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狼小组 正文 (四十五)节外生枝

青酸枣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size][/URL] (四十五)节外生枝 “三娃,不得无礼,快把枪放下!”刘保山喝道。 “我死到不怕,谁家没有老少,我宁肯死在你的枪下,也不忍心家人受连累!”丁医生无奈地说。 “不好了,那个解手的俘虏不见了!”大门口放哨的队员闯进小屋。 “不好,丁大爷,赶紧收拾东西,叫上家人跟我们撤!”刘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8.html


(四十五)节外生枝

“三娃,不得无礼,快把枪放下!”刘保山喝道。

“我死到不怕,谁家没有老少,我宁肯死在你的枪下,也不忍心家人受连累!”丁医生无奈地说。

“不好了,那个解手的俘虏不见了!”大门口放哨的队员闯进小屋。

“不好,丁大爷,赶紧收拾东西,叫上家人跟我们撤!”刘保山赶紧招呼大家。

没多会功夫,丁医生的老伴和两个女儿全都起了床,只带着点衣物跟刘保山离开了小院。

“保山哥,怎么办,我们到哪里去?”三娃有点害怕。

“我看还是到那座废井里去,孟区长的手术还要急着做啊!”一伙人拐弯抹角经过竹林,来到废井。丁医生一家先下了井,受伤的孟昭阳怎么能弄下井啊?刘保山犯起愁来。

“谁?”井下好像有人。

“我,你们是?”

“难道是俺爹吗?”何三娃惊喜地对刘保山说。

“你是谁?”丁医生问道。

“何家洼的,在这里避难。”井下的老者有些惊慌。

“爹,我是三娃!”何三娃对着井口轻声喊道。

“是俺三娃啊,是俺三娃啊!”井下的老者又惊又喜。

“爹,苗庄区的孟区长受伤了,你赶紧搭把手,把孟区长接下去。”

何孝生站起了身子,高高举起双手,让孟昭阳骑在自己脖子上,十分吃力地接下孟昭阳,刘保山、何三娃接着下了井。

“你就是那个接应两个女八路的刘保山?”何孝生见着了自己人你,特别是见到让他担心好几天的三娃,激动地捶了锤刘保山,又捶了捶三娃。

“三娃,爹交代的事办好了没有,你可急死爹了!”

“爹,你不用担心,这个就是孟区长!”

“孟区长这是伤着哪啦?”何大爷着急地问。丁医生又一次点着了马灯,大家凑上前一看,伤口还在流着血水,四周黑紫一片,再摸摸孟昭阳的肚子,火烧一样烫人。

“立即手术!”丁医生说着,打开了一个小木箱子,取出了一个纸包和一些刀子剪子,接着把纸包打开,把一些药面一样的东西喂进孟昭阳的嘴里。

约莫一顿饭的功夫,孟昭阳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水。

“手术开始,大家都不要靠的太近,你赶紧弄点东西塞住他的嘴。”丁医生对刘保山说。

孟昭阳的小肚子被划开了,丁医生先是用镊子夹起一段肠子,用药水擦洗了几遍,极其小心地缝合开口的小肠。顺着肠子的擦伤处,用镊子反复摸索,找到了那粒罪恶的子弹,丁医生小心地捏起子弹,由于手抖得厉害,子弹掉了下来,掉进孟昭阳的腹腔。第二次,子弹被镊子捏滑了,丁医生直了直腰,脸上的汗水满满的,神色格外紧张。他把镊子放进一个小铝盒,擦了擦脸上手上的汗,又弯下腰来,子弹终于被捏了出来。孟昭阳的眼睛睁了睁,嘴动了一下。

“不好,麻药散了,病人就要醒了!”丁医生着急地说道。

“那就赶紧再喂一些麻药啊!”刘保山、何三娃也着急起来。

“不行,这样就会拖延时间,伤口必定感染,腹腔也会被感染。”

“那怎么办?”刘保山急的就要跳起来。

“只能立即清洗,立即缝合伤口!”丁医生说着,赶紧缝合伤口。

一针、两针……整整缝了19针。孟昭阳疼醒了,刘保山塞在他嘴里的一顶汉奸帽子被咬碎了,孟昭阳的嘴角全被咬破。

孟东县城突然群狗狂叫,街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抓共产党八路,快抓八路伤员……”原来,抬担架的那个俘虏假装上厕所,翻墙头逃跑,一气跑到李高修的汉奸部,见着大汉奸就像见到了重生爹娘:“老爷啊,胡队长被打死了,一群八路混进了县城!”

“他们有多少人,八路现在在哪里?”李高修听了汉奸的诉说,又急又恼。

“在……在城中丁方同的诊所。”

“一个八路…伤员肚子被打伤了,找丁方同治伤哪。”

“算上那个受伤的,一共来了五个人,其中一人是我们的人”。汉奸上气不接下气。

“马上报告皇军,今夜搜捕八路!”李高修恶狠狠地把匣子枪拍在茶几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