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日记:山西王掌权38载 一九五○ 意兴阑珊,坚辞阁揆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二月八日 王平(均二财政部次长问:怎样作元首才能长治久安?答:思想站在时代之前边,适应需要,勿为时代所抛弃。理论站在环境的中间,不断的改造环境,勿为环境所枷锁。知人善任,一眼瞅住民生,以教养民行内政,培力讲理办外交。


二月九日 黄少谷(总裁办公室秘书长)来,谈总辞职事,力主到车山与蒋总裁加以检讨。答:人事国事,维命是从,自身出处,应由自主。


镜秋云:记得在成都时,有人向你说,你无政治资本,你是个政治家,不是个政治领袖,军中的悍将,政治上的流氓,社会上的劣绅、土豪,均敢侮辱你。你对元老要员,你又不卖他们的账,致日见孤立,如何能久,且亦未免太苦痛,答:不只是孤立受辱,而且已受到结伙的排斥。镜秋说:有人建议你组织政治资本,以资抵御,长官不愿。与大家拉拢拉拢,如何?答:素侮辱行乎侮辱,素孤立行乎孤立,素排斥行乎排斥。不安侮辱、孤立、排斥、连个侮辱、孤立、排斥也得不到。均一云:那太吃亏了。答:安于侮辱,是侮辱者仰面唾天,如不安于侮辱,人唾我一脸,我唾人一睑,是不是更吃亏。原谅人的人是高人一头,与人互争是一丘之貉,被人原谅是低人一头。禹堂云:如此与其受侮辱、何不去位?答:国家需我一日,我一日不去位,如不需我时,我自然即去,我之去留,以国家需不需为根据,我岂能作一红脸汉,因外来之横逆,置国家之利害不顾,即拂袖而去。前在重庆时,有以李代总统出国为不顾大局,亦劝我因之宣布辞职,给他放下。我说,他不顾大局,我亦不顾小局,将何以对人民,我何可因李代总统不见谅于国人,我亦不见谅于后世乎。



二月十日 蒋总裁嘱贾秘书长煜如及徐政务委员次宸转达:请阎院长万不可轻言辞职,因之动摇人心,国大之询,系我与德邻及伯川三人均有,所谓违法误国,不是说伯川,请他万无误会。

刘子英云:舆论批评你是孤掌难鸣,故一切方案不能实施。答:只要有权,孤掌很易变成不孤掌。问:责任内阁的阁揆能说无权乎?答:阁揆等于驾辕的骡子,绊住腿以后,寸步难行。问:为何绊腿?答:因车主行车的意念尚未到。问:车已套齐,行车的意念何以未到?答:有所待也。问:有所待也,抑有所虑也?答:我不知。

王均一问:院长常说:认识一致,行动一致,才能有所施为,如何能使认识一致行动一致?答:有用人权,有赏罚权,就能说有人听,作有人从,能听就能认识一致,能从就能行动一致。

郭镜秋云:外间批评院长组阁以来、说的多、作的少、对此感想如何?答:说还未说够,如何能作。又问:什么程度叫个说够,说到什么程度才能作。答:说的认识一致才叫够,行动一致才能作。又问:何不继续再说,屡说屡作?答:事务性的政治可作,但无济于事,转变目标的政务,在大陆上尚能说,到台湾后,说亦不能,何况乎作,环境已成不可为,虽有善者,亦无可如之何,况我非善者乎。讨论事必须是善因求果,究果善因,重在求其故,孟子说: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也,若舍因求果,终无是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