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兰亭”----《富春山居图》

陈塘关总兵 收藏 2 2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画中兰亭”《富春山居图》



吴洪裕临死时留下遗嘱,要烧了《富春山居图》和《千字文》给自己殉葬,“焚以为殉”。果真,家人在吴洪裕死后烧了《千字文》,决定次日再烧《富春山居图》。就在国宝即将付之一炬的危急时刻,人群里猛地窜出一个人,“疾趋焚所,起红炉而出之”,愣是把画抢救了出来。

3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答记者问时,提到了一幅著名的山水画——《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被誉为“画中之兰亭”,是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代表作。这幅画现在分作两段:前一段,纵31.8厘米,横51.4厘米,由浙江省博物馆收藏,名为《剩山图》;后一段,纵33厘米,横636.9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叫做《无用师卷》。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提案,建议分别向浙江省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商借《富春山居图》真迹,在作品诞生地富阳合璧展出。这一提案得到了冯骥才、梅葆玖等多位文化名人的联署。


“画中兰亭”----《富春山居图》

浙江省博物馆藏-富春山居图(剩山图).jpg



目前,就名画合璧展出一事,浙江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正在洽谈。


“我希望两幅画什么时候能合成一幅画。”温家宝总理感慨说,画犹如此,人何以堪?


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富春山居图》,何以截为两段?分藏两地?这是一段不可不知的传奇故事。


“元季四家,以黄公望为冠”


要说《富春山居图》,得先说黄公望其人。


黄公望(1269―1354年),字子久,江苏常熟人,元代著名画家,与吴镇、倪瓒、王蒙齐名,合称“元四家”。关于他名字的来历,颇有趣味。传说他的父亲一直盼望生个儿子,黄公望出生后,友人来贺,说:“黄公望子久矣!”,因而父亲为其取名作“公望”,字子久。


1275年,黄公望7岁,常熟被蒙古军队攻陷。1279年,黄公望11岁,南宋灭亡。因为年幼,他对元朝的异族统治并没有强烈的反叛心理,相反,因受儒家积极入世的思想影响,有着热切的参政愿望。


黄公望工书法,善诗词,散曲上也颇有成就。由于元朝当局轻视汉人,他几乎没有机会进入仕途,直到中年经人推荐,才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张闾任用为书吏。


张闾是一个贪官,为非作歹,逼死了九条人命,导致“人不聊生,盗贼并起”,后来被捕下狱。黄公望也牵连入狱,时年47岁。不久,元朝第一次开科取士,热衷于功名仕途的黄公望这时正身陷囹圄,失去了机会,这对他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三年后,黄公望从监狱出来,深感世事难料,官场险恶,就皈依了道教。他有一段时间住在松江,以占卜为生,后来在圣井蓬莱庵为道士,别号大痴道人,又号一峰道人、井西道人。


晚年黄公望酷爱富春山水,在富春江畔春明村筲箕泉(今富阳新民乡庙山坞)结庐定居。完全断绝了仕途幻想的他,在退隐山林后,才拿起画笔,寄情山水。这时,他已经50岁了。


由于彻底放弃了功名利禄,心无杂念,黄公望虽然学画较晚,但进步很快。他师法赵孟頫、董源、巨然、荆浩、关仝、李成等,晚年大变其法,自成一家。他的山水作品以董源、巨然为基础,注重师法造化,以书法中的草籀笔法入画,笔墨简远逸迈,风格苍劲高旷,气势雄秀,意境深邃,既有浑厚之气势,又不失绢巧。明代大画家董其昌对他赞赏有加,称“元季四家,以黄公望为冠”。


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


黄公望传世的作品极少,不过十几幅,因而弥足珍贵。其中,又以《富春山居图》为倾其一生精力之杰作,空灵逸秀,气势沉雄,不但代表了他山水艺术的最高成就,而且把元代山水推向新的高峰,是黄公望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山水作品。


“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富春“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早为世人所推崇。黄公望晚年寓居富春山,常常“云游在外”,兴之所至,随意点画,他的山水画,很多创作于70岁以后。《富春山居图》就作于这段时间,画中描绘的春明村、庙山、大岭等地的山川景致,是富阳境内风光最秀丽的一段。


《富春山居图》始作于至正七年(1347年),黄公望时年78岁,是赠给朋友“无用师”和尚的。图末有作者的题款:


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暇日于南楼援笔写成此卷,兴之所至,不觉 。布置如许,遂旋填答,阅三四载未得完备,盖因留在山中而云游在外故尔。今特取回行李中,早晚得暇,当为著笔。无用过虑有巧取豪夺者,俾先识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难也。


十年青龙在庚寅节前一日,大痴学人书于云间夏氏知止堂


一幅画,画了三四年还“未得完备”,可见黄公望用心之深。无用师似乎等不及了,他怕被人夺爱,便请黄公望先在画上题款,明确归属。所以就有了上面这一段提款,让后人得以知其本末。但这画最后何时完成,终不得而知。清代王原祁在《麓台题画稿》中说是经营七年而成,据此看,他画完不久就去世了。


至今,我们已无法确知原卷的长度,但知《剩山图》纵31.8厘米,横51.4厘米;《无用师卷》纵33厘米,横636.9厘米。图绘富春江两岸秋初的景色:开卷描绘坡岸水色,远山隐约,接着是连绵起伏、群峰争奇的山峦,再下是茫茫江水,天水一色,最后则高峰突起,远岫渺茫。山间丛林茂密,点缀村舍、茅亭,水中则有渔舟垂钓。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层次分明,取法董源、巨然,但画风更为简约利落。山石的勾、皴,用笔顿挫转折,随意而似天成。将近20厘米的长披麻皴,枯湿浑成,功力深厚,洒脱而极富灵气,洋溢着平淡天真的神韵。


全图用墨淡雅,气度不凡,是黄公望最得意的作品,浓缩了画家的毕生追求,足以标程百代。无怪乎明代收藏家、大画家董其昌见了惊呼:“吾师乎!吾师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他在长安看这画时,“心脾俱畅”,“展之得三丈许”,有咫尺千里的感觉,应接不暇,叹为观止。


劫后余生《剩山图》


黄公望将《富春山居图》题款送给无用师,它便有了第一位藏主,从此开始了它在人世间600多年的坎坷历程。


明代成化年间,《富春山居图》传到著名书画家沈周手里。当沈周把画交给一位朋友请他题跋时,没想到那位朋友的儿子,心生歹念,把画偷偷卖掉,还狡辩说画是被人偷了。沈周捶胸顿足,放声大哭,可是后悔已经晚矣。千辛万苦弄到手的《富春山居图》,如今只剩下留在头脑中的记忆了。他硬是凭着记忆,背摹了一幅《富春山居图》。


被沈周丢失的真迹《富春山居图》犹如石沉大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消息。后来,历经樊舜、谈志伊之手,被董其昌收藏。董其昌晚年又把它卖给了宜兴收藏家吴正志,到清朝顺治年间,传到了孙子吴洪裕手里。


吴洪裕对此图极为珍爱。恽南田《瓯香馆画跋》记载:吴洪裕于“国变时”置其家藏于不顾,惟独随身带了《富春山居图》和《智永法师千字文真迹》逃难。


临死时,吴洪裕留下遗嘱,要烧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和唐代智永的《千字文》,“焚以为殉”,给自己殉葬。吴洪裕死后,家人先烧了《千字文》,次日再烧《富春山居图》。就在国宝即将付之一炬的危急时刻,人群里猛地窜出一个人,“疾趋焚所,起红炉而出之”,愣是把画抢救了出来。他就是吴洪裕的侄子,名字叫吴静庵(字子文)。


画虽得救了,中间却烧出几个连珠洞,断为一大一小两段,起首一段已烧去,幸存部分也是火痕斑斑。从此,稀世国宝《富春山居图》一分为二。前段画幅虽小,但比较完整,被后人命名为“剩山图”;后段画幅较长,但损坏严重,修补较多,被称为“无用师卷”。


重新装裱后的《剩山图》,在康熙八年(1669年)让与王廷宾,后来就辗转于民间收藏家之手,长期湮没无闻。至抗日战争时期,为近代画家吴湖帆所得。吴湖帆用古铜器商彝与人换得《剩山图》残卷,十分珍惜,从此自称其居为“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


当时在浙博供职的沙孟海得此消息,心情颇不平静。他想,这件国宝在民间辗转流传,保存不易,只有国家收藏,才是万全之策。于是数次去上海与吴湖帆商洽,晓以大义。吴得此名画,本无意转让。但沙先生并不灰心,仍不断往来沪杭之间,又请出钱镜塘、谢稚柳等名家从中周旋。吴湖帆被沙老的至诚之心感动,终于同意割爱。1956年,《剩山图》来到浙江博物馆,成为 “镇馆之宝”。


乾隆错认《山居图》


乾隆十一年(1746年),乾隆皇帝花了两千两银子,买得《富春山居图》后半段《无用师卷》,竟闹出了一段收藏史上的笑话。


此前一年(1645年),乾隆得到了一本《山居图》,他写道:“偶得子久《山居图》,笔墨苍古,的系真迹”,认为这就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购得《无用师卷》后,乾隆就有了两幅一样的作品,他剪烛粗观,思虑再三,最后决定,“旧为真,新为伪”,确认先买的《山居图》是真的。《山居图》(后世称为子明卷)其实是明末文人临摹《无用师卷》的摹本,后人为牟利,将原作者题款去掉,伪造了黄公望题款,把乾隆帝蒙骗了。


乾隆毕竟是一个很好的鉴赏家,虽然断言《富春山居图》是假的,但因为这幅作品“有古香清韵”,“非近日俗工所能为”,也心存疑虑,一时难断,等待“他日之辨”。可悲的是,清廷梁诗正、沈德潜等大臣,即使明知《山居图》是赝品,也不敢点破,后来将真正的《无用师卷》编入《石渠宝笈》次等,并书贬语于其上。直到1816年,胡敬等奉嘉庆帝编纂《石渠宝笈》三编,《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始得正名,洗去尘冤。


不管乾隆帝的鉴定结论何等荒谬,真迹确实从此进入宫廷,在乾清宫里静静地存放了近200年。1933年,故宫重要文物南迁,包括《富春山居图》在内的万余箱珍贵文物,先运抵上海,再运至南京。1949年,又随国民党败退,辗转迁台。而今,这真伪两卷《富春山居图》都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共同见证着中国书画收藏史上的一段笑谈。


“画中兰亭”----《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图像


黄公望(1269-1354)

元代画家,书法家,元四家之首。本姓陆,名坚,汉族,平江常熟人氏;后过继永嘉黄氏为义子,因改姓名,字子久,号一峰,后入 “全真教”,又叫大痴道人等。

黄公望在五十岁左右才专心从事山水画创作。由于他热爱自然,有较全面的文化修养,早期又在临摹众多的古代名家作品中练就了深厚的功力,使之一起步便显示了艺术上的高格调。他以北宋大画家董源的画法为基础,吸取其他名家的长处,融合在师法造化中获取的营养,逐渐创造了自己的艺术面貌。

他的山水画大致有两种风格:一作浅绛色,山头多岩石,笔势雄伟;一作水墨,皴纹较少,笔意简远逸迈,充分体现出“寄兴于画”的思想和“浑厚华滋”的笔墨效果。黄公望与同时代的王蒙、倪瓒、吴镇交往密切,诗画互赠,切磋探讨,常以合作山水画为乐。他们不但都创造了自己的独特绘画风格,并致力于意境章法及诗文与绘画的有机结合,共同把中国的山水画推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因此获得 “元四大家”的殊荣。而黄公望尤以卓越的成就兀立顶峰,对后世画坛产生巨大影响,被推为“元四家”之首。

黄公望的绘画在元末明清及近代影响极大,著《山水诀》,阐述画理、画法及布局、意境等。有《富春山居图》、《九峰雪霁图》、《丹崖玉树图》、《天池石壁图》、《溪山雨意图》、《剡溪访戴图》、《富春大岭图》等传世。黄公望的山水画,很多创作于70岁以后,1347年至1350年,隐居浙江富阳的黄公望为至交无用禅师完成了《富春山居图》,此画被视为中国古代水墨山水画的巅峰之笔,列入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曾被明代著名书画家沈周、董其昌收藏。清乾隆年收入清内府收藏。



来源:《文史参考》



“画中兰亭”----《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圖.jpg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