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七节 为 了 和 平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七节 为 了 和 平 “究竟是‘脑袋’指挥‘尾巴’,还是‘尾巴’指挥‘脑袋’,有待于华盛顿做出决定和回答。” “停战协定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决定。再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七节 为 了 和 平


“究竟是‘脑袋’指挥‘尾巴’,还是‘尾巴’指挥‘脑袋’,有待于华盛顿做出决定和回答。”

“停战协定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

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中国军队一千多门火炮突然一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


当6月15日中朝联军和“联合国军”双方达成了军事分界线协议后,眼看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将要落空,6月17日,李承晚终于采取了行动。

早在6月7日,李承晚就指使谈判代表崔德新、内务部长陈宪植和宪兵总司令元容德研究“释放”战俘的步骤,并决定由元容德负责办理。

6月17日深夜,在李承晚的授意下,南韩的釜山、马山、沧山、尚武台四个战俘营的韩军看管部队以“就地释放”为名,胁迫北朝鲜战俘2﹒7万多人离开战俘营,押到南韩军队的训练中心。第一天“释放”了两万多人,以后几天又陆续有部分战俘被“释放”。李承晚随即发表声明,坦率承认该事件是出自于他的谋划,他说:


“6月18日这一天,我下令释放反共战俘是出于我的责任,我应当这样做。我之所以未与联合国军司令部及其他有关方面进行充分商量,其理由明显不须解释。各道首脑和警察都奉命要尽量照顾好这些战俘。我充分信赖我们的全体人民和朋友们在这件事上将会给予合作,绝不会在某方面有不必要的误解。”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公开声称,这些人将被编入到韩国武装部队中去。李承晚还狂妄地叫嚣“向鸭绿江进行一次全面的军事进攻”,“必要时单独作战!”他公开拒绝停战的条款:“按照目前的条款,停战对我们意味着死亡。我们一贯要求应该把中共军队赶出我们的国土,即使在这样做时,我们不得不单独作战也在所不惜。”

6月18日,“联合国军”新闻机构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声明,称有近两万五千名“坚决反共”的北朝鲜战俘逃出了集中营,但在包括李承晚总统在内的韩国高级官员发表了讲话之后,很显然这次行动是经过高层人士的秘密策划和精心安排的,美军人员对阻止这次集体越狱尽了各种努力云云。但在全世界,甚至美国的盟国都怀疑这次轰动世界的越狱事件肯定得到了马克﹒克拉克和其他美国领导人的默许。

在板门店,尴尬的“联合国军”首席代表哈里逊立即向中朝代表通知了释放战俘一事,并把全部责任推到了李承晚政府身上,声称美方“与此事无关”。同日,法新社报道称:


“大家担心到目前为止十分有望的停战前景又会被破坏,经过长期费力的谈判,获得的一切成果将会化为乌有。”


6月19日,金日成、彭德怀联合致函,严厉质问“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指出这是美方“有意纵容李承晚集团去实现其久已蓄意的破坏停战协议、阻挠停战实现的预谋。我们认为,你方必须负起这次事件的严重责任”,立即全部追回被李承晚“释放”的朝鲜人民军战俘,并严厉质问美方:


“鉴于这次事件所产生的异常严重后果,我们不能不质问你方: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在内,则停战协议在南朝鲜方面的实施有什么保障?如果包括在内,那么,你方就必须负责立即将此次所‘在逃’的,亦即被‘释放’和胁迫扣留并准备编入南朝鲜军队中去的20000多名战俘,全部追回,并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发生同类事件。”


第二天,朝中方代表团断然提出休会,直到美方作出保证为止。

李承晚公然破坏停战协定的行为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愤,同日,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发言人声称,这是一件“很遗憾而令人极其反感的事情”,随后,尼赫鲁又致电“联大”主席,要求召开特别紧急会议,讨论因李承晚集团扣押战俘而引起的严重局势。

美国朝野一片哗然。参议员的议员们纷纷谴责李承晚集团扣留战俘是“背信弃义的行动,危害了全世界不耐烦地期待着的和平”。

22日,英国首相丘吉尔也被迫照会韩国政府,称:“……作为一个有军队参加朝鲜战争的联合国成员,女王政府强烈谴责这种侵犯联合国军司令部权限的背叛行为,这种权限是韩国在1950年曾经同意的。”丘吉尔说:“现在看来,追回被放的战俘——像中国与北韩共方所要求的——是十分明智之举。”

“出卖和平事业的国际叛徒!”

“不负责任的乖戾小人!”

“世界上最为危险的人。”

“中世纪的暴君。”

“换掉这个傀儡!”

“联合国军司令部犯了玩忽职守罪!”

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等各国也纷纷叫嚷,责骂李承晚政府“破坏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权限”,一些国家甚至要求美国换马,撤掉这个傀儡。甚至连瑞典、瑞士也表示要重新考虑中立国义务问题。李承晚伪政府陷于空前的孤立之中。

这时,世界各国关注的目光也渐渐转向了中国。6月28日,中国新华社发表了社论,质问“联合国军”:


“李承晚的‘尾巴’翘得很高,已经把停战协定推到了悬崖边缘。究竟是‘脑袋’指挥‘尾巴’,还是‘尾巴’指挥‘脑袋’,有待于华盛顿做出决定和回答。”


分析家们认为,这是中朝方的一种暗示 ——中朝方乐于听到对这一事件的解释。

解释其实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就做出了 ——美方首席谈判代表哈里逊中将在给中朝方首席谈判代表南日大将的信中表示,要尽力“追捕”已被“释放”的战俘。

7月8日,新华社在一次广播中表示,美国有责任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看来解释已经得到了中朝方面的接受,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

但他们忘记了,李承晚和“联合国军”所要面对的对手是战略大师 ——毛泽东。

就在李承晚“释放”战俘的第二天(6月19日),毛泽东已经动了杀机。他在给志愿军总部并告金日成和板门店谈判代表中朝方代表团的电报中指出:


“美军总部明知故犯地纵容李承晚破坏战俘协议,引起全世界严重注意和纷纷责难。……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争吵和分歧正在扩大,鉴于这种形势,我们必须在行动上有重大表示,方能配合形势,给敌方以充分压力,使类似事件不敢再度发生,并便于我方掌握主动。”


6月19日,彭德怀乘专列前往平壤。虽然有李承晚跳出来搅局,但这位志愿军主帅并未改变他的行程。

第二天,彭德怀赶到平壤后,马上与板门店谈判代表团负责人李克农取得了联系,了解情况。电话中,李克农说:“敌人很狼狈呀,有些美国官员甚至感慨,共产党经常宣传说李承晚是美国人的傀儡,现在美国人倒真是希望他能充当傀儡的角色。彭总,到开城来吧!”

彭德怀笑道:“我一定来,一定来。”随后,彭德怀立即要通了桧仓志愿军总部:

“邓华,你和杨得志有什么打算?”

“那还用说,揍他!再揍他老小子一次,我们正在讨论作战计划哩!”

“好,这个李承晚不识好歹,再给他点颜色看看是完全应该的!”

当晚二十二时,彭德怀致电毛泽东称:


毛主席:

二十日晨抵安东,南北朝鲜均降雨,故白日乘车至大使馆,与克农、邓华等均通电话。根据目前情况,停战签字须推迟至月底似较有利,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打击,再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六月上半月据邓华说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此意已告邓华妥为布置。拟明二十一日见金首相,二十二日去志司面商停战后各项布置。妥否盼示。

彭德怀

1953年6月20日22时


次日,毛泽东的复电到了:


彭德怀同志:

六月二十日二十二时电悉。停战协定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形势发展才能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

毛泽东

1953年6月21日


毛泽东看准了,这李承晚是得了重病,必须要下猛药才能根治,这李承晚就服这一帖药!与恶棍打交道,不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他是不会服输的。

彭德怀当即决定:立即组织夏季反击战役的第三阶段进攻!

据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回忆:


“我们分析,美国方面急于停战,而李承晚却不甘心就此罢休。多次叫嚷‘要单独干下去’,进军鸭绿江。”

“彭德怀说:要捏紧拳头,狠敲李承晚军一家伙,把他彻底打痛。”


23日,二十兵团向志司上报了《夏季战役第三阶段反击部署》。按照这个部署,二十兵团所指挥的67军、68军、60军、54军四个军和志司加强给二十兵团的21军共五个军,将在金城以南、北汉江至上所里之间二十五公里的地段上实施进攻,并以拉直金城以南战线,歼灭当面守敌韩军首都师、韩6师、韩8师和韩3师的共八个团另一个营为战役目的。预定7月上旬完成战役准备,7月10日前后发起进攻。

24日,彭德怀向各兵团下达了作战命令 ——战争机器迅速地运转了起来。

此时,原二十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已经回国赴任,二十兵团新任司令员为杨勇将军,政治委员王平将军。杨勇就是毛泽东、周恩来所说的“三杨开泰”中的最后一“杨”。

杨勇,湖南浏阳人,1913年出生,十四岁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和长征,后又先后参加了直罗镇战役、东征、西征、山城堡、平型关、邯郸、定陶、鲁西南、挺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进军大西南等著名战役,可谓是戎马生涯二十余年,身经百战。1950年年底,杨勇从贵州省人民政府主席兼省军区司令员任上调入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并兼任高级系主任。1951年4月,他又奉命调任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副校长,10月转任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校长。

以作风精细、不打无准备之仗著称的杨勇,来到朝鲜战场后马上开始熟悉情况。他不顾个人安危,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翻山越岭来到前沿阵地实地勘察,了解地形和敌情,同时对美军、南韩军及其将领进行了深入的分析研究。他甚至亲自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部队进行检查,并当场提出了许多具体问题,如开进途中如何避免一切响声,怎样防止武器走火,怎样打击坑道内的敌人,怎样追歼逃敌等等。根据他提出的问题,各部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了临战模拟训练或演习,经过“演习 ——提问、想办法 ——再演习”的反复训练,弥补了准备工作中的许多漏洞,使备战工作做得充分而又扎实。

为让新上阵的杨勇、王平不受拘束,邓华、杨得志明确指示:第二十兵团只管放手大打,反击成功后,如情况有利,可继续向敌纵深作有限推进;同时要求正面战线其他各军,此时只做进攻准备,基本采取守势,如敌进攻则坚决歼灭之。并命令第九兵团24军保障二十兵团的右翼安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