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末日 正文 皆是同路人

zholroyd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size][/URL] 下午老李,小王,还有几个老兵示范了枪械的保养措施,并且当场在众多的新兵面前把一只崭新的三八大盖拆解了。那些新兵们一个个看着一支看似复杂的枪械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被拆解成了零件,眼睛都瞪得又大又圆的。枪支在这些从没摸过枪的新兵蛋子们的眼里是一件神秘的物品。这样一根几尺长得铁管子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


下午老李,小王,还有几个老兵示范了枪械的保养措施,并且当场在众多的新兵面前把一只崭新的三八大盖拆解了。那些新兵们一个个看着一支看似复杂的枪械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被拆解成了零件,眼睛都瞪得又大又圆的。枪支在这些从没摸过枪的新兵蛋子们的眼里是一件神秘的物品。这样一根几尺长得铁管子居然能够打死人?在他们的眼里,自己的亲人就是被日本鬼子用着这些“铁管子”给打死的。可是这样的一根铁管子又能拆出那么多零件,真是奇怪。看到了新兵们那敬佩的眼神,老李经不住地做起了秀来。他让小王给他带来了一块手绢,当做眼罩把自己的眼睛给蒙了起来。再笨的人都知道,老李他是想闭着眼睛把零件再次地组合成一支完整的枪支。可是老李到了这里还没完,为了煽动新兵们的热情,他让新兵们猜测他所需要组装这支枪的时间。

“你们每个人都猜猜,咱老李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把这枪组装完。谁要是猜对了,这只枪就归他了。”老李说道。看来这老小子的功利心还挺强。不就是一虚名吗?

“我猜一分钟。”下边的一个新兵首先喊道。

“我看不用那么多。你看教官的技术多娴熟,四十秒就可以了。”这个新兵蛋子在猜的同时还没忘了排教官的马屁,而且拍得是滴水不漏,看老李那笑呵呵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猜三十五秒!”又有一个新兵说道。

老李的这一手有奖竞猜一下子就把新兵们的热情都煽动起来了,一个个都在报着自己的猜测。终于在一片片喊声过后慢慢地静了下来。正当小王拿起手表开始计时的时候,营地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老李,只有一人除外。我在扫视着营地时发现了一名士兵,他的眼光不和其他人一样注视着老李,而是毫不关心地看着营地外的景色,好像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我定睛一看,他居然是那一哑巴兵。跟早晨一样,他的骨子里透露着自信,傲慢,甚至还有不屑一顾。我对他这不思进取的态度给惹怒了,正当我要朝他动怒的时候,营地里传来了一片片喝彩声和欢呼声,新兵们都欢腾雀跃了。原来是老李在三十秒的时间内把枪支给组装好了,这么短的时间,在新兵们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原来他们对老李是佩服,现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看着这些热情高涨的新兵们,我不好再当场指责那个哑巴兵,只好忍住了。老李也是言而有信的人,他把那支枪交给了猜对的新兵。当那新兵受宠若惊地接过枪时,其他人纷纷朝他投来羡慕的目光。毕竟他是第一个得到教官赠枪的人,谁不眼红。当兵的最好的的是荣誉,虽然这支枪是靠运气得来的,而不是对于战功的奖励,但在那些新兵的眼里它毕竟还是一份荣誉,而且是第一份。

“你们在今天后每个人都会得到一支枪。你得到的那支枪是属于你的,你要跟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好它。平时你要呵护他,清理它,照顾它,上了战场时它才会照顾好你。所以你要好好地熟悉它的每一个部位,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拆散和组装他。”我对着下边的新兵们教导道。这些话以前是我在美国陆军对着新兵们说的,想不到现在又能全文照搬了,唯一不同的就是英文被翻译成了中文了。正当我讲话时,那个哑巴兵再一次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此时他正在东张西望,根本没把注意力发在我的身上。这简直是对长官的不尊敬,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不教训不足以立军威。

“那位士兵,请你向大家演示一下如何组装枪械吧。你在下边自信满满地,以至于连我的训话都不听了。”我指着那哑巴兵说道。我是成心地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灭一灭它的傲气。

那个哑巴兵连一个歉意地笑容都没给,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我身边。拿起了台上的一只三八大盖,随手看了看,然后便一步步地把枪支拆解开来。当最后一个零件被放到桌子上时,他便开始把零件拿在了手中,开始组装了起来。整个过程简直是一气呵成,毫无丝毫的迟疑。这对于一个从没摸过枪的新兵简直是奇迹,换句话说是不可能的。这时一丝念头从我脑中飞过,难道他以前就是当兵的。可能是国军,也可能是八路,反正这是一个人才。他这一手简直是露脸了,现在不仅新兵同伴对他很是羡慕和敬佩,就连老李和小王这些老兵也纷纷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这时站在台上的我显得很尴尬,原本我想以此来教训他,想不到竟然变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我这个队长在众多新兵面前下不来台。

“小王,训练完后让他到我那儿一趟。”我吩咐道,然后便“夺路而逃”,随便找个台阶下了。

离开训练营地后,我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仔细地想着这哑巴兵的来历。我把各种可能信都想遍了,包括晋绥军,中央军,土匪,八路军,甚至连是日军派来的奸细我都想过了。虽然这些假设都有可能是真的,但是他们还是不足以说服我。他的目光是那样的熟悉,这个时代的国人是不可能从骨子里透露出那种唯我的傲慢眼神的,更不可能从一个难民的眼神里透露出来。这种气质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本身就所拥有的。一个难民的目光里透露的应该是乞怜,而不是自信。他绝对不是哑巴,他的眼神出卖了他。可是他为什么又要装哑巴呢?这样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我整个下午都在冥思苦想之中,终于在了傍晚时分小王把他送到了我的屋里。此时屋子里就我们两人,我和那哑巴兵。

“现在这里没别人,说吧。你到底是谁?你是那派的人?”我没有心思跟他绕来绕去,一下子就把话题给挑明了。

那人听了我的许久都没出声,看来他已经猜出来我识破了他是扮哑巴,而不是真哑巴。过了许久他嘴里开始念叨起来,很小声。我慢慢地朝他走去,当我接近他时,我终于听到了他在说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无法相信我的耳朵,或者说我无法相信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东西。怪不得别人说他老是说糊话呢,原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直都是:英文。

我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接着我用英文问他,“who are you?(你是谁)”

他听后,愣了一下,那念念有词的嘴也停下了。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闪烁着光芒。此时他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着话,话断断续续的,而且也是语无伦次。不过听了许久,我听到了一个久违的词语:太阳风暴。难道他也是美国人,也是在太阳风暴之后穿越过来的?我的天啊!到底有多少人穿越到了这个时空了?如果除了我们两个,那还会有谁呢?

这时我已经大致的理解了他的来历,我觉得我也应该让他知道我的来历,这样才公平。我用英文对他说道,“我知道那场太阳风暴。那时我住在纽约市郊,太阳风暴来临是我昏迷了,醒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他听后立即停止了哭泣,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我,然后一把抱住了我,再次痛哭起来。可是很奇怪,他很快就停止了哭泣,然后指了指自己认真地对我说道,“这不是我的身体,我是白种人,不是亚洲人。”

听到了他的提问我哈哈大笑,然后回答他,“现在只有你的灵魂和意识是属于你的,你的肉体大概已经在太阳风暴中被烧成灰烬了吧。”

“原来是这样。”他诺有所悟地说道。

“我们现在是1940年的中国,这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我把这里的情况大致地向他介绍了。

“我原来就是一个军人,有战争可以参与我感到很高兴。特便是能够那些小日本混蛋打仗。你说这里是1940年,对吧。明年日军就要偷袭珍珠港了,这仇我一定要报。我一定要看着我们那两颗超级炸弹落在日本的土地上。”听到了战争他并没有一丝的不悦,而是激动起来,或许这就是军人的本性吧。我一直都认为军人都是好战的,都拥有着战斗的血液。

“您说您以前是一名军人?”听到对方是军人我很高兴,这样我又能多一位助手了,而且是理解并能够实行现代军事理论的人才。要是他能加入我的游击队定能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对方随即向我介绍自己的身份,“我是美利坚陆军第十山地作战师中校营长,比尔·杰克逊。请问您是?”

听到了对方的身份,曾是军人的我立马起身,在立正的站姿中向他敬了个礼,“国民警卫队上士班长向您报到,请中校先生训示。我现在的身份是游击队长,名叫赵刚。”我大声的对他说道,毕竟在之前的军衔上他是我的上级。

此时比尔看了看我,然后居然向我敬了个礼,说道,“赵队长,现在我是您的士兵,尽管以前我是您的上级。士兵比尔请队长训示。”

“很好,欢迎你加入游击队。”我伸出了我的手,这回他不仅握了我的手,还以美国人的方式给了我一个拥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