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生死相许’!这个境界你的母亲已经做到了,在我一去不复返后,在绝望的情绪支配下,她做出了月夜沉湖的殉情之举,这是多么了不起呀!”


“哇噻!‘月夜沉湖’,这种只有古典爱情小说里才有的情节,竟然会发生在我妈妈身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说起过?又是谁救了她?”


“这可是你出生之前的陈年旧事,是你爸爸救了她,后来就有了你……”


“我好感动!我为我的妈妈自豪!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要是也发生在我身上就好了!那我就不枉此生了!”


“你这么渴望爱情呀!别着急,你还这么年轻,还有的是机会。”


丽贝卡摇摇头,悲观地说道:“我看是没有多少机会了。”


“正处在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怎么会说出这样没信心的话?”


“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光我自己想有什么用,也要有合适的对象呀!”


“在你的同学中没有吗?不过……对于如今的年轻人,你的要求可不要太苛刻呀。”


“我的要求才不苛刻呢,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少女的直觉。”


“我想你的这些直觉中有很多来自你母亲的遗传,也是一个缠绵悱恻、唯美主义爱情的信徒,不过可想而知,时下这可是曲高和寡。”


“唉……曾经有一个小伙子让我非常倾心,我们也交往了一段时间,但他后来也被物欲的洪流拉下水,这令我非常失望。”


“发生了什么事?”


“往事不堪回首,他竟然在和我交往的同时,还舍不得扔掉他那几个肉宝宝,还经常同经常鬼混。当我据此责问他时,他还大言不惭地解释说‘爱与性是两回事,我的爱只属于你一个人,但我的性是自由的。’,这让我难以忍受,当场和他一刀两断。”


“……这是新时代的新问题,但已经很普遍了。”


“我的眼睛里可容不得沙子,无论是爱还是性,我都不愿与人分享……咦!不对呀,说好是我采访你的,怎么这情形象是换位了!。”


“哦,那你继续你的采访吧。”


“你有没有打算寻找新的爱情呢,或者说是另一种形式的肉体依赖呢?”


“你指的是什么?”


“很简单,就是肉宝宝那一类的东西,你尽可以向公社订制一个外形象我妈妈那样的。”


“这倒是一个很有趣的主意,这个世上没有圣人,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会这样考虑的。客观地讲,仿真人性玩具还是有一定的存在价值,我原本主张要彻底禁绝,但现在我认识到更现实的对策是堵不如疏,对它进行大幅度的限制是上策。不过近期我有大事要做,还顾不上这。”


“你这样说也不失坦率,其实我并不是完全排斥性玩具这一类东西,用它偶尔来调剂一下生活也是可以的,我反对的是沉迷其中。”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非要用这种方式在排遣消解寂寞的话,与其找一个象你妈妈的机器,还不如找一个象她的人……”说到这里,唐纳突觉失言,连忙把要一咕噜说出的话又咽回到肚子里。。


丽贝卡也品出了这话中那异样的滋味,两颊不觉泛起了绯云,两人又是一阵无语。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回去睡吧。”


“嗯!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