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日记:山西王掌权38载 一九三一 ~ 一九四七 1931-1932

山西日记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size][/URL] 1931年 民国二年进京,晚赴梁士诒宴,梁曰,总统决定打日本,我负财政之责,现在军事委员会正计划中。至军事委员会,见主任唐质夫(名在礼),乃问以袁计划打日本事。唐曰,有,但在二年以后。我曰,日本之军国主义,经过中日战争、日俄战争鼓励之下,已成一不可解之祸国祸世界疯狂而不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1931年


民国二年进京,晚赴梁士诒宴,梁曰,总统决定打日本,我负财政之责,现在军事委员会正计划中。至军事委员会,见主任唐质夫(名在礼),乃问以袁计划打日本事。唐曰,有,但在二年以后。我曰,日本之军国主义,经过中日战争、日俄战争鼓励之下,已成一不可解之祸国祸世界疯狂而不可自拔之团力,以我新造之民国,何堪与之挑衅。唐曰:我们内部人下奸进言,希望你们外间的大员建议。我晋见曾力书日本不可轻视,袁命详呈之,回晋后作“军事问答”万余言,亦名“军国主义谭”,呈之,阐说日本武力已成为政治性的侵略武力,待之犹恐不抵,攻之必不可犯。


梁士诒说,在我是任劳任怨,大家攻击我是揽权跋扈,如何是好。答曰:揽权跋扈和任劳任怨,是说居心,从外边看是一样,周公尚有流言之惧,只要得到自谅,不难求得人谅。


太原大国民日报,每日对晋政指责,甚至于漫骂。一日书一“袁世凯阎锡山厥罪维均”的标题诋毁之。袁阅后,由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函嘱将该报馆封闭。我答曰:革命初成,旧去新来,性未收敛,行未入轨,正当的批评固好,无理的漫骂亦可以资警诫,若只骂总统,我必封之,连我并骂,则可留之,留之有利于晋,封之有碍于总统之大量。袁乃许之。(二月十八曰 )




苏格拉底行于街,无故被棍击,睹者不平欲为之报复。苏曰:驴踢人一蹄,人岂可还驴一脚?此与孟子与禽兽有何难焉同,乃是不直之忍。(二月二十八日)



问:机器发明,生产力加大,但因经济侵略惹起世界大战,这是不是不能人定胜天所致。

答:这不是人定胜天的范畴,是人谋不臧的问题。如同涉大河,不用船而徒涉,被水所淹。当使金代值改为物代值的货币,尽量把工厂仓库的产品移到市场仓库,则机器发明,不只无害,反可加大生产,提高人类的幸福。(三月二日 )


1932年


美国考古局局长往甘肃考查古迹。经晋来晤,余日:君专为此来,何不惮辛苦乃尔。某曰:余为考查中国文化之进步程序,岂惮辛苦。余曰:中国文化有两种:一是人与人关系之文化。士负其责,此之谓高等文化。一是人与物关系之文化,工负其责,此之谓低等文化。君此行只知考查低等文化,而未注意高等文化也。余以此段话述于吴稚晖,稚晖返京后寄语于余曰,请告阎先生如再谈人与人关系的文化,则中国亡矣。今有人曰:陶知行有言,要在劳力上劳心,不可在劳心上劳心。余向有身的劳动时不可丢开心;心的劳动时不可离开身之论。陶之言余完全同情,吴之言恐有所蔽,人与人的关系无办法,则人与物的关系决不会有办法也。(一月十九日)


国际间抑强扶弱的假面具,现在被日本一脚踢破了,强者存,弱者亡,眼看就是世界的大混战。中国要能急起自强,还能存在,否则必遭减亡。中国苟欲自强,简单一句话,就是无论男女老幼,统通向造产路上走,做的向造产路上做,学的向造产路上学。美国人的生产能力平均美金四百元,合我国币一千六百元,而中国人的造产能力平均二十五元,仅得美国人六十分之一,这样薄弱的造产能力,如何能强国呢?凡是阻碍造产的一切势力,无论是人,无论是机关,无论是习惯,无论是学术,都应该合力消除之。(一月二十二日)


对上海华联社特派记者白超然谈话:问:现在国难日深,将用何法了之?

答:中国国难可分三种:一、已过国难。二、现在国难。三、未来国难。我们看已过国难怎样了,则可知现在之国难当用何法了之。已过之国难,当时未尝了,而其结果是个未了。中英事起,割香港以了之。中德事起,割胶州湾以了之。继而中俄事起,又租旅大以了之。愈了愈大,愈了愈多。今日之国难,则已过的未来之国难。已过的是了了当下的国难,而未了了未来的国难,故了现在的国难,应了了未来的国难。余意能了了未来的国难,才算能了了现在的国难。况今日民智已开,非昔日可比,糊涂了事,贻祸将来,恐非人民之所允许。了现在的国难在签字,了未来的国难在自强。今日的国难了后,政府宜急领导人民抱定自强自救的决心,化除一切私见,决定十年自强救国计划,定各级政府贻误罪,定各级政府妨碍罪。使全国咸能感觉到将来之国难可了。现在之国难不得不忍辱了之,一致发愤,以图自强。

问:主任前主张十万精兵守锦州之理由如何?

答:立国之道有二:一未雨绸缪,一慷慨赴义。二者俱备,人不敢我侮。吾国既不能未雨绸缪,则必须慷慨赴义。未能末雨绸缪,至少二十年来之当局同负责任。不能慷慨赴义,乃是我国民党之责任,此等大不辛之下,不有大牺牲,对内振不起人心,对外引不起同情。立国根本无从树立,中国国魂安所寄也。牺牲固为民族大不幸,然当牺牲时,牺牲愈大则价值愈高。余所主张十万精兵守锦州之理由如是。(四月四日)


告韩使——今春韩复渠使人来云:欲共攻平津,以驱张拥公再出,但许拒冯加入,何如?余答以外祸方殷,岂可再生内讧,且山东已在日人虎视中。若此正所以与敌以隙,国事更不堪问矣。使者曰:公如不然,请为向方守秘密。


告段使——合肥使人来云:北方军人一致倒张,倒后段可收回东省,北方另成政府以抗南,只俟公一诺。余答曰:未闻内乱愈张而外患能息者。日大国也,不可测度,请段公勿受其欺,此为四月间事。五月间复专使来云,愿推公主持北方军以驱张。北方军由段担任,一致听命,余答以十九年欲出洋息内争未果,变为内战,至今思及,尚为痛心,余岂肯再为内战之发动者。合肥老矣,当此国难之时,当局者刚愎固有遗误,元老当以原谅心理,以国民资格扶助,裨益国家当下为少,请转陈鄙意为盼,使者遂返。七月下旬复由王军长寄语云:外交内部均已办妥,拟入宋哲元军中,效马厂誓师法,通电抗日驱张,只得公一诺,即行发动。余曰外患已成,国固不幸,然负咎有人,段公此举,恐以救国之心,蒙乱国之责,老矣,不若静心为愈。希转达为盼。

注:有谓王系王总长揖唐者(八月二日)


自己做事,须有计划。有计划则有轨道,有程序,易检点,可按日记功。用人做事亦须有计划。有计划则有轨道,有程序,易考绩,可按日检点。但计划须精密周到,执简御繁。(八月十七日)


施政计划不可尚理论,要能坐言起行。(八月二十日)


利害不相同不可合事,见解不相同不可论事。(八月二十四日)


建设县当由村人手,建设省当由县入手,建设国当由省入手。(八月二十七日 )


世人说,仇人作弟兄,恶人作妯埋,详察社会间大半为此言所中,但非天性为然,实因家庭组织不良使然。如改善共同生活办法,与宅院建筑方式,则可减少积怨胶葛,非特不是恶人,必能较邻居路人相亲相敬也。(十月十八日 )



老不能自养,少不能自长,孤老之啼饥号寒,为人群之所最难堪,亦为为政之所当急务者。市村均设孤老院,市村中之孤老不能自生者使入院公养之。(十月十九日)


休养生息是指继续穷兵黩武者言也,不可以此拦阻建设,且休养生息莫有效于建设。反言之,建设即休养生息之最有效方法。亦可谓休养生息是消积的休养生息,建设是积极的休养生息。中国五千年来只有消极的休养生息:人亦知赞美其消积的休养生息,不知有积极的休养生息,无怪以休养生息而反对建设者,比比皆是。孙中山先生所谓行之非艰,知之维艰者,正谓此也。(十月三十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