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会笑 但是笑在于每个人 并不一定每个人都笑 是没有为什么的 老子 从来不承认他自己是圣人 就是他懂人心 每个人对所为的圣人期望太高了 因为圣人也是人 也有做的欠妥当的时候 如果老子他承认自己是所为的圣人 那么 人都会把双眼往他身上看 万一他做的一件事情欠妥当 那么人就会觉着他不配 在人的心里 看圣人是没有做错的时候 或者圣人的标准是全德 全善 全美 但是圣人也是人 是人做事就没有全这一说 人的期望越高失望越高 是成正比例的 因为在 人的心里 平常人做的欠妥当 知错改了就行 没有多大的负担和压力 每个人也不会一直用双眼盯着 自己 但是圣人却是 人人都盯着他 负担和压力有多大 只有自己知道 可能会有问的 圣人的承受能力强啊 刚才说过了 圣人也是人 不比别人强多少 承受能力也有限 所以老子他知道人心 所以他才不承认自己是什么所谓的圣人 做平常人而已


现在人都想成为众师师表 也就是所谓的圣人 用句现在人常说的一句话 只看见人人吃肉 没看见 吃肉以前 人人要付出的 平常人没有多大的负担和压力 现在人不平常所以才会有过多的负担和压力 就是人的温饱解决了 闲着没事自己找苦受 人是有福却不要 却要磨难多 难前只抱怨 不知己选择 人只知道谈论圣人 却不知道圣人就是平常人 谈论圣人 有很多人都前去讨论 但是要是谈论平常我觉着 很少有人前去讨论 人就是人 干的是人应干之事 只要做到平常了 所谓的神仙佛 谁会在给人所谓的惩罚 要是人真的做到平常了 自然也不会给人或者万物灾害 神仙佛 要是还惩罚 那么 自然都不会放过神仙佛



人都做到平常每一天 快乐度百年 哪里还会有所谓的圣人 要是谈圣人的标准 只有一个 那就是平常 只有平常人才是圣人 现在人都不平常 要是出了一个所谓的圣人 那么也是平常人 在众多不平常人当中就一个平常的 能和不平常人一样吗 不一样




所谓圣人的绝技就是平常


平常在心间 自然以对前 眼勿忘本在 鼻勿忘清甜 安然心自定 定而后静言 言以能至善 静而当思全 全而后能得 得而无我先 任凭杂念生 平常又自然 无我而有我 我有却我无 无为而有为 有为融无为



平庸不丢人啊 嘲笑的人才是最丢人的 嘲笑别人 就等于在嘲笑自己 因为都是人嘲笑人不就是嘲笑自己吗 磨难 挫折 打击 每个人都有 但是能从里面出来的 没有几个 因为放不下面字 更放不下所谓的尊严 所以 只要放下面子 放下所谓的尊严 就能回到平常当中 平常就是 不饿既是饱 不冷就不寒 避寒房一间 走路身强健 干则不要歇 歇则不要干 心干则不累 牵强身难安 贪占抢夺从不干 争胜追名从不恋 坏事不去想 好事不去做 管好自己 知足而常乐 平常皆自然 惟有从容过 晚年得已全 陷的越深 越难自拔 只有看清己 安然度平常

父为天 母为地 师为圣 妻为贤 人人皆有天地圣贤 就在人人的身边 这是每个人都具有的 但是在天地圣贤面前 自己却是平常 只要你成为父亲 你就是你子女的天 若成为母亲 就为你子女的地 若你有徒弟 你就是你徒弟的圣 你要是一个人妻那么你就是 你丈夫的贤 所以人人都可成为 天地圣贤 这是在人中 要是在万物草木当中 也是一样 草木有他们的天地圣贤 但是在整个万物当中 头上为天 脚下为地 万物为师 本质为贤



什么是天人合一 天就是人人 只有人人合一 才为天 不是单独拿出来说的 得道的标志是平常 就算是能力在大 最后也是要进入到平常当中去 而不是现在人想的 人都听一个人的 而是 人人自听己 己律入平常 平常皆自然 自然万物一 脚踏福路而安然 平常自然为源泉

众生自有归路去 平淡从容易善连

[/size][size][/size]

本文内容于 2011/8/19 14:41:59 被胡子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