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二十二章 伊甸岛

带着职业习惯的眼光,东方战龙和伯里克跟着天星登上了进入伊甸岛的轨道车。

在入口的一侧,一片巨大的“岩石板”悄然打开,魔影9几乎无声响地象影子一样飞了进去。雅娜和四个紫衣卫士在前面上了另一辆轨道车,从颜色和装饰上看,那应该是元首的专座。

这时,不远处两块斜倚着的大“礁石”移动了一下,中间出现一道上窄下宽的梯形门,5个门扇像照相机的快门一样,徐徐旋开,露出了深邃的通道。

晕!这是伊甸岛给生人的第一印象。

轨道车刚一进入入口,就玩起了过山车的把戏,沿着一条直径3米左右的拱形通道加速前行,大弯小拐,翻转腾挪,加上通道内洒满月白色梦幻一般的光带,约莫5分钟,人已经完全没了方向感,甚至开始头晕目眩了,轨道车才悠然停靠在一个类似地铁站台的地方。

“有什么感觉?兄弟。”伯里克问东方战龙。

“她这是在玩儿八卦。”东方战龙睁开眼睛四处张望。

“在她的知识体系里东方文化的比重的确不小,看来对八卦、奇门遁甲之类的东西她比我有悟性,当初真是小看她了!”

“大哥应该对这里很了解呀。”

“那是十几年前,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这个八卦式的入口当初谁能想得出?”

“这么大一个家伙应该不止一个出入口。”

“全变了。当初只是一个秘密研究基地,外加一套防卫体系,可现在是一个帝国的首府,功能决定结构,你说,它还会是十几年前的伊甸岛吗?”

“大哥的意思我们只能听任这个乳臭未干的什么他妈的元首随意摆布?”

“现在只能这样。”

“二位请下车。”天星在站台上语气生硬地说道。

东方战龙还想说什么,被伯里克拽了一下,两人跳上了站台。

“潘妮姐,你和天星陪他们随便转转,我在天宫等你们。”站在30米开外的雅娜朝这面说了一句,接着就和4个紫衣卫士上了右面的自动扶梯。

“老爸,对了,现在我应该叫你们伯里克和东方先生,这面请!”

一行人从左面的自动扶梯出了站台。映入眼帘的一幅让伯里克惊讶,让东方战龙新奇的场景:大片的橘红色,显示出伊甸岛内部大量采用了和魔影舱壁一样的超临界流体材料,这种一眼望不见尽头是色调,给人以梦幻般的印象。站台出口的这个800平米的平台正好处于岛内一侧的中轴线上的最高层,站在平台外侧的护栏边,如临崖望渊一般,下面的工作区足有3个足球场的面积,空间可以满足5架小型飞行器自由进出,从平台下看空间高度不少于30米。沿工作区四周,由下往上有6层环形通道,每层的层高在8米左右,将岛内主体部分隔成了7个行政区域。

偌大一个主体空间里看不见几个人,约5米宽的环形通道上各有3—4名游动的警戒卫士,从衣着的颜色看,由下往上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序列,表明7个行政区是由上往下分出的等级。环形通道的内侧有间距不等的大小椭圆形舱门,门上的图标直观地显示了房间的功能,实际上不少图标是外来人看不懂的,伯里克和东方战龙也只看出了WC、餐厅、宿舍、会议室、回收站、修复站之类的图标。通道外侧靠近护栏有一道绿化带,长满了五爪金龙、珊瑚藤还有银桦树、夹竹桃之类的热带花卉植物,缤纷的色彩让空旷的中心区带上了一点生气。头顶是一片泛着白光的半透明顶棚,蜂巢状的几何结构让人想起古老奥运村的水立方。

“谁能想到在深海里会有这样一座漂移的城市呢!”潘妮感慨地说。

“这里有多少人?”伯里克问。

“几百人吧,天堂可容不下臭烘烘象蚂蚁一样人类,想起那些人满为患的城市,堵车、停水、断电、犯罪就让人头疼。”潘妮在津津乐道,感觉是在赞美自己的祖国。

“别忘了,你也是人类。”东方战龙提醒道。

“当雅娜妹妹帮我修复了缺陷之后,我就是真母帝国的公民了,而且还是元首的姐姐,享受王室的特权,这难道有什么不好吗?哈哈哈哈!”潘妮的笑声让伯里克越发感到陌生。

“她对你做了什么?!”伯里克急了。

“看把您急得,老爸。我不是说了吗,修复缺陷,您应该知道伊甸岛当初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呀?”

“这个女魔头!”伯里克大概明白了雅娜对潘妮做了什么,气得咬牙切齿。

“我应该感谢您,没有伊甸岛,就没有雅娜,没有雅娜就没有我潘妮的今天,没准儿我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角落,一手拿着采访器,一手拿着油腻腻的热狗,为时代周刊的老板们卖命呢!想想就觉得恶心。”

“你……!”伯里克攒起了拳头。

“大哥,这岛内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让兄弟开眼界的吗?”东方战龙故意分散父女俩的注意力。

“东方先生这面请!”潘妮示意东方战龙转向身后的一个三角形的门,说:“以前伊甸岛的秘密全部在里面,现在我们把它叫做完人再造院。”说完,潘妮走到过去在门边的一个感应器上摸了一下,三角们滑开,露出一个电梯间。

众人走进电梯间,天星站在伯里克身后也就30多公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飘入伯里克的灵敏的鼻孔,潘妮没有这种气味,是天星身上发出的。真他妈撩人!啊茄——伯里克假装打了一个喷嚏,以分散注意力。他明显地感到这气味再多闻一小会儿,两腿就会发酥,另一个部件就他妈不由自主地要变硬。喷嚏声一落,电梯门正好打开,伯里克和东方战龙出门的动作比正常速度快了半拍,狗日的,这小子鼻子也挺灵的呢!伯里克心想。

这也难怪,伯里克和东方战龙都是三十七八,四十出头的年龄,如狼似虎,加上长时间没有与异性的深层次互动,对这种挑逗性气息不敏感才怪。

不到1分钟,电梯门打开,走出电梯就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口,稍不注意还以为洞口外就是伊甸岛的外面。伯里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形似葫芦的鲨鱼池,下意识停住了脚步,眼前闪过当初他让雅娜跳进池中与鲨鱼搏斗的场景。

“你看见了什么?大哥。”东方战龙问道。

“鲨鱼池。雅娜8岁的时候就在里面杀死了两条成年雄性虎鲨,这里有她成长的骄傲。现在她在这里不断地复制着这种骄傲,你看天星。”伯里克若有所思地说着。

“真是完美的无性繁殖生产线!如果我没猜错,右面的那座象三层大楼一样的封闭式建筑,里面全是试管、胚胎和人工胎盘之类东西,还有就是那些躺在传送带上的吱呀乱叫的半成品,当他们可以象猴子一样四处乱窜的时候,就把他们放出来,在这片模拟自然的场地上进行系统的全能训练,然后就从这里,进入到工作区成为真母帝国的有用之才。”

“就像你亲身经历了这个过程一样,天才的想象力!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登上这个电梯的。”

“什么意思?”

“至少有20%的问题产品,他们无法通过考核。”

“会怎么处置?”

“他们会成为另一部分人的垫脚石,永远躺在这里。”

“靠!那可是一条条生命呀!”

“别忘了,雅娜已经把这里称为完人再造院了。”

“两位别光顾着说话,请吧?”潘妮在一旁催促道。

“兄弟,你真想进去看看那些试管、胚胎什么的?”

东方战龙象打寒战一样摇了摇头:“看见那些东西,我恐怕要呕吐。”

“那咱们这就去天宫,别让元首等久了。”潘妮说。

回到电梯间的时候,伯里克有意让东方战龙站在天星的身边,自己隔着潘妮把脸冲着电梯间的顶部,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天星的气息自然让东方战龙难以自持,东方战龙突然蹲下,两手装着整理鞋带,嘴里还画蛇添足的说了一句:没想到在机舱里动了一下手脚,鞋带怎么就松了?等电梯门一开,伯里克快步走到东方战龙跟前,小声说:兄弟,只要裤带没松就没事儿。东方战龙瞪了伯里克一眼,你是成心的?!伯里克一脸正经地说:不瞒兄弟你说,她要给咱们来硬的,我不怕,就怕他妈的使美人计,大哥我可是保不住能扛得过去。东方战龙极其严肃地说,扛不住也得扛,那些兄弟不能白死。伯里克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东方战龙一眼,心里说,小子别他妈现在嘴硬,到时候拉稀。

雅娜的天宫设在天棚上面,相当于一艘航母的舰岛的位置,再往上10米左右,就应该是伊甸岛的表面制高点。当伊甸岛浮出水面的时候,打开天宫宽大的侧窗,四周的海景一览无余。此时,雅娜通常会呆在天宫,充分地享受自然的光照,让疲劳的眼睛在辽阔的海景中得到放松和休息。而更多时候,天宫仅仅是她休息的地方,她更习惯在七层的中央办公区和完人再造院处理日常事务。

让外人(特别是有缺陷的人类)进入天宫,除了潘妮,东方战龙和伯里克算是首次进入天宫的男性。其待遇相当于国家元首级别。何德何能呵!

天宫与古代陆地皇宫相比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面积不到北京故宫的1%,空间高度只有15米,但丝毫不显寒酸、局促。它所追求的不是宏大、威严,而是至高无上的超然与圣神,全几何结构,大量的反射效果,淡蓝色的背景基调与白色的大小用具相组合,形成置身云端的幻觉,让人不由得对真母帝国,对这里的主人顿生几分敬意。

“二位英雄,该看的都看了吧?”

雅娜的声音在天宫里胜过天籁,让人感觉那声音久久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更不想挥去。东方战龙和伯里克一进天宫那扇三角形大门,雅娜的魅声就钻进了耳膜,立马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身形飘忽,心身分离,一时说不出话来。再一看从前面的9级玉台上缓缓飘下的雅娜,更是找不到自己身在何处。

退去了点式护甲的雅娜,换上了宝石蓝的半胸束腰长摆裙,配上一幅从头顶皇冠直拖到地的白色纱幔,玉白的肌肤,完美的身材,美丽传神的容貌,在天宫背景的衬托下,天神之女的风韵喷薄而出,光芒四射。让人无法将眼前这个美的化身与世间的假丑恶相关联,无法将仇恨的刀剑指向她的身体,甚至让心中刚刚还熊熊燃烧的复仇烈焰瞬间熄灭。

只有在这一刻,你才会体味到,美,具有多么可怕的杀伤力!

“雅娜,如果你认我这个师傅,就赶快告诉我,你把我们兄弟二人带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足足愣了5分钟,伯里克才开了口。

“本座欣赏二位是男人中的男人,精英中的精英,在我看来你们的缺陷是可以修复的,我只是想让你们变得更完美。”

“就像你对潘妮做的那样?”

“潘妮姐,你没有告诉他们修复缺陷在我这里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他们眼下深陷自身的缺陷之中,对妹妹的好意无法体会。”

“这没关系,慢慢来。我们先来看一出好戏,天星,叫他们把梅森那里的情况传过来。”

“是!元首。”天星答道。

片刻,南中国海海底的图像出现在天宫前厅的侧壁上。


中国南海。

当“白鳍豚”小组的“海星2号”刚刚从S—553小行星上收回智能机器昆虫时,一艘不明国籍的攻击潜艇悄然进入了警戒区域。尽管“白鳍豚”小组的两艘护卫潜艇悄悄迎了上去,但那艘幽灵般的潜水艇从深海峡谷的断崖中加速冲了过来,发射口洞开,以不要命的速度直扑“海星1号”科考潜行器,那架势极不象职业海军所为。

一见来者不善,赵凯急令护卫潜艇艇拦截,但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嗖”的一声,两枚抗干扰激光制导鱼雷箭一般飞向“海星1号”,与此同时,两艘护卫潜艇的激光炮射出两道耀眼的蓝光,将那艘不明国籍的潜艇“切”成了三节。几乎是同时“轰隆”两声巨响,“海星1号”也被炸成了碎片。

“好,钟老板干得漂亮!”看着荧光屏上显示的“海星1号”被击毁的场面,坐在“撒旦”号航潜舰上的梅森高兴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好景不长,几道白光闪过,屏幕上的图像的全部消失,变得死一般寂静。

“钟老板的潜艇好像也赔进去了。”旁边一个蓝衣卫士嘀咕了一句。

屏幕上出现钟离正那哭丧的脸:“梅森先生,您都看到了,我可是损失惨重啊。”

“钟老板,不就是一艘潜水艇吗,我们真母帝国赔你3艘。”

“好,有您这句话,咱们的生意继续做下去。”钟离正一下子精神得像只打足了气的皮球。

“下面的戏还要看你钟老板的功夫啦!”

“没的说!”钟离正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梅森关上通话器,一阵神经质的狂笑后,咬牙切齿地自语道:“打吧,你们打吧!我要让中国人和美国人打一场糊涂仗。哼,小行星是我们的,是属于真母帝国!”

接到赵凯发来的“海星1号”被击沉的报告,坐镇舟山指挥部的魏明浩、方剑、郝维夫、延少冰等将军都感到事态严重,这意味着安理会的斡旋已经失败,美国人开始玩儿真的了。魏明浩凝思片刻,又和方剑等人商量了几句,果断命令:“让赵凯继续查明那艘潜艇的情况,将此事立即向统帅部报告。命令所有参加演习的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原地待命。”

熟睡中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本奇将军被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吵醒。他所在的“林肯”号旗舰航母此时正游弋在吕宋岛以北的巴士海峡。

他抓起床头的话筒:“什么事?”

值班军官惊恐万状地说:“5分钟前,我们参加演习的‘费城’号两栖舰在4号海域遭到一枚飞鱼—3导弹的攻击,‘费城’号的弹药舱发生爆炸,10分钟后,‘费城’号沉,沉没,人员伤亡正在统计。”

“Shit!中国海军有什么动静?”本奇开始穿衣服。

“他们参加‘捍卫者’演习的北部战斗群已成战头队形在3号海域展开。”

“那枚飞鱼能确定是他们发射的吗?”本奇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通过对飞鱼弹道技术参数的分析,发射点虽然来自3号海域,但不象是从中国的舰艇或水下基地发射的,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核查之中。”

本奇穿戴完毕,问道:“还有什么情况吗?”

由于恐惧,副官的声音都变了:“将军,最糟糕的是,我方处于一线的部队以为受到中国海军的突袭,已经和他们接上火了!”

本奇大惊:“谁让他们擅自行动的,立即命令所有参战部队无条件脱离战斗,马上给我接国防部长贝朗。”

战争的机器一旦启动,要想立即停下来绝不像汽车踩下制动那么简单。

眼见“费城”号起火,爆炸,沉没,从“宙斯”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36架“幽灵”式歼击轰炸机迅速垂直升空,在2万米的高度向中国北部集群前出的“南宁”、“北海”、“沂蒙”三艘猎潜舰发射微波集束弹,干扰其电子预警和防御系统。然后突然降低高度,分别在1万米,8千米、4千5百米和3千米的距离上向这三艘舰艇发射了20枚激光制导导弹,除少部分被中国的自动防空网拦截外,大部分击中了目标。

随着一连串的巨响,首先是“沂蒙”号开始歪斜,接着“北海”、“南宁”号与相继续起火下沉。

威风凛凛的“幽灵”式飞机一架不少地胜利返航。但是,就在它们的编队飞越两军对峙的海域时,突然从水里冒出8艘装备有**功率激光炮的中国“鹰嘴鱼”式攻击潜艇,还没等那些美国飞行员从胜利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八条耀眼的蓝色激光束横空扫过,刹那间“幽灵”编队炸声不断,战机变成一团团的火球栽进大洋,36架“幽灵”飞机只有9架幸免。

“宙斯”号航空母舰陷入中国舰队的包围之中,海面上炮声轰鸣,硝烟弥漫,火光冲天……。

“宙斯”号象一头受伤的大黑熊,笨拙地移动着它那宠大的身躯,力图冲破对方强大的火力网。但是由于电子导航警戒系统已经被微波集束弹彻底摧毁,怎么也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这时,突然从“宙斯”号的中心控制升起红黄蓝三颗彩色磷光烟幕弹,三条闪闪发光的彩色烟带像空中的彩虹,格外引人注目。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宙斯”号猛地吐出几股水柱,开始慢慢下沉,当船舷与海面持平时,整个舰体分裂成了四五十艘不同类型的小舰艇,向逼近的中国舰只迎头冲了上去。

这一招变太快,中国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思相准备。瞬间,海战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原先是十几艘中国战舰围攻“宙斯”号,现在倒过来了,每一艘中国舰艇都不得不面对三四艘美国快艇。交火中,有3艘中国的护卫舰被击毁,起火燃烧……。

奉命增援北部战斗群的独立机动舰队赶到了。十几只尾翼垂直、形如飞船的战斗器全速破浪而来,进入战区。见双方七八十艘舰艇互相扭杀在一起,无从下手。指挥员一声令下,所有的变型战斗器猛然加速,头部抬高,舱体两侧弹出一对后掠式三角型机翼,渐渐飞离水面。升空后,即调转机头,向美国舰只俯冲轰炸。由于缺乏有效的防空保护美国的小型舰艇面临海空面前夹击。全无还手之力,相继被击毁沉没,葬身万顷碧波。

按照“绿色橄榄”演习指挥部预先输入计算里面的应变指令,美国的“肯尼迪号”空间站已抵达南海上空。遮蔽板打开了,露出激光炮那纤细的射孔。

闪电般的激光束凌空而降,“轰”的几声巨响,数架被击中的变形战斗器凌空爆炸。其余的见事不好,急忙收缩机翼,从两三千米的空中一头扎进大海,潜水而遁。

被炸毁的变形战斗器的碎片在高空中飘荡,并逐渐相互吸引,聚在了一起,形成一个浮动的“反光镜”,遮蔽并反射激光束。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肯尼迪号”号不幸被反射回来的激光束击中,动力系统遭到破坏,逐渐失去控制,变成了太空醉汉。

接到本奇将军的命令,美方舰队主动后撤,双方的激战才算告一段落。

短短40钟的一场战,中国方面被击沉各类舰只11艘,击伤6艘,被击落飞机34架,还有两颗通信卫星。美国方面则损失了45架飞机,10艘各类作战舰只和一座空间站。看来,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中美之战在全世界引起了一场强烈的震动。当天下午,联合国秘书长紧急约见中美双方驻联合国代表,第二天安理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呼吁中美双方努力克制,防止事态扩大,并在联合国参与下,组成一个调查小组,对这次冲突的始末进行详细的调查。

世界各国也都焦虑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贝朗铁青着脸,坐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办公室里,听取本奇将军关于中美冲突的情况汇报。

当本奇说到通往S-553小行星的海底隧道被一颗“钻塔”式导弹炸毁,作业人员全部葬身海底时,贝朗冷冷的插了一句话:“能确认隧道是被‘钻塔’式导弹炸毁吗?”

本奇望了一眼联勤司令官奥巴托中将。奥巴托不慌不忙地从随身带的文件包里取出一帧照片放在贝朗面前:“这是我们的预警系统用高速摄影机拍下来的。”

是“钻塔”导弹,这是一种掘进式定位炸弹,专门用来摧毁敌方的地下指挥部、发射井以及一些地面50米以下战略工程。它的顶部很奇特,有一个八角形的屏蔽帽,专门用于抗击各种电子干扰,一眼就能把它同其他类型的导弹区别开来。

“钻塔”导弹本是美国的专利,但在两年前被人从德克萨斯空军基地盗走了一枚,至今没有破案。没想到,这颗被窃的美国导弹竟落在了美国人自己的头上。

很早就盘旋在脑子里的一种预感越发得鲜明起来,贝朗心里恨恨的骂道:“梅森这个恶棍!魔鬼!”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