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卷二 第二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对于网上盛传的一九五九、一九六0、一九六一三年灾难时期,全国饿死了几千万人的传言,刘心安始终抱有疑虑,不知真假,因为官方的文件不曾解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解密了,又有多少人能相信呢。刘心安求访了健在的亲历者,然而并没有找到准确的答案。平民是无知的,他们究竟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井外的世界根本不感兴趣,一问三不知。加上那时候信息闭塞,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方面的内容。就算是荒谅,当时已经贵为一县领导,也搞不清楚哪怕大概的数字。他只知道,那时确实饿死了不少人,就是江阳县也一次没有做过统计。那时候人们忌讳讲这个,官场更是如此。但有一点是确然无疑的,那就是荒唐村并没有饿死多少人,五六个人吧,或许还是得病死的呢,也说不到一定。

荒唐村为什么能够幸免于难呢?说起来,还得感谢老村长刘凤鸣呢。一九五八年,在他的一再坚持和劝说感化之下,村两委终于同意了将荒田不收归集体,还是作为自留地给私人耕种。别小看了这每家几分荒地,在三年大饥荒中,可就成了观世音菩萨,填了村民的肚子,救了村民的命。



本来,一九五八年进入火热的大跃进时代,中国人民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准备用十五年时间赶英超美。不掌握半点文化科学知识的农民也被组织发动起来,大炼钢铁,革命形势压倒一切,革命热情空前提高,可是结果很不好,不但浪费了很多资源,钢没有炼出来,而且耽误了农业生产,当年粮食产量直线下降,又要打开国际局面,支援朝鲜越南等国,粮食储备消耗殆尽,全国上下陷入了空前的粮食危机之中。

不用说了,连鱼米之乡的荒唐村生产的米粮都不够吃了,别的地方就可想而知。刘双月为筹备成立沉家洲人民公社积极奔走,出粮出力,感动了陈先进区长,将他调到公社,担任分管农业的副社长。这一下,刘双月时来运转,终于挤进了干部队伍,端上了铁饭碗。对于荒唐村合作社社长一职由谁继任,刘双月向上级推荐了刘飞灵,却因为刘飞灵仅仅是预备党员而作罢。沉家洲人民公社社长黄四清,亲自坐镇荒唐村,走访了群众,召开村两委会议,听取支委的意见,并且进行了举手表决,结果刘凤鸣以压倒性的票数取得了胜利,再一次担任荒唐村高级合作社社长。当黄四清征求刘双月的个人意见时,刘双月说了一句,服从组织决定。对于谁担任荒唐村社长一职,老实说,他已经没有多少兴趣了。随着地位的变动,他发现他的眼界开阔了许多,现在他需要面对的,是沉家洲人民公社的二十多个村庄,四五万人口。这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他从来没有管理过这么多人,他生怕自己管不好,辜负了党和人民尤其是陈先进同志对他的期盼和信任,他陡然发觉他自己任重而道远。为了更好的工作,他搬进了公社的单人宿舍,一间破烂不堪的草房子,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盯在公社里,担任义务值班员。不久,就把他老婆张小兰给忘记了。他兴奋到极点,脑子里只有工作,他已经没有了家庭的观念,放弃了休息的权利。

荒唐朝村的农业生产在刘凤鸣的领导之下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刘凤鸣这个人对革命不够热情,但为人实诚,他只认准一个理,咱做农民的,种地才是正经事,其他的都得靠边站。他把农业生产放在了第一位,让农民放了心,大家都说,咱就是种地的,咱老老实实地种地,放什么卫星,炼什么钢铁啊,该谁做的事谁把它做好了,就得了。农民做不来工人的事,工人也不会干农民的活,炼钢让工人老大哥干,种地让咱农民干,这样,谁也耽误不了谁。

黄四清因为刘凤鸣以前犯过错误,被前任双水区区长吴大炮拉下马,现在又被自己重新任用,虽说是村两委选举的,自己多少还要担点干系,再说吴大炮现在又主持县委工作,心里有些不安,怕他犯什么路线方针错误,那就要牵连到自己头上。于是几次三番地到荒唐村检查工作,视察具体情况,一来二去的,把刘凤鸣性格模清了,原来这个人骨子里是农民,对种地有一种天然的激情,而对待其他的事情,几乎都不关心。自从他担任社长以来,荒唐村政治生活比以前冷清了不少,但田地种得比以前要好很多,今年丰收是很有希望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