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恶魔杀手回现场重演“作案”


挪威恶魔杀手回现场重演“作案”

布雷维克与监看他的警察均穿着防弹衣?

挪威恶魔杀手回现场重演“作案”

布雷维克模拟他举枪屠杀无辜学生的情景。


8月14日挪威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于特岛听证经过。调查人员首先押解布雷维克驱车前往于特岛,随后搭乘布雷维克发动袭击当天使用过的同一条船抵达于特岛。

听证持续大约8小时。调查人员随布雷维克把枪击路线大致重走一遍,其间数次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听证过程中,警方出动6艘船只在附近水域巡逻、调派直升机在空中巡查,阻止民众靠近岛屿,以防报复性袭击。

挪威《世界之路报》14日刊发的独家照片和视频显示,布雷维克身着红色短袖上衣、蓝色牛仔裤,外罩黑色防弹马甲,前胸和后背绑有醒目黄色绑带,身后系一条绳索。几名身着防弹衣的调查人员跟在他身边。

警方检察官约尔特·克拉比说,重返于特岛,布雷维克显然“有所触动”,不过,他似乎不想对任何人袒露心扉;另外,他似乎并没对先前射杀69名无辜民众的行为表现出懊悔和自责,整个过程中,他情绪波动不大,显得颇为“淡然”。

愿意合作提供细节

先前研究显示,重返作案现场有助嫌疑人“复原”记忆。警方说,这次犯罪现场访谈,布雷维克态度颇为合作,提供更多袭击细节,有助案件调查。

《世界之路报》拍摄的视频画面显示,布雷维克不时停下脚步,指向湖面或岛上某处,偶尔作出举枪动作,似乎在向调查人员描述射击情景。一名警员随时用笔记录,两名警员全程摄像跟拍。

“他(的记忆)显然被带回那一天,想起更多事儿来。”克拉比说,布雷维克的叙述没有明显的前后矛盾;有时意识到描述不准确,他随即自行更正。“尽管先前讯问50小时,(布雷维克依然)提供我们不少先前不知道的新信息,”克拉比说,“我们如今基本掌握每个人怎么死去、如何被射杀,尽管仍有些细节需要填充。”

警方确认,布雷维克在这次访谈中所做全部叙述可能在案件审理中被用作证据。

警方高度戒备

克拉比向媒体记者证实,警方一度担忧布雷维克首次出庭时可能利用爆炸装置自杀,甚至怀疑他吞下爆炸装置或遥控装置。不过,X光检测显示,他体内没有这类可疑物件。

克拉比解释,警方的高度戒备和谨慎态度可以理解,毕竟,“我们要对付的这名男子引爆了一枚炸弹,接着在于特岛上犯下更严重罪行,我们必须考虑全部可能性,包括他吞下一枚(爆炸)装置”。

挪威媒体先前报道,布雷维克制造于特岛枪击案时,使用自身携带的摄像机拍摄部分袭击经过。多名检察官先前向美联社记者证实,布雷维克确实有一台摄像机,不过警方尚未找到。 克拉比说,警方13日在于特岛上与布雷维克谈及摄像机,但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布雷维克7月22日在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办公楼附近引爆炸弹,随后前往奥斯陆以西约40公里处的于特岛,开枪射杀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活动的青少年,致使77人死亡、80多人受伤。他被捕后承认发动袭击,但不认罪,宣称“以行动拯救欧洲”。 挪威“7·22”枪击和爆炸案嫌疑人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13日在警方押解下重返于特岛枪击现场,回忆袭击细节,“复原”作案经过。挪威警方14日说,布雷维克在这场“特殊”听证上展现合作态度,但没有流露懊悔之意。警方获得不少新素材,有助案件调查审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