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1章 逝者归来

亦浩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柳明全急了。

柳明全还是有些急救常识的,他把惠子抱过来,夹在腋下艰难的拖到棚屋外面的,平整的放下,又给惠子解开了衣服扣子和腰带,还把惠子的裤子往下褪了一点,露出了腹部,为的是好让惠子的呼吸顺畅一些,惠子洁白的细滑胴体丰满的乳房还有富有弹性的小腹甚至还有隐约的体毛,一下子全都显露在柳明全的面前。这要是平时,是个男人看见这样的女人,都不会不动心,不会没有反应的,现在的柳明全心无杂念,只想着快点把昏过去的惠子叫回来。柳明全抚摸着惠子的头,大声叫着,“惠子,惠子”,又对着岸边大喊,“查理、罗兰,你们快来。”

查理和罗兰听到柳明全的喊叫,快步跑了过来,看到现场的状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柳明全。

柳明全说,“查理罗兰,惠子一着急昏过去了,我们掩埋的那个人,有可能是惠子的丈夫。”

“啊,有这么巧的事”。两人同时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几个人一起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折腾了一会,惠子才醒过来。

看见惠子醒了,大家舒了一口气,“惠子,你吓死我们了。”柳明全说。


惠子察觉到自己的衣服敞开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平静的整理好衣服,说了句“柳,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孩子也醒了,睁开懵懂的眼睛,看着这几个人。上次他醒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惠子,怎么就还有三个男人。


惠子醒来,挣扎着坐起来整理好衣服以后,就低着头在流泪,嘴里喃喃的说着,“秀夫,我可把你盼来了,秀夫,我的秀夫,我可把你盼来了。”就这一句话反反复复的,因为痛哭,两个肩膀不时的抽动一下。柳明全就靠过去,坐在她的身边,双手扶着她的肩头。

过了好一会,惠子稍微平静了一些,就给孩子喝了口水,抚摸了一下孩子的脸,对他说,“孩子,在这等我回来。”孩子也不说话,眨巴着两只眼睛。

然后,惠子对柳明全说,“带我去看看秀夫。”


柳明全看看天,此时天已经暗下来了,柳明全就说,“我们已经把秀夫掩埋好了,天也快黑了,明天我们带你去,好吗?”


惠子没有再说话,起身自己向着柳明全来的那个方向走去。

柳明全只好对罗兰说,“罗兰,你在这看着孩子。”就和查理一起追着惠子走了。


路上惠子踉踉跄跄的走着,柳明全生怕她再摔倒,就和查理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她,本来柳明全拄着拐杖走不快,沙土地又是软软的,拐杖不时的会陷进地里,也是着急越是走不快。但是,他看到惠子急切的样子,柳明全只能尽可能的加大了步伐。

远远的看见坟墓的时候,查理指指,“就在那里。”惠子就疯着奔跑了过去。

惠子跑到坟前,拼命的用手扒着沙土,查理和柳明全也加入进来一起扒着,查理帮着把一些大个的鹅卵石搬到一边去。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天空万里无云,只有弯月明镜似地在半空中悬挂着。


坟丘本来就不大,不一会,遗体就扒出来了。惠子翻过遗体,就着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遗体后腰上的一颗黑痣。这就是她的秀夫。趴在秀夫的遗体上,憋了好多天的惠子,终于放开大声嚎哭起来。

查理在为秀夫祷告。

哭了好一会,惠子显然是累了,趴在秀夫的身体上,没有声音了,安静得像是刚刚做了很累的事情睡着了一样。


柳明全把惠子拉起来,说,“秀夫去世几天,时间长了,会传染的。还是埋了吧?”

惠子低垂着头,靠在柳明全的肩头上,拉着秀夫的手没有说话,良久,惠子才抬起婆娑的泪眼,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要把秀夫抬回去,那样,我就可以天天看着他了。”那声音好像不是对柳明全说的,是对着秀夫说的。

柳明全看看查理,查理点点头。

查理和柳明全砍了一些树枝和藤子,绑了一个简易的担架,三个人把秀夫搬到担架上。惠子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秀夫的身上,全然不顾自己完全赤裸的上身,暴露在两个男人眼前。

柳明全脱下自己的上衣,给惠子披在身上,惠子投给柳明全一个感激的目光。


只有一条腿的柳明全是无法抬着担架走的。

查理就对惠子说,“我抬前面,惠子你抬后面。”因为担架的秀夫脚的一侧显然要轻很多。

惠子说,“不,我要抬前面。”

查理不和惠子争,就走到担架的后面等候着。

惠子走到担架前面,俯下身,两只纤细的手抓着担架的两边,试了一下,以她的娇弱的身体是根本不可能把担架抬起来的,又努力鼓着劲试了一下,还是不行。

柳明全走过去,把惠子拉起来,自己扶着拐杖蹲下,把原来自己束腰的棕绳系在担架的横梁上,另一端挂在自己肩膀上,伸出左手抓着担架中间的横梁,提了一下试试,感觉没有问题,然后,左手抓紧了,右手扶着拐杖,大喊一声,“起。”后面的查理同时起身,就抬起了担架,柳明全用他的一条腿和一根拐棍支撑起了担架的一端。

一手抓着担架,一手扶着拐杖,一条腿的柳明全用了比健全人多得多的力量,咬着牙艰难的走着,是一步一步的挪动着,汗水从他的额头滴下来无声的滴落在地上,后背上的汗水汇集到赤裸的脊沟里行成一股流水,滚落下来。


惠子看在眼里一丝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却也助不上力,只能在一边扶着担架,减轻担架的摇晃。

惠子说,“柳,你太累了,放下休息一会再走吧。”语气中充满着复杂的感觉。

柳明全说,“不行,已经起身了就不能落地,这是中国的规矩。”又加了一句,“惠子,放心吧,我没问题。”

拐杖落地,一下子就插进沙土地里,而且比平时要深很多,柳明全往前挪一步,吃力的拔出来拐杖,再往前伸过去,每一步都是那么吃力。惠子是看在眼里的,其实她知道,这副担架的重量对于查理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只有一条腿的柳明全却显得异常的艰难了。


本来不是太远的路,担架在柳明全的一只手里把不稳的,晃晃悠悠的,他们只能放慢脚步,小心翼翼走着,生怕出现意外。

微风吹来,伴着海浪拍打沙滩轻柔的“哗哗”声,月光下,三个人和一副担架的影子斜拽着拖了好长。

终于快到了,罗兰看见了他们的影子,远远的跑过来,接替了柳明全。交给罗兰的那一瞬间,柳明全一屁股蹲坐在地上,他感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虚脱无力过,坐在那里一直看着她们,把担架抬到棚屋附近小心的放下,罗兰又跑回来把柳明全扶着走回去。


遗体抬回来了,惠子这会比刚才已经好多了,也恢复了理智,惠子说,“把秀夫抬远离一点,抬到那边的下风口。”

腐烂的尸体会产生很多传染病的甚至瘟疫,作为医生的惠子比每个人都清楚这一点,这里没有任何医药条件,一旦得了病,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预防最为重要。

查理又去找了一堆树枝柴禾,再把培着的火弄旺,火苗一下子窜起来,又添了一些树枝,用火,把他们的棚屋和秀夫的遗体隔离起来。


折腾了半夜,大家都很累了,说好明天给秀夫下葬。惠子就去照看醒来的孩子了,仔细的惠子,没有忘记先去海里好好洗洗身上,还把手臂认真的搓洗了一阵,因为她接触过秀夫的遗体。

惠子在海里擦洗身体的时候,三个男人一起远远注视着惠子,其实,月光下,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一个朦胧的轮廓,可是,他们都是男人,还是不约而同的看着。


罗兰说,“孩子醒来,一直不说话,什么都不说。”

惠子找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孩子,孩子就紧紧捏在手里,惠子用英语说,“吃一点吧,好孩子,”黑孩子点点头。

孩子松开手,让惠子掰了半块,塞到他嘴里,孩子慢慢嚼着吸吮着巧克力汁,惠子又喂了些水给孩子,母亲一样的看着孩子吃完,慢慢的睡过去。

孩子能自己吃东西了,体温也不是那么热了,说明他的伤病好了很多,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因为田中秀夫的事情,让大家觉得心情格外的沉重。

不管怎么说,秀夫搬回来了,孩子好多了,大家稍稍放心了一些,渐渐睡着了。


惠子没有睡觉,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看看大家都睡下了,自己就走到火堆边上,慢慢的续着柴,不要让火熄灭,终于把自己的丈夫盼来了,尽管秀夫的生命已经不再,但作为惠子至少知道了丈夫的归宿,这给了惠子为亡夫守灵的机会,让惠子心里有了一点稍稍的满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