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日记:山西王掌权38载 一九五○ 意兴阑珊,坚辞阁揆4

山西日记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二月十四日 张锦富(靖安、国民大会代表)云:某报批评院长既有倦勤意,还是日夜办公,星期日也不休息,还是不倦勤的表示。答:恋栈与不苟,在外表上看是一样,见仁见智,任人看吧。


二月十九日


毅丞问:今日的乱,全因大家私心用事,今后欲治,非去大家的私心不可。答:私心是与生俱来的,欲使人人去之不可能,只能规范其私心不能用事。如轨道规范火车,政治上建立起是非人的中心力量,私心即不能表现。只须领导政治上没有私心,在他人即不敢私心用事。

毅丞问:院长在扩大纪念周施政报告上说,今日须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什么叫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答:夏天的皮袄,冬天的扇子,经济平等热潮下的资本主义,民主高潮下的政治改进,与汽车渡海的军事战略,均须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二月二十日 洪兰友来云:时机迫切,应不顾一切请蒋总裁复职,领导国家而应时局的需要,院长有何意见?

答:总裁的出处,关系国基、谋始亦当慎终也。总裁复职是国家今日之需要,为台湾人士一致之要求,惟今日国势陷于飘摇,国基应奠于盘石之安,我可以先同你说,抗战前我到南京,总裁着我领导开的八个会议,一个是专讨论和战问题,于会的有九个人,有主张焦土抗战的,多数人主张糖包政策,洪问:何谓糖包政策?答:早年从福建出来一只载糖的船,船后有一沙鱼欲吞此舱,船夫搬一包糖掷之,沙鱼食后又赶上来,铅夫再掷一包,掷了半铅糖包,此船即到浙江海岸,故得半船之保全。其意说,日本并吞中国,割一省再割一省以待国际间之转变,企图保全半壁河山。大家本此决议,让我交代总裁,当时我说我不去交代。我们的决策、如是国家与元首之利害一致,我们好说,若走此糖包政策,开始难免国人反对政府,最后我们也无把握绝对能保持半壁河山,将因割让而懈军心,激民怨,将使总裁无以交代国人,无以交代历史。后来他们交代总裁后,总裁对我说,我们决定焦土政策可以,但我们前面抗战,后面有人叛变,将如何?我说:委员长不可估计的人太高,也不可估计的人太低,谁敢违犯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作利敌之行为,得罪国人,在历史上遗万世之臭。如有此省份,我可单身飞往,能说服了是国家之福,否则我即不返。当时张汉卿知道我领导的这个和战会议主张纷歧,他曾找我到楼上说,我给你作一个秘密报告,听说有主张割地议和的,我们预备了一百个人,一百个炸弹,对主和者将尽杀之。我说:汉卿,你今日为公为私,主张很得人的谅解,因和则东三省去矣,不过,我告诉你,我的主张和战,均以国家之利害为目标,假如国家利于和,主和的人还伯炸弹么?总裁遂决定焦土抗战。今日国基建立在宪法上,我前在重庆的三句话:“争同情,杜口实,杜法争”,时至今日,争同情是说不起了,杜口实,德公不让,我们也无法,只有杜法争。欲杜法争,顶好立法院可以修正国民大会组织法,修正之后,以足够法定的人数开国大会议,决议总统复职,即不会有法争。

洪云:恐代表们有所刁难。

答:舍此则无路可走,且无论如何刁难,他们焉能不通过。至于刁难,我们大家可以设法消除。

洪云:冒然复职难免将来是一场诉讼。

下午,非常委员会举行会议,讨论总统复职有关事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