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东条英机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

战犯档案:

战犯姓名:东条英机

生辰年月:1884年12月30日

死亡日期:1948年12月23日零时10分30秒

教育背景:幼年一直接受军国主义教育,在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和陆军中央幼年学校上学,毕业后上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主要受父亲的“言传身教”,军国主义思想深深在心中扎根任职经历:仅用10个月完成了别人需要两年才能走完的军官之路,22岁穿上陆军少尉军服。但之后仕途并不一帆风顺。从使馆武官、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参谋等职,到后来的一些职位都是些闲职,东条英机毫无兴趣。后因巧合机会调日本关东军任职,“七七”事变扬名,称为“剃刀将军”,此后便从关东军参谋长一直升职,直到进入日本内阁,成为日本首相。

主要罪行:“七七”事变主要策划,大举发动侵华战争主谋,太平洋战争策划者之一,妄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远东国际法庭判决: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和惯例、违反人道罪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土肥原贤二

日本陆军大将。他从1913年开始在中国从事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他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1948年11月12日,土肥原贤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土肥原贤二,1891年8月8日出生于日本冈山县的一个军人世家,从14岁入仙台地方陆军幼年学校开始,先后就读过东京陆军幼年学校、日本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1912年从陆军大学毕业后,任职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随即由参谋本部派往中国,在北京特务机关任坂西利八郎中将的辅佐官,开始了他在中国的特务生涯。

土肥原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还会说几种中国方言,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因其工作业绩显著,于1930年被调任天津特务机关长,次年又调任沈阳特务机关长。“九·一八”事变共谋者,一手导演成立伪“满洲国”政权。

1948年12月23日,板垣征四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

板垣征四郎,日本陆军大将。制造“九·一八”事变的主犯之一。1938年5月,他出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主张扩大侵华战争,下令扩大战争范围。 [图传不上]

武藤章,日本陆军中将。制造南京大屠杀的主谋之一。战后,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甲级战犯武藤章1937年担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12月协助松井石根攻占南京,是指挥制造南京大屠杀的主谋之一。他借口“城外的宿营地不足”,“由于缺水而不敷使用”,命令城外的日军可随意在南京城内选择宿营地,从而给南京市民带来了灭顶之灾。17日,在举行攻占南京入城仪式时,他与松井石根以及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等一同耀武扬威,检阅道路两旁的日军部队。

1941年升为中将,1943年至1945年先后任日本驻苏门答腊第2守备师团长等职。在此期间,他对当地的和平居民进行屠杀,犯下了累累罪行。战后,于1948年武藤章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访问柏林的松冈洋右和希特勒。

松冈洋右,“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竭力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病死。 松冈洋右:侵华舆论制造者

甲级战犯松冈洋右,曾任日本侵占中国旅大时所设机构“关东都督府”的外事课长,外务省情报部长等职。1933年,出任国际联盟的日本首席代表,因为讨论日本侵占中国东北问题与英美对立,宣布日本退出国际联盟。作为“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谬论的鼓吹者,松冈洋右在“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确保和死守满蒙生命线当然也是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的”,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九一八”事变后作为日本驻国联首席代表,为日本入侵中国东北辩护。1935年,松冈洋右担任日本在东北的满铁总裁,1940年担任日本外相,参与缔结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三国结盟。1945年日本投降后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患肺病死去。

永野修身,日本海军大将。1941年初,他指示山本五十六制定海军“南进”计划和偷袭珍珠港的具体方案,1941年12月,他签署了偷袭美国珍珠港的作战命令。1946年5月3日,

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1947年病死。

永野修身(1880.6.15~1947.1.5)日本海军上将,甲级战犯。高知县人。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和海军大学。参加过日俄战争。1923年晋少将,1927年晋中将,1934年晋上将。曾任舰长、驻美武官、航空队司令、海军兵学校校长、海军军令部次长等职,并作为日本全权代表参加日内瓦裁军会议及伦敦限制和裁减海军军备会议。1936年任海军大臣,参与制订对外侵略扩张的“国策基准”。

1937年2~12月任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兼第1舰队司令。1941年4月~1944年2月任海军军令部总长,主张对美、英、荷开战,参与制订并最后批准袭击珍珠港的作战计划。1943年被授予元帅称号。日本投降后被捕,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期间病死狱中。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白鸟敏夫,曾先后在日本驻香港、美国、中国和德国等地使馆任职。1948年,白鸟敏夫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6月3日,在服刑期间病死。

白鸟敏夫1887年生于千叶县,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然后入外务省就职。先后任驻美国、德国大使馆书记官,1930年晋升为外务省情报部长。从这时开始,他与军部来往密切,主张实行强硬外交政策,积极推行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白鸟被占领当局以A级战犯嫌疑逮捕,1948年11月以“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罪”被判处终身禁锢(无期徒刑)。法庭认为,白鸟任职期间,是扩大侵略战争的“最有力的宣传者,其流毒最深”,“在量刑时不是考虑他的职务,而是他的活动超越了自己的职务,所以造成严重的后果,因此本法庭把他列为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的人物行列,其罪大焉”,“在共同谋议过程中,白鸟不仅努力地诱导舆论,而且无论在台上,还是在台下,为推动各届政府实现共同谋议的目的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展开了各种行动”。1949年9月,白鸟敏夫在服刑期间死于狱中。

平沼骐一郎,日本天皇制司法官僚的总代表,天皇的狂热追随者和布道师,被称为“日本法西斯教父”。日本投降后,他于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2年病死。

甲级战犯平沼骐一郎,策划指挥侵略战争的法西斯头子,最隐蔽的日本法西斯极端组织“国本社”头目,被认为是“日本法西斯教父”。1923年他成为日本的司法大臣,1926年成为枢密院的副议长。他创立“国本社”之后,极力与日本军界、商界以及政界人物接近。1939年1月4日,日本近卫内阁辞职,平沼骐一郎组阁,任首相。因财政困难、民怨沸腾以及和军部发生冲突,加之受纳粹德国背着日本与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冲击,不足8个月便下台。

1940年至1941年任第二届近卫内阁的内务大臣和国务大臣。日本投降后被捕,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2年病死于狱中。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小矶国昭,陆军大将。1942年,他在朝鲜大力推行奴化教育,残酷镇压朝鲜人民的反抗行动。战后,小矶国昭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0年在狱中病死。 甲级战犯小矶国昭,是积极策划发动侵略中国,实行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1944年7月22日,日本成立了以陆军大将小矶国昭为首相的内阁。随着战局恶化,在菲律宾的日军遭美军进攻、在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也遭到惨败。日本军队节节溃败,慌张失措的小矶国昭曾经想过向盟军“求和”,但他找不到任何可以取悦日本军队或者美国军队的方法。1945年,他辞去首相职务。

战后,他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接受审判,被判处无期徒刑。1950年在狱中结束罪恶的一生。

梅津美治郎,日本陆军上将。1939年至1944年6月,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梅津美治郎在中国东北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给东北地区军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1948年11月12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病死。

东乡茂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曾与其他阁僚合作指导太平洋战争及对华战争。1948年11月12日,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50年7月,于服刑期间病死于驻日美军陆军医院

东乡茂德,1912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欧美局局长、欧亚局局长、驻德大使、驻苏大使等职。1939年5月至9月专门负责处理诺门坎事件与苏联达成停战协定。1941年10月至1942年9月,任东条英机内阁的外务大臣,参加太平洋战争的筹划和准备。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曾与其他人合作,指导太平洋战争及对华战争。1948年11月12号,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50年7月于服刑期间病死。

荒木贞夫出生于有武士传统的家庭,鼓吹“北进论”,又深谙为人之道,身边聚集了不少尊敬他的少壮派军官。“十月事件”之后,他当上了大权在握的内阁陆相。荒木贞夫

,1877年5月26日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荒木家原先属于武士阶层。幕府统治末期,政治动荡,许多地方大名(即地方封臣)已养不起人数日益膨胀的武士阶层,中下级武士收入微薄,生活处境艰难。为生计所迫,在荒木贞夫父亲这一辈,不得不放弃武士这一行,另觅他途维持生计。荒木贞夫的父亲在当地开办了一家私塾,靠教课勉以维生。

出生在这样一个原来历代从武的小知识分子家庭,荒木贞夫不仅继承了嗜血好战的武士道精神,同时又比普通武人更加机敏狡猾。这种性格“优势”,才使他这个出身“寒门”的人后来当上了陆相和文相,而且在派系斗争中极能煽惑支持自己的力量,建立起以自己为首的“皇道派”,推动军部独裁体制的确立,甚至可以发挥“能量”左右日本之国策,推动日本的法西斯化,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话说,荒木贞夫出生的时代,是日本打开国门兴起学习西方的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的传统教育体制受到极大冲击,诸如音乐、体操等被称为“情操教育”的课程被纳入,而且教授英文成为一大风潮。在举国上下推崇西化的背景下,荒木贞夫父亲的传统私塾渐渐无人问津,最后,他父亲不得不关闭了这家苦心经营多年的私塾。这意味着荒木家失去了重要的生活来源,家境当然是每况愈下了。荒木贞夫很聪明,学习成绩很好,小学毕业后,就考上了当时的日本名校东京英语学校。在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荒木贞夫通过做排字工、糊火柴盒等办法来勤工俭学,但这样仍无法凑齐学费,后来他不得不辍学。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日军重创清军水师,取得了这场侵略战争的胜利,并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虽然在法、德、俄三国的干涉下,日本不得不将占领的辽东半岛“归还”清政府,但所攫取的巨额的战争赔款,仍使日本政府尝到了侵略的“甜头”。侵略得逞,更加助长了日本进一步侵略的野心,同时,由于霸占辽东半岛没有成功,全国上下都在宣扬“卧薪尝胆,誓与俄国争高下”的口号。上军校、参军、当军官,成了当时日本青年最渴望的事。荒木贞夫在这种叫嚣侵略的环境影响下,也渴望自己成为驰骋战场、沙场“建功”、“效忠”天皇的“英雄”,因而在辍学几年后,他再次踏进校门———报考了陆军士官学校。

1897年,荒木贞夫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进入陆军大学继续学习。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荒木贞夫作为近卫后备混成旅团(即“王牌梅泽旅团”)副官随队征战。荒木贞夫迫不及待地踏上出征之路,渴望着“效忠”天皇、战场立功。梅泽旅团在奔赴日俄战场途中,遭到俄舰袭击,日舰“常陆丸”被击沉,船上三个中队官兵全军覆灭。

桥本欣五郎是一名极端的法西斯分子。1936年8月,桥本欣五郎效仿纳粹德国“一国一党”的法西斯理论,创建了“大日本青年党”,并亲任总裁,疯狂地为日本全面侵华制造舆论。

桥本不但是日本入侵中国的疯狂支持者和鼓吹者,而且亲身参与了杀害中国人民的暴行。1937年10月,他出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炮兵纵队长,指挥日本炮兵部队进攻南京城。日军攻陷南京后,桥本欣五郎指挥所属炮兵部队,在芜湖至南京城的长江岸边,部署了长达数里的重炮交叉火网,轰击从南京逃出后准备乘船逃生的中国军民,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军民被炸死炸伤,宽阔的长江面上漂满了遇难者的尸体,江水都被鲜血染红了。

桥本欣五郎还公然无视国际法规,命令炮兵部队对停泊在南京附近长江中的所有舰船,不问国籍,一律加以攻击。1937年12月11日,当他得知英国炮艇正护送一艘满载英国侨民和中国难民的渡船离开南京时,立即下令开炮拦截。结果英国炮艇被炸伤,一名英国海军士兵丧命。第二天,桥本又命令航空编队前去轰炸护送西方侨民和中国难民的美英护航船队,导致数百名外国侨民和中国难民被炸死炸伤。

日本战败投降后,盟军逮捕了甲级战犯桥本欣五郎。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他无期徒刑。在东京巢鸭监狱服刑7年后,桥本欣五郎于1955年获假释出狱。

畑俊六是日本法西斯侵华元凶之一。1938年10月26日,时任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的畑俊六率部攻占武汉。日军占领武汉后,在畑俊六纵容和唆使下,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犯下了累累罪行。

在武汉街头,日军肆意用机枪扫射平民,奸淫残杀中国妇女的罪行更是每天都在发生。很多日军宪兵也当街大施淫威。花旗银行一名外国职员目睹此事后说:“这还是日军的宪兵,宪兵尚且如此,其他士兵还能不成为强盗吗?”

日军在占领武汉初期还有计划地连续在城内放火。汉口和武昌不断可以看到日军焚烧民房的大火。抢劫更是常见的事,日军一进汉口便破门而入,翻箱倒柜,洗劫财产。为了鼓励日军的抢劫行为,畑俊六下令开设了“汉口野战邮局”,专门存汇日军抢劫所得的赃款。该邮局局长对当时东京《朝日新闻》的记者供称,日军占领武汉后的一个月内,该邮局所存日军士兵的款项,折合日币已达到60亿日元。由此可见日军在武汉的劫掠达到何种疯狂的程度。

1945年9月13日,畑俊六作为甲级战犯被盟军逮捕。1946年5月3日,这名日本法西斯侵华元凶受到宣传法西斯主义、积极从事侵略战争、肆意屠杀和平居民等五项指控。在法庭上,畑俊六一扫昔日的骄横之气,神情紧张,嘴巴歪扭地等待着法庭的判决。1948年11月12日,当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判其无期徒刑时,这个法西斯分子长舒了一口气,自己罪恶累累竟能逃过一死,他万分感激地冲法官鞠了一躬。在巢鸭监狱服刑6年后,畑俊六于1954年被假释出狱,1962年5月10日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星野直树,

历任伪满洲国总务长官、内阁书记官长等职,是日本军国主义战时财政政策的推行者。星野直树在任伪满洲国总务长官期间,致力于将东北的所有经济部门控制在日本人手中,从而扩大日本军事工业,实行垄断措施。

他策划成立了由日本人把持的“满洲国”中央银行,控制了东北的金融命脉,并鼓动日本国内财阀到东北投资。1937年,日本公司垄断和控制了东北地区的工业。在星野直树经济政策的残害下,无数中国企业破产。

除了实行“以战养战”的策略侵吞中国人民的财富外,星野直树还公然实行“以毒养战”的罪恶政策。他在中国被占领的土地上强制推行种植鸦片,使日本在伪满洲国及华北、华中等地开展毒品交易。通过“吸血鬼”

式的方式,侵略者从中获得了巨额财富,维持了战争机器的运转。但是,却有成千上万的中国财富流入日本的口袋,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变成了“东亚病夫”!

对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指控他的9项战争罪行,星野直树虽百般抵赖,但仍被判处无期徒刑,1958年获减刑被释。他出狱后表示,这次审判“实质为报复性的审判,就其内容来看对日本人是非常遗憾的”。

冈敬纯,

海军中将,曾任海军省总务及军务局长、海军次官等,是极力鼓

吹发动太平洋战争并亲自指挥作战的战争狂热分子。特别在太平洋战争中,冈

敬纯曾给日军带来了很多胜利,使盟军蒙受了沉重打击。

“法西斯轴心”的推动者大岛浩

大岛浩,日本法西斯外交的主力干将之一,是力促日本与法西斯德国、意

大利结成“法西斯轴心”的主要人物。

大岛浩善于玩弄各种阴谋,是一名狡猾的谍报人员。1934年3月,大岛浩

正式出任日本驻德大使馆武官。在此后的十余年间,他一直为日德军事同盟奔

波,出谋划策,有时甚至不惜损害自己与同事之间的关系。

20世纪30年代初期,日德两国为了不受束缚地进行军事侵略,先后退出国

联。很快,两个臭味相投的国家就密谋订立日德军事协定。尽管当时一些日本

外交官指出“日本将来只能被德国所利用,不会有任何所得”,但大岛浩却坚

持日本应迁就德国,为了共同的敌人,日德必须缔结军事合约。

大岛浩不断向日本参谋本部游说,声称如果日德两国结为盟友,就会迫使

苏联两面作战,难以干预日本的对华政策。不久,在大岛浩和德国外长里宾特

洛甫的共同策划下,《日德防共协定》于1936年11月25日签约生效。紧接着,

意大利于1937年也在这个防共协定上签了字。至此,日德意三国开始走上结盟

的道路,形成了“法西斯轴心”。

在极力推动法西斯各国结盟的活动中,身份仅为驻德使馆武官的大岛浩可

以说是越俎代庖,他直接与德国、意大利的外长交涉。一个国家的外交部长,

越过对方国家的大使,同该国武官进行谈判,这在外交上是不允许的。

1938年10月,大岛浩直接由武官升为大使,这在日本外交史上尚属特例。

1939年12月,因外交行动而引发国内政治矛盾的大岛浩奉调回国。

1946年4月,大岛浩作为甲级战犯受到起诉,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

岛田繁太郎,

海军大将,历任海军参谋部参谋长、舰队司令官和海军大臣,他是日本海军将领中积极参与和推行侵略计划的头目之一。

岛田繁太郎是东条英机的密友,一直坚定地站在东条的立场上,推行对外侵略。因为互争战功、互相嫉妒,日本海军向来与陆军有很深的矛盾。当陆军出身的东条英机执政时,岛田繁太郎领导的海军并没有制造对抗陆军的事端,这使日本在侵略战争中取得了更多的“战果”。

战后,岛田繁太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

[组图]看看日本侵华战争甲级战犯的真面目

重光葵,日本外务大臣。

重光葵年出生于日本大分县,年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进入外务省工作。年,随日本代表团参加巴黎和会。年起,历任日本驻上海总领事、日本驻中国大使。年,在上海被朝鲜抗日志士投弹炸伤致残。年,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年月,任日本驻苏联大使。年月,任日本驻英国大使。年月,任驻汪伪政权“大使”。年月,任日本外务大臣。任内积极主张对外侵略扩张,宣称日本对外战争的目的是“亚洲的解放与复兴”。年月,任日本外务大臣兼大东亚大臣。年月辞职。年月,复任日本外务大臣兼大东亚大臣。月日,代表日本政府在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列舰上签署日本无条件投降书。战后,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年。年,任改进党总裁。年,任民主党副总裁。年月,任日本外务大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怎么可以让这些倭狗可以那么平静的死去,看看人家以色列,千里追杀前纳粹刽子手,摩萨德是我们学校的榜样,对朋友可以原谅和宽恕,对那些畜生没有必要仁慈。便宜了这些倭狗、、、、、、、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