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日记:山西王掌权38载 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 羊城履职公私皆虑,进退两难1

山西日记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5.html


八月廿六日 (一)我感到现在各种会议多呈下列现象:一、背诵图书目录的会议。二、老鼠会议。

三、小孩说故事会议。四、逞能会议。五、报复会议。六、矜功会议。七、泄愤会议。遂致发言多离开议题,决议多不依据发言,演至儿戏加深,仇恨加大,造成分奔的恶果。这种会议真是煞人情绪,增人厌心,白度时间,滥费人力,此一端即造成灭亡而有余,真令人不知何者结成此果。古人说:无主乃乱,制度使然,抑领导失当所致,令人不解。

(二)有耻的风尚中,无耻的人易受打击。若欲得到帮助,须化无耻为有耻。若在无耻的恶风中,有耻的人亦感到无地自容。真是率仁率暴民皆从之,云能遮日,从暴之后善者亦无可如何。

(三)诞词知其无聊。

(四)固执己见与固执成见,比固执私见坏事还要大。因私见与无耻相连,人易察觉而打击,人之成见、己见与主张相连,易得人原谅,故其坏事之力量,较私见为大。

(五)健谈亡国,此感在未到广州前,心脑中毫无此观念。来到广州之后,虽感到诐词淫词不适理国,但亦说不出一个名词来,一日忽然感出健谈亡国四字。但何以造成此习尚,思索多日,末得端倪,或为革命街说,以说动人之遗风乎。




八月二十七日 主持孔子二千五百年诞辰纪念典礼,并讲“孔子与东方文化——中与仁”。


八月二十八日 应当人定胜天,不可束手待毙。


八月三十日 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函,请销辞意,奋志匡复。函复以国家为前提,个人得失,非所计及。


九月四日 李代总希望辞兼国防部长,以白崇禧接替,未表同意。


九月五日 致徐政务委员永昌函:兄昨晚之言,关系国运隆替,睡醒后颇觉萦系。我意:不只我兼国防部长必灭亡、换人或灭亡或不灭亡、我愿意辞。即使我兼亦亡、换人亦亡,或是我兼或可不亡、换人亦或可不亡,我亦愿辞。假如我兼亡的慢,换人亡的快,我就不辞。我认今天我们是病与命相连在一块,治病必致命,不治病必丧命,若不设法使病命分离,恐无下手之法。今欲转危为安,必须变各是其是各非其非为同是其是同非其非,方能意志集中,力量集中。按今日我们的自身,由人上说,易于各是其是各非其非,若从事上说,无人不愿国家好,定能同是其是同非其非。应决定何利必兴,何弊必除,规定进度,实行考核,作为我们首脑部救国约法,共同遵守,完成者奖励,遗误者严惩,则意志集中,力量集中,向挽救危亡目标迈进,未始不可有为。此致次宸兄

问:你是个政治家,不是政治领袖,无政治资本,日见孤立,甚或受辱,未免太苦,又如何能久,应当组织点政治资本,以资抵御。答曰:素孤立行乎孤立,不安孤立,连个侮辱亦得不到。安于侮辱,则侮辱者仰面唾天。若人唾我一脸,我唾人一脸,有何不吃亏?原谅人是高人一头,互唾是一丘之貉,被人原谅是低人一头。


九月八日 入耳与否均相宜,入耳与否何不宜,国家大事开会议,矜能夸识等儿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