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玫瑾:若委屈了警察大多数人,真的很不公平

内网大国 收藏 54 3298

李玫瑾: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硕士生导师组长,二级警监。中国警察协会学术委员,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心理学会法制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

在媒体的各种报道中,经常看到人们对警察的评论,且经常是“非正面”的评价或报道……,譬如:广州警察开枪事件。李玫瑾教授认为:若委屈了这个群体的大多数人,真的很不公平,也不公道!——因为他们是和平年代流血最多的群体,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定生活牺牲性命最多的群体!!

李玫瑾教授说:我不想举惊天动地的事迹,只想谈谈他们的日常工作:

公安最基层的部门应该是派出所。每个派出所都分管辖区内少则千户、多则万户的户籍管理,还有流动的暂住人口管理。他们每天要接待并处理大大小小的民事纠纷案(包括家庭纠纷、买卖纠纷、人际冲突等)数十起;接受各种治安、刑事案件的报案,进行应急处理,并要协助分局刑警队侦查破案等。在派出所工作的民警,平均每隔三天就要上一个“全天班”,即值晚班。一个月中,还必须有一个星期日值班。因为人少,即使值班,次日仍需要照常上班。若按国家规定的八小时工作制计算,他们平均一个月要上一个半月的班。

在全天班中,他们不仅白天要照常工作,而且,晚上更忙,尤其到夜间仍是事情不断。因为这一时间段正是人们因吃饭喝酒滋事、打架斗殴、伤害、拦路抢劫等案件的高发时间。案件发生在前半夜,但处理完就要延续到后半夜了。不管后半夜几点钟躺下,次日早八点还要照常上班。

如此循环,对干警们来说已是最“正常”的生活了。一旦管区内发生了较大的刑事案件,一旦获取了某一重要的侦查线索,那么,就连这样的“正常生活”也享受不到了。外人不知,任何一起刑事案件,从接报案、立案到侦破,少则几天,多则几星期或数月,有的甚至几年。每侦破一起案件都要经过调查访问、技术分析、跟踪、守候等,然后是抓捕、讯问、寻找受害人(或亲属)、补充有关证词、证据,整理材料等阶段,这些活动往往又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此外,还有法律程序时限的要求,因此,某一案件一开始,干警的工作就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了。这些工作的苦衷若非亲身经历实难理解。

首先看侦查阶段,调查访问,看似最简单,但也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我记得在基层时,只为查找一个煤气本的当事人,我就与我的师傅跑过派出所、煤气站、当事人所在单位多次,就这样还是找不到当事人本人……“东跑西癫”地查找线索虽然辛苦,但是,最苦的莫过于“守候”。许多适合守候的地点并非具有较好的守候条件。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只要案情需要,一守就是数小时,甚至是几天几夜。寒冷、暴晒、饥渴、虫咬、困乏都得忍受。

其次是抓捕嫌疑犯。现代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人口流动性大,犯罪分子作案后,为逃避打击大多采取“三十六计”中的上策逃之夭夭。有的因一时未被发现而暂时没出逃,但一遇风吹草动也会立即出走。嫌疑人一旦逃窜,就是案件已破,危险仍未消除,而且,“亡命之徒”对社会的危害更大,这就对干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我们的逮捕活动秘密且准确,行动快速且果敢。在抓捕过程中除怕“惊了案犯”之外,更怕的是“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许多公安干警受伤、甚至牺牲都在这一阶段。

再次是讯问工作。抓获案犯后就要讯问,这可是侦查活动中相当重要的一环。从我来到治安组后接触过的案犯、到干警们向我谈起他们经办的案犯,有一点是绝对相同的:即任何一个嫌疑人在被抓来后的初次审问中绝不肯轻易地、主动地交待问题。显然,他们也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要受处罚的,所以,被抓“现行的”(即正在作案时被抓住的)往往只承认“这一次”,至于根据某一可靠线索抓来的案犯,由于他自己不知是“哪起案子栽了”,更不肯轻易地开**待。于是,每次讯问对干警来说,都是一种时间和耐力的消耗。

尤其当你明明知道他在说谎,你还得听下去,找出说服他的理由,加上你已经一天没有好好休息过,而且,你不是偶尔遇上这么一个,你的工作决定你几乎天天都在面对这类人,生活中我们遇到一个骗子就已经气得要死了!那么,警察几乎天天面对骗子和谎言,这时,我们还要求警察像医生那么温柔、像老师那么和蔼地面对他眼前的人,那确实是对我们警察的一种人格分裂性的要求!

当一个人无数次地或几乎天天地面对无耻之徒,你能期待着他面对下一个人时能绅士般地礼貌、面带善意、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吗?——这也是很多人对警察最不满的地方:“他们态度为什么总那么横!”我告诉大家:你在派出所干上半年,你的脾气也会大,你的态度也会横!所以,这种现象也被称职业病。

虽然职业病不是好事,需要治愈。但他们有治愈的时间吗?他们没有宽松的休息日,没有规律的生活。他们总在加班加点,他们随时会遇到不善之徒……。所以,李玫瑾教授说:尽管我也遇过对我非常横的警察,但我理解他们,我从不生他们的气,我还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理解他们!!

广州警察开枪之事虽然是个悲剧,但是,凌晨四点,遮挡车牌、不服警察查询,甚至抢走警察的警官证后强行开车,如果您是警察,遇到这种情况如何判断?

回到讯问话题上来,讯问的同时还必须作好记录。为了防止伪供,许多关键之处或细节必须仔细地问、反复地问、变换方式地问。这样边问边记常常要持续数小时。所以一个案件从接警到处置完,时间就是大半夜!

由于连续作战,他们经常数日不能回家。一次我在值班时,一位老妈妈来派出所声称“找儿子”,由于我对当地方言不太适应,所以我最初以为“她要我们派出所帮她找儿子”。后来弄明白,她是找她当民警的儿子,问“怎么五天五夜不回家?”以为出事了。至于妻子打来的“还要不要家?”、再不回……等质问和威胁的电话更是不胜枚举。

挣钱不多、生活不规律、经常缺少睡眠、吃饭常过点,工作还常常带有危险性,这就是基层干警的日常生活。听他们讲,这个分局曾有几任刑警队长都没活过50岁。

以往我们从电影、电视、小说情节中看到的警察都是精力充沛、潇洒英俊、无所不能;实际上,现实生活中他们有更多的疲惫、无奈和烦恼。他们是凡人,但是,却常常不得不牺牲凡人应有的许多生活内容,甚至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健康、乃至生命来履行自己的职责。

我们的和平生活就是这些无数的平凡警察努力的结果,难道他们不是和平时期最可爱的人吗?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