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灵的折磨

假若一个人突然拥有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他的心理会迅速变得不同,单纯者,会欣喜若狂,满脑子想像怎么去实现自己的愿望,他可能从来就不会产生担扰。老练者的反应可能完全不同,他的心情也许更加沉重,随时在思考会不会有人谋划抢夺宝物,在他看来,自己的身边到处都是危险的敌人。

“江山如此多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对于统治者来说,江山当然不是无价之宝可以比拟的,无穷的支配权,无尽的财富享用,拥有了江山就是拥有了一切,那种享受就是共产主义理想也是难以企及的。觊觎江山的人当然不是平凡的人,他们一定是胸怀大志,是“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豪,他们喜欢那种呼风唤雨的气概,享受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山河变色的豪迈。在他们眼里,除了江山,其他的一切都是实现自己宏图大志的工具,包括芸芸众生。

当然他们想成为圣人,成为可以拯救人类大众的人,尽管圣人的要求是如此地完美,与自己自由的意志毕竟存在巨大的差距。但是圣人的理想毕竟是某种手段,是让人进身为人杰的阶梯,一旦进身完毕,具有了自由意志,圣人理想的包袱完全可以丢失,高喊体恤天下苍生的口号,维护个人的威严也没有什么让人感到可以指责的。历史就是歌颂英雄的历史,至于英雄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牺牲了多少他人的利益甚至生命,那是没有人去关注的。秦始皇尽管留下了残暴的名声,但是他同时留下了一直让人记住他名字的万里长城,尽管万里长城并不是秦始皇的功劳,中不过是芸芸众生的血肉铸成,但是谁又记得那些流血注汗的平民百姓呢?平民百姓只不过是秦始皇伟业的工具,是让始皇把名字雕刻在长城之上的机器。

圣人的理想在现代文明中已经成为遗迹,现代文明需要的是每个人的激发和奉献,圣人反而是阻碍现代文明的绊脚石,对他人的胡乱支配已经广泛受到社会的鞭笞。但是一种观念一旦形成,要改变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英雄的激情仍然在激烈着人们为打江山而加入豪赌的行列,在一将功成万骨枯之后,必然有些幸运儿,他们能够从累累白骨中爬了出来,擦干血迹,拭去狼狈,他们就成了江山的英豪——被称为伟人。

可怜的是,时代变了,与圣人理想的“恒使民无知、无欲”情形不同,圣人能够统治的是愚昧无知的人们——只知道埋头稼穑的人们,现代文明没有大众广泛的参与,整个群体将无法应付外在的威胁和灾难。打江山的英豪们在登上九五之尊之初,难免一番豪情壮志,如浪漫诗人般谋划未来的理想和蓝图,但是对于那些细致的人群组织管理,却缺乏足够的耐心去应付,结果伟人们的心灵在纷繁复杂的人性纷争中受到极大的折磨,他已经失去了耐心,在他看来,人性的改造就是当务之急。

伟人凭藉自己过去的经历,在人群中已经积聚了足够的神秘和威望,他能够使用的资源已经足够强大,特别是在传统的打江山的伟业环境中形成的趋炎附势心理,更是让伟人呼风唤雨、无往不前。伟人终于能够使用自己长期积累的资源为自己的想像大干一场了,如此一场空前的伟大运动又一次轰轰烈烈地开展,这场运动的影响不亚于当初搏命的战争。只是伟人发现运动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有效,相反这看起来只是一场洗劫,是一场对人性摧残的运动。看来人性并不如想像的那么易于改造,而且人性到底要改造成什么样子,人们也莫衷一是,伟人自己也清楚,难道通过改造自己就真的能够做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在折腾中,伟人的一生也行将逝去,人生苦短,“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的感慨当然也难免产生。但是其他人真的希望你再活五百年吗?那些受到伟人打压,同样具有伟大理想的人,随时都等着你的离去,在他们的心里,也许就是“我真的只想比你活得长”。

一个伟人逝去,新的伟人必然诞生,对于思想停留在圣人时代的人来说,权术也许不是一门书本上的科目,但是它绝对是伟人必须通过亲身经历要学习的技术手段。新的伟人当然会吸取前人的教训,对于这个新伟人来说,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必然取得成功。你改造人性,我却要利用人性,正如猫捉老鼠,捉得到老鼠的就是好猫。这样,各人利用各人手中的资源去努力,特别是权力资源,肯定会有很多人想得到,那么就把权力资源作为最有吸引力的东西,让人们努力去攫取,去向我靠拢。机器确实开动得不错,新伟人也从当初的吸取前人教训基础上的谨慎小心,低调不张扬,变得踌躇满志,**跋扈起来,有了种舍我其谁的气概了。

人作为机器和工具在顺手时,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人作为机器和工具毕竟还是有些问题的,因为人有思想意识。在低头干工作时,也许可以认真细致,但是当人抬头看事情时,却又会反思总结,这实在不是一种好的品质,这对于圣人的事业实在是一种妨碍。

权力已经积聚起空前强大的资源,如果光是压制局面,这些权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历史上任何时代,掌握了权力,一点也不怕“翻天”。但是权力毕竟还是受到某种责任的期待,对于解决问题,这些权力以及把握权力的头脑似乎又太过简陋或者说不合时宜。人们的生存处境受到了威胁,外在的威胁似乎了太强大,忙于权力的持有者都不想承担责任,只想享受利益,责任太沉重,利益迷惑人。

最难受的是心灵的折磨,权力似乎已经成了无价之宝,也如烫手的山芋。通过千辛万苦取得了权力,当然随时怕丧失,预防的心理让权力看到了无穷的觊觎,到处都是敌人,要么是想篡夺权力的敌人,要么是想挣脱欺压追求公平的敌人,他们对权力丧失责任不满,他们想要问责权力。但是那些到处幌动的影子,到底是什么目的,谁又搞得清楚?这样,最好的打击手段就是别有用心的觊觎权力者,那就是犯罪。

心灵的折磨还不光是权力的自我藏匿,反正权力还是有战斗力量加以支撑的,只要出动战斗力量,谁敢不服就强力折服。现在是自我良心的谴责,也许在保护自己权益时,可以心狠手辣,但是在看到权力的名义下公然施加暴行却是无法让良心安逸的。权力的延伸处,那些狗腿子们竟然胡作非为,但是如果打击了,会让权力的基础受到损害,如果不打击,那么权力又会招致怨恨。作为旁观者,不管你多么冷酷,良心毕竟还是存在的,怎么办呢?手掌手背都是肉,尽管更愿意扩短,但是那么多旁观却有正义的心灵总是让人害怕。

心灵的折磨还来自于面对共同的危险,权力当然可以建立起武装力量,但是,这些武装力量是以公共的名义建立的,而且也必须消耗公共资源,如果没有大家的共同奉献,那么这些武装力量是不可能建立起来的。最讨厌的是,这些公共的武装力量又是由人组成的,如果全部是没有心灵和感情的机器组成那倒是不必就烦恼,是人就必然有自由公平正义之心灵,一旦这些心灵在超出其承受务的环境中被激发,那么就会难以掌控。不仅对内难以控制,就是对外也不能体现出力量。

局面还是让人非常忧虑的,那就是看不见的那些心灵的变异。在表面上,人们也许会服从权力,但是,在心灵中,任何人都会有正义之心,有对虚伪、欺骗和权力谋利的鄙视和厌恶。心灵的正义也许对于人们本身具有偏差,但是作为旁观者,这种心灵的正义一定会让人们具有倾向。当权力和权威已经成为了自私自利的工具,那么心灵的正义会做出毫不犹豫的判断,这种判断会让人们的心灵深处敌我分明,这种判断对于那些以权谋私者将是一种巨大的心灵压力和折磨。

精英也有心灵脆弱的时候,特别是当精英的行为背离社会公平正义时。只有服从社会的公平正义,只有顺应大众的心灵诉求,才能成就真正的社会精英,这就是为什么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你代表国家坐在谈判桌上,面对其他国家的首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背后的支持力量是不是大过对手?你是不是有足够的底气去与对手讨价还价?

不要把自己放在大众心灵的对立面,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不管你表面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你的心灵也会不断地遭受折磨,你会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如遭到烈火的烤炙。终有一天,表面强大的力量会在众多心灵的良知和正义回归中土崩瓦解,噬脐莫及。当今文明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是无所不能的圣人,除非了加入大众心灵的队伍,以一颗普通的心对人,否则心灵的折磨会如影随形,人生的深渊将会让你身形诸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