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山区数百越南新娘集体失踪 随之又被转卖

kamkwongho 收藏 0 6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没有公路通过的湖南大山中的村落,最近,男人的妻子们集体失踪。


更为惊诧的是,调查发现,这些妻子都是买来的,从遥远的云南,中越边境“秘密运来的“越南新娘”。


没有仪式,没有结婚证,没有户口,没有法律的保护,她们的人数只在村村间流传,“至少六七十人”,“可能有一两百人”。


过去的两三年间,她们或单独或集体“人间蒸发”,而到警方“报案的只有一两起”。


这是一片法律照不见的灰色地带,贫穷与婚姻,金钱与阴谋,亲情与罪恶的故事,还在这里交织上演。


她们来自哪里?她们去向何方?


老婆集体失踪


每写一个“正”字,代表妻子失踪5天,一本浸满汗渍的学生练习本上,胡建和在妻子马正芬的名字下,工工整整写了17个“正”字。


这里是湖南省双峰县梓门桥镇水洲村,一条寂静的山间泥石小路,沟通着这里与外面的世界。两个多月前,村民胡建和的妻子从这里消失。


在32岁的丈夫看来,妻子失踪没有任何征兆。


5月的这天早上,胡建和还在酣睡中,隐约感觉马正芬起了床。他并没有在意,因为有时候,马正芬也会起来做早餐。胡建和被嚎啕大哭的两岁女儿惊醒,这时才知道,女儿的母亲已经不在家中了。


胡建和拨打马正芬的手机,妻子在电话里告诉他,家里蚊子太多,晚上睡不好觉,她去镇上买蚊帐了。胡叮嘱妻子早点回家带孩子。


中午,在胡建和做水泥工的工地上,一位工友告诉他,一早就看见他老婆穿得很漂亮,背一个包上了去县城的车。听到老婆去县城,胡感觉很诧异,马上拨打马正芬的手机,却再也无法打通。


胡建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和工友骑摩托车赶到双峰县汽车站,四处打听没有任何消息,直到天黑才一脸沮丧地回到村里。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一个让他更加不安的消息,邻村胡国强的老婆马兰兰也在这一天失踪了。


两个老婆失踪的男人碰面后,交流发现,马兰兰离家的理由和马正芬惊人相似,都是一大早说去镇上买东西。


细心一些的胡国强还发现,妻子马兰兰这段时间经常会接到一些陌生人的电话,躲着他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跟对方交流。经胡国强这一提醒,胡建和也想起妻子有过类似的举动。


难道马正芬和马兰兰是相约离家出走?



倒塌的多米诺骨牌还在继续。十多天后,村里胡求来的老婆马忠芳也失踪了。随后隔壁河目村传来消息,一个村民的老婆也跑了。而此前流传,沅泉村一罗姓村民的老婆,虎塘村一刘姓村民的老婆,也都曾这样悄然“蒸发”。


儿媳失踪后,胡建和的父亲胡更清曾走访附近一些村镇,据他搜集的信息,“光周边的几个镇,前后跑老婆的,有一二十人。”


“老婆又被卖了”



7月中旬,胡建和接到失踪两个月的妻子马正芬打来的求助电话,号码来自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


“她哭着跟我说,她那天出门后就被人拐卖了,现在被卖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要我打两万块钱去把她赎回来。”接到马正芬的电话,胡建和悲喜交加,正犹豫是否要汇钱过去赎妻子,胡求来和胡国强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因为几乎同时,他们也都接到了失踪老婆的电话,也要他们汇款赎人。


三个男人怀疑,这背后是一个骗局。此后马正芬不断打来电话,胡建和问她在哪里,“她就是不说具体的地方。等我打过去,是个男的接的电话,叫我拿钱过去赎人。”


最后一个电话是7月31日打来,马正芬告诉丈夫,她已被卖到福建的一个山村,在那里过得不好,很想女儿,哭着让胡建和去接她。“我查了,是福建漳州的手机号,但等再打过去,已经停机了。”此后胡再也没等到消息。


“我的判断,她是又被卖了。”8月11日,胡建和告诉南都记者他的直觉,“从福建打电话来,她就再没提钱的事情,而是一直在哭,说想女儿。”胡还向记者透露,他这个老婆,其实也是花钱买来的,而且,是个越南老婆。


“这种事情在我们这里很普遍。”寻访过周边一带的父亲胡更清说,“在双峰(县)、湘乡(市),几乎哪个镇都有,我们附近有三四十个,总的(人数)可能有一两百人。都是从云南那边买来的越南女人。”


胡建和的弟弟胡高和,在嫂子失踪后,也向周边买老婆的人作过调查,“光双峰(县)下面的镇、村,至少有六七十人。有两个‘媒人’冯志成和胡国强,光他们两个就介绍了30多人。”


冯志成是梓门桥镇复兴村人,也是胡建和和马正芬的中间搭线人,冯的老婆马正兰也是从云南那边买来的,据称和马正芬还是“亲戚关系”。有意味的是,胡高和所说,另一长期帮别人买老婆的“媒人”胡国强,正是这次和马正芬一起失踪的马兰兰的老公。


村民的妻子们相继失踪后,湖南都市频道《真相大追击》栏目曾采访胡国强,胡在镜头面前承认:(这边有)60多个左右,都是那边(云南)来的,(她们)搭火车过来。记者问:你怎么知道有六七十个?胡答:冯志成介绍20多个,我介绍10多个。


买来的越南老婆


大批“越南新娘”涌向湖南腹地的偏僻山村,以胡建和的说法,始自2008年前后。也正是这年夏天,一直苦于难讨老婆的他,突然间“好事临门”。


父亲胡更清介绍,儿子胡建和为人老实憨厚,性格羸弱,几年前在工地做工脚受了伤,不能外出打工赚钱。加上家里生活困难,住地又偏僻,很难说上媳妇。眼看儿子奔三,家人很为他着急。


冯志成就是这个时候主动上门,要给胡建和介绍一门亲事。在此之前,他们也都听说,冯志成的老婆是从云南来的,“做事很勤快”。


当年7月,在冯志成的家里,胡建和见到了从外地领来的两个年轻女孩,其中一个就是马正芬。初次见面后,胡建和对马正芬非常满意“很漂亮”,第4天就带着钱到了冯家。


“一共花了36388元,交上钱,签了份协议,就把她(马正芬)领回家了。”胡更清说,协议执笔人是当时水洲村村支书胡春梅,除男方媒人冯志成、冯均方(冯志成叔叔)在协议上签字外,领女方来的两个媒人“马正祥”、“王福银”也分别签了字。


“两个女方媒人是跟冯志成联系的,相亲时他们也都在场,介绍时说是从云南来的。具体和马正芬什么关系,我们也没多问。”胡建和回忆。


“协议”显示,马正芬来自“云南省广南县八宝镇杨柳村”。由于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所以“协议”除规定彩礼钱一次性付清外,胡更清要求媒人冯志成在一个月后把马正芬的户籍手续迁移过来,以便办结婚证。


可彩礼付完后,马正芬的身份户籍迟迟未到。好不容易等到对方送来一套材料,胡建和去办结婚证时,又发现是假的。这套户籍复印件显示,马正芬生于“1989年”,当年只有19岁,“我觉得不像,她实际年龄应该20多岁”,胡建和有过怀疑。


“而且,我们全家都觉得她不是云南人。”胡建和说,如果是云南的,说的话至少应该能听懂一些,但根本就听不懂。“后来,她自己承认了是越南的,也不叫马正芬。”


知道自己上当,胡建和并没有追究,因为在他看来,马正芬的表现不错,做事勤快,对他体贴入微。一年后,马正芬生下一个女儿后,胡建和更是打消了一切疑虑,并几乎对马正芬有求必应。


“对她以前的事,我们聊得不多,只知道她是到中国边境赶集,被一个云南人骗来的。她家还有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六七个人。”胡建和说,嫁过来一年后,马正芬学会了当地的湖南话,还会说简单的“你好”“谢谢”等普通话。


胡更清则告诉记者,马正芬来家3年,前前后后要走不下10万块,父子俩起早贪黑赚的钱,几乎都给她了,而且,家人从不让马正芬下地干农活,但她还是丢下年幼的女儿跑了,这让全家人都无法接受。


没有户口的“隐形人”




如果说胡建和娶妻心切,是色令智昏,那么,水洲村原村支书胡春梅作为协议执笔人,也是地方政府见证人,难道就没有看出一些破绽?


当记者拿着“协议”找到胡春梅,他承认,当天被胡建和请去做见证人的时候,对女方身份有过怀疑,“我的疑惑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女方来路不明,一张身份证都没有;第二,这么大的事情,女方没有家长参加,不合常理;第三,我也觉得这就是一桩买卖,是不合法的。”


但自己仍然执笔签字,胡春梅解释,主要还是胡建和急着要找老婆,“我提醒过他,这样做是违法的,但他反复要求,只需我做个见证”。


胡春梅也坦言,水洲村很偏僻,近几年,买外地女人做老婆的现象在当地很普遍。许多买来的老婆在当地生活了几年,甚至还生有小孩,看上去一家人也很幸福。当地大家都这么做,村里一般也很少干预。


水洲村现任村长胡宣群告诉记者,被人贩子卖到当地的女子,由于没有任何证明,无法进入当地的人口管理系统。“没有身份证,没有结婚证,没有入户,没有登记,什么都没有,相关部门也查不到。”


记者在梓门桥镇派出所查询发现,失踪的马正芬、马兰兰、马忠芳,以及仍在当地的几个“云南”老婆,在公安户籍信息系统里没有任何登记,这意味着,这批嫁到当地的女子都是“隐形人”。


胡更清介绍,人贩子带来女子前,通常要联络当地中间人,再由中间人在村民中寻找买家。而村里这样的中间人有五六个,“每介绍成一个,中间人可以从男方这里拿2500元左右,从女方那里拿多少就不知道了。买一个老婆,通常是三四万块钱。”


这个说法在胡国强那里得到印证。他告诉记者,人贩子都是从云南来的,而他最初是以买主的身份,经同村的冯志成介绍买的。这之后他得知,向熟人介绍女孩成功可赚取介绍费,便成了其中的一员。“带(成)一个,2000多元介绍费,是这边男方给的。”买老婆的行情,则视情况3万多、4万多不等,2009年胡求来买下马忠芳花了4.3万。


作为联系人贩子与卖方的关键中间人,在马正芬失踪后,胡建和曾找过媒人冯志成。让他联系以前女方的两个媒人。迫于压力,冯志成的老婆马正兰给云南打了电话,佯称“自己想嫁到另外的地方去”,让那边派人过来接她。



很快,云南那边来了人。


“策划好的阴谋”



来了两个男人。一个叫侯国强,21岁,一个叫张建明,45岁,都是云南广南县农村人。


本是接应马正兰“出走”的两人,被马带到了胡建和家,当即“就擒”。随后胡家将两人送至梓门桥派出所。


“但派出所当夜就把两个人给放了。”胡建和说,这颇令他们费解。


在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副主任吴清辉在向梓门桥派出所一位副所长询问后,向南都记者作出这样的解释:当天“抓”的这两个云南人,并不是拐卖马正芬的中间人。村民将两人骗来,只想以此为要挟,寻找失踪妻子的线索。“证据不足,必须要放人。况且,这两人随时都能联系得到。”吴清辉说。


但胡建和并不这么认为。在对两人进行搜身时,从侯国强身上居然搜出了一张其与马正芬的合影照,且照片中的两人,手牵着手。


这张照片令胡建和诧异万分,逼问之下侯国强告诉他,早在马正芬嫁到湖南之前,曾在他家住过一段时间。照片是那时两人“耍朋友”时的合影。而马正芬的去向,侯坚称不知。


但直觉告诉胡建和,“侯国强就是背后的人贩子,我老婆就是被他拐跑了。他不仅拐走我的老婆,还想拐跑胡新发的老婆。拐走的目的,就是再卖一道!”


胡建和所说的胡新发,住在隔壁的黄石村,其老婆杨金美和马正芬是好朋友,据称“当天差一点也跟着马正芬跑了”。


杨金美告诉记者,在马正芬失踪前,她也经常接到一个说着她们老家方言的男人的电话。“电话里他问我想不想家,如果想家的话,可以带我回家。”


“虽然当时我动摇过,但是想起我女儿才一岁多,老公对我那么好,我不忍心这样做。”杨金美拒绝了“回家的诱惑”,“现在我想起来,我当时的决定是对的,如果上当了,我现在还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


而给杨金美打电话的那个陌生男人,胡建和猜测很可能就是侯国强,“她(杨金美)和我老婆关系很好的,是我老婆把她的电话给那个男的(侯国强)的,本来是想带她一起走”,他认为整个事情背后,是一件早已策划好的阴谋。


胡建和的这种推测,杨金美表示认同,“听口音是个年轻的男人,之前没联系过,我的电话他老婆(马正芬)是知道的。那些卖女人的人贩子很坏的,我们被卖过来的女人,全部都是受害者,那些钱说是我们的彩礼,其实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


18岁的杨金美,3年前被卖到湖南时只有15岁,与老公胡新发相差整整20岁。云南卖方提供的户籍显示:杨金美,1989年出生,云南省广南县杨柳井乡西洋坡兄村人。而这些,杨金美说“全部都是假的”。


“越南新娘”的背后



这些越南女子来自哪里?背后是一种怎样的贩卖利益链条?背后的网络有多大?或许从杨金美的遭遇中,能得到部分解读。


杨金美不断用手势比划,配合她生涩的普通话向记者讲述,她的家,在越南一个叫“田朋镇(音)”的小镇,2008年,她和妈妈、嫂子、嫂子的女儿4个人到中越边界的云南境内赶集,路过一座大山时,突然闯出4个陌生的男人。


“一个20多岁,三个30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刀子,打我的妈妈、嫂嫂,把我们两个女孩子给抢走了。”杨金美说,嫂子的女儿和她一般大,也是15岁。


“抢我们的是中国人,但是也会说我们那里的话(越南话)。把我们抢走的时候,我看到妈妈站在路口哭,他们用刀顶着她的喉咙。”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杨金美说,她们被带到一个偏僻村庄的宅院里,抢匪将两个女孩卖给一个姓杨的老板,“我听老板说,他买我们两个花了3万多。”


在这个宅院关了6天,两个女孩又被转移到云南广南县八宝镇,“老板在那里租有房子,我们被关在一个很小的房间,看我们的两个男人,一个是骗子老板,一个是20多岁的男人。”


11天后,嫂子的女儿首先被卖掉。第15天,两个从湖南来的买主把杨金美从广南县接走,其中一个就是他现在的老公,时年35岁的胡新发。而另外一个湖南人,则是中间人胡国强。


“我们花了4.3万,其中包括胡国强的介绍费2500块。”杨金美的岳父告诉记者。


在被关押和转送期间,杨金美和姓杨的“骗子老板”有过10多天的交流,“那个老板40多岁,他说在云南有很多老板专门做这样的生意,说有很多中国人到处找越南女孩子做老婆。”


住在小房旁边的一个老奶奶,偶尔跟杨金美聊天,“老奶奶说,八宝镇做这样生意的老板有六七个。”


“这些事情我以前在家里也听过很多次。”杨金美说,“在我们越南,有很多人是自己想嫁到中国的,一般都嫁到云南,赶集的时候认识了,两个人喜欢就嫁过去了。就是觉得嫁到中国很好。也有的人是被骗来,被抢来的。”


杨金美说在越南老家时,一个伯伯的女儿,差不多30岁,也是被骗到中国后卖给人做老婆,在中国生活8年,生了3个孩子,后来想爸爸回了一趟越南,后来又回到中国。“到中国开始不怎么好,后来就慢慢适应了。”


“灰色地带”的等待



在杨金美家采访时,邻居给了她很高的评价:带孩子很细心,家务做得井井有条,是个称职的贤惠女人。公公婆婆对这个儿媳也很满意。


胡新发说,村里一些人的老婆跑了后,他心里确实有一些压力,但也很坦然,“虽然我们的婚姻不受法律保护,我也不能肯定杨金美会跟我一辈子,但是我会对她好,也不会限制她的自由。哪怕就是跑了,我也不会怪她,因为她们也是受害者。最可恶的就是那些人贩子,应该把他们绳之以法。”


而那些跑掉的越南老婆,杨金美分析,“有的女人嫁到中国来,可能过得不好,想换一户人家。而人贩子也可以把她们再卖一遍,又可以骗钱。”


湖南双峰县村民妻子接连失踪后,该县妇联主席彭政毅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些不明身份的女子真的存在,如果真是遭到拐卖而嫁到当地,那么她们都是受害者,社会有义务给予她们保护和帮助。


彭强调,对于这些女子,不论她们家在何处,不论她们是否具有合法身份,只要有求助意愿,都可以与当地的妇联联系,工作人员会提供必要的帮助。接下来,县妇联也会积极协调各部门,去解决这些女子的问题。


在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副主任吴清辉告诉记者,自从接到梓门桥镇水洲村胡建和等人报案后,公安局曾分别向下面各镇派出所询问,但类似的报案并不多,“到目前为止,也仅有这一两起。”


吴清辉分析,可能买方当事人也涉嫌人口买卖,再加上没办结婚证,没有户口,处在法律保护的灰色地带,当事人存在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的顾虑。


“下周,我们公安人员准备去云南,对已经立案的这一两起案子作调查。”8月11日,吴清辉在联系梓门桥派出所后答复记者。


而这一天,等待记者采访的胡建和,特意抱着两岁的女儿胡蝶,站在家门口让记者拍照。“希望她(马正芬)能在报纸上看到女儿的照片,能回到这个家。”


也是这一天,在两公里外的黄石村,杨金美在记者的采访簿上,用越南文字写下了她的家庭住址,她爸爸、妈妈,还有她自己的真实名字。这个读了6年书、如今已在中国成为人母的不满20岁的越南女孩,她说,她想家,她想爸爸妈妈,她想爸爸妈妈能看到报纸,有一天出现在她的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