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末日 正文 他是谁?

zholroyd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


通过了一个上午的训练,我对这些新兵的体质和承受能力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单单是轻装跑步上山就让他们累的够呛了。三千米的距离,先是跑了再走,走了再跑,接着是连走带拖,最后的几百米硬是爬到了山顶。上一次山就花了足足两个半小时,这其中还不包括两次十分钟的休息时段。这让我非常的失望,看来把他们训练成理想中的士兵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啊。唯一让我欣慰的是这些新兵的毅力和执行命令的坚决性,当中并没有出现赖在地上不走的耍赖现象。他们都一个个地,坚持不懈地爬到了山顶上。部队当中一个新兵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个子中等,相貌平平,看不出任何与众不同之处。把他往人群里一放,就跟一滴水放进了大海一样,是再也普通不过了。虽然他的相貌一般,可是他的气质却是非凡的。他那略微蜡黄的脸庞掩饰不了他那非凡的气势。当我接近他时,他虽不吭一声,但是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久违的目光,自信。他的目光不仅包含着自信,还带着一些傲慢。这样的眼神让我不禁的感到自卑。先是我被他的气质所吸引,然后他那惊人的体质让我震撼了。对于一个刚刚从饥饿恢复过来的人,他竟然能够一口气的从山下跑到山顶。这其中他还不停地在陡峭的地方为后边的新兵们提供帮助。他是新兵里,也是队伍里第一个爬到山顶的。就是那带队领先的老李也只能屈尊第二了。他那旺盛的体力让我只能叹息自愧不如啊。

到了山顶的第一件事毫无疑问的就是让那些菜鸟们休息了。他们一个个的搀扶着队友走到树荫下慢慢地回过气来。我来到了那位新兵的身边,伸出了我的手,然后对他说,“小子,你好样的,好好干。”

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听了我的话半响才抬起了头。当我们俩的目光碰在一起是,他那傲慢的眼神依旧存在着,不过他的自信不知为何原因,或多或少地被茫然所替代了。我俩的目光接触了很久,我很想看到他那眼神后的真实面目,但是同时我也发现他也在尝试着看透我的内心深处。不知他为了掩饰什么,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意图后,眼睛转到另外一个方向,目光与我脱离了接触。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我那手一直向他伸着,他到底也没有和我握手。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对我的不信任,或者是他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悄悄地离开了处于深思中的他。

“队长,你这不是折腾人嘛?你这样子训练,我和老李都快受不了了,更何况那些新兵呢?”小王一见到我就马上迎了上来,一个劲的抱怨着。

“现在你们就说不行了,以后你们怎么还在新兵面前树立榜样?过两天我还要加大力度训练呢,你们俩到时候可别趴窝啊?你们要是关键时候掉链子,可别怪我军法无情啊!”我严肃的责备道。我深知军心稳定的重要性。要是连这些跟我一块儿出生入死的老兵都埋怨时,军心溃散那是不用说的。会不会发生逃兵事件还不肯定呢?

小王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赶忙立正说道,“报告队长,不管训练多苦多累,我一定坚持下去,为新兵树立榜样。”

“好!我问你,那边那个人是怎么回事?”我询问着小王的同时朝着那个新兵的方位指了一指。我很想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在我看来,他不是一个普通的难民。一个农民出身的人是不可能拥有如此惊人体力的。

“哦,是他呀!队长,他是一个哑巴。在难民营里无亲无故的,所以我就让他参加了游击队。”小王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人,然后向我大致地说明了他的情况。

“一个哑巴?那他能明白我们说的话吗?”我问道。对于这个人是哑巴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这么一个好兵居然不能说话,真是不公平啊。

“不知道。难民营里的人都不认识他。他是难民们走到半路时才遇上他的。听那位老先生说,当时他们发现他时,他正躺在路边,发着高烧,还昏迷不醒。后来他们给他喂了点草药才退了烧。起初他还依依啊啊地说些人听不懂的胡话,到后来他就一句话都不说了。我估计是烧坏了脑子,变成哑巴了。”小王跟我讲述着那个新兵的遭遇。他着实让人可怜,看来这哑巴的缺陷不是天生的。一定要治好他病,我在心里暗暗地想到。

“你去找几个医生,一定要治好他的病。”我朝着小王吩咐道。

“是,队长。”

“咱们下午来点轻点的吧,教他们射击。你说怎么样?”我询问着小王的意见。

“没问题队长,我和老李正有此意。”小王听后立即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