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大禹岭战役[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大禹岭战役[52]


区伟虽然年轻莽撞易冲动,但在看见坂田一举一动从容不迫后,立刻重视起来,毕竟是练武多年,得董金山多年教导,深知一山更比一山高人外有人的道理。手握大刀,他的身上扩散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刘冰站在远处突然发现坂田的满脸煞气,立即对区伟喊道:“师弟,小心防备,这是个高手。”往常对他都是以区伟称呼他,现在以师弟称呼,显然是以师兄的身份提醒他敌人是个难以对付的家伙。继续对区文喊道:“区文,小心提放,保护区伟。”喊完,拍马从远处赶到近前,手中驳壳枪机头打开,准备随时开枪。

区伟听见刘冰的喊话,心中明白师兄在武功造诣上比自己要深厚,这样出言提醒明显是发现了与自己同样的感觉,立马更加的重视起来,轻视的心情荡然无存。把狙击步枪解下递给赵巧,然后默念着师父交给自己的口诀,一边平复自己汹涌澎湃的心跳一边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眼前的敌人。赵巧接过枪后,麻利的上弹举枪瞄准了坂田。

两个人四目相对,足足相互凝视了五分钟,两个人的煞气相互碰撞着,仿佛世界要凝固了一样,周围静悄悄的,人们大气不出,都怕惊扰了区伟,两个人谁也没有发动进攻,不时的变换着动作,找寻对方的破绽,随时展开雷霆一击。

师父董金山的教导慢慢的起到了作用,区伟一点一点的变得气定神闲起来,不是他轻敌,而是在彼此寻找战机时发觉敌人已经心神不宁,眼睛眨动的频率明显的多了起来,说明鬼子的内心波澜壮阔不停地活动着。

坂田已经被区伟和众人的气势所震慑,求生的本性使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环顾包围他的人,准备寻找一个空隙冲杀出去。

区伟变换一个有利于自己出击的架势后,等待着坂田可能无意间暴露的机会,机会终于来了,坂田的眼睛在连续眨动两下后,区伟两腿猛然间使劲夹紧马腹,黑马极有灵性,立刻撒开四蹄如闪电般冲向坂田,相隔五六米的距离只是一眨眼的机会就到,随后出现了金铁交鸣之声“铛铛......”不绝入耳,区伟电闪雷鸣般砍出二十几刀都被坂田破解后,停止了进攻,相互退到安全的位置后,两人四目重新注视着对手,互相赞叹着对方好快的身手好敏捷的反应,如不是经过多年磨练的高手,哪有如此高的造诣。一种与高手对决的快意在区伟的心头油然而生,紧接着对坂田的性命有了吝惜怜悯之心,一个高手需要多少汗水和努力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区伟有了劝降坂田的想法,但是言语不通,又怎么能说服他,念头随之打消。

坂田骑在马上,一边活动着酸麻的胳膊,一边平复波涛汹涌跳动极快的心脏,眼望着面前这个看似瘦弱的年轻人,心里暗想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而且刀法精绝精妙招招夺命凶煞得很,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他更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脸上依然露出凶狞的戾气。

黑马得到区伟命令,仰天嘶叫一声,撒蹄狂风暴雨般向坂田冲去,犹如刮起了黑色的旋风。

一刹那间坂田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带着一团狡黠,一拍战马冲了出去。“铛”的一声交鸣之声过后,坂田目光中历光暴涨,摄人心魂,他手中的骑兵刀狠狠地架住了区伟的大砍刀,这一招气凝如山后劲如黄河之水源源不断连绵不绝,实在是具有高手的风范,几乎在同时,坂田左手将腰间佩刀出鞘快如闪电,化作一片剑影犹如电闪一般抹向区伟的咽喉,剑法之精妙手法之快辣狠准令人匪夷所思。

所有人看到坂田惊天的一招后,面露镇惊之色。

刘冰站在一边,大吃一惊,惊叫一声:“区伟小心了。”话音刚落,拍马而出,冲了过去,区文、区成飞马向前。赵巧举起狙击步枪瞄向坂田,其他人......

就在这时,区伟在危机之中堪堪躲过追命的一剑,勒马躲在一边,面露怒色,平息着极速跳动的心脏。他的肩膀赫然一道血槽,血液从伤口流出。区伟伸手用手指蘸了血液抹进嘴里,怒视着坂田,心中对他的怜悯和可惜荡然无存,心里非杀他不可的念头扩散到骨子里、血液里,肌肉中。

众人看到区伟躲过了鬼子夺命一击后,立刻勒马站住。

骤然间,整个世界都宁静下来,宁静的让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使所有人都要窒息一样。

区伟的战意更加的强烈,双手攥住大刀,两腿一夹马腹,黑马立刻向坂田冲去,区伟嘴里发出狂热的叫声,身体陡然间从马身上飞纵而起,身体的惯力加上手中大刀的力量向坂田砍去,坂田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拼杀,惊异之余拼力架住区伟的大刀,区伟虽没有砍中坂田,但是身体借助坂田架刀的力道,身体在空中一个跟头翻越到坂田的头上,手中大刀电闪火石般砍向坂田后背,坂田顿觉背上一丝寒意下意识的身体前倾躲过夺命的一刀,但是后背赫然皮开肉绽,鲜血飞溅,痛得他大叫一声,挣扎几下,身体在马上晃动着。区伟如闪电般落在黑马上,手里端着大刀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如果此时动手,他正在坂田背后位置,可以轻易成功,但他毕竟是练武之人,对趁人之危背后进攻偷袭是天生的厌恶和不齿,但是区伟这样对杀人如麻的鬼子仁慈是有些妇人之仁。

坂田痛苦的调转马头,强忍着刀口的疼痛,右手举刀冲着区伟,嘴里念念有词,仿佛是在祈求神灵佑护他战胜区伟,但是他的愿望在一瞬间就破灭了,眼望着区伟满脸无时无刻扩散而出的杀意加上伤口的疼痛和感觉到伤口不停流出的血液,他失望了,绝望了,歇斯底里的怪叫一声,舞动战刀拍马冲向区伟,他要用最后的一点胆气与区伟拼杀,保住他那残存的大日本帝国武士道精神和荣誉。他砍出的最后一刀是竭尽了全身力量和平生所学的精华,但是悠忽间猛然觉得一丝寒光像幽灵一样在咽喉处划过,一腔热血从咽喉喷溅而出,坂田手舞足蹈的垂死挣扎着,每使出一点力量发出一点声音血液就会加速的飞溅,就如现代的音乐喷泉一样。鲜血顺着马腹流在地上,好像褐色的地毯,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区伟,仿佛是要问明白这个夺命的幽灵是如何割断自己的咽喉。他带着对生的渴望和对家人的不舍终于魂魄俱散,身体从马上掉落在自己的血泊中。魂魄在空中悠悠的飘荡着,魂灵看着自己直挺挺的身体,暗暗的发誓,如果投胎就是做猪也不做人了。

原来区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右手大刀架住坂田的军刀后,左手的匕首闪电般割破坂田的咽喉,这是坂田没有想到的,也是在场所有人没有想到的。

佐藤望着坂田被杀,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仿佛三魂七魄都离身而去,绝望的对天喊道:“天皇陛下,佐藤为你尽忠了。”喊完拼尽全身力气拽出战刀调转刀头捅进自己的身体里,望着从刀口流出的血液,惨笑着离开了人世间,魂魄离身紧跟着坂田的魂魄向东飞去,回国投胎一起做猪去了。






读者朋友,至此《根据地》上集完成,多谢一年多对我的大力支持。由于自己才疏学浅所写恐难以得到朋友们的认可,深表歉意。根据地下集会在一段时间后更新,重新构思,希望喜欢《根据地》的读者朋友能够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能够使下集呈现精彩的篇章回报大家的喜爱。QQ1244831484群1195993欢迎你的加入,成为朋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