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西方正面临二战以来第一次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交相辉映的局面。这令西方的所有反动政客和右翼恐慌。

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就已经引发两次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虽然也让全球变色,但是,那也只是一次经济危机。尽管大家都抨击美国金融监管不力,金融欺诈无度,但是,并没有引发政治危机,也没有产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整体质疑。当时的主流认识是,即使存在金融自由过度,也只是资本主义健康的躯体上生长的一个良性肿瘤。因此,从八国集团到20国集团,都采取了携手共度难关的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球经济即出现全面恢复的良好兆头。

但是,时针指向2011年8月2日,方向陡转,第二次危机的阴霾骤然笼罩地球的上空,美国再次成为危机的罪魁祸首。美国的驴象两党仅仅是为了赢得2012年的美国大选,就可以罔顾美债信用可能造成的世界性祸害,玩起不惜赖账的鬼把戏。尽管美国债务上限最终获得提升,但是,伤害已经构成,全球性股市恐慌席卷大地,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中国大陆,可谓降声一片,哀鸿遍野。尤其是老牌资本主义世界——欧洲,更是雪上加霜。债务危机加股市暴跌,让欧洲复苏的道路更加遥远。

这还是其次。青衫老祖发现,如果仅仅是第二次经济危机,那也顶多是上次经济地震后的一次比较强烈的余震;更令西方着慌的是,伴随本次经济危机的,是严重的政治危机。美国,反传统的茶党越来越强大,以致有人惊呼:其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吗?以色列,爆发有史以来规模最宏大的游行示威,参与人员多达30万。希腊、葡萄牙等国各种示威自危机爆发以来从未间断;印度,因逮捕绝食抗议人员而引发数以万计的民众自发的发腐革命(以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自居,经常把自己摆在与美国同等同性的位置);向以自由繁荣著称的英国伦敦,爆发震惊世界的政治骚乱,以致英国不得不出动16000名警察进行镇压,仅逮捕入狱的人员就达2000多人,其中最小的居然只有11岁。公然逮捕一个尚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少年入狱,与西方自我标榜的人权和自由的价值观形成鲜明对照。

与西方国家内部危机并行发生的,还有西方的国际危机。长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主义正受到被压迫国家和民族的挑战。埃及在囚笼中审判穆巴拉克,表达对西方的蔑视和羞辱;叙利亚无视西方的制裁,坚决镇压国内受到西方支持的反对派的武装挑衅;伊朗更是对西方极尽羞辱,提出“可为英国派出维和部队”!

经济危机加政治危机,令傲慢的西方名誉扫地!令右翼和霸权势力恼羞成怒。英国极右翼组织“英格兰防卫联盟”公然提出要出动1000名成员维持治安,参与镇压骚乱参与者。

造成问题的原因,西方有关国家的说法呈现截然对立的两大派。一派把骚乱归咎于底层民众的“道德沦丧”。代表人物就是一度教导中国重视人权的卡梅伦,他说,这一切都源于:“不负责任、自私自利、行事不顾后果、孩子无父亲、学校无纪律、奖励无成果、犯罪无惩罚、社区无控制、人性最恶劣的方面受到宽容和放纵,甚至受到一些变得不道德的政府机构的鼓励。”而另一派则归因于隐藏于资本主义制度之中的深刻的社会矛盾,卡梅伦的最大对手、反对党工党领袖米利班德就指责卡梅伦政府对骚乱的分析“只看到文化堕落而没有考虑到失业、缺少机会和权益受到剥夺等造成的社会冲击”。

青衫老祖认为,在对原因的分析上,米利班德是对的。发生在西方的政治经济危机是西方资本主义内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上的必然结果。记得列宁说过,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夜。青衫老祖因此推测,社会主义的前夜或许就要到来。美国的危机之所以成为危机,是由于其疯狂执行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政策,到处穷兵黩武、耗尽美国财力的必然报应!英国危机之所有成为危机,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内部的阶级矛盾日益激化的结果。当欧洲的失业率高达10%,青年高达20%,部分地区超过50%,广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为生计而苦恼的情况下,卡梅伦依旧悠然度假、金融寡头依然灯红酒绿,严重的两极分化令平民阶层忍无可忍,于是借一名非裔男性被警察枪杀之机,走上街头,发动砖头暴动,向反动的“钱吃人”的制度发出怒吼,就成为历史的必然!

由于英国的强硬镇压,英国的暴动暂告平息。但是,存在于西方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并没有就此消失,导致危机发生的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依然存在。

因此,发生在英国伦敦的事情或许只是开始或序曲。如果西方不改变其霸权主义政策、不把工作重点放在国内、放在缓和阶级矛盾、改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民生上,更大的反抗风暴就可能来临。它可能不止发生在一个国家,或许将席卷整个西方,从欧洲到北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将是一场真正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它将如马克思所说,它将摧毁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砸碎捆绑在工人阶级手腕上的锁链,开启人类社会的新纪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