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道》 正文 四十五章 穿插敌后(5)

朱捷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1.html


周涛先考虑我方的劣势:

1、我方是攻,对方是守,对方拥有镇子里的防御工事

2、数量上我方没有优势,我三百余人,敌人一千余人

3、对方的将领不是草包

从这三条来看,几乎没有打败敌人的可能性。那么看来看优势:

一、我方只需要救人,不需要攻下镇子,也不需要吃掉越军守卫的军队

二、我方不需要死守据点,可以流动作战

三、我方有较好的群众基础,本地穷人应该会帮自己

。。。

洪犯端着茶水说道:“别急!虽然敌军没这么傻到来攻。但说不定会有脑子比较笨的人会来,何况余宠儿长得极美,我故意放这绝色美人逃走,以她的美色,说不定也可以勾来。钓鱼要有耐性,不管鱼大鱼小,能钓到就是好的!”

“唉呀,余宠儿这种绝色美人放走了,还是颇为可惜的!”猴子任命的镇长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放走余宠儿总让他觉得心里像是少了一块肉。

“报告。四个镇门都受到土匪的袭扰,守城门的哨兵死了十五个!”一士兵飞也似地跑进来说道。

“叫把他们把士兵全部拉回工事里来!”洪犯道:“不要轻易出工事了,死死守住城关镇就行!”

“报——兵营受到榴弹袭击,死伤数十人。”

“什么?”洪犯终于怒了:“一群废物,保护自己都不会吗?给我把自己躲好点!”

……

“报高!”

“报报报,又要来报什么?”洪犯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

“报!昨夜哨兵们躲在藏兵洞里,一不留神,土匪摸到城墙边,向城里的仓库射了几十发燃烧弹烧毁了四十几个营帐,幸亏人跑得快,没有人烧死,但是军备物资烧掉了不少!”

“**!”洪犯的养气功夫没有自己想像的好!

不过他不愧是大将级的人物,只气了一小会儿,立即精神一醒,不对!城里有内鬼,不然城外的土匪们怎么可能准确地射中城内的官兵营帐,再怎么也应该射中几个民房的吧。

镇长说道:“这……这可不怪我啊,这镇子里的人七分是贼心,三分才是良民。哪些是贼,哪些是民,根本就搅不清楚。”

“七分贼心?三分良民?”洪犯疑惑了下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在别人土地上。

随即下命令道:“通告全军,严禁出工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严密防守,不可有丝毫懈怠。”

镇外的小山顶上,周涛看着城关镇的北门,正在哈哈大笑。“土工作业,我们是没有时间了,恐怕我们这枪一响,追击侦察连的越军就会反应过来。”

此时,阮幕已经明白过来,而且抓住的几个士兵的供词也证明了他的判断,其实软幕的部队在中国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士兵交待了事情之后,一个越军的边防军大尉枪杀了一个带上伤的士兵。其中一个班长等这个大尉走后说道:“兄弟们,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不如死在冲锋的路上,被俘已经是我们的耻辱。我们决不能给中国丢脸。”几个士兵靠在一起互相解绳索,不一会就解完了。士兵慢慢的接近越军看守卫兵,徒手解决了卫兵夺了枪支弹药,发给了几个人。几人一路隐蔽的靠近到阮幕的作战室,两颗手雷丢进去爆炸后,引来了越军的卫兵几人拿起带着刺刀的枪向着人群冲了进去。战士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在越军里左冲右撞可是越军的人越来越多,战士却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眼神里有这不甘、决绝、哀伤。这些战士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他们,也许他们只是阵亡数字中的一个单位;也许——他们连尸首都无处埋葬。但是,又何必马革裹尸换呢?只有拼死一战,才是军人最终的宿命。

阮幕从帐篷赶了过来却看到了最后的一幕。。。阮幕被他们的精神所打动:“将他们尸体收敛一下。隆重下葬。”

“是。”传令兵回答道。

这面,周涛和何营长开打了,拳影纷飞,刀光闪烁,你来我往,这可比武侠电视精彩多了,看的伪装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忽然,只见两人同时飞身后退一步,大吼道:“剪刀、石头、布。”

警卫团3营2连长眼皮一翻,走过去,道:“涛涛啊,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绝招?果然绝了。”

“你懂什么,你知道猜拳的奥妙在哪吗?”周涛不满道。

“那你们继续猜吧!”

“小子,干什么,不服气是吧,来来,有种跟哥们过两招。”周涛摆了个黄飞鸿的招牌动作,勾了勾手道。

2连长今天本就无比的郁闷,哪受的了如此刺激,当下便转身一脚踢去,速度极快,周涛哪想到2连长二话不说就开打,被一脚踢中胸部,幸亏2连长脚力不强攻击力不高,没啥大事。

周涛揉了揉胸口:“呀呀个呸,老子POSS都还没摆完。”,手腕一转,一刀由左向右朝2连长划去,虽然速度很快,这速度周涛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躲开。

2连长掌影翻飞,势如潮水。朝周涛周身狂拍,忽然感觉手掌似是碰触到一个物体,仔细一看,正见周涛划出一条曼妙的抛物线,重重的摔在地上,2连长一愣,随即趴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拍打着地面,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滚上几圈不过瘾一般。

所有人都是一愣,怎么就自己朝掌心上送呢,何营长也不顾及什么形象了,在地上打起滚来。

周涛坐在地上,一脸凄凉,伤心的咳嗽了几声,捧着胸口,唱道:“心痛的无法呼吸,找不到2连长留下的掌影,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怪自己没勇气,做不到强悍的防御,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找个流星许个心愿,让你知道我想杀你。”

“哈哈哈哈,哦咳,这不能怪我,你自己要往我掌上撞的,哎,真是的,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的呢!”2连长强忍笑意,看他脸色通红,似憋的很是难受。

“我跟你拼了。”周涛张牙舞爪冲了上去,2连长连忙摆好架势,迎上周涛道:“来啊来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