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烽火燎原 正文 45、草原围猎(五)

muyiyuewenwu123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URL] 9团和东北英雄旅的两个营,面对这小鬼子又一轮地面大炮,天上飞机的猛烈轰炸,只能躲进防炮洞内隐蔽,山脚下的小鬼子两个大队尽量靠着炮火掩护匍匐着身体向上接近,可苦了小鬼子的机枪中队,为了选择更好的射击阵地地形,不至于在步兵攻击时误伤自己人,每挺机枪得几个人轮流拖着枪身向上爬,好在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


9团和东北英雄旅的两个营,面对这小鬼子又一轮地面大炮,天上飞机的猛烈轰炸,只能躲进防炮洞内隐蔽,山脚下的小鬼子两个大队尽量靠着炮火掩护匍匐着身体向上接近,可苦了小鬼子的机枪中队,为了选择更好的射击阵地地形,不至于在步兵攻击时误伤自己人,每挺机枪得几个人轮流拖着枪身向上爬,好在387高地并不陡峭,坡面很缓,要不然即使上来了也不可能在那么大的仰角下射击,毕竟不是高射机枪吗。

“狗日的小鬼子,仗着几只破苍蝇、、、、”“轰轰”两颗炸弹在屯兵洞边缘爆炸,形成了三米来深两个大坑,附近三个藏兵洞里的11战士和在自言自语的战士一同口中喷出了鲜血,活活的内脏被震裂,牺牲在了战壕里面。

最艰难的是在山腰处的两个连队,鬼子榴弹炮有射界影响对山顶棱线以后隐蔽的战士起不到太大杀伤作用,可是处在山腰处则不同,155毫米重榴弹加上不时落下来的炸弹密集爆炸覆盖,让原本工事损毁严重的6连、8连两个连队根本就无法躲避,伤亡数字急剧的上升,六连的连指隐蔽部,被一颗炸弹直接击中,连长连带里面的七名战士被完全炸碎、炸飞了,根本收不回一点烈士的遗体,处在山顶上的警戒哨看着山腰处的境况,双手死死的扣着两侧石缝,十个指甲全部脱离了手指全然不觉,不时扭头在胳膊上擦一擦眼里流下来的泪水。

鬼子炮击停止了,可是天上的飞机并没有撤离,相反又从监视炮兵团阵地的飞机中来了三架,六架飞机共同监视着高地上战士们的一举一动,配合已经离山腰只有不到100米的步兵大队冲击。

炮声停止的同时,鬼子飞机不再管山腰上六、八两个连队,全力监视山顶上九团其他部队,鬼子大队长战刀向前一挥:“杀给给”

机枪中队八挺机枪,不间断开火扫射六、八两个连队阵地,密集的火力让剩余的战士根本抬不起头来。

鬼子步兵趁此机会,弯起腰快速向山腰处跃进,“板载!”“板载!”、、、熊本旅团的兽性完全展现了出来。

已经冲出隐蔽部躲在战壕里的战士们,紧紧地握着手里已经拔掉保险的手雷等着鬼子再接近一些,再近一些、、、

山顶上李大光,看看天上再看看山腰处,眼里几乎要冒出来火了,“全团注意:占领阵地,一营抽调四挺高射机枪支援山腰,其余机枪火力对空警戒射击。”对着电话大喊着下命令。“给我打!老子不管了,就算是死也得让这帮畜生养的小鬼子在底下垫着。”说完就要拎着手枪向外冲,被警卫员一把抱住了“你他娘的抱我干啥?老子一枪毙了你个小兔崽子,滚蛋!”一个膀子将警卫员摔倒了一边冲了出去。

山上部队冲出阵地,怒气可以冲天的战士们将仇恨的子弹,痛快淋漓的射向日军,一营的四挺高机凭借着居高临下,一挺对着两挺,开始照顾小鬼子机枪中队的八挺92式重机枪,弹链供弹的12.7毫米高平两用机枪,即使口径上大了很多,可在娴熟射手操控下一点也不比小鬼子机枪射速慢,咚咚咚!咚咚咚!哒哒哒!、、、、、、、沉闷的枪声开始在山顶上响起,已经傍晚的天空中映着落日的余晖,子弹勾画出的火线那么的清晰,吃过亏的鬼子飞机被密集的子弹逼向高空盘旋,六架飞机从远处开始调整机头向下俯冲,先用机载的航炮扫射山顶阵地,在进入子弹射程前将机身拉平开始投弹,迅速拉高机身爬升高度,逃离危险区域,任凭炸弹依靠惯性飞向山顶,为了节省时间,六架飞机由同一个方向飞来同时投下炸弹,落在阵地上的炸弹,将战士们炸到空中、掀起的碎石泥土伴着弹片,四处横飞,李大光握着望远镜正在观察山腰处,警卫员飞扑过来的身体实实在在的撞到了自己身上,两个人同时倒地的同时,一颗炸弹落在了不到两米远的战壕内,连同近处的五名战士,七个人被气浪掀出了战壕。全团战士听到团长牺牲的消息彻底的被激怒了,够不到飞机,可是山腰处就有成群等着被宰的小鬼子,哪里还管得着头顶上的飞机,除了对空射击的机枪火力,剩余官兵全部冲了下去,副团长本想制止可一看架势根本不可能了,好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鬼子飞机扔掉最后一颗炸弹晃悠着向东方飞去。

最后一抹残阳将天边的云染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杀呀!杀鬼子呀!为团长报仇啊!漫山遍野的呼喊声不亚于鬼子炮弹的爆炸声。

当鬼子大队冲到离山腰第一道防线不足50米时战士们开始在战壕里向外扔手雷,人数太少了本应该密集的手雷一轮只有稀稀拉拉不到一百颗,鬼子冲到跟前的部队足足两个中队,当战士们站起来还击时陡然发现自己只剩下了不到80多人这可是两个连队,尤其是六连剩下不到30人了,每个人要防御近20米阵地,鬼子很快就突破进来了,把连长派出的一个班支援兵力沿着战壕飞快的向六连阵地跑,五十米距离太近了400多名鬼子眨眼间挺着刺刀冲进了工事,兵力在瞬间达到了4:1甚至还要大于这个数。

日你姥姥的小鬼子,跟爷爷一起上路吧,六连的一名腿部受伤战士同时被鬼子两把刺刀刺穿身体以前大骂着拉响了腰里的两颗手雷,轰然爆出的火团将战士和鬼子兵一起炸上了天空,六连副连长从小练过一些武术,双手持着步枪右挡、左突刺、枪托回击,四五个包围他的鬼子兵几个回合被撂倒了三个正要挺枪突刺前面的鬼子,后面一名倒在地上的鬼子伤兵,将刺刀刺入了副连长的小腿,受到影响动作变形的副连长还没有调整过来姿势,两个鬼子已经将刺刀插入了他的腹部和左面胸部。

八连连长看到一名鬼子接连砍到三名战士的大尉军官,一刀刺翻跟前的鬼子兵,转身冲向鬼子大尉,鬼子军官劈出一刀将一名战士肚子豁开,回转身体挥刀挡开了八连长刺向腰眼的刺刀,双手一翻刀刃向上朝着八连长裆部砍去,八连长向右一转身,躲过削来的战刀,将刀交到左手依靠长度优势,一个直刺将刀送进了鬼子大尉的右肩窝,鲜血顺着血槽向外喷射,鬼子大尉的左手死死抓着刺刀卡槽,八连长想用力抽出刺刀,没有看到右后侧一名鬼子,这名鬼子将刺刀深深地刺进了八连长右侧肋骨缝中,口吐鲜血的八连长顺势向前倒去,依靠身体重量和最后一丝力气,将刺刀刺穿了鬼子大尉的身体。

战壕内两个连队战士只剩下20多人了,山顶冲锋号响起,伴着战士们震天的喊杀声,20多名战士在一名排长带领下坚守在战壕的一段,死战不退同鬼子搏杀,望着四周都是鬼子兵,排长大喊:“弟兄们山上的弟兄来支援了,杀呀!”说着,搂响了手里的自动步枪,战士们跟随排长全然不顾地射击,将前面的一排鬼子扫到了地上,双拳难敌四手,后续跟上来的鬼子,将刺刀刺入了战士们的胸膛,带队的排长望着山上向下冲锋的战士,哈哈大笑着拉响了腰里的一颗手雷,爆炸将自己和面前的四个小鬼子炸成了碎肉。

9团战士和东北英雄旅的战士,蜂拥下来,双方短兵相接,各种各样的叫骂、喊杀刺刀入肉的噗噗声交织在一起,在黑暗湮没最后一丝光亮时,鬼子近两个大队的进攻兵力只有约两个中队逃到了山脚下。

追击的战士还没有回到战壕里,鬼子炮弹就拖着火焰带着啸声,飞了过来,阵地被鬼子炮火覆盖,来不及躲避的战士们被炮弹成群的炸飞到天空,持续大约五分钟的炮击给来不及躲进工事9团和东北英雄旅两个营带来极大的伤亡。

伴着小鬼子的炮击,处在山顶后面的9团炮兵营的75毫米山炮同样没有放弃还击鬼子溃逃步兵的机会,追击的炮弹落在正向攻击出发阵地猛跑的鬼子群中照样掀起一群一群的鬼子身体,两个中队又有近两个小队留在了撤退的路上。

林荫团长因为白天自己8门炮被鬼子飞机炸毁,心里正窝着火气,炮兵观察员将鬼子新的炮兵阵地位置报了过来,“命令全团不要心疼炮弹,有多少算多少全部给老子打出去,没了炮弹一会就用炮车冲上去给老子碾死这帮畜生养的小鬼子,开炮!开炮!”

呼啸的炮弹让鬼子还没有来得及转移的第三重炮兵联队完全被焰火包围在了其中,已经挂上车的大炮连同汽车一起被掀翻在地上,抬着大炮往车上挂的鬼子兵随着炮弹的爆炸,不见了踪影,满地乱跑的鬼子兵惨叫着,联队长望着在炮火中挣扎的部队,再看看一发发还在拖着焰火不断落下的炮弹,火光四溅掩映着大佐联队长猪血一般的脸庞,“为什么?天皇陛下万岁!拔出手枪对着自己太阳穴结束了自己的罪恶。

三师和东北英雄旅的其他部队,已经在鬼子飞机飞走的同时,沿着山路向前运动,相反小鬼子因为第23联队的两个大队已经冲上山腰,第45联队也已经运动到了第23联队冲击的集结地域,等待作为后续攻击集团一举冲到山顶,第11旅团旅团长山下一郎也跟随第45旅团将自己的旅团部转移了过来,远在双滦的坂本政右卫门不知,正是他的狂妄惹火烧伤了身。

“150炮团、105炮团现在的位置”方黎明大声问旁边参谋。

“十分钟以前两个团报告:已经到达指定位置正在构筑阵地。”参谋大声回答。

“十分钟以前,为什么不报告?愚蠢!”气愤的方黎明将手里的铅笔狠狠地摔到地上。

“立即命令两个团,五分钟以后开始炮击日军集结地域”方黎明瞪着眼睛大喊。

“是!命令两个炮兵团五分钟后开始炮击日军集结地域。”参谋大声重复后跑了出去。

“参谋长,我得到前面去了,你坐镇指挥部”话说完张明义便带着三个参谋向外跑去。

“随时保持电台联系!”方黎明朝着向外跑的张明义喊了一声。

卫士刚把方黎明的茶杯端过来,150重炮团以及三师自己的师属炮兵团和调整完设计参数的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团就开始对着日军集结地域炮击。

张明义在向10团方向运动,“黄参谋呼叫9团,让他们驻守387高地,在大部队到达以后立即撤下休整,另外联系王旅长就说我正在向十团方向,12团归王旅长指挥,我们趁着我军炮击从两侧完成对日军的迂回。”

报告师长:“电报已经发出,王旅长已经接过12团指挥权,只是!、、、”

“只是什么?吞吞吐吐快说!”张明义着急喊着。

报告师长:“9团参谋长回电,9团请求作为攻打日军集结地域的先锋部队,为牺牲的李团长、和战士们报仇。”参谋一气说完了9团请求。

士气宜鼓不能打击,张明义转过身:“告诉9团,以后有的是仗打,必须服从命令撤下来休整,可以作为预备队参加攻击。”说完便不再理会几个身边参谋。

炮兵团不顾一切的向日军炮击,步兵们沿着山脊棱线,用最大的速度朝着日军两侧奔袭迂回。

山下一郎对着电台大叫:“师团长阁下,支那军突然全线反击,冲到山腰处的23联队已经退了下来,支那军队的炮兵正在炮击本部集结地域,请师团长指示!”

“八格牙路!山下君,帝国重要的第三重炮兵联队,即使在日俄战争时期都没有受到重创,如今你已经让他全军覆没,现在你的愚蠢又让我第六师团最最英勇的熊本旅团身陷危机,你怎么来回报天皇陛下的圣恩,八嘎!占据两侧制高点,等待天亮空军支援!”原本就因为重炮联队覆没气氛非凡的坂本政,对着电话大叫着、大骂着山下一郎。

坂本政愚蠢的以为,近两个联队凭借高地固守待援,等待天明空军支援再撤回双滦,进攻、决战已经不可能了,只能让第六师团保留下一些种子部队,好东山再起。

坂本政的如意算盘打对了么?答案是否定的。

三个炮兵团雨点一般的炮弹,就如同一把利剑将日军部队死死地定在了集结地域。看着在炮火中挣扎的部队,山下一郎心在滴血,“快!快!命令各部队拉大间隔距离,占领两侧高地,快!天亮了大日本空军就会来协助。”对着身边副官参谋一通乱喊。

日军两个连队剩余4000余人开始在炮火中蜂拥着向两侧已经有兵力驻守警戒的高地猛冲,处在387高地顶上的原9团炮兵营的75毫米山炮最先将追击的炮弹射入抢占两侧高地的日军,紧接着观察员重新报给各炮兵团的新坐标开始指引着炮弹,加入9团炮兵营的炮弹行列,不如说75毫米山炮弹爆炸,就是为了给其他大炮指示弹着点位置,雨点般落下的炮弹,将日军冲向高地的路程炸成了一条血路,除了两个靠近山背面向高地冲击的两个大队,其他暴露在炮火打击正面的日军,约留下了三分之一的部队差不多一个姿势----头向着山顶,从山脚码到了山顶。

入夜近十点了,日军占据了四个山头高地,只有两个稍向后点的高地还能称之为高地,海拔不超过400米,其余两个靠前的充其量只能算两个支撑点。

方黎明,知道日军全部上山,么有一支部队逃跑撤退后,心中大喜:“狗日的小鬼子啊!不是老子的力量有多大,将你全歼,是你们这个狗日的民族脾性,狂妄、自大成就了我一世英名啊!”

“告诉张师长、王旅长,炮兵团归张师长指挥了,怎么打?有他们两人商量,我不管了,五个小时,就五个小时时间必须结束战斗。”方黎明对自己的卫士说道。

“是!参谋长!我这就去转告。”卫士转身出了指挥部。

“告诉部队四十分钟时间,吃干粮补充体力,命令三个炮兵团做好四十分钟以后炮击的准备,命令各团的迫击炮在这四十分钟内不间断朝鬼子阵地炮击,老子要让这帮兔崽子修不了工事,吃不上猪食”张明义对着作战参谋下达命令。

砰砰砰!砰砰砰!82毫米独有的发射声,优美动听,如同山谷间奏响的打击乐,踏着节拍,拖拽出尖利悠长的啸声,穿破天空跃入,山顶上日军阵地爆炸出阵阵死亡音符。

小鬼子部队在山顶本来就是匆忙上来,如今支那军队炮击如此密集,哪里有时间精力构筑阵地和工事,“八格牙路!无耻的支那军队,告诉部队利用山上的有利地形,隐蔽好,赶紧就餐,做好战斗准备!”坐在征用的原先警戒部队的隐蔽部内,山下一郎咆哮着。

“命令!150重炮团、122自行榴弹炮团、师属炮兵团22:35分炮击开始23:05分结束。”“命令!个团属的迫击炮23:07分开始炮击23:27分结束,23:30分三个炮团再次集中火力炮击10分钟,23:40分步兵开始攻击,左翼由十团负责必须尽快拿下左翼的日军支撑点,右翼由东北英雄旅负责尽快拿下右翼日军支撑点,攻击开始后高射机枪全部投入到压制敌人火力点射击,迫击炮间隔着朝着日军阵地打照明弹,各团属炮兵营的山炮密集炮击两个高地上的日军阵地,老子也让小日本尝一尝看着部队挨打,自己却挨炸不能顾及的滋味。”立即传达给各部队。

沉闷的炮击乐声再次响彻山谷,硕大的弹丸划破夜空飞向日军阵地,利用乱石、灌木等自然地形掩护身体的鬼子兵,哪里会想到,持续了一天了支那军队还有这么多的重炮炮弹,巨石被炸碎,细小的石块伴随着弹片,一起寻找收割着日军士兵的生命,灌木被燃着了,藏在后面的鬼子士兵带着身上燃气的火焰在硝烟中翻滚,演奏还在继续,如同到了乐章的高潮部分,更加激烈,三发、五发急速射,各种不同口径的弹丸蹂躏着越来越光秃秃山顶,突然又如同进入到每一个乐章舒缓的部分,伴着这段舒缓,大型乐器的沉闷演奏步入尾声,正所谓你刚唱罢我登场,灵巧的迫击炮发射如同欢快的演奏,将整个山谷的心在一次拽了起来,正在等着敌人冲上来的鬼子兵哪里想到,等来的是无处不落下的迫击炮弹,疯狂了演奏的疯狂,激起了兽性极强的鬼子兵的疯狂,为了释放,小鬼子的重机枪甚至连步枪手都在发射着自己武器内的弹丸配合着这一场演奏。

整个山谷再一次进入高潮,当沉闷的爆炸声再一次响起的时候,鬼子又疯狂突然之间转变成了傻子一般:“啊!、、、八嘎!、、、卡将!、、、”的疯狂叫声陡然停止。留在山谷中的只剩下了大炮的发射声、弹丸的爆炸声,傻站在山顶的鬼子兵被巨大的爆炸动能,崔向空中有不少鬼子兵甚至在冥冥中伸出双手,仿佛抓住了天照大神或者自己的卡将、爱人一般,身体悠扬落下,变成尸体魂归故里了。

虽然没有小鬼子的地空双重打击能力,可是凭借着张明义的“绝户式”炮击战术,让小鬼子本来就损失很大才占领高地的人数是急剧锐减,等步兵开始攻击时不要说两个支撑点了,就连后面两个高地上全部人员算下来都没有1800人了,面对近万人的攻击,装备火力上还都要远差于人家,灭亡自然不说慢了,张明义都会觉得丢人了。

砍瓜切菜一般,比方黎明规定那个的五小时整整提前了一个半小时,随着11团团长拎着山下一郎被炮弹扎下来的脑袋和指挥刀冲下山来,战斗结束了,战士们欢呼!呼喊!把身边的战士抛到空中,庆祝自己的胜利,又庆祝自己没有被胜利前的最后一颗子弹击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