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机或酿全球阶级革命风暴

青衫老祖 收藏 47 1280
导读: 目前的西方正面临二战以来第一次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交相辉映的局面。这令西方的所有反动政客和右翼恐慌。 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就已经引发两次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虽然也让全球变色,但是,那也只是一次经济危机。尽管大家都抨击美国金融监管不力,金融欺诈无度,但是,并没有引发政治危机,也没有产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整体质疑。当时的主流认识是,即使存在金融自由过度,也只是资本主义健康的躯体上生长的一个良性肿瘤。因此,从八国集团到20国集团,都采取了携手共度难关的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球经济即出现

目前的西方正面临二战以来第一次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交相辉映的局面。这令西方的所有反动政客和右翼恐慌。

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就已经引发两次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虽然也让全球变色,但是,那也只是一次经济危机。尽管大家都抨击美国金融监管不力,金融欺诈无度,但是,并没有引发政治危机,也没有产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整体质疑。当时的主流认识是,即使存在金融自由过度,也只是资本主义健康的躯体上生长的一个良性肿瘤。因此,从八国集团到20国集团,都采取了携手共度难关的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球经济即出现全面恢复的良好兆头。

但是,时针指向2011年8月2日,方向陡转,第二次危机的阴霾骤然笼罩地球的上空,美国再次成为危机的罪魁祸首。美国的驴象两党仅仅是为了赢得2012年的美国大选,就可以罔顾美债信用可能造成的世界性祸害,玩起不惜赖账的鬼把戏。尽管美国债务上限最终获得提升,但是,伤害已经构成,全球性股市恐慌席卷大地,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中国大陆,可谓降声一片,哀鸿遍野。尤其是老牌资本主义世界——欧洲,更是雪上加霜。债务危机加股市暴跌,让欧洲复苏的道路更加遥远。

这还是其次。青衫老祖发现,如果仅仅是第二次经济危机,那也顶多是上次经济地震后的一次比较强烈的余震;更令西方着慌的是,伴随本次经济危机的,是严重的政治危机。美国,反传统的茶党越来越强大,以致有人惊呼:其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吗?以色列,爆发有史以来规模最宏大的游行示威,参与人员多达30万。希腊、葡萄牙等国各种示威自危机爆发以来从未间断;印度,因逮捕绝食抗议人员而引发数以万计的民众自发的发腐革命(以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自居,经常把自己摆在与美国同等同性的位置);向以自由繁荣著称的英国伦敦,爆发震惊世界的政治骚乱,以致英国不得不出动16000名警察进行镇压,仅逮捕入狱的人员就达2000多人,其中最小的居然只有11岁。公然逮捕一个尚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少年入狱,与西方自我标榜的人权和自由的价值观形成鲜明对照。

与西方国家内部危机并行发生的,还有西方的国际危机。长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正受到被压迫国家和民族的挑战。埃及在囚笼中审判穆巴拉克,表达对西方的蔑视和羞辱;叙利亚无视西方的制裁,坚决镇压国内受到西方支持的反对派的武装挑衅;伊朗更是对西方极尽羞辱,提出“可为英国派出维和部队”!

经济危机加政治危机,令傲慢的西方名誉扫地!令右翼和霸权势力恼羞成怒。英国极右翼组织“英格兰防卫联盟”公然提出要出动1000名成员维持治安,参与镇压骚乱参与者。

造成问题的原因,西方有关国家的说法呈现截然对立的两大派。一派把骚乱归咎于底层民众的“道德沦丧”。代表人物就是一度教导中国重视人权的卡梅伦,他说,这一切都源于:“不负责任、自私自利、行事不顾后果、孩子无父亲、学校无纪律、奖励无成果、犯罪无惩罚、社区无控制、人性最恶劣的方面受到宽容和放纵,甚至受到一些变得不道德的政府机构的鼓励。”而另一派则归因于隐藏于资本主义制度之中的深刻的社会矛盾,卡梅伦的最大对手、反对党工党领袖米利班德就指责卡梅伦政府对骚乱的分析“只看到文化堕落而没有考虑到失业、缺少机会和权益受到剥夺等造成的社会冲击”。

青衫老祖认为,在对原因的分析上,米利班德是对的。发生在西方的政治经济危机是西方资本主义内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上的必然结果。记得列宁说过,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夜。青衫老祖因此推测,社会主义的前夜或许就要到来。美国的危机之所以成为危机,是由于其疯狂执行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政策,到处穷兵黩武、耗尽美国财力的必然报应!英国危机之所有成为危机,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内部的阶级矛盾日益激化的结果。当欧洲的失业率高达10%,青年高达20%,部分地区超过50%,广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为生计而苦恼的情况下,卡梅伦依旧悠然度假、金融寡头依然灯红酒绿,严重的两极分化令平民阶层忍无可忍,于是借一名非裔男性被警察枪杀之机,走上街头,发动砖头暴动,向反动的“钱吃人”的制度发出怒吼,就成为历史的必然!

由于英国的强硬镇压,英国的暴动暂告平息。但是,存在于西方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并没有就此消失,导致危机发生的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依然存在。

因此,发生在英国伦敦的事情或许只是开始或序曲。如果西方不改变其霸权主义政策、不把工作重点放在国内、放在缓和阶级矛盾、改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民生上,更大的反抗风暴就可能来临。它可能不止发生在一个国家,或许将席卷整个西方,从欧洲到北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将是一场真正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它将如马克思所说,它将摧毁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砸碎捆绑在工人阶级手腕上的锁链,开启人类社会的新纪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anti1984 在第3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回首往事 在第30楼的发言:
......

首先从国家利益上说,美国通过两次世界大战大发横财,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确立了世界霸主地位。如果再发生一次世界大战,就很有可能改变目前的世界格局,确立我们的世界霸主地位。


其次从个人利益上说,我购买了大量的军工股票,就盼着有一场大的战争让我的股票大幅度的升值呢。老夫今年已经不惑,想上战场也没有人要了。


最后,我同意你的说法,铁血上脑残确实多。

美国霸主地位不是靠世界大战的“横财”来的,而是靠南北战争结束到一战为止引领第二次科技革命。

为什么中国一战就发不了横财?你没有东西卖,人家有钱也到不了你手里。美国在1914年已经有当时全球最高的工业产值,难道不该发财?

所谓的产业革命,我觉得都是伴随着一场大规模战争才能够得以顺利的实行,否则就只能是纸上谈兵,光有想法无法实践!

就像您说的,美国是通过南北内战,才让工业化得以实行,那场战争,美国有超过百万人战死或者负伤,可那时候全美国人口可绝对没现在这么多,估计也就几千万,可以说损失不可说不惨重,南方几乎被夷为平地,到了二十世纪初,美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工业强国,但是在此遇到了瓶颈,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就首先爆发在美国,关于那场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大萧条的文章很多,也看过了一些,不知道这次的金融危机能不能和那时候比,有的文章甚至说,这次的比那次还要严重的多!那次全球经济大萧条带来的结果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二战后,美国在此快速的发展!

所以有时候都想,难道每一次产业革命,都需要鲜血的浇灌才能够实行的吗!如果这个理论是这样的,那么我们现在面临第四次产业革命也就意味着和战争不远了,记得上个世纪末,互联网的兴起,就像是一场产业革命,可结果呢,网络泡沫的破灭,神话的结束!

我觉得之所以只有战争才能够帮助转型成功产业革命能够实现,或许是战争是最大的刺激因素,看电视介绍过,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一百项发明,竟然有好像七十多项是在战争中发明或者普及的,比如青霉素,战争带来巨大伤亡对于药品的需求极度旺盛,也加快了青霉素的面试,能够挽救成千上万的伤员的生命!好像还看过一个文章介绍战争创造的名牌,好像是美国的摩托罗拉还是什么公司生产的步话机是美军在战场上的一个经典形象,由于战争的巨大刺激作用,让各种的科学技术快速面试和普及推广,而且前进的阻力也小的多!战争中,各国不在为了什么金钱,民意,什么的所干扰,一切都为了战争,战争其实就是一剂兴奋剂或者是强心剂,加快了社会转型和产业革命,虽然代价可能是成千上万人的鲜血!没有二战,奔驰宝马能够成为世界第一流品牌吗,战场上,德国强大的机械化军队开的就是奔驰宝马生产的军用车辆,奔驰宝马的标志也随着德军在世界各地南征北战为世界所知,德国著名的虎式坦克就是保时捷公司生产的!德军的通信器材等好像是西门子公司生产的!美军经典形象吉普车,当初一个议员为了说服国会批准采购这种车辆,亲自开着攀爬上国会长长的台阶,来证明这种车辆优越的越野性能!美国总共生产了六十多万辆,随着美军的南征北战也成为经典形象,可口可乐公司在战争中打出了个口号,要让美国大兵们喝上五美分的冰镇可乐,如果希特勒知道美国大兵从诺曼底到柏林一路上喝掉了五亿罐可口可乐会怎么想,而随着美国大兵的脚步,可口可乐这种饮料开始全世界皆知了,战前,有几个知道可口可乐是什么的!

战争也有它的好处,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虽然代价也是很惨烈的!就要怎么看了,如果从个人的角度来看,那么战争肯定是不好的,但是如果以国家或者整体的角度来看,战争又是诱人的,在平常无法做的事或者很麻烦的事在战争中都能够轻松实现!

在二战前,世界的中心在巴黎,国联的官方语言不是英语而是法语,主要流通货币是法郎,美国虽然那时候工业世界第一,但在传统的高贵的欧洲人眼里只不过是群暴发户的乡巴佬罢了!三十年代首先在美国爆发的全球经济大萧条似乎也证实了这点,崛起得快衰败的也快,但是战后,联合国总部却在了纽约,官方语言也换成了英语,国际流通货币是美元,难道说,二战是美国成为世界霸权的最主要的促进作用吗,没有那场战争,美国要想获得目前的地位,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走多远才能实现!

 以下是引用pswxy 在第2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nti1984 在第19楼的发言:
笑话。如果酿成全球阶级革命,恐怕某几个阶级矛盾(占社会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和极少数官僚特权阶级)严重的国家是首当其冲,更糟糕的是这些国家正处于地球上。

而历史证明,社会福利水平高、中产阶级比重大、民主程度高、生活水准高且公平程度高的国家,其爆发革命的可能性是随这些数值而下降的。

但是经济危机中牺牲的或者说是受损失最多的恰恰是中产阶级。

我赞同你这点

看损失,无产阶级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损失,而资产阶级他们有能力去化解自身危机,甚至不惜发动战争,而中产阶级就只能成为牺牲品!

比如希特勒上台之前的德国,遭遇那场全球大萧条,德国的中产阶级几乎一夜之间就一无所有了!而德国的大资产阶级还是大资产积极,因为他们选择了一个他们利益的守护者,就是希特勒!看文章好像是希特勒再一次筹款宴会上发表演说,承诺会保护大资产积极的利益,结果,那晚他好像获得了几百万德国马克的捐款,有了财力上的支援,也为日后希特勒夺权成功提供了保障,看来革命也是需要钱的!

44楼pswxy

 以下是引用末世烟华 在第4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swxy 在第3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春江 在第35楼的发言:
......现在奥巴马回过头来还是想搞回制造业!!!!

第三产业那些东西说穿了就不值钱。美帝的第三产业,首要的就是银行,但是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说不值钱就不值钱,搞不好还要成负资产,连他们自己的第二产业都被第三产业反拖累。

第四次产业革命前夜,这一夜不知道有好长。从牛顿到爱因斯坦,有1,2次产业革命,从爱因斯坦到……,新材料新技术很多都到瓶颈了,高温超导、生物工程、新一代计算机、现在已经进入渐进式发展阶段了,这个阶段,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是越来越小,而不是越来越大。

美帝当工业产值第一的时候,什么新产业是美国领先全世界的?无线电?交流电系统?内燃机?现代化工?还是其学术领先全球?貌似木有几个。

美国的学术研究能力是全球第一、创新发明能力全球第一,所有高新产业中,美国在大多数领域都是占有绝对优势的。或者说,在美国实现这些产业市场化与实用化时,别国刚解决有无问题。不是做到人有我有就代表着已经没有差距的。

还有,什么叫第三产业不值钱?只是因为看不见摸不着,不能直接拿来填肚子?当年某国认为第二产业不值钱,强势阻击工业化进程两个世纪之久,其理由与此如出一辙。别忘了,金融是现代市场的核心体系,而第三产业则直接派生于市场经济。西方不是没有制造业,而是控制了制造业的上流(发明、设计与关键元件制造)和下流(销售、广告、售后服务和周边产业),把组装制造运输通过世界市场外包给你,他们拿大头你拿小头,如是而已。

那个时候这些方便学术中心是德国,美国除了制造业强大之外乏善可陈。福特的汽车优势是产量大,而不是质量好,美帝那个时候也要靠卖油来挣钱。

第三产业值钱,究竟值什么钱?他们品牌输出了、技术输出了,增加了什么,最后还是增加债务。关于金融系统,最好还是去看看《资本论》第二卷,那里有比较详细的说明,是发达,除了少数高级从业人员外,连银行自己都整垮了。如果说金融产业有什么作用的话,它最大的作用是让泡沫迅速胀大,在泡沫破灭后,剩下的都是裸泳者。

金融资本在平时赚取“合理”利润,在经济危机期间赚取暴利。这些钱从哪里来?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美帝的国债有85%在自己人手中,巨额的国债掌握在谁的手里?你以为是美国老百姓?美帝的金寡头们通过持有国债,再通过“危机”把国债利率提上去,就可以获得更丰厚的回报,美帝全国老百姓都会为此买单。


改革资本主义体系的三个原因


克劳斯·施瓦布


近几个月来,对资本主义的批评越来越多。参加“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的人们对银行家表示了愤怒,他们认为银行家是国际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而且这些人显然并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


许多民间社团也参与了这次抗议活动,这反映出人们的普遍不满。毫无疑问,这场反资本主义的抗议活动揭示了很现实的问题。然而,仅仅对资本主义所滋生的那些放任行为加以谴责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对此进行更深刻的分析,即为什么如今的资本主义体系不再适应现在的世界?


2009年1月,我在瑞士冬季达沃斯论坛开幕致辞中说到:“全世界的人都在质问——我们竟然让那些贪婪的、无能的决策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被制定出来,这些决策不仅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可怕的后果,同时也影响着普通百姓的生活,使他们失去了养老金、房产以及工作。受此影响的人们无不感到震惊、困惑、恐惧和愤怒。”那时人们还预期,危机将使我们重新审视所有从业高管人员的行为,尤其是金融服务行业的高管们。如今,近3年过去了,我们依然没能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引发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体系早已成为一个过时的体系,如果我们继续忽视改进此体系的必要性,则将长期深陷危机泥沼。


资本主义体系需要改革,原因有三。首先,资本主义已经失衡。使用虚拟资本的投机行为和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投资活动之间的合理比例已被严重打破并失控。通过金融操作以平衡投资风险是可行的,但不应该用交易对投机本身进行再投机。


第二,正常的分工体系被颠倒。最初的资本主义体系分工明确,即企业家承担投资风险并享有收益,经理人确保企业在长远的未来能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带来利益。如今,过度的红利体系使经理人的收入与资本拥有者的利益紧密挂钩,放任无度的高薪福利严重败坏了经理人的从业风气,而这正是目前问题的根源。


第三,资本已不再是当下全球经济的决定性生产要素。在当前的经济活动中,竞争优势不单纯依靠资本投入,更多地还来自创新概念或非物质性服务。此外,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关注的重点正在从发展的数量转向质量。将来决定经济成功的不再是资本,而是人才这一生产要素。也可以说,我们正在从资本主义向“人才主义”转变。


人才已经成为成功的重要因素。很多公司正以此为理由支付高额薪金和红利。然而,人才不仅在经理人职业中至关重要,在任何一份职业中都应如此。为何一名优秀教师要比一个平庸的经理人收入低?为何一位世界知名外科医生要比一个国际企业首席执行官挣得少?尽管人们的收入应与其承担的责任和工作表现相对应,但目前很多金融系统还呈现着收益归个人、风险共承担的状况。这就意味着普通纳税人都要为出现的问题埋单。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鼓励人们重新思考,以促成那些能弥补体系不足的必要行动。其中,最先要做的就是将经理人的工作重新职业化。比如,将职业经理人和投机冒险者分离开来,就是对金融交易的有效控制。总之,我们需要从放任资本主义回归市场经济之路,之后再谈社会责任与义务才不会是空话。


(作者为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老得掉了牙,呵呵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