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卷 第六章 雄辩滔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王亚樵的眉头一皱,道:“梁中国,此话何讲!”

梁中国是冷冷道:“王前辈,自古以来祸害百姓最严重的不是土匪,也不是各个王朝或者政府,恰恰不是别人,正是黑社会,你说是不是?”

王亚樵点头道:“梁中国,这点你说的不错,黑社会乃是我们中国战国时期就有了,且创始者就是墨子,如今,乃是民国时期,几千年过去,黑社会依然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对中国的危害是可以说是极度的大,而且,可以黑社会是已经到了一点事情也没有的地步了,许许多多的社会名流都要向黑社会缴纳保护费等等寻求保护,简直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可是,这和国民党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

梁中国继续道:“王前辈,我们中国是靠着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及孙中山等人的领导之下才能推翻清王朝,这个对吧!”

王亚樵的眼睛是露出一点崇敬之色,道:“对!多亏了国父等人的领导才能让中国脱离了清王朝的危害,这点,国父孙中山真的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了!”

“呸!”,梁中国是听见这里以后,他是极度的火大,他是想也不想就立即吐出了一口口水在地上,以及梁中国的脸上是露出了许许多多不屑的神情在里面了,王亚樵是看见了梁中国这个动作以及神情以后,王亚樵的语气是带着一丝怒意,道:“梁中国,怎么了,难道你对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及国父孙中山有意见吗?”

“当然是有意见了!”梁中国是发现王亚樵是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前者是怕也不怕,他也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王亚樵了。

王亚樵是看见这里以后,他是更加的生气了,原本,王亚樵是看见梁中国和东洋女子盛樱是在一起就有点不满了,现在,梁中国更是诋毁国父孙中山等人以及瞧不起辛亥革命武昌起义这让王亚樵是更加生气了,于是,王亚樵是大火道:“梁中国,那好,今天反正我也没有事情,那么,我就听听你有什么高见在里面?”

“王前辈,既然如此,那我就献丑了!”,梁中国是听见王亚樵这么说,那么,前者也就不客气了,道:“王前辈,我确实是对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有许许多多的佩服之情,但是,包括孙中山本人和辛亥革命武昌起义都是有黑社会的成分是混杂在里面,这点,你是怎么说了,难道,一个需要黑社会才能成功的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及中国的国父也值得令人敬仰吗?”

当年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之前之中之后,国父孙中山是觉得革命的力量是太薄弱了,所以,孙中山等人是去寻找黑社会帮忙,以壮大自己的实力,不仅如此,孙中山不仅仅是跟中国的黑社会有关联,而且,还是跟日本的黑社会有关联的!

盛樱是听见这里以后,她是立即对梁中国竖起了大拇指,道:“梁中国,说的好,说到了我们全世界人民的心声了!”

关于黑社会这点,就连梁中国都是知道的,王亚樵是身为中国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之一,后者是更加知道这一点的, 不仅如此,盛樱也是知道这个史料,而且,盛樱是一个日本人,日本人对中国的历史可能是比中国人知道还要详细,所以,盛樱可能是比梁中国和王亚樵还要详细了。

王亚樵听了以后,他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梁中国,这其中可以有许许多多的利害关系,不是你能明白的!这个你以后就能知道了!”

梁中国是冷笑道:“王前辈,难道这就是借口吗?”

“这……”,王亚樵是听见这里以后,他是顿时一句话也不说了,王亚樵忽然道:“梁中国,那好,你既然是瞧不起孙中山,看不起辛亥革命武昌起义,那好,那你说说你会怎么办,如果,你想不出来一个好法子的话,那么,那你也只能说空话了!”

梁中国淡淡道:“王前辈,你可知道无党派为何物!?”

无党派人士是指没有参加任何党派、对社会有积极贡献和一定影响的人士,其主体是知识分子。具体到我国,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一般称无党无派的知名人士为社会贤达。

王亚樵点头,道:“知道了。”

梁中国接着道:“王前辈,那你又知道民主为何物不?”

王亚樵是再一次点头说自己知道,于是,梁中国接下来就说出了自己另外一种方式来推荐清王朝代替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方法了,梁中国道:“王前辈,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无党派取代民主了!”

王亚樵听了以后,他是有点半通半不通的样子了,王亚樵道:“梁中国,你这话我是听得有些明白,又有一些不明白,你能不能说的清楚明白一点?”

梁中国解释道:“王亚樵,很简单,无党派象征自由,民主象征平等,自由取代平等,即是文艺复兴,师夷长技以制夷了,这个你知道了!”

文艺复兴是指13世纪末在意大利各城市兴起,以后扩展到西欧各国,于16世纪在欧洲盛行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带来一段科学与艺术革命时期,揭开了近代欧洲历史的序幕,被认为是中古时代和近代的分界。马克思主义史学家认为是封建主义时代和资本主义时代的分界。

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有的人被列强的“船坚炮利”吓破了胆,认为中国今后只能对外妥协,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以求“中外相安无事”。还有的人虽然对中国在鸦片战争的惨败痛心疾首,要求“攘夷”“剿夷”,但他们提出的“攘夷”“剿夷”办法是老一套,缺乏可行性。而魏源则通过对鸦片战争失败原因的认真反省,既认识到了中国的落后,承认西方列强有其“长技”,同时又没有丧失反抗列强侵略的勇气,认为中国只要把列强的“长技”学到手,就一定能打败侵略者。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认识,他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思想。这一思想后来成了向西方学习的思想源头,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王亚樵是听完了梁中国的解释以后,前者是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以后,等到王亚樵是考虑了有一定的时间以后,他王亚樵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梁中国,你赢了!国父孙中山是真的比不上你,但是,你也不能因此排斥国共两党!”

梁中国冷笑道:“王前辈,今天我说的都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但是,我觉得相信国共两党都是知道这些事情,不过,现在,似乎国共两党根本就没有想解决黑社会的念头,这点,你怎么说,并且,据我所知,国共两党众人都在和黑社会同流合污,与其交往,一起做生意等等,这点你怎么说?”

王亚樵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梁中国,我无话可说。”

梁中国是哼了一声以后,他是就一句话也都不说了,王亚樵是接着道:“梁中国,或许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无论怎么办,你也不能和东洋女子一起交往呀?”

梁中国停至此以后,他是彻底的明白了王亚樵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梁中国是苦笑道:“王前辈,这个世道可真的是浊浊世道,为什么你的脑子里面也要这么封建呢?”

王亚樵哦了一声,道:“梁中国,你说说,我封建在哪里?”

梁中国厉声道:“王前辈,关于这点,我不想和你多说废话,我只想说一句话,你王亚樵能和黑社会交往了,你还有什么人不好交往的!”

梁中国的话声是才刚刚落了下来,盛樱就对梁中国是竖起一个大拇指,道:“梁中国,你实在是太棒了!”

盛樱是对梁中国的反应是如此的赞扬,可是,王亚樵却是听见梁中国如此贬低自己,王亚樵可是气的不打一处出来了,王亚樵勃然大怒道:“梁中国。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应该呀,敢这么和我说话!“

梁中国是对王亚樵和黑社会交往的缘故,前者是对后者是殊无好感在里面,梁中国是冷笑道:王前辈,中国人怕你这个暗杀大王,我梁中国可是一方土匪,我可不怕你,如果,你想对我动粗的话,那你就来,看看到底是谁怕谁!”

王亚樵是听见这里以后,他的眉头一皱道:“梁中国,看来你是因为我和黑社会交往的事情,你是看不起我呀?”

要知道,王亚樵的暗杀组织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也是属于黑社会性质的帮派,所以,他是多多少少也要和杜月笙这类人交往了。

梁中国淡淡道:“王前辈,你我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会不会和中国黑帮断绝关系,以后不再和他们往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