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htwandcsh 收藏 66 27112

核心提示:俞济时驻在高安城外的一个村子里,敌机可能也发现了它的特别,遂一窝蜂地飞来袭击。几声巨响过后,俞济时只感到被什么东西推倒在地压在下面,就什么也听不到了。等到他恢复听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物体时,连他这个久经战场,见惯血腥的人也吓得头皮发麻,他的警卫连长为保护他的安全竟被敌机弹片削掉了半个脑袋!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文章摘自《蒋介石五大主力兴亡实录》 作者:张军 宋凯 出版:湖北人民出版社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之后,日军因战线过长,兵力不足,攻势遂转为守势,中方则由于消耗过大,将疲兵苦,一时也无力反攻,双方于是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尽管如此,以冈村宁茨为司令官的日本华中派遣军(第11军)的日子并不好过。从武汉到上海的2000里水路上,这里的40万人马承担着长江两岸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占领任务,而且面临着北面李宗仁第五战区、东面顾祝同第三战区、南面薛岳(武汉会战后,薛岳代行第九战区司令长官之职)第九战区这三个中国最具作战能力的战区的牵制、逼压和打击。冈村宁茨感到他就像一条笼子里的巨蟒,四面被挤压着;又像是一条网里的大鱼,连呼吸都有些不自在。他想冲破这张巨网,然后在华中任意腾挪。南昌,这个卡在他胸腔里的骨头,被他首先圈在了作战地图上,他要击碎这块骨头,而后扫荡南北,连贯东西,控制华中!


冈村宁茨的战略意图得到了日本大本营的支持。这时在万家岭遭受毁灭性打击的106师团在国内补充完毕,已归还第11军建制,冈村宁茨得到了这支焕然一新的生力军,更增强他夺取南昌的信心。


1939年3月17日清晨,鄱阳湖上波翻浪涌,日军116师团的2万多人乘坐近40艘军舰,50艘汽艇,利用雨骤风急的“天时之利”,直奔北面吴城守军而来。


当时,中国军队大多处于轮训时期,一线部队实力有限。吴城为湖边小城,守军仅1师1团之力,终究难敌2万日军海陆空的立体攻击。日军最终夺得了南昌之北的一个战略点。


与此同时,第6师团在骑兵的协助下向武宁地区的中国守军亦展开进攻,而101师团、106师团则强渡修水,破靖安,下奉新,向南昌掩杀而来。


防守南昌及其周边地区的是第九战区罗卓英的19集团军。罗卓英这位保定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本是很能作战的,但此时他的部队有一半在二线整训,一时调不回来,因而面对日军的咄咄攻势,他除了招架,别无它法;招架不住,他只得向薛岳、蒋介石求救。蒋介石一看形势不妙,急令第九战区调高荫槐第1集团军和俞济时的74军由湘入赣增援。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王耀武将军


3月,淫雨霏霏,道路泥泞,俞济时带着他的队伍风雨兼程地赶在赣西的山路上。虽然坐在小车里,但窗外不时吹进来的微风仍使他感到一阵阵寒意,满天低垂的乌云就像压在心口的石头一样沉重:前年上海作战的时候,58师的罗店战线压力过大,俞济时请求18军予以支援,没想到被时任18军军长的罗卓英给推了回来。此一时,彼一时,哼,他罗卓英也有求我的今天!思来想去,他便让部队暂时歇息了下来,说是等雨停之后再走。


这样,当74军到达高安的时候,南昌已陷入敌手。74军也就在高安附近住扎下来。


南昌得手之后,冈村宁茨想扩大战果,遂命令101师团留守南昌,而以106师团向西攻打74军和高荫槐第1集团军。


106师团曾在万家岭一役中被74军等部打得几乎全军覆没,此番交手,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到高安城外,师团长松浦就让6架飞机来回反复轰炸74军的工事。说是工事,其实就是一些简单挖成的土掩体,74军刚到高安,立足未稳,哪有工夫修工事?因此日军的飞机在高空丢炸弹,在低处追着我士兵打机关枪,光秃秃的树枝上到处挂着断肢残臂,草丛里,泥地上满是散落的人皮、碎肉。


俞济时驻在高安城外的一个村子里,敌机可能也发现了它的特别,遂一窝蜂地飞来袭击。几声巨响过后,俞济时只感到被什么东西推倒在地压在下面,就什么也听不到了。等到他恢复听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物体时,连他这个久经战场,见惯血腥的人也吓得头皮发麻,他的警卫连长为保护他的安全竟被敌机弹片削掉了半个脑袋!


敌人的猖狂让74军愤怒了,高荫槐的做法更让俞济时和他下面的王耀武、邱维达(接替冯圣法任58师师长)恼火。高荫槐的第1集团军是一支由滇军整编而成的队伍,战斗力本来就弱,一遇上日军胡天海地的轰炸,早已未战先怯。到后来日军步兵进攻时,他们干脆一退30里,眼睁睁地看着106师把74军从高安城里赶了出来。


从此,俞济时与高荫槐结下了不和的根蒂,74军“恨”屋及乌,不仅瞧不起滇军,就连全国其他的杂牌军它也瞧不上眼。


高安沦陷之后,106师前锋直指赣西、湘北,长沙因此一日三惊,蒋介石严令第三、九两战区合力实施“攻略南昌计划”,令薛岳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南昌。


王耀武端起壮行酒说:“弟兄们,今晚你们将踏着死去弟兄的血迹和尸首,为他们,为我们活着的人,一洗血泪和仇怨!你们有信心,有勇气吗?”


半个月后,第三战区上官云相的第32集团军会同第九战区罗卓英的第9集团军、高荫槐的第1集团军、49军、74军共8个军的兵力发动了对南昌的三路反攻。


74军的撕杀对象还是老对头106师团,俞济时以王耀武的51师主攻高安,以施中诚的57师攻打大城、万寿宫,以邱维达的58师作总预备队。原来隶属73军的施中诚之57师这时还不属于74军建制,只是在整训完毕之后,暂时受其节制,随其行动而已。


上次像兔子似的被106师团撵出了高安城,王耀武视之为奇耻大辱,那一日倘不是锦江的几座浮桥还在,只怕51师难逃全军覆没的厄运,现在军长给了他还手的机会,他王耀武就绝然没有“十年怕井绳”的软弱。


4月22日深夜,天空像锅底一样漆黑,随着王耀武的一声命令,51师的山炮、迫击炮、平射炮、对高安城展开了震天动地的炮击,流星雨似的炸弹直奔高安城墙和106师团的防御工事,一团团烟尘火光之中,城墙一段段地崩塌,碎尸一块块地起起落落,松浦淳六郎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那个叫万家岭的地方。


呛人的硝烟尚未散尽,王耀武大手一挥,埋伏在黑暗中的几支突击队便像箭一样地扑向城墙的缺口处。这时的106师团也确实不是万家岭时的那支队伍,它像一条被斩断的蚯蚓一样,自我修复能力特别强,51师的炮击过后,那些活着的士兵已爬上城墙,在缺口处架起了机枪。


随着一阵阵啾啾的枪响,火星前的人影一个个倒在了城墙根边。“**你娘!”王耀武一把抓下军帽,扔在地上,“重机枪,上!消灭它!大家系上白毛巾,大刀片,给我冲!”因为激动,王耀武有此语无伦次。


打掉敌人的机枪,冲进高安城后,手持大刀的51师官兵遇上没缠毛巾的抡刀就砍,日本人何曾见过这种阵势?腿长的狂奔到城外,腿短的便落了身首分离的下场。高安城终这于被51师夺了回来。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74军向日寇发起反击


白毛巾本来为防日本人的毒气而准备的,这时却派上了新用场。


57师那边却打得颇为艰难。西山万寿宫地处锦江口与赣口的交汇处,控扼着高(安)奉(新)公路,是南昌城的西大门,101师团当然不会轻易弃之。在守军顽抗、援军源源涌来的情况下,57师一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困难同样出现在51师的面前。


4月23日,也就是51师夺取高安的第二天,松浦淳六郎乘对手立足未稳之际,又对高安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


像两个互不服输的斗牛,一经接触,便是一场好斗。


51师的官兵这次把战火引到城外,多路人马纷纷从城门洞冲出,直接朝106师团的各处阵地杀奔而来。


眼看就要扑到日本人的跟前,106师团的阵地上忽然升腾起一股股淡黄色的烟雾,飞云似的随风飘向前进中的中国人的队列里。


“毒气!”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一些人就开始弯下腰来,咳嗽、捶胸,倒地!


无力抽出毛巾,更无力打湿毛巾,越来越多的人揪发蹬腿,曲手弓腰,随即七窍流血而死!


阵地上先是一片咳卡声、呕吐声,痰血堵塞气管后的抽搐声,跟着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106师团士兵的军靴踢踏着中国人的尸体又一迈进了高安城门!


从军15年来,王耀武从未在战场上掉过眼泪,但这一次,他哭了,而且哭得悲天怆地,惊天动地!


“高安不能丢,谁丢了谁给我夺回来!”薛岳给俞济时下了死命令。


俞济时见51师伤亡过多,便将58师调来主攻高安。王耀武不依,他给俞济时打电话说:“军座,你不要可惜51师,51师就是打到只剩最后一个人,这一个人也一定是打高安的主力!”


有58师相助,51师再次将高安围了起来。松浦淳六郎也打累了,打怕了,他呆在高安城内闭门休战,每天靠空投获得补给。


他在等待援军。


不行,不能坐看鬼子养精蓄锐,伺机反扑!王耀武与邱维达商量后,决定在丢失高安的第3天,再攻高安。强攻肯定不行,51师的弟兄已经死伤过半,无力再作硬拼,打高安只能奇袭了。


全师600名壮士被抽了出来,每人一支卡宾自动步枪,4颗手榴弹,一柄大刀,每人的面前放着一碗白酒,摞着50块大洋。


黑黢黢的夜色,静悄悄的队列,只有王耀武的声音象闷雷在炸响:“弟兄们,今晚是我们报仇雪恨的时候了!是我们51师为民族、为自打荣誉的时候了!想想一个月来,我们有多少弟兄惨死在暴日的枪下、刀下、毒气弹下!想想一个月来,我们在这里经受了多少疲累、伤痛和耻辱!今晚,你们将踏着死去弟兄的血迹和尸首,为他们,为我们活着的人,一洗血泪和仇怨!你们有信心,有勇气吗?”


王耀武端起了壮行酒,600壮士也端起了壮行酒,“有”!饮尽满碗的壮行酒,王耀武继续说道:“好!这50块大洋,我替你们留着,你们归来了,我奉还给大家,你们光荣了,我抚恤你们的家属。出发!”


夜风嗖嗖,600壮士很快消失在苍茫混沌之中。


一夜激战下来,106师团再一次被逐出了高安城,600壮士除了28人裹伤幸存之外,其余全部壮烈殉国!


而57师方面也传来捷报,大城、生末街相继攻克,万寿宫、虬岭不日可下!


但南昌郊区的战斗却愈发不利。由于74军与高荫槐的第1集团军分别被困在高守、奉新一带不能脱身,南浔铁路一直控制在日军手里,致使日军在5月初顺利从上海运来4000海军陆战队员增援101师团。101师团随之反扑,第三战区的两路大军,罗卓英苦战不支,退往向塘;上官云相率部逆袭,第29军军长陈安宝中弹牺牲,头颅被日军割下后带回南昌炫耀.


血战至此,夺回南昌已不现实。5月7日,蒋介石下令第三、第九战区停止对南昌的攻击。


50天的南昌攻守战至此以中国军队失利而告结束。据战后统计,此次攻守战,日军伤亡24000余人,我军伤亡37800余人,而仅74军在高安之战中就伤亡6000余人。


高安,从此有了一段血写的历史!74军,从此又多了一段血写的历史!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74军顽强阻击日军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日军冲破城区铁丝网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日军攻入城区


74军高安血战日军 警卫连长被削掉半个脑袋

我军用重机枪向敌人扫射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74军不愧为抗日铁军,几乎参加了抗战中正面战场所有的恶仗硬仗,连日军都对取畏惧三分。

向所有在抗日战争中捐躯殉国的抗日将士们致敬,你们是民族的脊梁,你们是华夏的荣光,你们是中国的精魂.

日寇在二战中最无耻,只敢对中国释放毒气。。南昌会战中,日寇为了突破修水防线,竟然向对岸释放10000多个毒气筒。桂林保卫战中日寇为了突破国军七星岩防线释放大量毒气。

请看日寇的罪行

连续炮轰三小时后,日军配置在江边的两万具烟筒,同时射烟幕和毒气,宽达五公里的淡黄色毒雾,缓缓顺风而下,穿过硝烟余烬,飘进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守军阵地。幸存的守军官兵在逃过毁灭性的炮击后,又遭到大规模毒气攻击,大批官兵中毒,部队马上陷入混乱和恐慌。开始纷纷的向后溃退。


当晚7点半,日军藤师团的突破大队,戴上防毒面具,开始强渡修水。这时,守军第七十六师第四五六团的河畔警戒阵地,已被轰得支离破碎,剩下的官兵在毒气中痛苦挣扎,唐际遇团长根本无法掌握部队,失去了组织作战的能力。守军现日军登陆后,各连自抵抗,第三营营长在混战中阵亡,第二营营长失踪。



桂林日军毒气攻城

11 月7日,日军见强攻伤亡巨大,急忙使用了大量的毒气弹攻击桂林各处守军阵地,守军中大多数没有见过毒气,不知道躲避,所以大量中毒死伤,其中800名桂军士兵(多为伤兵)在七星岩抵日军数日,日军在损失了近千人后向七星岩内施放毒气,七星岩内桂军官兵大量中毒,日军此时冲入其中,很多桂军士兵用剩下的一点点力气射击日军并同日军肉搏,但终因中毒后力竭和弹尽粮绝而全部牺牲。


该死的日寇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