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个外科医生怎么对付的事妻子

铁血大斌 收藏 9 1679

我是个医生,拿手术刀的那种,可以说这种职业收入是非常高的。因此,我的生活还是挺富足的。


2003的时候,我和相恋多年的女友结了婚。我一直很爱我的妻子,是溺爱的哪一种。因为我的经济条件比较好,对于妻子的要求,我都是极力给予满足。


由于工作出色,以及上级的认可,2005年我被提为医院的副院长。可以说是事业美满,家庭幸福。随着我在外科技术上的不断提升,我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经常参加各种学术上的交流以及临床会诊,陪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有限。但是没想到,这些带给我的却是永远的痛。


2006 年,一次在参加完一个由国际医学界举办的交流会后,因为比原来计划的要提前结束,所以我就直接回到家里,想给我妻子一个惊喜,妻子还在家中熟睡,我不忍心叫她起来,便又悄悄掩上了卧室的门,想先打个电话给我的父母报个平安,可手机偏偏没电了,于是我就用我妻子的手机打给父母那里。但是突然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我本来并不想打开,因为我毕竟很尊重我妻子的,但是却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查看键。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如寒气袭骨一般,整个人呆在了那里,短信上写着: “宝贝,我又想你了。”愤怒、疑惑、痛苦一瞬间席卷了我的全部的身心。但是很快我又冷静下来,第一: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真有此事还是误会;第二:如果事情是真的,我怎么办?


于是我把妻子的手机放回了原处,按照回来时候的原样将家里还原,带着行李退出了家中。我在离家不远的一家酒店里定了一个房间,本来是还有两天的时间我才会回来,所以我就要利用这两天把事情查个清楚。


晚上的时候,我看到妻子出了门,坐了一辆出租车离开,我开了车子跟在后面,看到妻子进了一家餐厅,我把车停在远处,一个多小时以后,妻子出来了,和一个男人,关系亲密像极了一对情侣,真是讽刺,一个丈夫在寒风里看着妻子和另外一个男子亲密的走在一起,不知道是我的悲哀还是老天的无情。他们两个人坐的士去了一家酒店,我开车远远的跟在后面,他们下车的时候,那个男人亲了妻子,妻子把头偎在男人的肩上就像以前靠在我的胸前。那一刻,我的心在滴血。


我要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他们进的拿家酒店是我一个朋友公司旗下的产业,说来我还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当年他重伤入院,专家会诊的时候都不看好,并不报太大希望,是我极力要求,并亲自操刀近20个小时,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当我提出要调那家酒店的入房登记表时,很快就得到了那个男人登记用的名字。哼!我要报复,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让他生不如死,让她知道背叛我的下场。那一次,我的心已经死了。


当我决定调查这个男人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利用那些社会上的关系,因为这毕竟牵涉到我的家庭隐私,所以我又找到那个朋友。当他听到我要调查一个人的时候,微微地有些吃惊,但他并没有打算问我的想法,只是让我等他的消息。


没有想到的是,他下午6点多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了。我开车到他家里,他递给我一份资料,看到上面那个男人的情况一清二楚,居然还是已婚,有个女儿,一家企业的部门经理。朋友对我说:“人也挺有本事的,就是有点花。”我心说,岂止是有点花。


隔天我回到家中,妻子照旧是很惊喜的拥抱了我,可是此时的我却没了那种激情,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只是在晚上妻子向我提出性要求的时候,我婉转地用身体疲倦的理由推脱了去。也许我很恨她,也许我还爱她,但此刻的我心中更多的是痛苦。这一夜,我很晚才入睡。


也许是恶魔占据了我的心灵,整个晚上我心里想的全部是怎么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这让我感觉非常疲惫。当第二手术之前我还是神情恍惚,差点出了差错。热心的下属询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只是说可能太疲惫了。


也许正是因为我是个医生的缘故,生死看得太多。有一天,医院接到一位急诊患者,是个瘾君子,弄的家破人亡,从5楼跳了下来,送到我这的时候,深度昏迷,颅腔破裂,脑浆都能看到渗了出来,在简单的抢救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但是此时的我仿佛看到躺在停尸房的就是那个男人,如果有人现在注意我,一定会看到我的脸上有一种诡异的笑容。


妻子有通经的毛病,以前每次来的时候,我看得都很揪心,每当这时我都会按照老人说的准备红糖水很一个热水袋给她热敷。但是这一次,我的包里夹了一针吗啡。当我把手伸向针管的时候,我的心里很矛盾,其实我还是很爱妻子的,原谅她一回吧,今后多些时间陪陪她,也许她感觉到我对她的爱会回心转意的,手中的针管又放了回去。


这几天妻子果然正常上下班,平时也没见怎么出去,我的心仿佛一下很踏实,灰暗的心情也晴朗了很多。马上就到中秋节了,我准备带妻子回父母那里一起过节。过节这天,我和妻子一起去我父母那里吃了个晚饭,7点多的时候,她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单位有事要赶紧过去,我说那我送你去吧,她说:“不用了,你在家陪陪爸妈吧。”因为心情很好,我陪父母聊了很长时间,回去的时候都快12点了,开车到离小区大概两个街口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妻子从前面一辆车上下来,当我正准备开车过去的时候,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和妻子拥抱、接吻,直到妻子离开后才开车离去,而此时的我目瞪口呆,心中无比痛楚,因为我已经认出了那个人正是之前的那个男人。


人因为经历而有所改变。当我仰望空中的那轮明月,那么圆润、皎洁,月光就像我的手背一样苍白,仿佛我将我的耻辱刻在了天空。古人说,人又悲欢离合,月又阴晴圆缺,他们已将我破损的心碾的粉碎。不知道怎样回到的家中,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去浴室洗澡,然后睡下了,我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有些女性在性生活中,往往高潮会出现轻度昏迷的状态,妻子就是这样。


真是悲哀,一个男人连夫妻生活都要想着报复,而报复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另一半。当我向妻子的静脉注射了一支次浓度吗啡后,整个手臂都颤抖的很厉害。但是我没的选择,这是他们逼我的,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放弃的。


接下来的近20天,我以浓度递增的方式向妻子注射了7支轻量吗啡。在这期间妻子日常的神情也是略见低迷,在妻子通经的这三天时间,我以效果良好的名义为妻子注射了中度吗啡,她已经明显的有了些成瘾的迹象,可笑的是她居然还这么信任我,以为真的很有疗效。


我打电话请那个朋友出来吃饭,朋友在电话中嘲笑我怎么有空请他吃饭。朋友的生意很大,道上的路子也很熟悉,我向他提出一个要求,希望可以给我弄到一部分海洛因。朋友很惊讶的看着我,以为听错了,我告诉他这是真的。朋友不答应,说我是不是疯了,问我怎么会这样?我说:“我要报仇。”


朋友听了我的诉说之后,神情也很肃然。良久,他问我:“这些事你怎么不早说,我去找人把那个男的做掉,别的你不用管了。”我说:“我有自己的计划,我不会让他这么简单的死去,我要让他痛苦一世。”


一段时间以后,我借口医院对吗啡的控制,停止了对妻子的注射,但这并不是我的终止。妻子已经离不开吗啡的阴影了,我偶尔落在家中的吗啡针剂见证了妻子偷偷注射的过程。而此时的我已经以股票大量套现为理由停止了对妻子经济上的供给,对她来说,只有自己的工资和一些私人值钱的物品。


一个偶然的机会,妻子遇到了一个能够向她提供吗啡的人,这是朋友从道上介绍来的,我只是安排了他的工作。并以吗啡不够档次为借,引诱她吸食海洛因。很快妻子就捉襟见肘了,我以要出国学习一年为借口离开了家,在此之前我已通过律师将绝大多数资产转移到我父母的名下,而妻子对此一无所知,我想她大概已经抽晕了吧。


按照我的计划,妻子在没有经济能力供应毒品的时候,最有可能的是去找那个男人。也许那个男人开始会有求必应,但是谁都不是无底洞。


对于一个瘾君子,尤其是服用了海洛因,并成瘾的人来说,为了它可以牺牲一切,什么前途、工作、个人健康、自尊、自爱、社会道义和法律等统统可以置之不顾。


在我的计划中,那个男人会成为我妻子的猎物,两个人全成为毒品的牺牲者。当我从国外回来的时候,这一切如我所料。


之后,这个男人为了吸食海洛因,在基本上耗尽了家中的绝大多数存款,甚至偷偷变卖了自己的车子,连工作也常常置之不顾。可以说到这个时候,事情在我的预料之中却又脱离的我的掌控。我仿佛一个旁观者,看着妻子和这个男人离死神的怀抱越来越近。


2007年国庆的时候,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而此时的家还存在吗? 不久之后,我听朋友说,那个男人因为涉嫌挪用企业项目资金已被刑拘,由于吸毒成瘾被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家中外债累累,他的妻子已经带着女儿和他离婚了,亲戚朋友也断绝了和他的来往,可以说是妻离子散了。我面无表情,但心中苦笑,我岂不早就是这样了吗!


我向公安机关举报,将妻子也送进了戒毒所,并责承律师与其办理离婚手续。父母知道此事也十分吃惊,连夜赶到家中向我询问,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说心很累,想换个环境重新开始生活。


父母已经同意和我离开这个城市,我拒绝了原单位的挽留,辞职到南方某个沿海城市的一家中型医院找个份新的工作,并于年前将父母接了过来。这里虽然没有当初那么高的薪水,但是安静祥和,让我可以远离那个另我伤心的地方。


在我离开那里之前,我来到了戒毒所最后看了一眼妻子,她的眼神很茫然,空洞洞的,让我很是心寒。我没有再见到那个男人,听说他疯了,死了没有我也不晓得,这不真是我想要的结果吗,但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可以说妻子和那个男人的惨状是我一手导演的,那么我的痛苦又是谁造成的呢?只能说因果轮回,这就是现实报应。现在的我要重新开始,是时候和过去说分手了。


来源:顶顶华闻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