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最新一期《但是》周刊报道,俄联邦2011-2020年武器装备规划特别重视高精武器的采购,特别是各型空基导弹,虽然具体型号和采购数量属于国家机密,但这足以证明相关企业已经摆脱困境,开始由零星供应转为批量生产。

而就在不久前,该行业还深陷困境之中,多亏向中国、印度等国大量出口供应,才得以起死回生,重新发展壮大。

行业整合应运而生

在谈到现代化歼击机时,普通人往往更关注飞机本身,特别是在它们亮相国际航展,以各种难以置信的高难特技飞行动作令人叹为观止的时候。

但是专家们很清楚,即便是最完美最先进的飞机,也只不过是一种载体,或者说是武器平台,首先是各种导弹的平台。

苏联时期一直高度重视空基导弹的研发,当时的航空杀伤兵器在整体性能上不逊于美国最好的产品,明显优于欧洲和其他国家的同类武器。但是在苏联解体之后的十年之内,俄罗斯在此领域与世界大国的差距迅速拉大。

进入新世纪后,俄企业试图改变这种状况,克服行业危机,摆脱困境,为此首先强调行业整合,打造类似现在的飞机、直升机、发动机、舰船联合制造集团式的集团公司,集中优势资源,研发拳头产品,扩大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

俄罗斯率先在空基导弹武器方面展开行业整合,成立了战术导弹武器集团,下辖19家企业,集中了几乎所有重要的航空杀伤兵器设计局和制造企业,研发各种各样的产品,不仅有航空导弹,还有舰载和岸防导弹。

战术导弹武器集团的核心企业是莫斯科“星-箭”科罗廖夫国家科学生产中心,以苏联时期专门研发空面武器的“星”设计局和“箭”制造厂为基础。

最初改组成功后又整合了另外5家企业和设计局。2004年又整合了8家单位,其中包括斯摩棱斯克航空制造厂、“彩虹”国家机械设计局(专业研制巡航导弹和反舰导弹)、“信号旗”国家机械设计局(空空导弹研制和生产龙头企业)、“地区”国家科学生产中心(研发航空制导炸弹和海基武器),最后又在2007-2008年整合了5家工厂和设计局。

集团成立后,通过由外及内、重点对外出口供应的方式赚取大量外汇收入,逐步摆脱困境,保证企业稳定发展。

近年来,随着内需和出口订单的持续增加,俄战术导弹武器集团开始蒸蒸日上,总体收入已由2004年的67.6亿卢布猛增至2010年的340亿卢布,几乎翻了两番。

该集团基本上只生产国防产品,2010年军品生产占销售总额的89.3%,国内外的供应份额基本相同。

以外养内 凭借出口起死回生

俄刊称,在上世纪90年代最为困难的时期,深陷困境的俄罗斯导弹企业生存的基础无疑是出口,特别是对中国和印度的供应。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向中国大量出口苏-27系列战机,然后供应苏-30系列。而从1996年起开始向印度出口苏-30MKI飞机。另外还向马来西亚和其他一些国家出口米格-29歼击机。

所有这些战机都需要空空和空面制导导弹,其供应主要由“星-箭”中心和“信号旗”设计局保证,而后者专门为出口型战机批量生产的RVV-AE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则成为企业生产项目的基础。

另外一个重要的出口供应方向是反舰导弹,正是国外订单保障了一些导弹系统的成功研制和批量生产,先后成为世界和俄罗斯武器市场上的亮点。

比如,上世纪90年代对印度海军长期供应的使用KH-35E导弹的“天王星-E”反舰导弹系统已经开始列装俄罗斯海军,“彩虹”设计局工作研制的超音速反舰导弹“白蛉”的外销型则向中国大量供应。

2004年出口收入占战术导弹武器集团总收入的73%,之后几年出口供应保障了集团销售额的稳定增长,到2006年集团总收入几乎增加了2倍,而出口收入占65%。

随后俄军采购形势迅速好转,最近5年来战术导弹武器集团收入的增加几乎全靠俄军内部需求,出口规模几乎没有变化,仍然保持年均大约120亿卢布的水平,内销产品的批量供应则在逐年增加。

近年来俄空军和海军开始大量更换老旧的导弹武器,其中空军开始大量接收KH-31空基导弹和新型航空制导炸弹,海军则在列装“天王星”反舰导弹系统。

“彩虹”设计局为俄战略航空兵研制的新一代巡航导弹已开始生产,供苏-35S多用途歼击机使用的导弹计划从今年起开始供应,另外还在为第5代歼击机T-50研发新一代导弹武器。

空面导弹

俄罗斯在空地导弹方面的主要产品是KH-31空基超音速制导导弹,主要有反辐射导弹KH-31P(改型KH-31PK)和反舰导弹KH-31A两种基础型号。

KH-31A导弹早在1990年就已投入量产,但在苏联解体后,俄军采购数量寥寥可数,俄企业被迫对外推销。目前该型导弹的进一步发展型号KH-31AD是非常有前景的高效反舰兵器,只要命中,基本上可以摧毁排水量在6000吨以下的任何目标,主要是护卫舰,甚至是驱逐舰。

俄刊称,俄罗斯向中国、印度大量出口KH-31P系列导弹,也向俄制现代化战机的其他一些采购国,如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越南、印尼、也门、马来西亚、叙利亚、乌干达等供应这种导弹。

近年来也已开始向俄军供应改进型KH-31P导弹。90年代末俄罗斯曾向美国海军少量供应在KH-31基础上研制而成的MA-31超音速靶弹,之后拒绝继续对美出口。

“彩虹”设计局在上世纪70年代研制的KH-58E反辐射导弹基础上,建成了另外一种空基被动雷达制导导弹生产线,制造使用新型制导方式的改进型反辐射导弹KH-58USHE和KH-58USHKE,其中后者已适宜在机身内部武器舱里使用。也就是说,还能够供第5代歼击机T-50使用。

2007年战术导弹武器集团首次推出了KH-39ME中程多用途模块化制导导弹,用于替代俄空军现役各型同类导弹,包括KH-25M和KH-29等。

KH-39ME导弹能使用各种制导方式,可执行一系列战术任务。“彩虹”设计局还在发展使用电视制导系统的KH-59超视距远战导弹,并在其基础上研制出了使用涡喷发动机的KH-59ME和KH-59MK反舰导弹,这两种型号的导弹都曾向中国大量出口。

另外还有主要用于杀伤地面目标的KH-59MK2新型高精制导导弹。

不过,俄远程轰炸机图-22现在使用的主要武器仍是“彩虹”设计局在上世纪60年代研制的KH-22空面高精导弹,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尽管用于杀伤地面、雷达和舰艇等目标的改型产品已开始大量生产。

图-95MC和图-160战略轰炸机现在使用的主要武器则是“彩虹”设计局在70年代研制的KH-55远程战略巡航导弹。

空空导弹

莫斯科“信号旗”设计局主要负责研制和生产能够争夺制空权的空空导弹,现在还在继续研发和完善两大主流产品,即R-73系列短程和R-27系列中程空空导弹,它们曾向进口米格-29、苏-27和苏-30系列飞机的国家大量供应。

R-27中程空空导弹是根据模块化结构原则设计的,能保证选用各种制导方式,如红外制导或半主动雷达制导等,也能使用各型发动机。

苏联时期R-27导弹的主要生产企业是乌克兰基辅市“阿尔焦姆”国家控股集团。

苏联解体后,由于R-27导弹出口供应的利润相当可观,“信号旗”设计局开始组织生产这种导弹,之后又研制出了两种改进型号,即采用主动雷达制导方式的R-27A和采用被动雷达制导方式的R-27P。

上世纪80年代研制而成的R-77中程主动雷达制导导弹能够实现发射后不管,最初同样由乌克兰“阿尔焦姆”公司生产,但在苏联解体后停产。

90年代中期俄罗斯“信号旗”设计局自行组织批量生产出口型R-77导弹,代号RVV-AE,使用改进型自导弹头。

随后RVV-AE导弹成为所有苏-27和米格-29系列新型和改型战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为战术导弹武器集团的出口拳头产品,创造了丰厚的外汇收入,其中仅向中国就供应了大约1500枚,向印度供应了至少800枚,现在还在继续供应。另外还在向其他一些国家出口。

目前俄企业还在继续改进R-77导弹,并且尝试将其用作地对空导弹使用。从今年起,俄空军歼击机将开始使用最新改进型R-77导弹。

另外,“信号旗”设计局此前还为米格-31歼击截击机研制出了R-33远程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为米格-31M、米格-31BM改型飞机研制出了R-33E导弹。

反舰导弹

目前俄战术导弹武器集团在此方面的主要产品是“天王星-E”系统使用的ZM-24E亚音速反舰导弹,是空基型号KH-35E的舰载版,与美国“鱼叉”和法国“飞鱼”类似。

目前其空军型号已推出进一步改进型号KH-35UE,既保证内需,也用于出口。

苏联和俄罗斯海军酷爱重型超音速反舰导弹,虽然性能优越,威力超强,但也有明显的缺点,如造价过高,有时缺少足够分量的载体等。

对拥有多艘航母的苏联海军来说,这种导弹还有一定的意义,但对现在的俄海军来说,物美价廉的“天王星”反舰导弹更为适宜。它也是世界多数国家海军的主要武器,俄罗斯也不例外。

无论是在波罗的海和黑海,还是在日本海,“天王星”和KH-35都是最理想的防御武器。现在俄海军已开始大量采购这种导弹,首先用于装备新型轻护舰。

俄企业还研制出了使用这种导弹的“舞会”岸防反舰导弹系统,目前已装备了一个营,并已开始值勤。另外,还在研制使用KH-35UE导弹的改进型远战版“天王星”。

使用KH-35E导弹的“天王星-E”系统曾经大量出口,自1997年起开始向印度批量供应,至少已有500枚。另外还向越南、阿尔及利亚、土库曼斯坦出口。

俄罗斯还在向国外推销使用KH-35E导弹的“舞会-E”岸防反舰导弹系统,利比亚率先采购,但是由于战争原因,合同未能履行。

总之,在可见的将来,KH-35E仍将是俄战术导弹武器集团的主要出口产品之一。目前还在KH-35E基础上积极研制新一代空基、海基和陆基通用反舰导弹。

与此同时,“彩虹”设计局也在继续发展使用ZM-80导弹的“白蛉”超音速反舰导弹系统,已研制出使用增程导弹的改进型ZM-80MVE产品,此前出口型“白蛉-E”导弹已向中国海军4艘驱逐舰供应了大约100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