦啦,媳妇不给饭吃?”

“我的肉全长你身上去了。”

“咋样啊?在韩国待的可爽?据说韩国都是帅锅美女哦。”

“去他妈的吧,可别提了,现在才算知道,咱中国大街上走的才全是帅锅美女呢,韩剧都他妈是骗人的。而且这地方的东西死鸡巴贵,知道我为啥瘦了不?买不起肉啊。”

“真只有泡菜?”

“除了泡菜还能有啥啊?我媳妇去菜市场一次性买好多蔬菜回来,然后全腌上,尽量整的咸点儿,下饭,我媳妇算过,这么弄的话一斤菜咋着也能坚持两三个月了。我们家在这里还不算最穷的呢,好赖是个中产,那也吃不上肉,我现在特想念你妈做的红烧肉,当年去你家打牙祭给我撑的直哼哼,现在要是再给我机会,就算撑死了我也乐意”

“我靠,我还以为韩国人吃不起肉的事儿是国内愤青YY出来的呢,敢情这都是真的?不过你也别以为国内有多好,现在国内的猪肉也涨价啦,实不相瞒,兄弟我也很久没吃到肉了,天天他妈的白菜炒胡萝卜和豇豆炒青椒,嘴里快淡出鸟了。最过分的是,吃面条时想掰几瓣大蒜借借味儿,去市场一看,妈逼的大蒜居然也能那么贵。”

“哎呀,这物价飞涨真要了人的亲命了。干脆再涨点儿,饿死咱算了。”

“咱要都饿死了,看丫挺的还咋挣钱,炒东西我不反对,可别炒过火了呀,过火就该糊了,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老百姓要真那么有钱,咱这人均GDP咋还排那么靠后呢?”

“别提啦,越说越上火。”

“对了,你啥时候当兵走啊,地方定了吗?”

“冬天走,地方可不敢告诉你。”

“喂,装鸡毛犊子啊?你狗日的当了伪军我还拿你当兄弟,我已经够意思啦,你他娘的倒充起大尾巴狼了?你跟你兄弟还藏着掖着?跟我说不算泄密吧,我他妈也就是个丘八,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当丘八能咋的啊?我是能往你们那里引导一颗核弹啊还是能把侦察卫星挪到你们头上看看你们棒子兵是不是喜欢随地拉屎啊?”

“大宝,这话就不对啦,我们国军好歹也是合法政府的军队吧?你咋能说我当伪军呢?还有,我现在是韩国公民,宣过誓了,韩国就成了我的祖国,一个国家的公民是不能出卖其所属国利益的,这个你懂。大宝,我现在只能说我曾经是个中国人啦,我现在不是中国朝鲜族而是韩国公民,但我仍是崔大西,仍然是你兄弟,你能因为我改变了国籍就不认我这个兄弟了吗?咱能别那么愤吗?”

“看看,看看,要说你们这帮棒子就是小心眼,开个玩笑也能当真。唉……”

“大宝,你啥时候走啊?地方定了吗?”

“12月初走,直说吧,保卫首都,快速反应部队,番号不告诉你,反正是当年在你们那里狠收拾过美国佬,你自己寻思是哪个部队吧。我跟你说这个应该不算泄密吧?”

“大宝,我去的是韩朝边境……”

“噗……”

我一口二锅头全喷出来了,我盯着镜头里的小崔,他苦涩地笑了笑。

“还记得高一时咱在狗肉馆遇见的那几个韩国人吗?我现在算理解他们了,他们为什么对服兵役那么反感。大宝,其实那场战争并没有结束,签订的是停战协定,不是和平协定,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开打了,而中国作为签字一方,你们有责任参战。我这个在三八线站岗的倒霉丘八,则是第一拨倒霉的炮灰。前几天,那里还遭了炮轰,现在的局势不是很稳。韩国男人对服兵役那么排斥,是因为他们头顶真的悬着刀啊,中国青年曾几何时有过那种感觉?中国好歹也是个强大的国家,轻易不会有人打她的歪主意,就算打,充其量海战空战边境战,对整体的损害并不大。韩国如此的弱小,随便一场仗就可能殃及全国,一旦打输了就可能亡国,所以才全民皆兵,韩国的青年才有了那么一个负担。大宝,人世间最恐怖的,莫过于明知道灾难会找上你,却不知道何时才能找上你。大宝,其实早在我出生前,我家就一直计划着再搬回韩国,因为我们的根在那里。只是那个时候条件还不允许。当初因为战争我们来到中国,我们各自的先人曾经并肩抗击过小鬼子,后来不知为什么,我们竟然成为了不共戴天的敌人。现在,谁也说不好半岛的局势会如何发展,也许明天就有可能爆发战争。我可能想太多了,但我不希望我们兄弟在战场上相遇。”

“崔哥,咱们兄弟真有那一天,我不会手软的。”

“我知道,我同样不会手软。我们都是小人物,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命运如果安排我们在战场上相遇,我们只能各为其主。”

“但我不会和你划地绝交,你终归是我兄弟,哪怕我们真的在战场上相遇,不管我们谁干掉了谁,我们仍然是兄弟。”

“我也不会和你划地绝交,真有那一天,我相信我们会给予对方充分的尊重,我们体面的战斗,直到我们中有一个体面的战死。”

“啥也不说了,干了这杯酒,愿战争远离人间,愿人类世界充满健康和平。”我端起酒盅道。

“干杯,愿我们两国世代友好,永不打仗。”小崔举起一瓶韩国烧酒。

我猛然发现和整瓶的烧酒比起来,酒盅根本不够分量。我晃了晃已经发沉的脑袋,放下酒盅,拿起绿色的二锅头瓶子。我们俩,一个在中国一个在韩国,通过QQ视频敬酒,各自饮了。

貌似我们也说了一些出格的话,一些在旁人看来也许是不着调的话。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好像确实很二。不过,别笑话我们,我们喝酒了嘛,酒话连篇,做不得数,大家一定得纯当笑话听,千万别当真,认真你们就输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