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04章 洋蒲桃

亦浩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三个人就地分开,寻找着可以吃的果子或者根茎什么的东西。

柳明全一低头,一只肥硕的老鼠从他脚下跑过去。

他以前吃过老鼠,那是抓了活的老鼠用泥巴裹起来,再扔到火里去烧,烧好以后,在地上一磕,露出来老鼠粉红色的肉,烤熟的老鼠肉很香。想着的时候,柳明全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不过,在这样的地方,想捉住一只老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柳明全极力回想,当年在海南的小岛上生存训练的时候,所采集的一些可以吃的植物,他的逻辑是,海岛上的植物应该是差不多的,海南岛有的,这里也应该有。

果然,在他的上方,发现了一棵树上长了一些红色果子铃铛形状,这果子他是认识的,树太高了,他伸出拐杖敲打树干,试图震落下来,没有达到目的。

“罗兰,查理,你们快来。”柳明全喊着他们的两个同伴。

查理在柳明全不远处,闻声马上走了过来,罗兰一会也从一个藤蔓的下面钻出来。


柳明全指指树上的果子,查理看看,什么也没说,猴子一样攀着树枝蹭蹭爬上去,伸手拽着果子,连着枝叶一起折下来,一边摘一边往下扔。

不一会,就摘了一堆。

柳明全对罗兰说,“够了,让他下来吧,”罗兰就喊着,“够了,够了,查理,下来吧。”

查理轻巧的一下就蹦到地上。

柳明全坐在一棵倒伏的树干上,从地上拾起一个果子,用手掰开,白色的果肉,闻闻,一股香甜的气味,又用舌尖舔一下,不错,是甜的没有发涩的感觉,然后,咬了一口棉絮状感觉,和他在海南吃的差不多。

他弯下腰,拾起几串,查理和罗兰也一起捡起地上的果子。


沿着来的时候做的记号,三个人走出林子,阳光又明亮起来。

三个人捧着手里的果子,走回到惠子和孩子的身边。

罗兰把手里带着叶子的果子递给惠子,惠子看看,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柳明全,柳明全说,“是我找到的,没问题。”又对罗兰和查理说,“吃吧。”

柳明全走到孩子身边,惠子也跟过来,他摸摸孩子的额头,很热,呼吸也很微弱,问惠子,“一直还没醒吗?”

惠子说,“一直没有醒过来。得给他吃点东西,不然会很危险的。”

“是呀,得给他弄点吃的东西。”

柳明全拿过一个果子,掰开,挤出一点果汁,一滴一滴滴进孩子干裂的嘴唇。

惠子走到一边去,过了一会走回来,她用贝壳捧着一点乳汁,柳明全想起来,那个叫一郎的男孩,还有那个他丈夫抱着的婴儿,惠子还是一个哺育中的妈妈。不过,惠子也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哪里还有奶水啊。

惠子像个母亲一样,一手端着贝壳,一手用一根木棍,蘸着乳汁,一下一下喂着孩子,三个男人齐齐的站在一边,看着惠子和孩子,等贝壳里的乳汁剩的不多的时候,惠子轻轻掰开孩子的嘴唇,倒进去,孩子的喉咙动了一下。

看着孩子有点反应了,几个人松了一口气,觉得有希望了。


几个人坐下来,分享眼前的果子。

柳明全介绍说,“这种果子叫洋蒲桃,是一种自然生长在热带亚热带植物,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比较多,在中国已经被引进人工培育。以前,我也吃过天然野生的果子,不会有问题的。”他停顿一下说,“我们饿得时间太久了,不能一下子吃太多,每个人先吃两个,缓一会再吃。”惠子把这话翻译给罗兰,罗兰点点头。

惠子加了一句说,“一下子吃多了,胃会受不了的。”

查理点点头,掰开就要吃,被罗兰拉了一把,掰开的洋蒲桃被碰掉到地上,在沙子里打了个滚,沾满了沙子,就像沾满了砂糖一样;罗兰手里拿着两个洋蒲桃,看着柳明全,没有吃。

柳明全明白罗兰的意思,还是不放心啊,让我先试验。柳明全就笑一下,先自己掰开一个,给了惠子,再掰开一个,咬了一口,示意惠子吃啊,慢慢咀嚼起来,看到柳明全吃了,罗兰才掰开自己手里的果子大口吃起来,又扯了查理一下。

查理把洋蒲桃拿在手里,掌心向上,沉默了一会,才吃起来。


惠子把洋蒲桃拿在手里,没有动,她在想心事。

从飞机失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他的丈夫、儿子一郎还有8个月的女儿雅子,一下子都没有了,骨肉分离的痛楚,时刻咬噬着惠子的心,让惠子痛苦不已,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眼泪了,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惠子不时的张望着海边,盼望着海上再有漂过来人,把他的丈夫和孩子也漂过来,哪怕是他们的遗骨。

从惠子上岸以后,一共发现了三个被海浪漂过来的人,柳明全是第二个,还没醒过来的孩子是第三个,第一个是个女人,漂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和查理罗兰一起把她掩埋在沙滩上了。远处,一个隆起的沙包就是那个人的墓地,在墓地上,还插了一个树枝。


有一次,惠子看到海面上走来了一个人,那是他的丈夫田中秀夫,她发了疯一样的奔跑着扑过去,还在海滩的沙窝子里绊了一下摔倒了,惠子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向海边,罗兰和查理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她不想活了要自杀,就紧跟着追上去,眼看着惠子跑到海面上,知道走到海水齐腰的地方,才一下子扑到在海水里,罗兰和查理赶紧上前去把惠子拽起来,惠子坐在水里嚎啕大哭,不断的喊着秀夫的名字,过了好一阵子,慢慢恢复过来,她才说,“对不起啊,我刚才看见我的丈夫秀夫了,他从海里向我走过来。手里还牵着我的孩子,还在在叫着妈妈,我觉得我的心都已经碎了。”

罗兰和查理点点头,以同情和理解的目光看着惠子。每个人的心里都明白,那是产生幻觉了,这是思念亲人太深的缘故。


太阳快落下去了,阳光失去了中午的火辣,变得柔和温暖起来,空气也不是那么湿热了,海风吹来,犹如春风拂面的舒畅。


一直守在孩子身边的惠子,发现孩子动了一下,她欣喜的叫道,“快来看,柳,他动了。”

三个男人吃完了东西,就走到海边,希望从海边的潮水中能捡到什么可用的东西,正要往水里走,听到惠子的叫声,他们一起往回跑,自然是把柳明全落在了后面。

等柳明全回到孩子身边,惠子已经眼里充满泪水,捧着孩子的头,喃喃的说,“你,活过来了,一郎,你终于活过来了……”

罗兰刚要劝劝惠子,被柳明全拉住,“就让她哭一会吧,她应该大哭一场。”

惠子无声的抽泣着,惠子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卷发,眼泪滴落在孩子黝黑的脸上。

过了好一会,惠子放下孩子,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对着柳明全说,“我把他当成我的一郎了。”

柳明全点点头,“嗯。”


惠子招呼着罗兰,“来,我帮你按摩一会。”

罗兰像孩子一样,乖乖的趴在惠子面前的沙滩上,惠子拿起罗兰的脚,做起按摩来。柳明全这才注意到罗兰的脚连同整个腿干部分都是红肿的。


柳明全吃了洋蒲桃以后,感觉身上好受了一下,至少肚子不那么“咕咕”叫的难受了,活动了一会,他的活动就是拄着拐杖来回的走,他要尽快适应这条辅助的腿给他带来的不便,走了几个来回,就觉得自己出汗了,很疲倦。毕竟是个伤员,还发着烧呢。

柳明全回来又吃了两个洋蒲桃,就觉得体力有些恢复了,自我感觉也不像上午醒来时那么烧得那么厉害了。


给罗兰按摩完了,惠子走到柳明全身边,看看他后背上的伤口,“还好只是有些红肿,没有化脓,你的体质很好,如果不化脓的话很快就会回复的。”惠子对柳明全说,“伤口需要清洗一下,走吧,去海水里,我给你清洗一下,海水是可以消毒的。”

柳明全说,“这我知道,不用你去了吧,你还是去照看孩子和罗兰,就让查理帮帮我就行了。”

惠子问查理,“查理,你可以吗?”

查理点点头。

惠子从自己已经十分褴褛的衬衣下摆撕下一条布条,递给查理,查理接了,转身跟着柳明全向海边走去。


查理走在柳明全的右后边,随时准备伸出手帮扶还不太习惯拐杖的柳明全。

查理一直是寡言的。从柳明全见到他,除了那句介绍自己的是英国人以及自己的名字的话,再没有说过什么。

其实,查理能说流利的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还会一点葡萄牙语。只是他不想和他们说话,他不喜欢这些日本人中国人法国人,甚至对这些人的国家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