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儿八经说隋唐(2)-北齐第一名将

皇家空军总参谋长 收藏 0 15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五、北齐第一名将挂了


给你六年时间,你能做什么?给你六年做皇帝的时间,你能做什么?


我自己先回答一下。给我六年时间,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玩游戏、踢球、上天涯。给我六年做皇帝的时间,嘿嘿,我会待在后宫里,先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是佳丽三千、什么是琼浆玉液。很俗吧,很多皇帝的前六年也是这么干的。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更好的计划呢?千万别跟我一样俗。


历史只给了宇文邕六年时间。但这丝毫不妨碍他成为一代英主,猛人就是猛人啊,真是让咱这些普通人自惭形秽啊。


除了上面的三件大事之外,他还做到了一件更大的事:灭亡北齐,统一北方。


在进行这项大事之前,需要先干掉北齐的一个人。是什么人让牛人宇文邕这么害怕呢?如果你看文章够仔细,应该还记得宇文护曾经两次伐齐失败,那现在就告诉你他失败的原因,因为他就是遇到了这个人,北齐第一名将斛律光。


有的人天生就是完美的、不可战胜的,斛律光就属于这类人,他完美的近乎于神。出身将门,他老爹是一代枭雄高欢的亲信、领兵大将,他女儿做到了皇后,他本人做到了军委副主席(皇帝是军委主席)。治军严厉,赏罚分明,作战身先士卒,一个名将该具备的素质他全都具备;性情节俭,为官清廉,不贪权势,一个好官该具备的他也具备。而且,他还是个武林高手,有个绰号叫做“落雕都督”,因为曾一箭射中一只大雕的脖子。有如此大的权势,他竟然还非常低调。做人做到如此完美,恐怕老天都会看着不爽。


如果非要鸡蛋里挑点骨头的话,那就是他人长的比较丑,有一张马脸,估计有点像冯巩。


顺便说一下他老爹斛律金,除了是个将领外,还是个歌唱家,也算是多才多艺了,一首《敕勒歌》流行到现在,真是一家子猛人啊。“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代枭雄高欢临死前有幸成为了这首歌的听众,据说听着听着泪流满面呀,估计是想到了自己戎马的一生吧。


有如此猛人做北齐的守护神,别说宇文邕头疼,就是北周的将领和士兵也是极为害怕,一听到斛律光这仨字就哆嗦,心理这一关都过不了,就别说什么伐齐了。必须要想个办法除掉他,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宇文邕冥思苦想,他的属下们也冥思苦想。终于有一个人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打不过他,那就和他玩阴的。想出这个办法的人,叫韦孝宽,时任勋州刺史(相当于边防军司令),这个人的传奇还不止于此,你要先记住这个名字。


实践出真知。


韦孝宽常常和斛律光打交道,对于这个老相识那是非常了解,当然,打交道的方式比较特别:战争。他明白,要想在战场上战胜这个敌人,难度实在太大,至少北周还没有和他抗衡的名将,他自己也曾经被击败过。我估计,韦孝宽肯定天天想着这个名字,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这个名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他一拍脑袋,想到了。


很快,北齐都城邺城(河北邯郸一代)的小孩开始传唱一段朗朗上口的歌谣:“百升飞上长天,明月照临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木不推自举。”能看明白什么意思不?我给你解释一下,一百升就是一斛,明月是斛律光的字,高山就代表高氏。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说斛律光要谋反。够阴、够毒,这就是三十六计里的反间计了。当年张良也曾经用过这一招,看来韦孝宽应该比较爱学习,至少比较喜欢看史书。


韦孝宽这么做,绝对不是死马当活马医,而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这得益于他的情报工作做得比较好,从而对北齐朝廷了如指掌。


他知道,北齐朝廷里有两个人将会帮自己实现这个计谋。这两个人,一个是北齐后主高纬,一个是权臣祖珽。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韦孝宽简直就是一个人精,用料事如神已经没法形容他了。


北齐那边很快就有了反应,做出反应的人正是祖珽。


第7节


祖珽,北齐一代权奸,是个绝对的另类人物。文章写得好,琵琶弹得好,是当时名医,而且还懂外语,真是全方位、立体式发展,且全都精通,真是个不世出的天才。


此人思想相当开放,经常玩一些性游戏,扬言玩一辈子(丈夫一生不负身),真是令现在很多玩家都汗颜啊。他还有盗窃癖,经常干点偷盗的勾当,无论你怎么教训他,他还是照偷不误,绝对的狗改不了吃屎啊。至于贪污腐败、卖官鬻爵,更是家常便饭。


人也精明得像猴一样,对权力更是痴迷到了极点,为争权夺利,那真是不择手段,甚至赔上性命都不在乎。


此时的祖珽,靠自己的聪明、多才多艺以及无耻、钻营,已经做到了宰相的位置,那真是**跋扈、无比嚣张,但是却还有一个人老是碍手碍脚、着实烦人,更要命的是,这个人对自己非常不满,这个人就是斛律光。


此时的祖珽和北周是一条心的,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斛律光。当听到街头那些小孩的歌谣时,他立即心领神会,马上指使自己的亲信去北齐后主高纬那里告了一小状。


之所以说是一小状,是因为这一状没起啥作用。高纬的其他亲信知道,这不过是祖珽玩的花样,想借机铲除异己罢了,犯不上和他穿一条裤子,所以他们选择了反对。


但是,祖珽的毅力是坚定地,除掉斛律光的心情是急切的。很快,他就又对高纬说起此事,高纬耳根子软,心里开始动摇起来,但是依然犹豫不决。要干掉的人可是掌握军权、有着巨大威望的一代名将,这俩家伙是要好好掂量掂量。


也该着斛律光倒霉。他府上的一个小军官恰在这时告了他一状,而且罪行正是谋反,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人倒霉连喝凉水都塞牙。原来,斛律光平时对府上的人员要求比较严格,估计是责罚过这个小军官,这个人非常记仇,就捕风捉影的找了这么个罪名。


但是,按照我的推理,这么一个小军官显然没有胆量和斛律光对着干,除非他想找死。那么,他背后一定有人给他撑腰,联想到前面祖珽的一记组合拳,我有理由相信,这个给小军官撑腰的人,正是祖珽。


高纬完全相信了祖珽的话,确信斛律光一定会谋反,于是决定除掉他。过程比较简单,先是诱使斛律光来到皇宫,然后派遣四个大力士用弓弦把他活活勒死了。想出这个办法的,正是祖珽。据说,斛律光的鲜血流满了地面,无论如何都抹不掉。


北齐第一名将就这么挂了,我相信他死时一定是睁着眼睛的,因为死不瞑目。恨就恨自己生在这么个朝代,遇到这么个皇帝吧。


要说,斛律家族真是个顶个的忠臣,愣是没有一个起兵反叛的,全都被高纬杀掉了。


斛律家族被灭了。我相信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一定是韦孝宽。这个老狐狸用一招反间计,将自己的老相识除掉了。


当然,最高兴的人是宇文邕,当他得知这一消息时立即搞了个全国大赦(有罪的人全都免为无罪)。


使亲者痛,使仇者快,自毁长城,这就是北齐后主高纬干的好事。


顺便说一下祖珽,在除掉斛律光之后,他的权势迅速蹿升到了极点。但是物极必反,在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却得罪了一些宠妃和宦官;再猛猛不过枕边风,最后被排挤出了朝廷,到徐州做市长去了。不过,这个家伙还是相当猛的,在外援无果(其政敌故意不派援兵)的情况下,愣是凭借小小的徐州城抵御住了南陈的两次进攻,不愧为跨领域、多学科发展的奇才啊。最后死在了任上,也算是得了个善终。想想挺不公平的,尤其是对于斛律家族而言。但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残酷,好人枉死,而坏人却能善终。



六、北齐后主高纬


在走向昏君的道路上,没有最昏,只有更昏。高纬同志充分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自我牺牲精神,将昏君的概念阐释的形象又全面,而且更上一层楼,预备夺得奥斯卡最佳昏君。让全天下人都对我唾骂吧,我是昏君我怕谁。


高纬,一代枭雄高欢的孙子(要是高欢知道有这么个孙子,非要再死一次不可)。小伙子人长得比较帅,可惜说话不太灵便(可能是个结巴),因此不愿意和朝臣见面,估计是怕人家笑话。性格极为懦弱,怕别人正眼看,也不敢抬头看人家。用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就是:相当猥琐。就这位仁兄竟然还是个多才多艺的主,没事喜欢谈谈琵琶、跳跳舞、唱唱小曲,自己还亲自谱了个《无愁》曲,由此也得了个绰号“无愁天子”,真是海水不可斗量。


但就是这么一个家伙,花起钱来,真是好不含糊。比如建造宫殿园林,他一会儿想这样建,一会儿又想那样建,就让工匠拆了再修、修完再拆,就像咱小时候玩泥巴,只不过他玩的是豪华宫殿。你可不要误认为他大方,当需要救济灾民的时候,他就袖手旁观,只是弄几个清淡的饭菜,改改口味,还说是与民同苦。真正是:幸福我一个,哪管天下人。


爱玩。不仅天天和后妃们在皇宫厮混,还想出了许多玩乐的方法。比如,他曾经建了一个贫儿村,自己装扮成乞丐,着实过了一把乞丐瘾。由此可见,这位仁兄还很有创新天赋。


我上面列举的这几件事相比于他干的那些,真是九牛之一毛;要是全都列举出来,估计可以写一本书。罄竹难书,一本估计不够,还得要分上下册那种。


我就简简单单用四个字来概括吧:骄奢淫逸。没有比这四个字更形象的了。后代史官也把一个称号毫不犹豫的安在了他头上:后主。能顶这个称号,众望所归。


不过,这位仁兄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也有两点许多优秀皇帝都没有的好品质,一个是幽默,一个是对于爱情的忠贞,尤其是后者,他与冯淑妃(小怜)那轰轰烈烈的爱情,让人忍俊不禁。这两点将在与宇文邕的对决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哎,可惜了这么一个幽默的多情胚子,生错了时代啊,要是生在现在,不知道多少小MM为他疯狂呢。


我们的高纬兄天天在后宫享乐、不肯上朝,而且还“腼腆”到不愿和群臣交谈,那国家大事怎么办啊?这可难不倒这位有着创新天赋的仁兄,他把权力交给了自己信赖的人。


这些人好啊,从来都没有打击过自己,而其总是鼓励自己,对自己照顾周到、关怀备至,处处为自己着想,陪自己唱《无愁》曲,还大把大把的送美女供自己玩乐,把国家大权交给这些人,放心。


既然他们要我杀那些不老实的大臣,还说什么,杀!


既然他们说斛律光要造反,还等什么,杀!


意图谋反的人,杀了;老是打击自己,说自己不理朝政的人,杀了。世界终于清静了,再也没有人在自己耳边唧唧歪歪,身边都是自己信任的人。


高纬非常满意,他终于可以随意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了。


但是,边关却突然传来急报,烽烟再起,北周宇文邕亲自领兵前来进犯。



七、第一次东征伐齐


斛律光死了,斛律家族被灭了;整个北齐又被后主高纬和他的一干亲信搞得乌烟瘴气;伐齐的条件成熟了。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是时候动手了。


这时候,有个人就伐齐事宜向宇文邕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这就是著名的“平齐三策”,而这个人正是韦孝宽。


第8节


作为一名镇守边关的指挥官,他比任何人更了解当前的局势。平齐三策,正是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能力的表现,充分展现了他明若观火的洞察力和对局势准确的判断。而这些能力,将对他在未来那场皇权争夺战中的表现起着至为重要的作用。


平齐三策,第一策:机会已至,不可失去;诸路大军齐进,直捣巢穴,一战而平。


第二策:联手南方的陈国,让北齐两面受敌、双线作战,等到消耗的差不多,一鼓而平。


第三策:养兵蓄锐,等待时机。


很明显,韦孝宽的第一策乃是上策。不知道是这老小子太出名了,还是后人喜欢模仿,后来很多计策都是三策,包括一大牛人李密,也未能免俗;直接说出上策来多好,非要搞得这么复杂。


就在勋州刺史韦孝宽在玉璧城(勋州首府)写“平齐三策”的时候,宇文邕也没有闲着,也在忙着与宇文宪等亲信商谈伐齐事项;经过反复磋商与可行性分析,终于下定决心:伐齐。


有人要问了,条件都这么成熟了,为啥还反复磋商啊?


我现在就给你简单分析一下:第一,北周当时占有的地盘有四川、甘肃、陕西全部以及山西、河南的小部分,而北齐却占有山东、河北全部以及河南、山西大部,还有安徽、江苏小部,地盘大小差不多,但是北齐的地盘都是繁华地区,比北周的经济发展更快。第二,北周依靠府兵制,能有效调集的兵力有20万;北齐的机动兵力大概也在20万;人数相当,北周士兵的战斗力更强。第三,北齐虽然高纬昏庸,朝廷腐败,但是各个地方军事长官中却还有人才,不可小觑。


简单一句话,北齐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力还是非常强的。


现在明白要反复磋商的原因了吧。


磋商完了,就是动员,宇文邕一下子动员了18万大军,国中精兵几乎悉数登场,不过,能上战场的机动兵力也就10万左右。当然,他也做了人员配备与安排。自己的几个铁哥们,在家里镇守,比如跟着他一起干掉宇文护的宇文孝伯、王轨、宇文神举等人。


很感意外的是,有两个人没有排得上号,一个是韦孝宽,一个是尉迟迥。分析一下也不奇怪,韦孝宽是勋州刺史,而勋州正和北齐接壤,是进攻北齐的基地,就是万一打败了,好歹也有个去处,有韦孝宽镇守,也放心。尉迟迥为自己老爹宇文泰时代的一代名将,此时为陕(西)甘(肃)军区的司令员,自己的老家全靠他来镇着,绝对不能随便调动。


安排完毕,第一次东征正式开始。当然,出兵前免不了发个诏书,骂骂高纬的光荣事迹。


此次东征共分三路。宇文邕亲自率领主力6万人为一路,在先锋队伍中有一个并不显眼的小将领叫杨素。宇文宪率领一路,大概2万余人。水路由杨坚等将领率领。


三路大军共10余万人,浩浩荡荡开赴河南,沿途号令严明、军威齐整。


先说说北周的战略部署:先攻下河南,然后与敌军主力决战,击溃其主力后,直奔其首都邺城(河北邯郸一带),待邺城被攻下,其它地方也就传檄而定了。


这个战略部署应该说是合理的,但是主攻地点的选择有问题。河南这个地方,自从宇文泰、高欢时代起,就是两国的主战场,所以重要据点都有重兵把守,并且将领都不是泛泛之辈。


一开始的进展还算顺利,尤其是宇文宪这一路,几乎是所向披靡,接连攻下20多个城池,打的北齐军望风而逃。但是,宇文邕的6万大军在进攻河南重镇河阳时,遇到了激烈的抵抗,攻了20多天未能攻下,这样子战略部署就完全被打乱了,大军囤积在河阳城下,士气一天天低落下去,如果敌人派来援兵,前后夹击,后果将不堪设想。高纬也不完全是个白痴,他马上就派援兵来了,虽然派的有点晚,援兵走的有点慢。


没办法,宇文邕只好退兵。另两路一看主力撤退,也只好率兵返回。原先攻陷的地方又纷纷倒戈。


宇文邕初生牛犊不怕虎,显然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这次东征失利算是给了他一个教训,让他明白北齐还不是一个一下子就能打垮的国家。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敌,宇文邕的第一次东征,就明显犯了这么一个错误。


史书上说宇文邕撤兵是因为生病的缘故,显然是在给他找台阶下。说实话,如果当时不撤兵,很可能6万主力全部断送。


不过,宇文邕很快振作了起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再次发出了全国总动员令。


这点小挫折算得了什么,咱们的宇文邕兄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马上就要到来。这一次,势在必得。



八、第二次东征伐齐


距离上次东征一年了,宇文邕在这一年里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开交流会,开总结会,开动员会,制订了更为周密的战略部署:第一步,集中兵力进攻山西,在短时间内拿下山西;第二步,严阵以待,诱使敌军主力前来决战,一举击溃;第三步,乘胜追击,直捣巢穴;第四步,北齐的其它地方,传檄而定。


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战略。


河南是不能打的,第一次东征的失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那就剩下山西了,北齐既然在河南布下重兵,那山西就会非常空虚,派主力进攻山西,可以一鼓拿下。北齐得到山西陷落的消息,必然倾全国之兵来救援,到时候严阵以待,必可战胜其主力;北齐主力灭亡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很明显,这一战略的关键之处,就是第一步和第二步。


战略部署完毕,就该出兵了。可是宇文邕惊奇的发现,他的将领们都不愿意出征,原因很简单,去年刚打完仗,今年又打,怎么着也该让人休息一下吧。


宇文邕的解决方式也很简单,他拿出当年孙权的气概:“有动摇军心者,当以军法制裁”。众将领一看形势不妙,与其被宇文邕砍死,还不如被北齐砍死,后者至少能得个烈士,于是就都乖乖的出征了。


这次宇文邕真是下了血本,动员了全国的精锐士兵,总共有14.5万人,而且全是机动部队,目标直指山西首府平阳城(山西临汾附近)。这次出征,除了留下宇文孝伯负责后方事务,把王轨和宇文神举也带来了。不过,有两位仁兄还是没捞着出征的机会,不用说大家也猜到了,一个是韦孝宽,一个是尉迟迥;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谁让你二位镇守的地方那么重要呢。


大军很快到达平阳城下,宇文邕组织了大约8万军队攻城,派遣宇文宪到平阳城周围打伏击,防止援军。宇文宪没有干等着,而是发挥“以攻代守”的军事策略,频频出兵,连战连捷;别说来援军了,平阳周围的北齐军甚至要防着他,没办法,打不过啊。


一切进展顺利,在外援无果的情况下,一部分北齐军官开城门投降,负责诱降的正是王轨。平阳城被攻下,大半个山西到手了。


有人会问,高纬干啥呢,怎么也不组织救援呀?我告诉你吧,这位仁兄当时正在晋阳(太原附近)郊外陪着美女冯淑妃打猎呢。据说,加急文书一封接着一封,而高纬兄和美女冯淑妃玩的那叫一个爽啊,哪还管得了这些个小事啊。到后来,估计高纬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打算回去组织反攻,就在这时,我们的美女提出了一个无厘头的要求:请更杀一围(再围猎一次)。我们的高纬兄也真不愧是一代情种,竟然答应了冯淑妃的要求。


唐代的大诗人李商隐,曾做了两首诗来讴歌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其一: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回。


第9节


其二: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注:晋阳即平阳,冯淑妃名叫冯小怜。


人都说爱江山更爱美人,你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攻陷平阳城之后,宇文邕立即派遣宇文宪继续向纵深进攻,扩大战果。双方在平阳与晋阳之间的区域展开争夺。


在平阳城被攻陷七天之后,高纬兄终于集合主力10余万亲自领兵赶来救援,当然也没忘记带着自己的挚爱冯淑妃。兄弟,你来的太“及时”了,可惜黄花菜都凉了。


面对高纬带来的这10余万气势汹汹的大军,宇文邕也“怂”了。“怂”是有理由的,因为这10万北齐军,正是当年一代枭雄高欢手下的精锐军队,战斗力非常强。


于是,“怂”了的宇文邕决定撤退。


这时,手下一位将领出来劝谏,认为高纬昏庸、将领离心、士兵缺乏战斗意志,此战必可全胜。说这话的人,叫做宇文忻,一代智将。这位仁兄年轻时候就是个神射手,而且相当嚣张,甚至不把韩信、白起这些人放在眼里;但也确实有本事,曾在韦孝宽手下混过,并且屡立战功;在历史上他露面不多,但却是次次重要,次次关键。


但是,宇文邕还是撤退了。究其原因,就是第一次东征失利的阴影还深深地影响着他,使他缺乏决战的勇气。


断后的任务就交给了宇文宪与宇文忻。这两个猛人真不是白给的,各自率领一百精锐骑兵阻击北齐追兵,愣是凭借高超的箭技斩杀了北齐军好几员将领,凭借两百人击退了追兵,让北周大军可以从容撤退,几乎没有任何损伤。当时的追兵保守估计有2万,以200对2万,他俩是怎么做到的呢?没错,出其不意打伏击;越是在敌人想不到的时间、地点,越是要敢于出击;北齐军是绝对想不到的,所以才会遭受到迎头痛击,所以才会选择撤退,因为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不知道这次伏击有多大规模。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宇文宪与宇文忻不愧为一代名将。


这次撤退虽然本身很成功,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却是一次失败的军事的行动。首先,违背了战前的战略部署;再次,一旦撤退,原先占领的地方又会失去,比如平原城;第三,士兵士气高昂,一旦撤退,将大大的打击士兵的锐气;第四,就是宇文忻所分析的那几条。


宇文邕在撤退之前,做了一个平常的人事决定,任命梁士彦为平阳城守将,并给了他一万人,让他防守平阳。自己则带领大军迅速的跑到了勋州韦孝宽那里。


就是这次普通的人事任命,弥补了宇文邕的愚蠢决定,也让此次东征免于失败的命运。

九、平阳城


宇文邕退走了,后果立即显现出来,原先占领的地方又都重新被北齐占领,但有一个地方除外:平阳城(山西临汾附近)。因为它有一个杰出的守将:梁士彦。这位仁兄从小就不安分,经常聚众打架,搞黑社会,而且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所以大家都怕他;但就是这位仁兄竟然还喜欢读兵书、史书,真是“谁说流氓没文化”啊。后来从军,还真是打出了名堂,愣是让北齐人闻名丧胆。在那样一个时代,这样的人才真正吃得开啊,要是放到现在,估计早就进监牢了。后来被宇文邕看重(正是他打架不要命的性格),做了省长;这次东征也跟来了,并且摊上了这么一个活。


梁士彦从接到任命的那一刻起,就明白:必须守住,一旦失守,此次东征就彻底失败了。


后主高纬立即命令十余万大军包围平阳城,日夜轮番进攻。梁士彦则镇定自若,从容指挥。


战斗异常激烈,短兵相接是常有的事,有的地方的城墙愣是被北齐军破坏的不到三米高了(用斧子砍的?)。平阳城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守不住了,而守军的心理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随时都有投降的可能。


在这关键时刻,梁士彦挺身而出,慷慨激昂的鼓励士兵:“大丈夫为国家而战,就在今天,我要死在你们前面”(死在今日,吾为尔先)。这可不是白说的,说完后,就先冲了上去。士兵们被他的勇气与豪气所震撼,也跟着往前冲,无不以一当十,齐军被这种气势震住了,纷纷后撤。趁着这个间隙,梁士彦赶紧命令工程队把城墙修好了,不过这个工程队比较特别,是由守城将士的妻儿组成的,真是一场真正意义的“守城总动员”啊。


要说北齐军也真不是白给的,立马想到了另一个攻城办法:挖掘地道。简单点说,就是在城墙下面挖个大坑,然后让城墙塌陷。方法虽笨,却很实用,城墙一下子塌陷了九米左右。


北齐将士一看缺口打开了,就想立即往里冲。正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个人的一句话,挽救了梁士彦,挽救了马上就要被攻陷的平阳城。这个人,正是我们的高纬兄。你没有看错,高纬拯救了平阳城。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吧,听我慢慢道来。高纬兄喊的那句话,就是:暂时停止进攻。为啥呢?原来,他想让冯淑妃过来看看自己的伟大功劳,想在自己的美人面前卖弄卖弄。冯淑妃一看要在前线那么多人面前露脸,就开始梳妆打扮,有女朋友的兄弟都知道,女人要是正儿八经打扮起来,可真是要人老命了,等吧。


北齐的士兵们,眼看着有个大缺口,就是不能进攻,站在那里干着急。北周的士兵们也纳闷,怎么有这么大个缺口,就是不来进攻呢,短暂的晕乎之后,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找木头堵缺口。


缺口堵住了,冯淑妃也打扮完了。平阳城再一次保住了。


北齐将士们的心,寒了。再也没有像样的进攻了。


纵观整个平阳保卫战,梁士彦有精兵一万,高纬有精锐10万。平阳城有两次差点陷落,尤其后一次,说明梁士彦并不是一个很猛的将领,顶多算是中上等,这也决定了他最终的下场。但是,幸运的是,高纬却是一个不世出的蠢货,正是这个蠢货成就了梁士彦。当然,蠢货高纬也给历史增添了不少乐趣,如果你笑了,证明你被他的幽默感染了。


猛人也是人,也会犯错误,关键是能立即改正。


跑回长安的宇文邕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得知平阳城被包围之后,立即派遣宇文宪率领部分军队进入山西,不过不是来打仗,而是来遛弯,就在北齐军的侧翼,目的很简单:牵制北齐军。自己则再次发出了全国总动员令。


这一次,宇文邕下定决心,与北齐军决战。应当说,这次的决战时机要比上次好很多:北齐军连天攻城,非常劳累,士气低落;总指挥高纬“英明果断”。而北周军恰恰相反。最终结果,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当然,这一切都因为一个重要前提:平阳城守住了。


做完总动员后,宇文邕立即赶赴前线,与宇文宪会合。然后组织起了8万精锐主力,以宇文宪为前锋,渐渐推进到平阳城下,摆开军阵。


决战前,宇文邕骑上战马亲自检阅军队,所到之处就喊出将士的姓名,并说一些“好好干”之类的话。当时的情景,绝对让人热血沸腾;并且主动换了一匹劣马,以表明自己死战到底的决心。宇文邕,你太会得人心了,你不胜利,谁能胜利?


应该说,北齐军也是有准备的。在围攻平阳城的时候,就曾经在城南挖了一条很长的深沟,以此阻截北周援军,尤其是宇文宪这个难缠的对手。事实证明,这条深沟还是非常起作用的。


第10节


上帝待高纬还是不错的,给了他最后一个机会。如果高纬能稍微聪明一点点,哪怕一点点,就能够借助这条深沟,安全撤离。但是,他是高纬,他是无人替代的高纬。


决战开始了。


甲方:北齐军队


教练:高纬


人数:大概8万(另有2万还在围着平阳城呢)


乙方:北周军对


教练:宇文邕


人数:8万


宇文邕亲自下令:进攻。大军很快到了深沟边,与北齐军隔沟相望,形成相持的局面:互相射箭、扔石头。这一相持,就是半天。


估计高纬也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有点害怕,就问他那些平时玩的不错的哥们:“开战对呀?还是不开战对呀?”他得到了振奋人心的回答:“他们是天子统帅的军队,咱们也是天子统帅的军队,他们尚且能远道而来,我们为何要死守深沟向人家示弱?”果然有种!


高纬一听,也觉得在理,没有必要怕那个宇文邕嘛,而且自己的哥们都这么说了,再撤退的话太丢面子了。于是命令士兵把沟填上,指挥军队向北周军发起了进攻。


宇文邕还在发愁怎么过这个深沟呢,突然发现北齐军竟然在填沟,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天上掉馅饼了啊?确定没看错后,他立即发出命令:弟兄们,给我冲!


南北朝后期最为重要的一战,就这么开始了。双方都下了血本,几乎都派上了全国的精兵猛将,是一场真正意义的大决战。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没有什么投机取巧,只有战场上的血战;宇文宪、宇文忻等名将也都冲在最前面;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胜败,只在今日!


应该说,一开始高纬还是很有种的,他亲在骑马在前线督战,不过有点特别的是,他的马上还坐着一个人,不用说大家也猜到了,正是冯美女。


战斗异常激烈。双方的皇帝都在,所以将士都非常卖命,至少也要在皇帝面前露个脸吧,给皇帝留个好印象,将来遇到升职什么的也好说话。双方一时陷入苦战,几乎不相上下。由此看来,高纬带来的这支北齐军确实非常善战,虽然刚经历了一场围城战,却依然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如果指挥得当,结局很难说。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不知道是北齐军确实有点累了还是咋的,北齐军东翼阵地的士兵开始稍微向后退,看清了,是稍微。其实,在战场上,士兵往后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比如对方突然使出了一种绝杀武器,或者对方突然来了一员猛将,或者对方增加了兵力等等,都能导致士兵后退,只要前线将领适当调整,一般就会马上适应过来,更何况这里只是稍微后退。但有一个人不这么想,这个人就是冯美女;一个美女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看到士兵后退,立即就对着高纬大喊:军败了,军败了!这时,高纬的一个铁哥们本着为国家分忧、为自己着想的心态,也对着高纬大喊:大家快走,大家快走(“大家”是对高纬的昵称)。可爱的高纬同志听到两个最亲密的人这么叫喊,哪里还熬得住,当即就往回跑,哪里还管得了战场上的事啊。


北齐军内还是有人才的,当时就有两个军官追上高纬,向他反复陈说利害。高纬哪里还听得进去,带着冯美女策马狂奔而去。


将士们一看皇帝都跑了,那还打个屁啊,跑吧。北齐军瞬间崩溃,本来势均力敌的战斗,立即变成了屠杀。


平阳决战就这么结束了。


此战,北齐死亡一万人,受伤的不计其数,北齐精锐就此丧失殆尽。这支军队是高欢当年起家的家底,几乎就是北齐的支柱和脊梁,就这样被自己的孙子给断送了。


不过,还是有一个北齐将领打破北周军的包围和追堵,把自己的军队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这个人就是高延宗,高欢的另一个孙子,高纬的表兄,一个将要让宇文邕颤抖的人物。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