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爸爸的遗产——淮海战役回忆录之六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共产党军队在淮海战场上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是与革命老区——山东人民的支援分不开的。淳朴的山东人民动员了数百万青壮民工为前线送给养和弹药,妇女、老人在家中缝衣做饭纳鞋底,儿童在家站岗放哨维持秩序,山东人民自己节衣缩食,为的是全力以赴支援解放军在前线打仗。1975年有一部电影叫《车轮滚滚》形象的表现了民工对淮海战场的支援。所以毛主席说:兵民乃胜利之本。陈毅元帅也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

除了山东人民的直接支援,我在爸爸的笔记中又看到远隔千里的另一种支援,即东北人民对淮海战役的支援,而东北对淮海战役的支援一般人没有想到,然而确是实实在在、千真万确的,为了还原这一段史实,我将爸爸的笔记摘录于此。



大连建新公司的创建及其对淮海战役的支援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我党在大连组建了一个大型兵工联合企业——大连建新公司。1948年,建新公司生产“一二四”式山炮弹23万发、掷弹引信2.2万多只,迫击炮900门,经海路运往山东,又转运淮海前线,直接支援淮海战役,为消灭国民党军队主力于长江以北,做出了重大贡献。正如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同志在总结淮海战役胜利原因时指出的:“华东地区的解放,特别是淮海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山东的小推车和大连的大炮弹,是与东北的军工有密切关系的。”

大连位于辽东半岛南端,三面环海,北接松辽平原,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地理环境十分优越。根据1945年8月国民党政府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有关条款的规定,当时的大连、旅顺、金县为苏军军管区,国民党军队不能进入大连。在国民党军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时候,大连的政治环境相对稳定。同时,我党采取隐蔽的形式,牢牢掌握着大连地区的地方政权。这是我党能够在大连组建大型军工企业的政治条件。

1946年10月,党中央根据肖劲光的汇报,指示加强大连兵工生产基地的建设。当时大连有许多工厂,由于缺乏干部和资金,不能开工和正常生产。中央要求各解放区派得力干部,携带资金前往大连,利用其工业条件,生产武器弹药及其他兵工材料;同时开展对苏、朝及香港的贸易,采购用于支援战争的战略物资。于是,各解放区的大批干部四面八方进入大连。曹鲁、芦素萍、李振南、李竹平、吴屏周、江泽民(注)等分别受华东、华中和晋察冀中央分局的派遣,来到大连。原胶东兵工厂副厂长刘振带领十几位同志到大连进行军火生产的准备工作。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根据曹鲁等人对大连政治、经济状况的报告,确定由华东财委副主任朱毅率领60余名干部,组成华东财委驻大连工作委员会。由朱毅任书记,成员有李竹平、曹鲁、周嘉琳、朱官升等人。华东驻大连工委成立后,华东各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有了集中领导,为打开军工生产局面奠定了基础。当时,中共旅大地委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组建了军工生产委员会,由朱毅任主任委员。

经过朱毅、曹鲁、江泽民等同志的出色工作和紧张筹备,建新工业公司初步形成了较完善的生产体系,时由朱毅出任经理、江泽民任副经理。当时,苏军对我方军工生产采取默许的态度。后江泽民调东北军区军工部,由张珍继任副经理。

1947年下半年,国民党军队加紧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同时对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进行海上封锁,对大连和华东地区的往来造成很大威胁,使公司在经济上遭遇到较大困难。中共东北局副书记李富春知道这一情况后,当即决定,公司所属各厂的经费从1948年起,全被由东北局负责,公司生产的全部炮弹和发射药全部送往华东。旅大地委书记韩光表示:坚决贯彻东北局指示,全力支持建新公司生产,支援华东前线作战。建新公司转由中国东北局领导后,在财力上得到了东北局的大力支持,从此进入了一个更加蓬勃发展的新阶段。1月24日,建新公司完成了全装后膛炮的试制任务,为纪念这个有意义的日子,将炮弹命名为“一二四”式炮弹。1948年年产单基药110吨,月产已达10万吨。

建新公司成立后,旅大地委和建新公司的领导,既尊重苏军当时所处的地位,考虑到苏军的影响,采取隐蔽的方式组织生产;又坚持原则,决不受苏方的牵制,把集中全力办好企业作为支援华东战场的首要任务。

在党中央,东北局、华东局和晋察冀中央分局的关怀和支持下,经全体干部和职工的艰苦奋斗,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在1948年10月,使建新公司成为东北地区人数最多(职工总数达8000人)、设备最好、技术力量雄厚、军工生产能力最强的大型兵工联合企业。当年就把生产出来的大炮、引信和弹药源源不断地送往华东战场,在淮海战役决战的关键时刻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在解放战争进入到战略决战阶段,建新公司的广大干部、职工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不顾生命危险,为加快炮弹的研制和生产做出了无私的奉献,有的甚至献出了鲜血和生命。为测试炮弹弹体的爆炸力和破片标准,提高杀伤力,裕华工厂厂长吴屏周、副厂长刘振、宏昌引信厂厂长吴运铎,在没有大炮可供实弹射击的情况下,采用土法试验,把引信撞针用保险叉卡住,拴上绳子,人在掩体内拉动绳子,使撞针击发雷管,引爆弹体。当试验到第七发时,炮弹未响,吴屏周和吴运铎抢着跑上前去查看原因。这时一声巨响,炮弹突然爆炸,吴屏周(原华中军区机械处政委)当即牺牲。吴运铎也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他被送往医院治疗期间,仍在病床上忍痛写作《闲话引信》的小册子,以便在工人中普及引信知识。伤未痊愈,他就拄着拐杖回到工厂,一面继续从事研制工作,一面给工人讲课。他这种顽强的革命精神深深感动了广大职工,被“中国的保尔.柯察金”1948年10月,在一次意外爆炸事故中,建新公司的隋金明等9位同志,奋不顾身、冲进火海,为抢救物资而光荣捐躯。还有不少同志,在建新公司的危险生产过程中以身殉职。

为把建新公司生产的大批武器、弹药及时送到淮海前线,华东财委驻大连办事处所属的大连华顺商号,抽调70余艘汽船组成运输船队,担负海上运输任务,往来于大连至山东半岛之间。每当夜幕降临,建新公司的同志们争分夺秒,将一箱箱炮弹装车、装船;而后船队乘风破浪,冒着千难万险突破国民党军队的海上封锁,送往华东战场。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特殊战斗,船队通过敌人封锁线正好是午夜时分,有时跟在敌舰后面兜圈子、绕道而行,与敌周旋;有时紧靠敌舰一侧,避开探照灯光搜索,勇敢机智地把武器弹药运到山东半岛东端俚岛的我军一个重要的接运站。

每当我船队迎着晨曦,披着朝霞,乘风破浪而来,码头上立刻紧张起来,成百上千辆小推车、马车、牛车,一辆接一辆,装满武器弹药,在民兵的护送下,从一个兵站运到另一个兵站,一直送到前线。1949年1月,淮海战场上,从碾庄圩、到双堆集、再到陈官庄,伴随着战场上的炮声隆隆,伴随着黄百韬死亡、黄维、杜聿明被俘,敲响了蒋家王朝的丧钟,这其中就有大连人民的一份功劳,有新建公司的重大贡献。当年的军工部长何长工在1983年重访大连时说:“大连人民在解放战争中是立了大功的,五二三厂(原建新公司裕华厂)是功勋厂”。

1948年12月,建新公司朱毅经理等人前往西柏坡参加第二次全国军工会议时途径益都,华东局和山东省委负责同志接见了他们,赞扬建新公司生产的炮弹在淮海战役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陈毅、粟裕、饶漱石还联名写信带给旅大地委书记韩光,感谢旅大党组织的支持。


注:

建新公司副经理江泽民,与曾任党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名同姓,他是四川江津人,1903年11月生,1925年入党,1989年2月去世。


本文内容于 2011/8/19 20:46:58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