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国民党潜伏特工 正文 10、迷茫的人生

北漂联盟 收藏 0 5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


随着解放军的步步进逼,青岛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了,国民党军政人员在研究外逃,无暇顾及市政,市里的大小粮行发生了空仓,粮食供应出现了危机。

“大茂粮行”的吴掌柜是个有良知的人,为了保持市面稳定,寻找粮食货源,他东奔西走,四处打探,偶然一天,他从友人处获悉:联合国给了中国六十吨难民救济粮,就在青岛码头上。吴老掌柜喜形于色,打通各个关节,买通了青岛慈善总会会长,终于将六十吨粮食拉回了粮行。

不曾想到的是,国民党实业局也瞄准了这批粮食,他们准备将这批粮食运往台湾,不料让吴掌柜抢了先。

实业局派人到“大茂粮行”,向吴老掌柜索取粮食,但碰了一鼻子灰。随之,他们又换了一副嘴脸,提出拿北海票来购买,还是让吴掌柜给拒绝了。

可是,令吴掌柜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这天刚刚开门,一个实业局的科长来了,见到了吴掌柜,他很绅士地亮出了“大茂粮行”的一张提货单。吴老掌柜明白了,这是粮行的人提前收下了货款。提货单就是合同啊,况且是来自实业局的提货单。

吴掌柜颤抖着手,灰灰地接过了提货单。他尽管嘴上没说,却在心里臭骂开了内鬼。

六十吨粮食被拉走了,吴掌柜也病倒了。


解放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形如危卵的青岛陷入了粮荒。

买粮的市民把“大茂粮行”围了个水泄不通。粮店空仓,只能任凭市民叫骂。

饥饿的人们逐渐丧失了理智,将一腔悲愤洒向了“大茂粮行”。人们开始冲击粮行,辱骂吴掌柜。激愤中,不知谁点了一把火,人群一哄而散,火势却很快蔓延起来。

金云鹤和李素琴奋力冲进后院,救出了卧床的吴掌柜。

眼看自己的粮行付之灰烬,吴掌柜却安静的如一尊雕像。他一句话也不说,一口水也不喝,只是直勾勾的望着这眼前的断壁残垣。

第二天早晨,金云鹤看到了吊死在门框上的吴掌柜……


青岛海面,一艘满载着粮食的货轮正在向台湾方向逃离。瞭望塔里,一名解放军指挥员无奈地举起了右手:“命令炮兵,击沉敌舰,绝不让一粒粮食运往台湾!”

几发岸炮划着美丽的弧线飞了过去,敌轮顿时开了花。

大街小巷都在迎接胜利,金云鹤的心头却愈发沉痛,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那六十吨粮食的含义了,那可是青岛市民的救命粮啊!

因为战争,哀号遍野,饿殍满地。每家粮行面前,都围着一群群愤怒的市民,饥饿,让他们丧失了尊严,饥饿,也把吴掌柜逼上了绝路。可六十吨粮食,就这样葬入大海了,到底是为什么?战争,又到底是什么?金云鹤在痛苦思考。

望着翻覆难寐的金云鹤,李素琴吊着嗓子冲他喊道:“你是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好睡觉,好好打呼噜,别牵肠挂肚的!天大的事,有共产党,有解放军呢!”

尽管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妻子撑着,但这一夜,金云鹤却受尽了折磨:杳无音信的父亲,杳无音信的弟弟,遥遥相望的方兰,遥遥相望的海花,齐呼拉塞进了他的梦里,他挣扎着,挣扎着追赶他们,却被一双大手死死地按住了。

一觉醒来,他一身冷汗。稍微定了定神,他从墙角里找出了一本暗藏的证件,扬长出门了。李素琴追喊了一声,他都没有理会。

青岛中山路。眼镜店的内室里。汪先生接见了他。

一见面,金云鹤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证件推给了他。

瞅着证件,汪先生并不急于说话。

金云鹤望着他,又痛苦地转过了身。

瞥着证件,汪先生冷冷地问他:“不想干了?”

金云鹤没有回答。拥有表情,何必多言呢。

汪先生更是老道。他一双冷酷的眼睛狠狠盯着他,又慢慢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摸出一把手枪:“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呢?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也要尊重我的选择。要么,你继续效忠党国,要么……”

他的右手食指套在手枪上,熟练地旋转着手枪,又把手枪推给了金云鹤。

瞅着眼下的手枪,想起当初的誓言,金云鹤毅然摸起了手枪,然后闭上了双眼。

似乎毫不犹豫,他扣动了扳机。

但,没听到子弹的爆炸声。

金云鹤惊愕的望着那把枪,愣住了。

汪先生却阴阴地鼓着轻掌,又绕至桌前,拍了拍金云鹤的肩膀:“有胆量!既然你如此坚决,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他拿起金云鹤甩在桌子上的证件,一撕两半:“三天后,你来办手续吧。”

至此,本能的惊悚才反映到金云鹤的表面,他禁不住战栗几下,又定了定神,深深地向王晓义鞠了一个躬。

汪先生背起双手,宽容地笑了:“好啦,你回去吧!”

望着金云鹤退去的背影,汪先生的目光瞬间变得冷漠、恶毒了,他快步走到电话机前面,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兵役处吗?送往台湾的兵役再给我加一个名额!”

告别了汪先生,金云鹤的心竟一下子轻松多了,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轻盈如纸,微风一吹就能当风筝飞起。

回到家,他罕见地冲着李素琴笑了一下,弄得李素琴心慌不止。她摸摸头发,又拽拽衣服,脸“腾”地红了。


青岛解放的第二天,汪先生约定的时间也到了,金云鹤特意准备了一盒糕点,去拜见他的上司。可是,刚走到眼镜店附近,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金云鹤还来不及思索,一抬头,看见了站在房顶上的汪先生。他仓惶地四下张望,眼神里满是绝望,就在他纵身而跳时,“啪”地一声枪响,他双手一扬,从房顶上跌落了下来……

金云鹤目瞪口呆,慌乱中,手里的糕点散落了一地。

汪先生这一死,金云鹤不仅失去了上线,同时内心也坠入了困惑的泥潭。未来的路怎么走?是继续,还是转身?他没了主意。


新解放的青岛,大街小巷塞满了欢呼的人群,每个角落里都充斥着锣鼓声、鞭炮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和幸福。金云鹤木讷地走在人群中,觉得自己是一具行尸。他手里紧紧攥着的,唯有那两根系糕点的纸绳,仿佛,这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