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恒雄心 正文 第78章 柯尼斯堡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size][/URL] 中国东线远征军北路集团军群由常凯申指挥,下辖第6集团军、第14集团军、第26集团军、第39集团军和第43集团军一部,总兵力大约30余万人。独联体军队一个联合集团军群由雷森诺夫指挥,包括俄罗斯第1集团军、白俄第1集团军和乌克兰第3集团军,另有波兰第1集团军和德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0.html


中国东线远征军北路集团军群由常凯申指挥,下辖第6集团军、第14集团军、第26集团军、第39集团军和第43集团军一部,总兵力大约30余万人。独联体军队一个联合集团军群由雷森诺夫指挥,包括俄罗斯第1集团军、白俄第1集团军和乌克兰第3集团军,另有波兰第1集团军和德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兵团,总兵力25万余人。北路军的重点任务是扫清东普鲁士地区的德军和东方军团,并配合北线远征军从北面进逼柏林。

与东线部队协同作战的中国北线远征军部队由马森同志的三哥马林指挥,主要包括第30集团军、第32集团军和第35集团军,友军包括挪威和丹麦联合集团军、日韩联合志愿军和俄罗斯海军陆战队独立兵团,总兵力约为45万余人。其任务是切断东普鲁士沿海地区与退守波罗的海库尔兰半岛德军之间的联系,同时相机插入距离柏林相对很近的奥伯伦、斯德丁与屈斯特林地区,并顺便将被压缩在库尔兰的德军歼灭。

中国军队和独联体军队在东线的步步紧逼,外边经常会响起忽大忽小的枪炮声,让生活在东普鲁士的平民百姓和当地的纳粹德国国防军喘不过气来。向来具有一定高尚情操的中国军队对他们可是已经算是够仁慈的了。1944年12月中国远征军和波兰军队占领但泽走廊切断东普鲁士与德国内地的联系之时,大批饥寒交迫的德国难民不顾纳粹党政官员的严格禁令,拼了命的要去中国军队的地盘上吃东西。中国军队对东普鲁士难民们接二连三的自发讨饭行为从不阻止,而且专门为这些可怜兮兮的当地老百姓提供绿色通道,华军后勤部队有的是足够发放的食物供他们吃饱,只是在通道的入口处会有部分宪兵和城管出面维持秩序并检查德国难民的身份证件。

比起或多或少具有仁爱之心的中国人来说,以东普鲁士省长科赫为首的那帮纳粹顽固分子则令当地百姓和德国国防军的军官们感到失望,首府柯尼斯堡的广播电台每天都会照例喋喋不休播报各种不切实际的宣传,使得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误以为德军能够在前线顶住上合组织与独联体军队的进攻。

然而残酷的事实却只有保家卫国的德军将领们最清楚,现在的第三帝国早已是无力回天,几十万中国军队官兵就算是集体放个屁都能冲垮德军那条早已变得脆弱不堪的防线。现在东普鲁士方面德军的总兵力虽然有将近50万人,包括第4集团军、第3装甲集团军与第2集团军以及东方军团,另外还有临时性编组的民兵部队与希特勒青年团。但他们的总体战斗力却受到中国军队和独联体军队的严重削弱,除了保家卫国的因素还能多少激发士气以外,组织度和补给效率也变得非常糟糕。

12月16日,习惯将战场变成赌场的小胡子元首希特勒不顾国防军总部将军们的强烈反对与劝阻,从东普鲁士抽调机动兵力拆东补西,孤注一掷在西线投入60余万大军。企图让德军像四年前那样再次突击比利时阿登山区然后直达安特卫普与布鲁塞尔,切断布莱德雷的美军、蒙哥马利的英军和独孤永昌中国远征军之间的联系,一举扭转西线战场颓势。

在地面部队发起进攻的同时,德国空军利用他们设置在德国中部与荷兰境内的V1\V2系列导弹基地主攻英法两国的纵深目标,阿拉多AR234与容克EF132喷气式轰炸机和突鹰攻击机群则专门轰炸盟军阵地,He162火蜥蜴、Ta183和Me262喷气式战斗机主要是争夺战场制空权。

阿登山区的盟军此时正处于休整状态,由美国佬负责防守的马其诺防线北侧堡垒,很快就被党卫军战斗群的E25与E50黑豹中型坦克与E75虎王重型坦克突破。美军有几个师是刚刚才换防到位的新兵蛋子部队,这些个没见过世面的美国佬连火箭筒都没端上便在雪地里落荒而逃,丢弃大量武器装备和补给品,德国人就此得到了可供维持三个月的燃料。

到了12月20日,艾森豪威尔急令巴顿将军的第3集团军火速接替空降部队的防御,死守阿登交通线的重镇巴斯托尼。中国西线远征军总司令独孤永昌和参谋长克鲁泽审时度势,命令第50军与第52军从斯特拉斯堡北上突击德军侧翼,全副美械装备的华军第25“千里马”步兵师在师长李正谊的指挥下,成功地配合美国佬将德军曼托菲尔装甲部队和党卫军派普战斗群挡在马斯河以东数公里的地方,从而掩护盟军大部队完成重组发起反攻。德国空军和中国远征军空军的喷气式战机,冒着严寒侵蚀的潜在危险同时起飞对战,斗了十几个会合还是不分胜负。

1945年1月16日,在盟军的节节抗击和反攻之下,德军不但愣是没有突破阿登山区插入安特卫普,反而还搭上了最后这点还算完整的赌本。结果德军大约有12万人被歼灭,其中大多是作战经验丰富的精锐部队,而且他们再也无法得到应有的补充。德军还派出上千名伞兵部队官兵,在海德特上校的指挥下试图穿越火线深入盟军后方袭扰配合前线部队的突击作战,但他们却倒霉地落在了死对头美军第101“老鹰头”空降师的阵地,大部分德军伞兵不是被打死打伤就是被俘虏,海德特本人也被迫投降。盟军方面的伤亡与德国人大致相当,美军损失7万余人、英军伤亡1.5万余人,华军伤亡2万余人。

带头穿越森林突击阿登的党卫军战斗群长官派普,在突破盟军防线的沿途杀害不少美军战俘和比利时平民,但他们在损失了手头的几十辆坦克之后,最终却依然没有逃过中国远征军的天罗地网而被包饺子。派普本人被盟军宪兵押回安特卫普受审,盟军最高统帅部军事法庭宣布将其判处死刑,以祭奠牺牲的盟军将士与平民百姓。

希特勒意气用事导致阿登战役的失败,不但使德军彻底丧失了西线战区的主动权,同时也让东线德军本来就非常危险的形势更加雪上加霜。1月20日,中国东线远征军北路集群和北线远征军一部围攻库尔兰半岛,将德军的2个集团军约18万余人歼灭或俘虏,剩下的守军则缴械投降,这样一来东普鲁士战区仅剩的不到30余万人便没了退路。

1月23日,中国东线远征军周文海新6军攻占一战停火时德国投降签字地贡比嫩森林,刘放吾新1军所属杨振汉新38师进至皮劳港。1月27日,第39军和第51军分别占领因斯特堡和施洛斯堡地区,第82军、第90军和第126军占领艾拉。1月30日,第4军、第6军和第57军扫清了泽姆兰半岛的德军,将柯尼斯堡的对外联系彻底切断。

由沈西平指挥的近卫第3师作为北路集群的预备队,直到2月1日才被作为关键的突破力量送到柯尼斯堡外围待机,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对付那些早在一战时期就耸立在城市外围的十几个经过现代化改造的堡垒要塞,为后续部队开辟道路。

沈西平从望远镜里看着对面德军坚固设防的炮台和要塞,朝着近卫军司令官莫程摇摇头说“老大,这地方跟大西洋壁垒差不多啊,强攻硬拼的话八成没啥效果,关键要看后面的支援火力是否能够到位。”

莫程点点头说“你说得没错,刚刚吴克和历童也跟我商量好,他们的炮兵和导弹不久后会专门用来掩护你们师突击。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你们的步兵和坦克一定要趁着炮弹爆炸的间隙果断冲锋,如果等到炮火准备结束那就暴露了,到时候你们又得等着没事干。”

“那不是葛炮的学生吗?他们的技术我也看见过,确实是值得信赖的,呵呵。”沈西平对葛正平与吴克师徒两个的炮击精度也很了解,所以心里头也感到很放心。

在莫程旁边的王牌钉子户专家丁坚补充说“你们待会儿在冲到城门楼子底下的时候,要记得抓紧时间清理战壕,如果德国人反扑过来那还不至于很快就被他们赶跑。至于爆破什么的你也要注意点,别拿突击队士兵的生命开玩笑啊。”

沈西平问道“对了,咱们的空中支援啥时候才能恢复?”

空军上校联络官回答“现在德国人的飞机少得可怜,剩下不到十几架还敢起飞吗?我们只不过是给那些平民留下一条生路而已,至于轰炸力度就要看地面情况怎么样了。”

柯尼斯堡在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以前,曾经被英美盟军的空中堡垒和兰开斯特远程轰炸过两次,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很大的恐慌。中国军队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和维护军人荣誉的双重考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动霸龙重型轰炸机攻击居民区和交通枢纽,而是派出运输机空投当地难民们急需的生活物资。中国海军北海舰队与德国海军在私下里达成一致,抵达埃尔宾外海的舰队司令陈思海命令所有舰艇不得攻击载运难民撤离的德国舰船,同时还派出挂有白底红十字旗帜的运输船队协助德军撤离老百姓,邓尼茨的代表布尔夏迪将军也表示德国海军绝对不会随便攻击外面的中国军舰,这也是柯尼斯堡战役中最为感人的插曲。

中德海军舰艇在埃尔宾、但泽和皮劳港口联合组织的撤离平民的行动,引起了纳粹党政官员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这是丢了第三帝国的脸面。德国海军总司令邓尼茨对此这样解释道“将东部难民从相对危险的战区转移到安全地带,是每一个有责任心的德国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使是作为我们敌人的中国军队,也并没有出现任何迫害和歧视日耳曼民族的行为,中国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相对仁爱的一面,这绝对是值得我们称道的。”

小胡子元首希特勒在总理府地下办公室一言不发盯着邓尼茨,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海军总司令和狼群战术专家居然敢对作为敌人的中国军队说好话。但他在权衡利弊之后,马上就对身边的心腹秘书兼帝国总理鲍曼说道“帝国东部的民众绝不能轻易成为战争的炮灰,命令科赫立即组织可靠的人处理这件事,尽快把他们转移到中部地区。”

希特勒接着对宣传部长戈培尔命令道“你们宣传部不要将这种事情广播出来,不过我要说的是民众的精神和战斗力不能与军队混为一谈,他们毕竟手无寸铁。我作为帝国的元首,更应该为人民的生命负责,就这样吧。”

邓尼茨在得到元首的默许后,立即命令布尔夏迪务必与中国军舰协同配合,马上组织所有的船只甚至潜艇,尽全力撤离东普鲁士受到战争威胁的平民百姓。与此同时德国控制的西里西亚、波西米亚和西普鲁士地区的军政长官也接到元首的直接命令,立即安排撤离并疏散在那里生活的所有平民,这个撤离行动由军备与建设部长施佩尔亲自组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上千万德国民众按计划井然有序撤离他们原来的家园(与正规军一起留下来拿枪打仗的民兵部队除外),暂时躲过了成为战争炮灰的威胁。

3月18日,德国海军与中国海军联合进行的东普鲁士平民撤离行动正式结束,其结果规模远远超过了英法联军当年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总数。陈思海与布尔夏迪商量好,双方舰艇各自退避三舍,东普鲁士的战场主导权重归各自的地面部队。3月20日,中国远征军围城部队建立了新的封锁线,并委托德国人民解放军的反纳粹人士向柯尼斯堡城防司令拉施将军递交华军即将发起总攻的最后通牒。东普鲁士省长科赫坐飞机临阵脱逃,代理省长格洛舍是个非常顽固的老牌纳粹分子,不识时务拒绝了这份通告,中国远征军北路集群司令常凯申命令全线进攻。

华军在柯尼斯堡外围集结了上千门各种火炮,其中包括300多门喀秋莎火箭炮、500多门大口径加农炮和榴弹炮和200多门炸药掷弹筒,吴克和历童的齐射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德军在外围的十几个坚固堡垒几乎全部哑火。沈西平的近卫第3装甲步兵师穿过要塞堡垒区之间的缝隙,直插柯尼斯堡的内城,兵力薄弱的德军第548民兵师、第61步兵师和戈林伞兵师被彻底击溃。德国空军的第4师目前仅剩20多架战斗机,根本就无法夺取城市上的制空权,只好向西远走高飞。

由于双方在最后决战以前疏散了大量平民百姓,巷战中的附加损失明显要少了许多。德军的部分顽固分子依然坚持抵抗,但他们很快就被倔劲更强的华军第39“花生米”步兵师、近卫第3师和新编第30师扫荡了个干净。3月22日柯尼斯堡局部巷战结束,纳粹代理省长格洛舍被乱枪打死,城防司令拉施率领德军残部投降。直到3月25日止,东普鲁士境内的德军大部被中国远征军、波兰军队和独联体部队共同歼灭。

中国军队在控制住东普鲁士之后,决定将其交给德国民族解放同盟及其军队予以接管,以便尽快恢复城市正常秩序。在战火中被损坏的国王之山城堡、康拉德大学、威廉电影院和音乐厅等具有重要价值的东西也得到修复和保护,准备供游人参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