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潇湘 第一章 第019节 顺利接头

潭城隐士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URL] 仔细听完余炳光交待的这个送信的事,玉莹也有点犯难了。 本来以为只是送一封书信给当地的驻军军官,这实在不算是一件难事,映荷院的金钗与官府和军队的人还是熟络的。虽然她现在的身份与映荷院没有任何关系了,可念及金钗对她的恩义,玉莹也时常去看望一下她,俩人的感情反而因玉莹的离开而更深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


仔细听完余炳光交待的这个送信的事,玉莹也有点犯难了。

本来以为只是送一封书信给当地的驻军军官,这实在不算是一件难事,映荷院的金钗与官府和军队的人还是熟络的。虽然她现在的身份与映荷院没有任何关系了,可念及金钗对她的恩义,玉莹也时常去看望一下她,俩人的感情反而因玉莹的离开而更深了。只要玉莹有什么心思,她也愿意和金钗倾诉。在这里玉莹只有金钗和余炳光这两个亲人,而且在她的意识里就没有这两个人摆不平的事。

可现在要求她办事的人是余炳光,而且他又明确了不能把这事告诉金钗,这对她来说几乎是找不到帮忙的人了。

这事也不用多考虑,如果真的容易办到,余炳光又何必要找她呢。想到这,玉莹不禁关注这封信的重要性了。

难道相公要和军队的人单独干一票大买卖?莫不是他们的少帮主与军队里有瓜葛?还是隐秘地过来的,还说要去长沙那边打仗,这会不会是……

记得那次去映荷院看金钗时,她们俩也谈到了时局的事。金钗告诉她说日本人很利害,北方都已经沦陷了,成了日本人的天下,照这个架式很快就会打到这里来的。

这些日本人杀人不眨眼,对老弱病残的都不放过,对妇女更是不用说,他们所到之处的女人都被这帮畜牲糟踏了。

玉莹当时也吓得不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却要面临这样的祸事,这官府和军队几乎天天在讲同心抗战,一定会打赢那个日本小国的,可金钗告诉她的却是这么残酷的现实。

这里只看到政府要征粮募捐,这些驻扎在此的军队也是紧张地备战。前几年闹腾得狠的乱党也被清除干净了,这局势应该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吧。

可金钗告诉她,这里的县长和政府里几个要员都被抓起来了,那个省政府主席薛岳把县长他们抓到耒阳审讯,在上个月把另一个县的县长和他们一干人等都枪毙了。

这个县长玉莹是认识的,他和金钗的关系较好,也算是她“面首”(长期主顾),他为人和善,也经常干一些为街巷乡里亲民救济的事,对她们这些风尘中人也是和蔼可亲的。

金钗告诉她这个县长的罪名可是乱收兵役费款,变卖拆除的桥梁铁料,私购枪支和贪污受贿等罪名。这老百姓为了抗战倾家底资助的时候,这政府官员居然还在这个时候谋私,薛省长能不杀他们吗?

玉莹也对金钗说,这军队还是可靠的,听说在长沙那边就打了大胜仗,街坊邻里也说日本人是打不到这里来的。

可金钗说的话就让她更是吃惊了,她说北方那些军队也跟日本人打过仗,却都打输了。首都南京都给灭了呢,日本人把南京所有的中国人都杀了,甚至不管是当兵的还是老百姓都是赶净杀绝。

说穿了我们这里的兵都是被这些日本人赶到这里来的,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这里迟早是日本人的天下,水路和官道上不停地往西边转运东西不就是证明这里也不打算要了吗,那些物资都是往四川方向转运的。

不过她告诉了玉莹一个秘密,就是政府里有个叫汪精卫的大官,直接投降了日本人,还听说是带着军队一道投降的。那些投降了的国军在北方帮着日本人打中国人,这种人叫什么“伪军” 或“二本拐子”吧。

金钗最后跟她讲,象我们这样的人管不了国家的事,只要能过好日子就行了。那个汪精卫成立的政府里有一个不小的官也是湖南人,跟金钗也有一点关系。如果这个国家真的被日本人占了,那就会带上玉莹去投靠他。

金钗向她保证到时一定会保护好她的,也同时告诉她在这里的人也有一些想投靠汪先生和日本人的。这些政府里的人和生意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想多捞一点为以后打算,只要能过上有钱有势的日子,谁来管这个国家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玉莹想到这心里也有了一点底,看来相公就是有主见,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立马跟上少帮主了,而且还要自己帮助他们干事。只要这事干得好,那以后相公一定会念及自己的功劳一辈子对自己好吧。

对。一定要帮他做好这笔生意!

她突然地对余炳光说:“哎,有了,我们店里倒是有一个军官经常来采购东西,他是县衙对面那个驻军指挥部里的人。我有时也要伙计多给他点烟或酒的,请他帮忙去找个军官应该不成问题!”

“是吗?”余炳光顿时来了兴致,忙说:“那好,你现在就去店里,如果联系上了马上告诉我!”

“好、好!我现在就去!”

“唉,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不要讲多余的话!”

“晓得了,你就在这里等好消息吧!”

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半时辰,玉莹还真的喜笑颜开地回来了,她把何妈支开,便兴冲冲地上楼,报捷似地跟余炳光说:“相公,你说哪有那巧的事呀!”

“嗯!”余炳光被她的神情感染了,也认真地点了一下头示意她快说。

“我还没到店里呢,就碰上了那个军官。我请他到了店里,还要伙计拿了一条‘老刀’牌的香烟给他,还拿了一瓶酒,叫伙计上了一碟花生米……”

“好了!”余炳光被他唠叨得不耐烦了:“快说正事!”

“嗯、嗯!这个军官跟那个你要找的许参谋原来很熟的,他们就是驻扎在万楼附近的部队,这个军官原来还是许参谋的老部下,他还说很乐意帮你引荐呢!相公啊,看来你这笔生意很好做啊!”

“生意?哦,是、是、是,那后来怎么样呢?”

“我跟他约好了,他说晚上有点时间,如果方便的话,那就晚上见个面吧!”

“见面?许参谋晚上也有时间吗?”

“哎,这不才刚过晌午吗?万楼又不远,出了东边的小东门城楼就是了,用不了多长时间的,这部队里的人干事就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你就等着晚上见他们吧!我在后厢房给你们备上酒菜,让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好好聊聊,好吗?

不过你得给我好好款待一下那个军爷,我的店面还指望着他关照呢!”

“嗯,好吧!”

余炳光见事情办得顺利,心情也宽松了许多,他没有迟疑,转身走出了板石巷,在正街上叫了一辆黄包车便出了县城往十六总的望星巷赶去。

进了小别院,余炳光就被谢鸿儒怒骂了起来:“你小子干什么去了?中午也不回来,是不是找小姐媚娘消魂快活去了呀!”

“哪里话哟,少爷,我不是跟您办事去了吗!”

“嘘!”谢鸿儒把手指放在唇中嘘了一下,站在旁边准备给余炳光热饭菜的刘满爹立马转身,很知趣地转身去左厢房了。谢鸿儒上了阁楼,不等余炳光坐下便问他道:“事情办得怎样?”

“少爷放心好了,我已联系上那个许参谋了,约好今天晚上在县城里见面。”

“哦,那好呀,快点办了这事我好动身去长沙。”

“少爷!”

“嗯,还有什么事?”

余炳光嗫懦地说:“少爷,我跟你一块去长沙好吗?”

“不必要,你还是在这里帮白老大忙活水帮的生意吧!”

“我……”

“你放心吧,水帮的事我心里有数,到时你跟我爹讲,就说你的事都跟我说过了,都是我让你干的,万事等我回来处置,知道吗!”

“这个……”见少爷这么担待自己,余炳光非常感慨,他记着少爷对他的好,想起以前跟着他一起玩闹的光景,虽然没有城市里的这份优越享受,却也其乐融融的。再说聂涛那小子又不在少爷身边伺候,真有点不放心他去北边打仗。他诚恳地对鸿儒说:“少爷即使担待我的过失,我还是愿随你去长沙。”

“好了,忙完今晚的事再说吧!”

吃罢晚饭,他俩便匆匆地出了巷口叫上二辆黄包车向县城赶去。有临江而建的观湘门城门码头边的一个店铺前,黄包车停了下来。趁余炳光付钱给车夫时,谢鸿儒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这个紧靠湘江的城门此时还是很热闹的,城门楼下边的码头是从水路往县城运输物资的地方,各色人等还在那里穿梭忙碌。临河街的店铺此时生意也比较好,店铺里的灯光比街道上的路灯亮多了,毕竟这里是政府机关所在地,人口流动量还是比县城外那些码头上要多一些。

可谢鸿儒也警觉地看到了这些人流里夹杂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和军人,特别是余炳光前面的一个门面旁还停着一辆吉普车,这辆车和那个饶少伟将军乘坐的车是一样的。

他看着前面的余炳光若无其事地朝那走去,只好跟在后面走,上了麻石街基余炳光才指着吉普车回头对他说;“少爷,就是这里,看来军爷早就到了吧。”

不等谢鸿儒开囗询问,从这间南货店里走出一个俊俏女人来,她笑吟吟地和他俩招呼;“哟,你们来了呀。快进屋,快进屋。”

余炳光拉了她一把咐耳对她说;“他们呢?”

“放心” 玉莹媚笑而神秘地回答道;“等你们多时了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