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二月十二日 贾秘书长云:总裁办公室秘书长黄少谷电话,报载院长昨未到院,亦未会客,是否倦勤的表现?答:我昨因身体不适及防空演习,只会客,未到院。我在交卸的前一刻,亦必照常任事,我向来以令尹子文勉人,岂能不自勉。嗣黄少谷、郑彦棻、贾秘书长来商大局。

方闻(彦光、行政院参事)问:院长大喊人定胜天,今何不抱定斯旨,不顾一切猛远行之,以挽危局。答:人定胜天,第一要有权力,第二要有时间,第三要有人才,第四人与物的藏蓄力要够,第五国识要够。有此五够,纔能人定胜天。又问:今五者不够,原来是何动机喊出人定胜天的话?答:原来的动机为指出目标,希望大家向此路上走。

彦光再问:唐太宗于魏征在世时,从谏如流,魏征死后,因发现其笔记上有矜识处,遂毁其碑,院长对此作如何感想?答:臣亦不纯,君亦不圣,均不免有英豪气。

彭士弘(毅丞、国大代表)云:为政不得罪于巨室,今党中元老助之虽少效,但阻之甚为有力,何妨多与连系,以减少阻碍。答:有为则可,在无可为之局势下,连系频繁,徒遭人窥测耳。又问:欲人听者,必登高一呼,欲人助者,必立位以待,把握不住地位,虽听不显,虽助莫由,手无斧何,奈龟山何,用之则行,不舍不应藏。答:谋消寸冰不成、亦可见谅于人,谋消丈冰,难免有不量力之讥,不是义不当辞之事,不能不计成败。毅丞又问:脸顽与忍耐,从外面看无所分别,全说意志如何,任国家事、不应为浮言所动,伊尹圣之任者,院长向极推崇,岂可不效之乎。答:此不是任不任的话、是能否任的话,余早以身许国,岂能为浮言所动。

芷复问:中兴的前提为何?答:须易人。问:何故?答:不易人难脱窝臼。问:孔子说:余欲无言,何故?答:言之无益,即欲无言。问:院长在总理纪念周的报告中说“我说的不够”,这是不是与孔子的余欲无言不合?答:我当位,当言之事,无益亦须言,况改变认识,不言如何能改。


二月十三日 尚代表因培(厚庵)问开会情形,答:讲演式的会议,易形成夸功矜识,泄忿激人,不只时间不经济,议事无结果,且使各方异见益深,造成无公道无是非的局面。

与严廷扬(子言、立法委员)等谈时事,答曰:历史所记载者,真实性只有一半,只读亡国史难知亡国事。关于用人问题,昨会刘航琛部长,对经济问题长谈,知其甚有见地,遂感用人必须因才善用,如用之不当,将事也坏了,人也毁了。关于处事问题,处事标才智标力量绝对不可,标德陆也不可,人之与事,如表之与地球,能合上地球自转,才能表现表的效用,否则,于事无补,徒遭其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