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日记:山西王掌权38载 相关新闻报道 阎锡山台湾日记:反思国民党失败原因 8

山西日记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size][/URL] 阎3月6日还记:“晚与贾秘书长、徐政务委员座谈。徐委员云:'总统将提名陈诚继任行政院,征求立法院同意,陈诚之新阁如获通过,公可遂其愿。如通不过,蒋公情绪不良,可能如其所宜两次下野。公欲去不得事小,陷于无政府事大,公将如何处之,应有所考虑。 答:'两位有何高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阎3月6日还记:“晚与贾秘书长、徐政务委员座谈。徐委员云:'总统将提名陈诚继任行政院,征求立法院同意,陈诚之新阁如获通过,公可遂其愿。如通不过,蒋公情绪不良,可能如其所宜两次下野。公欲去不得事小,陷于无政府事大,公将如何处之,应有所考虑。

答:'两位有何高见?'

贾秘书长思之良久,云:'如通不过,院长可提陈诚为副院长,通过中常会,即可任命,不必再通过立法院。任命之后,令陈代理院务,亦可达介公提陈之目的。按宪法副院长可代四十日,届时再提院通过,想不为难。'

答:'煜如之言甚好,我正筹思,如通不过成为僵局,内部分裂,介公生气,贻笑大方,我惟望通过,如通不过,即照此办。'

徐云:'此举要快,一得到通不过之讯息,即往草山见蒋公;一面安慰蒋公,一面提出办法;否则恐蒋公一忿而他往,则不好挽回。

答:'此为一难关,有你两人之主张即好过去。最可虑心者,为华府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李(宗仁)在做什么,令人不能安心,可能出想不到之难题。”

3月10日记:“国大代表全国联谊会郭鸿群、刘宜廷等四人来,以全联会拟为院长举行茶话,表示敬佩及惜别。

答:交卸行政院长之后,应于静中闭门思过,对贵会茶话之盛意,敬表辞谢。”

3月12日记:“客来云:有谓知其可为而为之是智者,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仁者。院长担任阁揆,既是智者,原不应担任。若是仁者,今不该辞职,既任于前,又辞于后,岂非陷于不仁不智之境地。答:我不敢说我够智与仁,但我情愿不智,不愿不仁。因我担任阁揆,也不是认成可为而为的,是作一度缓冲,免在大陆上破裂。我今日的不为,我知民众路线走不成,军政路线须上下贯彻。我今日辞,亦是为国谋,而不是为己谋。需要任而任,不需要任而不任,皆以国为前提,我若以己为前提,你可说我是不仁不智。”


3月14日记:“与行政院全体职员举行茶话会,请指出九个月中之错误及不当,作自己闭门思过之资料。并对同仁在艰危困难中之协助辛劳表示感谢。总统晚宴卸任阁员,前往;阳明山参加宴会。总统先与晤谈。”3月15日记:“交卸行政院,于介寿馆举行交接典礼。”


九、关于在台湾与旧属杂谈组阁困惑与历史往事之记载:


阎1950年2月5日记:“耿代表禹堂(耿誓)云:国事重于省事,担任行政院长较在太原成仁效用大。答曰:我第三次到溪口时,介公向我说,省事小,国事大,万勿回并,我俩同德邻共挽危局,是最理想的。他送我上飞机时,恳切地说:务请以国事为重,我故未能早回,但我回意未绝。广东全体中委欲我到广州一行,原拟到广州一行后,即返太原,但尚未起行,而太原机场即不能降落,我回意始断。今恐个人之义失,而国事无为,我觉得有偏于感情。”


阎1950年2月9日记:“王平(财部次长)、刘杰(立法委员)、邓励豪(立法委员)、郭澄(国大代表)、卢学礼(行政院参事)等来谈。卢云:'国民大会代表全国联谊会,非法定机关,且所谓'违法误国'另有所指,何必因此小题大作,而提出总辞职,动摇人心?代总统出国就医,总统主持无人,向谁辞?'答:有总统府则向总统府辞。……处事应见机而行,失机之后,则进退维谷。在此认识不一、作风不同之下,为则难通,不为则遗(贻)误,于我、于国均无所益。在今日,需我团结缓冲之工作告一段落。我前在广州时因府中迫要国防部长,我曾向代总统说:健生出任国防部长为时尚早,诚恐提出之后,发生纠纷,我公必更感难处。至我个人,有益于国家时,我绝不轻辞。到我去留无关时我必退让贤路。此其时也,再作下去何以自解?我意已决,不必再论。”2月9日记:“(答禹堂)前在重庆时,有以李代总统出国为不顾大局,亦劝我因之宣布辞职,给他放下。我说,他不顾大局。我亦不顾小局,将何以对人民,我何可因李代总统不见谅于国人我亦不见谅于后世乎!……今天,在领导上,可有两种方式:一个如次陇(赵戴文)任主席时,他曾对我说:我们两个无论如何一致,但处理事上,绝对有出入,反要加多交叉而减少效用,不如由你处理,我注意得失及人的真伪,可变交叉为重迭。一个是用提纲挈领,执简驭繁的方式。我感到在太原时,能在组织会议上公开检讨批评,可使欲欺者不能欺,亦不敢欺,在众目之下,自亦不易受欺。”2月10日记:“刘子英云:舆论批评你是孤掌难鸣,故一切方案不能实施。答,只要有权,孤掌很易变成不孤掌。问:责任内阁的阁揆能说无权乎?答:阁揆等于驾辕的骡子,绊住腿以后,寸步难行。问:为何绊腿?答:因车主行车的意念尚未到。问:车已套齐,行车的意念何以未到?答:有所待也。问:有所待也,抑有所虑也?答:我不知。”郭镜秋(郭澄)云:外间批评院长组阁以来,说得多,做得少,对此感想如何?答:说还未说够,如何能作?又问:什么程度叫个说够,说到什么程度才能作。答:说的认识一致才叫够,行动一致才能作。又问:何不继续再说,屡说屡作?答:事务性的政治可作,但无济于事;转变目标的政务,在大陆上尚能说,到台湾后,说亦不能,何况乎作。环境已成不可为,虽有善者,亦无可如之何,况我非善者乎。”2月12日记:“方闻(彦光)问:院长大喊人定胜天,今何不抱定斯旨,不顾一切猛速行之,以挽危局?答:人定胜天,第一要有权力,第二要有时间,第三要有人才,第四人与物的藏蓄力要够,第五国识要够。有此五够,才能人定胜天。又问:今五者不够,原来是何动机喊出人定胜天的话?答:原来的动机为指出目标,希望大家向此路上走。”2月13日记:“与严廷飏(子言、立法委员)等谈时事。答曰:历史所记载者,真实性只有一半。只读亡国史,难知亡国事。”2月10日记:“蒋总裁嘱贾秘书长煜如(景德)及徐政务委员次宸(永昌)转告:请阎院长万不可轻言辞职,因之动摇人心。国大之询,系我与德邻及伯川三人均有,所谓'违法误国',不是说伯川,请他万勿误会。”2月12日记:“贾秘书长云:总裁秘书室秘书长黄少谷电话,报载院长昨未到院,亦未会客,是否倦勤的表现?答:我昨因身体不适及防空演习,只会客,未到院。我在交卸的前一刻,亦必照常办事,我向来以令尹子文勉人,岂能不自勉?嗣黄少谷、郑彦棻、贾秘书长来商大局。”2月14日记:“张锦富(靖安、国大代表)云:某报批评院长既有倦勤意,还是日夜办公,星期日也不休息,还是不倦勤的表示。答:恋栈与不苟,在外表上看是一样,见仁见智任人看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