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早期强五轰炸技术趣谈

空军:早期强五轰炸技术趣谈

(一)引言

现今轰炸技术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连航空炸弹都像导弹一样长了眼睛,成为精确打击的工具之一。去年到珠海参观国际航展,各种国产精确制导炸弹就令人眼花缭乱,有激光制导、电视制导、高空防区外滑翔制导等;有些弹头自身具有北斗卫星导航、惯性基准导航、红外引导、磁性引导、无线电导航、光电引导;有些炸弹具有末敏破装甲高爆性能、有空气阻力子母大面积空爆杀伤性能;有些炸弹投放前输入攻击信息具有投后不管自动识别攻击目标能力等等。展览会上还看到部分炸弹明确说明“适宜强-5飞机使用”,像500公斤激光制导炸弹、400、200公斤防区外滑翔制导炸弹、精确制导菠萝子母弹和专门攻击装甲车辆集群的末敏炸弹等,真是时代不同了。

我1973年改装强-5,改装以前飞米格-15比斯(没有强击机用比斯代用)。早期强-5瞄准系统落后,投弹发生过许多笑话;当时轰炸用的都是水泥教练弹,不少飞行员从来没投过真炸弹。但飞行员就是这么一批一批走过来的。下面讲讲早期强-5轰炸技术的趣闻。

(二)早期强-5轰炸系统

七十年代初强-5可是威风凛凛的(与歼-6比肩),最多可以携带10枚炸弹(每枚50-250公斤),一炸一大片。比斯只能挂2枚炸弹,伊尔-10可以挂4枚。比斯飞机基本没有专门投弹功能,和投副油箱一样投弹。强-5则有专门控制轰炸投弹的系统,现简介如下:

(1)与轰炸投弹有关的电门开关。轰炸电门(左后排3),战术投弹电门(左后排4),应急开关弹舱电门(左后排5),投菠萝弹筒按钮(左前面板),应急投弹按钮(左前面板),打开弹舱门按钮(瞄准具左下侧),瞄准具加温电门(右侧下排5)、瞄准具工作电门(右侧下排6)、菠萝弹工作电门(右侧下排10),攻击系统电门(右侧壁玻璃盒上1),应急投放电门(右侧壁玻璃盒上2),

(2)电动投弹器。位于左侧油门杆后面的侧壁上。有“自动-视准”电门(选择自动投弹或视准投弹);“电源接通信号灯”(接通“自动-视准电门”、“电源”和“战术投弹电门”则红色灯亮);“投弹选择旋钮”(可选择:单投、连投、齐投);“时间选择旋钮”(可选择连投时间:0.2秒或0.3秒)

(3)瞄准具控制盒。位于左侧壁“电动投弹器”下方。上面有a“武器转换旋钮”(可选择:“俯冲轰炸、水平轰炸”);b“风速参数引入”(根据目标区预报利用风速手轮和风向手轮预先装定:风速5-30米/秒、风向顺逆左右);c“平修跳弹长修正参数引入”(水平自动投弹时发现弹着点偏差进行适当修正,炸弹超前顺时针转动可调100-500米、炸弹落后反时针转动可调100-300米);d“俯冲修正量引入”(俯冲自动投弹时发现炸弹前后偏差,修正方法同c);e“盲投-视投电门”(可选择:盲投投弹或视投投弹);f“光学-雷达电门”(可选择:光学瞄准具瞄准或雷达信号瞄准)。

(4)瞄准具头部。光学瞄准具上的选择开关,要根据任务进行选择。a“超越角度旋钮”(轰炸选择刻度范围0-12度);b“翼展旋钮”(根据轰炸靶标选择刻度范围15-25米);c“选环杆”(有活动环和固定环,轰炸一般选“固定环”);d“光环亮度旋钮”(根据当天情况选择明暗强度)。

(5)轰炸信号灯盘。位于中央仪表板下方的武器显示板面,有“机翼炸弹悬挂显示灯”(左右共8个)、“机身炸弹悬挂显示灯”(4个)、“弹舱炸弹悬挂显示灯”(2个)。

(6)射轰-1型瞄准具。射轰-1是强-5第一代具有轰炸修正能力的瞄准具,具体数据如下:a 俯冲轰炸功能:投弹速度(500-1000公里/小时)、最高进入高度(3000米)、俯冲投弹高度(400-3000米)、俯冲角(5-45度)、纵向风速(0-30米/秒)、侧向风速(0-20米/秒)、固定超越角(8-11度)、炸弹标准落下时间(20.5-21.5秒)、海拔修正高度(0—2000米)、俯冲修正(0—2000米);b 水平轰炸功能:投弹速度(500-1000公里/小时)、水平投弹高度(100-500米)、纵向风速(0-30米/秒)、固定超越角(8-11度)、炸弹标准落下时间(20.5-21.5秒)、跳弹修正(+500米、—300米)。

从它的数据看,是一种简易瞄准具,在当时功能不太完善的情况下装备部队,飞行员在遂行攻击任务飞行中大多不敢使用,就是误差率大难以控制,令人哭笑不得(后面有专门讲述)。

(三)早期强-5轰炸功能

强-5有如此众多的轰炸控制装置,说明强击机在对地攻击中炸弹的重要作用,也是与歼击机最大的不同。歼击机可以用炮、导弹攻击地面,但没有炸弹轰炸能力(除了像投副油箱一样投弹)。

根据经验,上述强-5的轰炸控制装置有三方面功能:(a) 提高轰炸精度。强-5装备“射轰-1”瞄准具,出发点是利用带有陀螺稳定功能的光学瞄准具,通过计算偏流角,为飞行员攻击瞄准减少偏差;(b) 防止误操作。带炸弹飞行是所有飞行任务中最危险的,稍有疏忽炸弹掉落,都可能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所以电门、开关、保险盖、按钮等“谁先谁后”顺序绝对不能错。(c) 对炸弹数量心中有数。由于强-5可以最多带10枚炸弹,每个炸弹位置在那很重要,如果有空爆弹、穿甲弹、燃烧弹、钻地弹、子母弹等,谁先投谁后投、一次攻击投多少,几次投完等,都需要按预定攻击方案执行,由于没有计算机控制,能有足够的显示灯和选择旋钮也行。总之飞行员即要操控飞机,又要搜索观察目标、又要保持攻击编队、还要数清炸弹,确实不容易。

当然,如此严格控制虽能防止掉弹,也有副作用。就是正常情况投下不下炸弹,有一个电门或开关忘记打开,致使轰炸电路不通投弹无效,也是经常发生的。在空中没能检查出来,必需要带弹返航着陆,又是一个风险。该投投不掉、不该投它掉弹,危险无时不在。

这就是早期强-5具备的条件,七十年代初,强击机部队在试验中装备强-5,飞行员在摸索中改装强-5。学无止境,飞行员们在轰炸射击中克服困难,也享受乐趣。

(四)强-5早期轰炸经历趣谈

(1)轰炸准确度“三兄弟”中排老末。

七十年代初强击机部队出现过三种机型共存时期(很短暂伊尔-10就淘汰了),有强-5、米格-15比斯和伊尔-10(一个师3种机型3各团)说来有意思,真正的强击机是二战立下战功的伊尔-10螺旋桨飞机,除了飞得慢飞得低,射击轰炸都比较强。机场上空每天都有不同型号飞机轮流飞行,一会是银色利剑直刺蓝天,一会是大刀飞舞嗡嗡一片,煞是好看。那时主训是打坦克,三个团各组成小分队汇报对地攻击功夫,我当时飞比斯印象特深刻。机场备降场草地有三组地靶靶标(15米直径三环靶),靶心放置几个汽油桶,由三种机型攻击比试,全师指战员和飞行员都来参观助威。停机坪上每团准备四架飞机(两架备份),从飞机个头上看,强-5最高大威风凛凛,比斯小心翼翼像个小弟弟,伊尔-10大大咧咧抬着头(后三点)不管不吝满不在乎。

汇报从开始到结束,欢呼点都在老伊尔-10上,别看飞的慢悠悠,一上来两架飞机一个大角度一个小角度俯冲射击,全都打在靶标中心环上,并击中油箱,赢得满堂彩,随后的俯冲轰炸,老伊尔-10四枚炸弹全部命中中心,其中一枚炸弹竟投在靶心油箱上,真是不得了。最后成绩:射击和轰炸名次都一样,伊尔-10第一,比斯第二,强-5最后。其中强-5四枚炸弹只有一枚投进靶标15米圈内。不过他们强-5刚刚改装不到一年,飞到如此成绩不错了。等我改装强-5后才知道,它的轰炸成绩评分标准规定:五分(1000米俯冲纵横向偏差为45*40米以内、2000米俯冲纵横向偏差30*30米以内,投弹速度为770—790公里/小时),而比斯轰炸五分(1500米俯冲纵横向偏差为30*28米以内,投弹速度仅550公里/小时)。要说明,我们轰炸使用的是50公斤水泥练习弹。

(2)早期强-5自动投弹系统没人敢用。

按道理飞机装备“射轰-1” 瞄准具可以进行两种方式的自动投弹:“自动盲投”和“自动视投”。(a) 什么叫“自动盲投”呢?打开自动投弹开关,打开活动环,输入风向风速和其他相关数据,进入俯冲后,迅速瞄准目标(瞄准具十字线对准目标中心),随即按下“攻击按钮”(轰炸信号灯亮),瞄准具根据你的俯冲角、高度、速度自动计算一个正确投弹时机,飞行员只需要保持俯冲角,沿直线俯冲(不再保持瞄准点),直至轰炸信号灯和相应炸弹挂位信号灯熄灭(炸弹自动投下),立即拉起推出。若高度低于900米炸弹仍未脱钩,须立即按下“稳环按钮”退出。(b) 什么叫“自动视投”呢?基本和上述“盲投”一样,只是俯冲稳定瞄准目标后,按下“攻击按钮”但继续修正保持瞄准目标(不保持俯冲角),直至炸弹自动投下。看似很简单很受用的“自动投弹”,竟乱弹琴没人敢用。

原因就是这玩意不过关,飞行员管它叫“神经病投弹法”。部队曾多次组织技术攻关小组,试飞“自动投弹”程序,找最好的“投弹”能手,使用最规范的俯冲动作来配合“自动程序”的建立。每次试飞都如临大敌,靶场选择方圆5公里没有人家的地方,警戒的战士加派不少,临时塔台有指挥的,有观察飞机的,有观察投弹时机的、有报告俯冲高度的,还有气象预报员报告风向风速等等。可惜瞄准具不给力,不是投早了(没到时机就脱钩,落后几百米),就是投晚了(飞行员赶紧拉起,炸弹脱钩飞了出去超前几百米)。有几次更可笑,飞机还在轰炸航线上,没进入俯冲,按规定提前打开“自动轰炸电门”和“俯轰电门”,电门刚打开就有炸弹脱钩了,飞行员还不知道,进入一投少一枚炸弹。开始以为炸弹没脱钩,又检查又重投,灯都熄灭了(炸弹不在挂位)。后来附近老乡找来评理,说部队炸弹砸漏他家牛棚顶(幸好是水泥弹)。自动投弹变成“瞎投乱扔”,所以再也不敢用了。

(3)练就人工投弹真功夫。

强击机轰炸训练分俯冲轰炸和水平轰炸。水平轰炸属于低空飞行则隐蔽性较好,更有实战意义,比俯冲困难些。现就强-5水平轰炸做一个简介。根据1973年训练大纲要求(对不起,以后颁发的大纲不能公开的),平时训练条件下,进入轰炸航路和投弹高度为250米,飞行速度800公里/小时,超越角装定11度,投弹后穿越爆炸区域的高度不得低于500米,炸弹2—6枚(50公斤教练弹)。

起飞前,将“自动—视准”电门放“视准”位置,选择投弹方案(单或齐),瞄准具选择“固定环”,打开“攻击系统”电门和“瞄准具加温”电门。起飞后,出航保持速度700公里/小时、飞行高度500米(带战术背景可以250米出航,接近靶场必须上升至500米搜寻靶标)。经与靶场指挥员无线电沟通,询问靶场天气实况,心算轰炸修正数据。如果对陌生目标攻击,要迅速发现目标,并通过靶标上空10—15秒,以45度坡度作180度转弯,按反轰炸航向飞行。通过靶标正侧方时计时,飞行30—40秒同时下降高度250米,然后再45度坡度转弯180度,期间打开攻击扳机,将“武器转换”电门放“平轰”位置。进入低空水平轰炸航路后,对准靶标保持速度800公里/小时,进行方向瞄准修正,瞄准具十字线中心逐渐接近靶标,一旦重合,立即投弹,并拉起上升至500米通过爆炸区。

低空水平轰炸之所以困难原因有三:(a)低空寻找并保持目标难。因为视野不开阔,与稍远目标呈水平放射状,较难辨认。必须仔细研究地图,熟记主要地标之间位置关系(如道路村庄河流的交叉处),尤其第一次通过目标上空时必须迅速记住周围显著地标特点,两次大的180度转弯中,即使看不见目标,也要记住大概方位和辅助目标,争取一次进入攻击航线成功。(b)人工水平轰炸对风向风速修正较难。左右侧风影响炸弹左右的偏差较大;前后顺逆风影响炸弹超前落后的偏差较大;所以必须提前心算好修正量,适当瞄准一个模拟修正点,才能把炸弹投中目标,这完全靠经验的积累。(c)投弹时机判断不准则谬之千里。飞机以800公里时速前进,每秒达220米。延误或提前0.1秒就偏离目标22米,。人的正常反应在0.3秒左右(距离误差就达正负66米),而人眨眼的功夫为0.4秒(误差达88米),可见影响之大;另外,每个人扣动扳机动作也有差别,投弹扳机是由射击保险盖翻过来,像开枪扣扳机一样。如果判断投弹时机误差0.3秒、扣动扳机又误差0.3秒,累积时间误差为0.6-- 0.7秒,造成的距离误差将达到130-- 150米。

所以,水平投弹相对俯冲要难一些,但一旦掌握了投弹技巧,水平投弹比较好玩,低空活动紧张刺激,地面的村庄学校,会有人向你招手。靶场虽然一个,但出航可以临时选择多条航线,每次都有新鲜感,也考验你的低空领航搜索能力,靶标只是十米左右的白色十字(石灰),经常有人找不着或找到了飞着飞着就丢了。

(4)单机过关了,还有双机、四机编队轰炸,我水平轰炸成绩还可以,所以担任长机的机会就多。飞双机、四机轰炸说白了就靠长机瞄准,长机炸准了大家成绩都好,长机炸偏了大家都不及格,僚机的责任就是编队并听口令投弹。担任长机与单人轰炸有些区别,你要考虑僚机炸弹的弹着点,按两人炸弹的总评算成绩(编队轰炸靶标区为150*210米)。双机是50*50米的普通队形,你要让四颗炸弹都投进靶区,必须瞄准点向左靠一点(僚机在右)、投弹时机晚0.1秒左右(完全是一种感觉)。而四机水平轰炸,从战术要求上就是面积攻击(左右宽前后窄),所有炸弹必须平均散落在规定区域(八颗炸弹命中七颗为5分)。有一名副团长带队,可能年龄大了判断欠佳,他带的四机连续不及格。按规定及格两次才能晋级,只好让别人带队,副团长去当僚机总算完成任务。

(五) 投掷真炸弹的感觉

我们那个年代的强击机飞行员说来可怜,不少人飞了近20年,没有投过一次真炸弹。部队从1964年到1981年,中间跨越十年文化大革命(1966—1976),前后一耽误,直到停飞都跟50公斤水泥教练弹打交道,从伊尔-10到比斯到强-5都一样。幸亏火箭和机炮是真的,否则真成水泥疙瘩飞行员了。

现在分析有几个原因。

(1)经费紧张。当时全国都在搞文革,生产停滞经济困难,军费有限。为节约航油,飞行员年飞行小时限定在50小时以内,一句口号颇有代表性“地面苦练空中精飞”。50小时只够保持基本技术,大家开动脑筋想办法,地面多练多熟悉,空中一个架次(30分钟)当两个架次飞,大纲训练跳练习走捷径,能省就省。偏偏为了准备打仗,1969年空军又扩建到50个航空兵师,阵势挺大囊中羞涩。水泥弹便宜就多投点。我1969年航校毕业到1980年以前,就没投过一次真炸弹。

(2)没有符合实弹轰炸要求的靶场。

实弹轰炸靶场与普通射击靶场设置和要求完全不同。普通靶场适应机炮、火箭的环靶和水泥弹十字靶标,占地面积小,值班警卫人员少,对周边村民影响小。实弹轰炸靶场则完全不同,炸弹破坏面积大,声音恐怖扰民。最重要的是,如果飞机经常带弹出没于居民点上空,危险性极大,稍有不慎掉弹落下后果不可想象。而机场由于特殊要求一般都建在县城以上地方(解决供应方便)。我们常见的靶场,有机场就近简易地靶靶场,有5分钟航程的机场附属靶场,有军或军区所属靶场,还有更大的武器试验靶场。

实弹轰炸训练很少在军师级以下靶场进行,每年只有少数人员参加军区级演习,在演习场才能体验投实弹的滋味。许多部队都组成小分队,平时多飞重点培养,演习就拉出去争名次。大部队没有这种机会。但文革期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不少团长大队长停飞转业也没捞上投真家伙。

(3)投真炸弹的感觉

现在的飞行员参加各种演习对抗的机会多了,各军区和空军在深山大漠建设了许多合成训练/对抗基地,无数的真炸弹与其报废,不如让飞行员练练胆量和提升感觉。三十多年前一个偶然机会,某军工研究所研制一种新型炸弹引信,我参与了试验小组试飞工作,有幸投过真家伙。

从技术上讲,投真炸弹和水泥弹没有区别。最大的不同是心理作用,一颗250公斤甚至更大的,在你机翼下挂着,引信保险已经拿掉,带着它上天作何感想(投过手榴弹吗?练习弹人人投没人害怕,一换真家伙不紧张才怪)。因为试验小组(三人)都没有投过真炸弹,到达某试验场机场头两天,准备每人试投3个架次普通实弹。重点准备轰炸军械系统操纵程序,因电门开关太多,谁先谁后背的滚瓜烂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飞机空中掉弹。好在试验场周边都是盐碱荒滩没有人烟,相对压力小一些,但作为飞行员发生意外总是丢脸的。开飞那天,一人指挥两人试飞,不知别人怎样反正我有些紧张,吃早饭时双手都有些抖,我就故作镇静尽量回忆操作程序,我第一个飞不能把紧张传染别人。为防止意外,全部按人工方式投弹。出乎意料,靶场方面的人都挺轻松,有说有笑打着招呼(他们见多识广),地勤军械最后检查了250公斤炸弹,保险小红旗在弹头飘着。我用手轻轻推了推看吊得紧不紧,我从来没投过这么大的家伙,一种莫名的兴奋代替了紧张。起飞很顺利,到达靶场前,不断看挂弹指示灯(亮者就好),握着驾驶杆的手都出汗了。很快进入轰炸航线,人完全进入攻击状态,才恢复飞行员自信本能:俯冲瞄准“投”!我把飞机拉起,刚刚上升,就听到机身下两声巨响,飞机略有震动;赶忙压坡度向下一看,好棒,完全命中靶心,两股浓烟升起。“全部命中,炸得好”传来地面指挥的声音。紧接着后机同伴也完成投弹,返航的路上我们欣赏着四股烟冲向蓝天,心情完全放松了。俗话说“经历了一次就再也不怕了”,后面的试飞很顺利无须多叙。这件事证明,实践是多么重要,越不飞越不行,熟能生巧。难怪现在飞行员艺高人胆大,多难的科目都敢飞。和现在的训练大纲相比,我们那个年代就是小儿科了。不过历史是从我们头上经过并延续下去直到今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