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59



刘朋右翼的法政大学阵地先受到疯狂攻击。守军兵力是南京团2连一个分队带一个中队的安全区自卫队。分队长看了地形,法政大学西面是一大片废墟相对低矮的开阔地,南面则有一条相对较高的废墟带连向西方,这里也是与防务省阵地的结合部。分队长把分队主力布置在南废墟带的几处坚固楼房内,安全区中队放在法政大学,鬼子如沿开阔地攻击法政大学,必遭到东面大学内和南废墟带两面的交叉射击,鬼子如想先攻占南废墟带,必将与我们展开逐个楼房的争夺,这就争取了时间。我军后续部队源源不绝到达,此处防御争得是时间。

叛军以一个大队攻击南废墟带,另一个大队从开阔地正面攻击法政大学。攻击南废墟带的鬼子进展迟缓,打一个坚固楼房支撑点要付出较大伤亡,打到差不多的时候,中国小分队撤出让鬼子进占,鬼子进来一两个小队架上机枪火箭筒刚要攻击下一个支撑点,东面就飞来一两发155毫米钻地爆破弹,轰隆一下楼房塌下来连鬼子一起埋掉了。打了半个多钟头了,鬼子只拿下来3处楼房,开阔地的那个大队怕遭遇侧射,散兵线跟着一点点往东推进,后来实在不耐烦了,大队长命令前锋中队往前超出了百多米,看到南废墟带上也没有侧射火力打来,只有法政大学面西建筑物的一些窗口打出不成章法的机枪火力,前沿中队长用望远镜观察一番,以高频话机向大队报告说:法政大学守军不是什么精锐部队,机枪阵地选择不当,轻重机枪没划分远近火力配系,各挺机枪之间似乎连射界都没有划分,形不成有效的交叉火力,子弹都是长连发,打得也没什么准头,子弹还是5.6口径的,判断不是中国军,应为日方伪军,从战斗力看也不是皇宫守军,很可能就是安全区的什么自卫队。建议是一个冲锋打垮法政大学伪军。

一个小队的鬼子低姿跃进,吸引法政大学方向五六挺机枪的猛烈射击,

各个机枪窗口猛然爆出火球,十几支火箭筒同时开火,第一轮射击就打哑了守军的全部机枪,一个中队的鬼子低姿跃进,另一个中队以火力掩护,

跑出百多米的鬼子步兵群突然遭到来自南面废墟楼房间的凶狠侧射,3挺中岳级机枪十几支中岳步枪隔着三五百米的距离打出上万发/分的总射速,子弹密集而准确,如一把巨大的镰刀扫过开阔地,一下子放倒了百余号冲锋步兵,同时,一小群50枪榴弹干掉了一小半鬼子火箭筒,2发155迫击炮弹飞来,按悬浮单元给出的电磁信号源座标,准确炸掉了方才通话的鬼子大队部和前锋中队部。前锋中队长多少有点冤,平日作训和本次作战,他一直跟着部队一起前进,这一回为了仔细观察南面那些黑洞洞的窗口会不会有侧射火力,通话后举着望远镜在原地也就多呆了不到2分钟,结果整个中队部给1发大口径炮弹炸了个踪影全无。

第310联队联队长藤田大佐也在用望远镜观察法政大学攻击战。此人论年龄和资历升迁指望已是不大,但平日对步兵信息化作战下过苦功夫研究,今天东京湾大战爆发,阴错阳差,按联队番号顺序拿到了主攻前指总指挥的位置,暗暗咬牙,决心抓住这个上天赐予的机会。随大队开进的时候,藤田抓紧研究了能得到的一切战场资料,千方百计找机会询问抬下来的伤兵,渐渐悟出一个脉络:中国军在东京战场上有一个完整严密的侦测定位系统,它是一个地面和空中很多个平台点组成的网,依托这个系统,中国军使用精确制导火力打击以少胜多,几乎无往不胜。

怎么对付它?从东京战场上空烟雾遮蔽的情况看,对方空中平台使用激光制导的几率不大。应该是红外加电磁,或者还有光学观察。对方很在意对台湾号构成威胁的火炮,而且其战场侦测制导系统也能精确识别一定口径以上的火炮,加上从其空中无人平台尺度很小不易发现方面来判断,其空中平台不能使用尺度大的天线,1/2波长谐振子、1/4波长谐振子,对1米尺度的东西敏感,波长2米、4米,大约在米波段范围,他们对步兵伴随迫击炮以至火箭筒都能敏锐测定,对枪榴弹发射器似乎敏感度下降,对轻机枪、自动步枪等不算敏感...,那么,大致的频率范围是可以概算出来的。电子战车辆都被打坏,能做的,是制造一些电子伪装物,一路上,按照藤田的指示,工兵、通讯兵想了许多办法,搜罗了能用的一切东西,锯下来一段段残损金属管道(铸铁下水管是砸的炸的),甚至一些尼龙管包缠上卷烟锡箔,试图让中国军具有辨识力的空中平台电磁波产生谐振,做成一具具81以上口径迫击炮伪装物,考虑到卫星通讯系统已遭彻底破坏,以微波炉做伪装或者干扰源已不起什么作用,军中技术人员按藤田“频率低一点”的意思,搜罗了一批手机,砸开一家电器商店把里面的各型调频收音机后盖撬开从本地振荡器接出一截导线当天线,还有的技术员试着用电线绕在一段电缆上做成一个数值可调的小电容来改变振荡器输出的频率,一些人把手提电脑里屏蔽罩起开用短导线接出线路上的几种兆赫兹量级的高频信号源,时间紧迫,到第一次攻击法政大学失败,已有二三百具假东西可用。

藤田大佐到一线观察一番,终于肯定地得出3条结论:

第一,中国军的战场侦搜制导系统不仅有精确侦搜选定尺度的金属目标的能力,还有侦搜有源有规律信号源的能力,许多指挥部被打掉,东京大战日军高级军官伤亡巨大,应该与此有关,刚才目睹攻击大队和前锋中队部在通讯后都给打掉,是个眼见为实的证据。凭猜测准备的信号源伪装物可以用上了。

第二,中国军的大口径制导迫击炮数量有限,弹药供应线路较长。用各种伪装物浪费它一批炮弹会让这个可怕的打击能力暂时失效,这将创造一个黄金攻击机会。

第三,中国军的枪榴弹竟然也有制导的,数量很大但是射程较近。为了避开其制导枪榴弹,有源信号源伪装物和火炮伪装物应布置在枪榴弹射程之外,靠后一点,才能吸引到他们的大口径炮。

做出一番部署后,藤田大佐调上去又一个联队,开始对法政大学的第二次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