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四章 万里寒空狼烟烈 第二十六节 风云再起

朱凯明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审讯的结果令杜鹃的脸色铁青。大厅里依旧在沉睡的义军中,居然还潜伏着八个中国汉奸,而九寨十八洞千号人中,还混进了四组特工队,目前尚不知道这些特工已经策反、收买了多少人。 情况危急,这些鬼子和汉奸就像睡在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会引发义军中的骚乱和海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审讯的结果令杜鹃的脸色铁青。大厅里依旧在沉睡的义军中,居然还潜伏着八个中国汉奸,而九寨十八洞千号人中,还混进了四组特工队,目前尚不知道这些特工已经策反、收买了多少人。

情况危急,这些鬼子和汉奸就像睡在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会引发义军中的骚乱和海啸。

“别急,慢慢来,放心,一个都跑不了。这笔账早算晚算,迟早要算。”身旁的熊再峰看完审讯记录,也是一脸阴翳的安慰着杜鹃。

甄海鹏和高粱米两个人来到大厅,将八个汉奸一股脑儿的拍醒,用枪逼着他们排成队走到那个老远就飘出浓烈血腥味儿的小洞口门前,两人不怀好意的一对眼,一挥机头大张的盒子炮,大声喝道:“妈了个巴子,听着,你们都给老子进去,谁要是敢跑出来,老子立马毙了他,现在都给我滚进去呆着。”说完两人抬脚便踹,一个一个都踢进洞里去了。

两人靠着离小洞口两丈远的岩石上,深深地吸了口人间的空气,坏坏的对眼咧嘴笑了起来。

“啊——”好像只是眨眼的功夫,小洞里便传出来杀猪一般的绝对不是人类的叫声,刚刚进去的八个汉奸象见了厉鬼似地,头发炸起,睁着惊恐万分的眼睛,脸色惨白惨白的争先恐后的从小洞里跑了出来,那骇然恐惧的摸样就像后面有一大群毒蛇追赶一般。

甄海鹏和高粱米相视一笑,挥着盒子炮,故意黑着脸大声喝道:“操你奶奶的,给你们脸了是不,都给老子回去呆着,谁要是再往前一步,老子突突了他。”

“扑通扑通。”跑到洞口的八个汉奸齐刷刷的跪下来,“甄爷饶命,甄爷饶命。”磕头就如捣蒜一样,地被砸的咚咚山响,个个脸色煞白,冷汗狂涌,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一边磕头一边哇哇大吐,脸上眼泪、鼻涕和着冷汗哗哗的流淌。

小洞门口鬼魅般的飘出来两个煞气可怖的阎王爷,韩阎王一呲白牙:“人都进来了,怎么不多坐一会儿,好歹爷在地府也是王爷级别的,咋这么没教养呢?再说咱们之间还有很多话还没聊上呢?怎么?不给爷面子是不?信不信爷现在就让你们爬进去吃点地上现成的零碎儿?”

跟着史阎王一瞪眼:“****的,爷管辖的十八层地府,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这他娘的刚刚参观第一层就这么不给面子,爷这心里很不爽,爷心里不爽的时候,后果很严重。都他娘的统统给我爬进来,进到里面参观第二层,谁要是不去,爷就给他身上的零碎儿卸了,直接让他变成第一层的小鬼儿。”

两个索命阎王在小洞门口阴幽幽的说着鬼话,地上的八个汉奸除了两个已经吓晕了的,剩下的六个都已经歪倒在地上抽搐成了筛糠。

甄海鹏和高粱米两个人瞅着两个超级屠夫的精彩表演,心里这个乐,心里道:两位,看清楚了,敢情不光是我们哥俩受不了,这不都吐了嘛,没人像你们哥俩这么变态的,简直就是非人类啊。

顺利的一番竹筒倒豆子,名单上又多了些汉奸的名字。拿着两份儿名单,熊再峰和杜鹃两人心里俱是一沉。鬼子这次调集了这么多的特工人员进入热河,意在彻底清除后方的义军体系,看来今后的敌后抗日环境会越来越艰苦。

“老大,这拨儿鬼子特工有点意思,不但训练有素,而且个个都是在中国生活很多年,中国话说得很溜,扎在人堆里,还真不太好区分。除了两个是日军关东军特务机关系统的,其余都是从满铁调查部抽调过来的。我说怎么这么狡猾难缠呐。”韩冬边洗手边汇报道。

“满铁调查部据说光鬼子和汉奸的特工就有五六千人。”杜鹃忧心忡忡的说道。

“没事,来多少,杀多少。老大,你看,这是从鬼子身上搜到的电报密码本,有了它,咱就能捅他的腚眼。”史招财手里拿着密码本扬了扬。

“收好它,等咱完成了任务,用这个陪小鬼子好好玩儿一场大戏。”熊再峰冷静的叮嘱道。

对岸高地。

十二点钟前,几拨儿侦察兵的汇报结果令鹈饲三郎少佐悬着的心落回了原位。对岸三十几名士兵的失踪,这代价尚在战损的承受中,不会影响接下来的行动。

今晚的行动,按说根本不用弄得这么兴师动众,因为情报部门的首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在行动信号发起前,山上已经应该没有还能清醒站着的人了。鹈饲三郎之所以还亲自带了两个中队来,是因为早上的要路沟事件和山道上的伏击战,干净利落的被吃掉了一个中队,中转站的物资全部被毁,作为大队长他有着不可推卸的军事责任。

深知日军陆军体系复杂关系的鹈饲三郎晓得,此事可大可小。过去,自己因为过特的性格得罪过不少人,上上下下有很多人正等着看他这个自诩将军之花的狂人笑话,说不上谁会在此时落井下石,然后象支那峨眉山的猴子一样,伸手摘桃,将自己辛辛苦苦训练的第三大队收入囊中。

在陆军中,没有兵权,升迁、机会、人脉等等一切和前途挂钩的因素都会离你而去。

谁说的,拿破仑如果没有士兵,还不如阿尔卑斯山的一块石头。而他北海道渔民的后代鹈饲三郎,如果没有了士兵,在兵将如云的关东军体系中,还不如支那满洲漫山遍野的无名野花。

将军不带兵,说话没人听,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这是各国吃军粮这碗饭的同行心里共同认可的游戏规则。鹈饲三郎在总参谋部呆过两年,军队系统高层的那点糗事和桌面下的游戏规则,以他的聪明早就熟烂于心。所以在要路沟时,当冈本情报官在下元熊弥和松室孝良的共同压力下,咬着牙提前启用特工组时,鹈饲三郎就知道他保住职位的机会来临了。

必须要亲自走一趟,因为事后的战斗报告和述职,是没有人去刻意清查围剿天牛洞的军事行动中,两个中队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一场完胜将掩盖一切,诚如支那的老话所言,一俊遮百丑。只有这样,先前在要路沟丢的面子和失职之责,才会全捞回来而不会再存留后遗症问题。所以一路上他聪明的采取了无线电静默的方式,反正胜利后,没人会和他对质当时的战斗细节,因为只有他是具有解释权的临场最高指挥官。

一场职场前程变动的危机已经在注定是唾手可得的胜利中即将化解的无影无踪。

坐在刚刚在暴雨中搭建的指挥帐篷里,鹈饲三郎紧锁着眉头,询问着战前的预备工作。小心驶得万年船,支那的古语说得很对。胜利没有到手之前,一切都存在变数,就如同今夜的暴雨和突如其来的洪水。

“每十分钟向我汇报一次水位情况。”鹈饲三郎沉着脸向副手下达着命令。

“寻找失踪士兵的事继续进行。帝国失踪的士兵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抽调一个小队配合随队的工兵班做几个渡河的木排,预备情况突变时使用。”

“命令侦察班做好再次过河侦察和支援的准备工作。”

鹈饲三郎嘴里下达着一串作战命令。虽然发生了预料之外的洪水事件,但一切还在掌握中。坐在一块方正的岩石上,鹈饲三郎少佐依旧信心满满的等待着子夜胜利一刻的到来。

当子夜的行动时间来临时,对岸一片漆黑。大雨、狂风、洪水,轰轰山响,整个大峡谷里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人迹。

等了十分钟,并没有看见对岸山上发出的讯号。

又过了十分钟,也没有看见对岸的部队发出任何动静来。

嗯?怎么回事?先前心中隐隐不踏实的感觉,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

“命令侦察兵再次渡河,查明对岸的实际情况。”

“大队长阁下,随队四个侦察班,一夜间已经损失近两个班了。剩下的两个班,已经无力再完成渡河侦察的任务。”此时,副手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出实际情况。洪水暴雨之夜,地形复杂又不熟悉,一去一回危险系数极大,因为不能生火做饭,士兵们都饿着肚子,再好的体质,也扛不住这么折腾。

鹈饲三郎这回没有发火,他听着帐篷外哗哗的雨声,虽然已经小了一点,但依然是大雨滔滔。

“从士兵中抽调两个班组身体素质好一点的,坐木排过去侦察。启动电台,呼叫对岸电台,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嗨”副手立刻布置任务。

鹈饲三郎脸色凝重起来。支那语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夜出现了太多的变数。小小的天牛洞,咫尺之间,竟然困住了帝国精锐的守备队。如果对面山上真的出现相左的变数,恐怕先期潜伏过去的两个小队凶多吉少。对岸的部队在暴雨洪水里呆的时间越长,部队的战斗力就越低。

天气天气,这个战争中不可或缺的战斗因素,常常戏耍人类的智慧。重视它的时候,它就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忽略它的时候,它就兴风作浪搅乱战局和计划,有时甚至还会变成最大的战争因素,考验着敌对双方的智慧和耐性。

“命令部队原地休息。”思量许久,鹈饲三郎果断的下达了原地休整的命令。

“今夜哨位线,上下游各前出一公里。密切注视河面的动静。搜寻失踪士兵的任务继续执行。”

“各小队轮流配合工兵班抢做木排。”

“尽量搜寻食物,明天早晨,我要帝国所有士兵都能吃饱肚子,准备进攻可恶的支那山贼。”

鹈饲三郎平静的下达着命令。很快,高地上木桩一样的队伍动了起来。训练有素的第三大队官兵迅速而高效的执行着各项命令。

今夜无法渡河攻击,一切在黑暗中的所为都是徒劳无益的。天亮后,就让实力来决定一切吧。

手里紧紧握着天皇御赐的镶嵌着皇室菊花图案的军刀握柄,鹈饲三郎铁青着脸色,暗暗发着狠劲。

人都要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没人能够在因果关系面前幸免。只不过吃军粮这碗饭的常常需要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今夜的代价无疑算是巨大的。鹈饲三郎持刀闭目进入了自省的修习状态。

时间在两岸的突然沉默中悄悄的前行。

天牛洞下游大约两公里处。

“兄弟,大约就是这里了,这里的峡谷跨度最窄,河床最高,你们小心点儿吧,我还等着跟你们兄弟们喝酒呐。”黑暗中,老赵的声音充满了不舍。

“放心吧,酒是一定要喝的,而且是一醉方休。回去告诉杜鹃大姐,天亮后照计划行事,注意安全。行了,请回吧。”熊再峰拍了拍老赵的肩膀。

“检查武器装备。准备渡河。”风雨里,铿锵的命令声后,八条身影很快没入轰然作响的洪水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