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10章 黑色绣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四个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搭建了一个棚屋。

再把还在昏迷中的孩子从原来躺着的地方挪进来,这样,他们五个人就暂时有了一个可以住的地方了。

休息的时候,查理抽空用棕绳打了4双草鞋,扔在沙滩上,以备上山时穿。

暂时解决了住的地方,接下来就是每天吃什么了。

还是得先把这个岛子巡视查看一下,看看这个岛子到底都有些什么可以利用的。


小憩一会以后,柳明全叫上查理和罗曼,叮嘱惠子好好看好孩子,出发了。

本来,柳明全是不想叫着罗曼的,不过,罗曼今天上午一直表现的都很积极,特别是搭建棚屋的时候,若不是他上上下下的,一条腿的柳明全和矮子查理还不知道会弄到什么时候,正是因为罗曼的主动配合,让柳明全觉得罗曼不是原来想的那么公子哥,再说,他的脚上的扭伤也已经好了,走起路来已经不那么别扭了,毕竟多一个人要好一些。再说,大白天的,在这个无人的荒岛上,惠子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沿着早晨捡到箱子的海岸线,一路向西,大约有800米的海滩,银白色的沙滩,看上去洁白神圣,一个掩埋遇难者的沙包靠在林子边上,各种树木混杂在一起,杉树椰子芭蕉橡胶还有沙棘,高高低低的,一些树木甚至长到了海水里。

各种树木是交错的,地势逐渐走高,看不到最顶端。

到了岛子的西边,沙子变成了粗砾。

三个穿惯了鞋子的男人,此刻赤着脚走在荆棘丛生且石砺遍地的山上,穿着草鞋的脚很不舒服,不过,有草鞋已经很奢侈了,柳明全根本没想到查理还会打草鞋,而且是自己默默的做的。他向走在前面的查理感激的看一眼,又喊,“查理、罗兰小心自己脚下的东西,千万别踩着蛇。蛇不动的时候,跟树藤是分辨不出来的,得好好看着点,踩上可就麻烦了。”

树林里根本没有路,只能从相对不算茂密的树木之间穿过。

开始上坡,一路都是各种野草苔藓野藤相互缠绕,看不出是树还是藤,越走树林越密,越来越陡峭,突然,前面不能走了,是一道悬崖,刀切的一样笔直,沿着悬崖的边缘继续往上坡方向走去,到处都是各色的花花草草和叫不上名字的树木,用猎刀砍掉藤蔓,继续往上走着,地势逐渐平坦。走过去十多米,竟然是一个大坑,深约30米,直径约50米的,陡峭的坑壁上同样长满了树木,坑底有一汪清水。这像是一个火山口。不过,火山口要比这大很多。

三个人绕过“火山口”继续前行,树林中隐约可以看到前方有一块巨石,突兀的挺立在那里。环顾四周,估计这块巨石就应该是小岛的最高峰了。

继续向着巨石走过去,有百十米就到了巨石的跟前。

在满目青山中,一个光秃秃的巨石显得非常的突兀,巨石风化的很厉害,有的地方一掰就会掉下来一片碎石。

围着巨石转了几圈,没有可以攀爬的地方而西北侧距离悬崖很近,不小心会被风吹下去。


还是查理有办法,他从柳明全手里接过猎刀去砍了一棵树,把树头搭在巨石上,他自己先爬上去了,然后,让罗兰从下边把柳明全托着,他在上面拽着柳明全的手,拉上去,最后,再把罗兰拽上去。

这块石头有50平米大小的样子,顶部很平整,几个人站在上边很宽敞,就是感觉风比较大一下,得小心一点,别被风吹到悬崖一边。

这里就是全岛的制高点。三个人站在上边,可以清楚的看到小岛的全貌。

小岛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样子,海拔大概百米左右,总趋势是西北高东南低,形状很像一只脚丫分开的右脚,五个脚趾中间分布着四个小小的湾子,而他们这几天待的那片海滩就在脚心的里面,他们站立的巨石是在岛子的最西面。除了他们站立的石头和他们待的海滩以外,全岛都在绿色植被的覆盖中。

罗兰说,“这个岛子真像一只脚,就叫小脚岛吧?”

柳明全的英语还能应付这几句话,他听懂了。柳明全说,“嗯,就叫小脚岛。”


正北方向还有一个小岛,那个小岛要比这个岛小而且海拔也要低很多,大概六十米左右,在前面的沙滩上被半个山挡着一点都看不到,两个岛屿中间隔着一百多米距离的海水。柳明全在想,两个海岛距离这么近,一般来说,中间的连接地带不会太低,海水低潮的时候,应该可以裸露出一条道路来,或许可以走过去?


柳明全正想着,突然,罗兰喊道,“看,那里有个人。”


顺着罗兰手指的方向,柳明全和查理都看见了。的确,在中指和无名指中间水湾里卧着一个人,那人显然已经死了,一动不动趴在水里。


“不管是死的活的,都得要去打捞上来。”说着,他们就准备从石头上下去。


往下爬的时候,柳明全注意到,石头上有刻台阶的痕迹,尽管多年的风雨侵蚀,石头已经严重风化,台阶也已经风化得只剩了肤浅的一道道刻痕,但是,柳明全可以肯定,那一定是人工雕凿出来遗留的痕迹。

这些痕迹再次印证了柳明全的感觉,这个岛上一定有人来过,甚至是居住过一段时间,要是短暂停留或者仅仅是游客来过的话,就没有必要在石头上刻台阶了,而且这里还是全岛的制高点。这个发现,让柳明全对这个岛子的神秘多了一层认识,不过,他对谁都没有说。


三个人一起向那个漂着人的海湾跑去。

在没有路的山上,从高处往下看,应该怎么走过去,看得很清楚,但是,一走进迷宫一样的林子里,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错,当他们估摸着方向走到海边,才发现是走错了地方,匆忙中走到中指和食指之间的海湾去了,中间地带还过不去,只好再倒着原路回去,才找到漂着人的海湾。

海湾不大水很深,柳明全扶着罗兰试着用拐杖探一下,够不到,查理就下到海水里,划水游了几下,伸手就够着了人,然后拖着向岸边游过来。罗兰也下到水里和查理一起把人抬上来。人已经是僵硬的,显然是已经死了很久了。

三个人一起,又把人翻过来,让他脸面向上,此人长着一副亚洲人模样,看不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长得浓眉大眼,生前应该是个挺英俊的男人,海水长时间浸泡,使他的身体发酵了,有一股轻微的尸体腐烂的气味。

像每一个被海水潮过来的人一样,这个人也是赤裸着身体,不同的是,他的右脚上还裹着一只黑色袜子。

三个人就近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挖了一个浅坑,把他放进去,再填埋上一些沙土。这个地方是鹅卵石比较多,沙土很少,覆盖了一些沙土以后,用用些鹅卵石压在上边,只能这样草草的掩埋了。

掩埋的过程中,查理一直在祷告。最后,还在他的坟头插了一个木棍,又绑了一个十字架,也算是一个标记。

处理逝者遗体的过程总是十分沉重的,不管这个人是否与自己有关系。大家默默无声的做着这一切,人已经死了,还是让他安静的走吧。


掩埋之前,柳明全把死者脚上的袜子脱了下来拿在手里,袜子是那种质地很好的线袜,袜子的外侧有一个字母“H”,显然是用白线手工十分工整的绣上去的,不知道这个“H”是代表什么意思。


三个人心情沉重的走回到棚屋,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柳明全听到惠子说话的声音,惠子是伏在那个黑孩子脸上,和孩子喃喃的说着什么。


惠子看见他们回来,就说,“这孩子已经醒了,孩子睁开了眼睛,还叫我一声妈妈。我刚给他喂过奶,又睡过去了,他很疲惫,让他再休息一会。”

柳明全说,“孩子醒了,真是好事啊,”

查理说,“感谢主啊。”说完,查理叫上罗兰,又去抓鱼去了。


柳明全坐下,从半截的裤子兜里掏出那只袜子,递给惠子,“给你留着吧,可以拆了当线用。”

惠子接过黑色线袜愣了一下,“这袜子,哪来的?”惠子翻动着着袜子,看到黑袜上白线绣得“H”,更加激动。

柳明全说,“我们在海湾里发现了一个人,脚上穿着的。”

“人呢,人在哪里?”惠子低声急切的问。

“人已经死了,我们从水里把他捞出来,就地掩埋了。”柳明全说。

惠子的声音高了一些,“那,还有别的什么吗?”

柳明全看出惠子的异样,说,“没有了,全身赤裸着,只有这只袜子。”

“那个人身上有什么特征吗?”惠子问。

柳明全想了一下,“哦,对了,那人后背上有一颗痣,很明显。”

一向温柔低声的惠子,直挺挺的站起来,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秀夫,我的秀夫”,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人也昏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