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危机中的中外精蝇的精彩表现

彼得.希夫,2005年就预测美国经济即将崩溃,2007年他的观点成书《美元大崩溃》出版。在受到嘲笑----他的书被当做科幻小说----仅仅几个月,次贷危机爆发。又过了三年,他推出了《美元大崩溃》的2.0版本。预言危机远远没有结束,相反一场新的完美风暴正在来临,并将以比他此前的预言更加猛烈的力度崩溃。也难怪最新一期《时代周刊》直接以“欧洲的衰落和倾倒”小标题“或许是西方”为封面压题文章!也难怪当前73%的美国人认为,“美国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本来,美国是否崩溃,是它国内政,向来内敛、保守的中国不应该指手划脚,说三道四。但由于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这一下,便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海内外、国内外专家自想矛盾的观点纷纷出笼。

许多海外的华文媒体并不认为美国有什么错,相反倒把矛头对准了中国,认为中国外汇投资失误,致使百姓的血汗钱令其损失巨大。还说一个穷国竟然借钱给富国、帮助富国,十分的荒唐。考虑到这些媒体一向以西方立场为马首,所以此番高论确实令人不解。要知道,假如他们的批评正确,中国政府也知错就改,岂不是害了美国?要知道,美国政府一再的向中国保证自己的资产是安全的,美国政府是讲信用的,就害怕各国不继续投资美债。特别是总统奥巴马在标准普尔调降其级别后,专门发表声明:美国永远是3A级!就是美国新到任的首位华裔驻华大使骆家辉,在第一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承诺并要求中国相信,它的美元投资处于保护之中,投资在美国是安全的。难道这些媒体根本就不相信美国的偿债能力和诚意?可既然如此,为何又痴信它的普世价值呢?或者为了反对中国竟然连美国的利益也不顾了?再说了,按照这些中文媒体的逻辑,日本国债已占GDP的200%,而且主要是欠本国百姓的,何以日本这样的民主国家,民选的政府不去考虑还百姓的钱,却仍然一个劲的借钱给美国呢?

除了这些海外媒体,还有一些学者和独立经济学家也都有惊人之语。香港金融界资深人士刘梦熊就认为中国经济危机后中国买的两房债券居然增持到四千五百亿美元,并认为“这样做,要么是当局脑子进水,要么是有利益纠结在里面”。可是谁都知道,两房债券是美国政府担保的。原来刘先生对美国政府也是如此的不信任啊。

还有一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Andy Xie)在上海接受布隆博格采访时说,中国应该用巨额外汇储备购买美国股票而不是美国国债。其理由是美国国债虽然安全性最高,但收益率却最低,而且面临着美元贬值和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相比之下,购买美国股票尤其是美国大公司股票却可获得较高收益。原来谢先生虽然不相信美国(诚意或者还债能力),但却相信美国的股票。不过幸好中国没有接受他的建议,比如独霸世界头号交椅的花旗银行居然在经济危机期间蒸发90%。还有两房,也退出了股票市场。但它的债券依然不受影响。谢先生应该想想,仅仅是面临可能的违约以及理论上的贬值,中国百姓就不答应,如果真的投资股票,像花旗一样蒸发了,像两房一样乌有了,谁向人民交待?要知道仅仅最近这两周,西方股票市场高达七万亿美元的资产就化为乌有了。这可几乎相当于英法德三国的经济总和啊。不过或许美国政府是支持谢先生的,毕竟投资股票是不需要还的,省得美国总看中国脸色,也省得天天向中国作保证自己是安全的。你看,副总统拜登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到中国来了。

这种事涉中美两大国的重要事件,我们的媒体人自然也不会缺席。比如时寒冰先生就不认为美国有什么危机,而且认为“每次美国之所以能够强大,美元之所以成长为世界霸主,我认为,其力量之泉来源于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律:合适的人总是在合适的位置上,或者说,合适的位置上总是出现合适的人”。并把之归为其制度性优势。只是小布什算不算合适的人出现在合适的位置上?奥巴马呢?而且时先生还不望再踩一下正承担拉动世界增长、承担救助世界责任的中国。只是时先生应该先回答,是谁采用不负责的态度、无能的治理才把自己和世界搞成这样的?难道这样大的、全局性的危机居然和美国的制度无关?立场可以不同,但底线应该是尊重事实。除非时先生这位中国人要对美国无间道。其实西方也有不少明白人,《时代周刊》就刊文声称:“我们和自己的民主制度已经融为一体,这一点不会改变。但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承认民主政治无法解决我们的问题。”(8月3日文《债务危机凸显西方民主缺陷》)

不过,除了这些华文媒体和华人学者的观点,西方学者们的看法也值的审视审视。

CNN的专栏主持人札卡利亚语出惊人: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并非在向美国“行好”,而是别无选择。事实上,美国通过向中国借债帮中国保持低汇率和出口优势,才是在向中国“行好”。文章说,“所以忽略那些中国在帮美国忙的理论吧。现实是,他们别无选择。我们可能正在帮他们的忙。而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显示,美国每天因债务向中国支持7500万美元当利息, 即每秒钟付给北京833美元。”也就是说,美国向中国借钱是帮助中国,中国借钱给美国是欠它的人情。如此会说理,厉害,厉害 。

不过,札卡利亚有两点本人是赞同的。第一中国确实别无选择。在今天的国际秩序下,从容量、流动性以及相对安全性来看,也只有美国国债可以选择,别看美国要崩溃,欧盟和日本还不如美国呢。第二,中国的外汇储备是血汗钱也罢,不是也罢,但至少它每天可以从美国仅利息就赚回7500万美元 !一年就是200多亿美元!

西方最惊人的还是法国经济学家安东尼布鲁奈特。他惊世骇俗的认为:北京坚持低汇率货币政策引发了西方国家的债务危机。他还声称:两年来,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美国。联合国已经证实:2010中国制造业的产量已经超过美国;在公共基础建设方面中国更是将美国远远抛下、中国是世界能源、原材料第一大消费国……针对以上事实,是不可能让人继续相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美国的一半。持有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六盈余的中国有能力动摇其他国家的稳定,而且动摇的不止是西方国家,还有巴西、印度。

原来西方的危机和次贷无关,和寅吃卯粮的做法无关,和民主制度下福利只升不降无关,更和政府的施政不佳无关,一切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中国的低汇率货币政策。可是。要知道汇率比中国低的国家世界上多了去了,怎么就中国这么厉害?难道这就是西方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人才?要知道这篇文章可是发表在法国主流的、堪称第一大报的《世界报》上。所以我估计,可能另有他因。比如,假设英国早就有这样的文章,骚乱的“暴徒们”或者冲向中国大使馆,或者干脆根本不骚乱。大概是法国看到英国的冲天大火,赶快未雨绸缪吧。我都真想说一句,是英国今天的伦敦骚乱引发了昨天的中国动铁事故呢。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同是西方的学者,面对同样的问题,何以美国就认为借中国的钱是在帮助中国,法国就认为是中国害了整个西方?当然西方的荒唐不仅表现在学者身上,还有政治人物。8月6日 美国德克萨斯州州长佩里率领约3万民众,祈求上帝帮助解决美国国内目前面临的诸多问题。这不由得令人想起一百多年前的义和团----以为念个咒就能把洋人赶出中国。 由此可见,美国的危机确实恐怕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以致只有祈求(乞求)上帝显灵了。(如果中国的一级官员遇到难题,可否率领百姓到庙里烧香呢?会不会被现实和网络的口水吞没掉?这难道就是民主国家的优越性之所在?)

与安东尼?布鲁奈特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英国的《每日电讯报》。它在8月11日也就是英国骚乱最严重的时候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中国和德国握着世界的命运》(推荐时寒冰先生看看这篇文章)。虽然提到了中德两国,但硕大而又醒目的配题照片却是中国的兵马俑。图片下的说明则是“英国未来的繁荣取决于如中国这样的国家做出正确的经济决策”。毕竟,谁都知道,经济危机中德国之所以和西方各国如此不同,主要是依靠中国的拉动(还有澳大利亚),以致德国上下都在忧虑对于中国的过份依赖。此文开门见山的提出:“世界的命运就在中国和德国的政策制订者手中”。糖衣过后却又出现和安东尼?布鲁奈特一样的论调:中国和德国出口太多,然后把赢余又投到国际金融体系中,从而制造了泡沫。当然,它也承认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消费和借了太多,以支持他们的习惯。而随后的结论却是中国和德国需要人去买它们的产品,负债国保持了债权国的富裕(应该感谢他们借我们的钱)。并声称债务国已经承担了全部痛苦的后果(削减开支、经济放缓),现在需要债权国做出努力了。此文的结尾也是十分的耸人听闻:现在是其他国家确保英国不会被吹下悬崖的时候了!

不管是正说还是反说,不管是指中国是罪魁祸首,还是救世主,核心意思都 是一样的:中国有责任,中国应该付出更多。

在对比了这些观点之后,还是能看出些味道了:中国人自己否定自己,西方人更是把矛头对准我们中国人。也难怪感觉中国的问题这么多,反正横竖都是你的错,你的问题还不多?西方指责中国是为了开脱责任、转移国内视线,而我们如此否定自己又是为何呢?难道有积蓄比不上美国有债务?贸易赢余比不上赤字?量入为出比不上寅吃卯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