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南海局势由中美主导 小国无发言权

尼玛让我啊 收藏 26 33289
导读: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15日刊发了一篇题为“南海:未来之战”的文章,文章认为二十一世纪是“海洋世纪”;而世界实力正由欧洲向亚洲转移,南海作为各种势力的交汇处,必将成为未来冲突的中心。南海问题背后的关键是中美关系,两国关系也决定着西太平洋局势的发展。   文章称,南海是各国力量交汇的地方。越南控制着南海的西部,并在不断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海军,努力冲破第一岛链的限制;穆斯林大国印尼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较快,准备成为第二个印度,正在发展自己的投送能力;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经济也有大幅增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15日刊发了一篇题为“南海:未来之战”的文章,文章认为二十一世纪是“海洋世纪”;而世界实力正由欧洲向亚洲转移,南海作为各种势力的交汇处,必将成为未来冲突的中心。南海问题背后的关键是中美关系,两国关系也决定着西太平洋局势的发展。


文章称,南海是各国力量交汇的地方。越南控制着南海的西部,并在不断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海军,努力冲破第一岛链的限制;穆斯林大国印尼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较快,准备成为第二个印度,正在发展自己的投送能力;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经济也有大幅增长,同时准备参与到南海的领土纠纷中。东南亚是中国和印度次大陆的交汇处,而南海则是这些国家地缘政治和军事力量的发生碰撞的地方。


美媒文章称,我们常常认为,国家主义作为一种应激情绪是19世纪的遗留;但是传统的国家主义是亚洲政治的主要驱动力,并将继续扮演这样的角色。国家主义导致了本地区军事力量的增长——特别是在海空军力量方面,以保卫主权和存在争议的资源。这里没有什么哲学可言,而是冷冰冰的实力平衡逻辑;军事实力的增长与国家主义一起左右着南海局势的发展。


文章引用雅典与米洛斯岛的例子来分析南海局势,修昔底德在叙述雅典征服米洛斯岛的历史时提到,“弱者应该屈服于强者”。这个故事可能会在二十一世纪重演,中国则扮演着雅典的角色,是地区的海上强国;小国将屈服于它。这将是中国不会言明的战略,而东南亚小国则可能依附美国,来避免重蹈米洛斯人的命运。


作者认为,南海地区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各国将满足于它们军舰在公海上的博弈,并坚持自己对自然资源的拥有权,公平的分配资源。但是,如果台海爆战事会怎样?如果中国和越南的关系回到1979年的状态又会怎样?这次,双方拥有了更多致命性的武器。因为并非只有中国在大力发展军事力量,东南亚各国都在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过去十年里,它们的军事财政增长了约三分之一。自2000以来,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武器进口分别增长84%、146%和722%。这些支出主要用于海上和空中平台:水面军舰、装备先进导弹系统的潜艇和远程喷气式战斗机。最近,越南花费20亿美元购买6艘先进的俄制“基洛”级潜艇,花费10亿美元购买俄制喷气式战机;马来西亚刚刚在婆罗洲建立了潜艇基地;而美国一直被羁绊在中东的陆地战争,军事实力正在悄悄地从欧洲转向亚洲。


美媒文章称,目前,美国正在确保南海的现状,这限制了中国对南海海域的行动,也约束了中国的外交和海军活动。美国更多的是向南海各国展示自己的实力,而非其民主的优点。中美之间的实力平衡是越南、台湾、菲律宾、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自由的最终保证;在这样的自由空间中,地区主义作为一股势力导致了东盟的出现。然而,这样的自由并非一厢情愿。对紧张局势来说,中美之间持续的平衡扩展到了贸易、货币改革、网络安全和情报侦查等一系列复杂话题。这预示着东亚的局势将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位于该地区的中心。


美媒文章称,然而,对亚洲新的地缘政治情况作出最全面总结的并非华盛顿或北京,而是堪培拉。在去年发布的一份长达74页的文章《实力的转移:澳大利亚在华盛顿和北京竞争中的未来》中,澳大利亚大学进行战略研究的休伊-怀特(Hugh White)教授把自己的国家称为典型状态的国家。想保持亚洲局势的现状,中国继续增长,澳大利亚可以一直扩大和中国的贸易;而美国仍然是亚洲最强的力量,一直作为澳大利亚最终的保护者。但正如怀特所写的那样,问题在于经济发展之后,亚洲的政治和战略不可能不会改变。随着经济增长,中国自然不会再忍受美国对亚洲的军事主宰。


美媒文章称,中国想要什么?怀特认为,中国渴望在亚洲建立类似美国曾经在西半球寻求对加勒比海统治的“新型帝国”,也就是希望控制南海。在怀特看来,这种“新型帝国”意味着美国的邻居可以或多或少自由的治理自己的国家;尽管华盛顿坚持认为,它的想法得到了充分的考虑,并能控制这些国家。这种模式的问题是,日本不可能接受这种形势,不论这种“霸权”是如何温和。而对于欧洲多个大国并存的模式(中国、印度、日本和美国或者一到两个大国可以在亚洲的大国中平起平坐)难以被美国接受。怀特建议,在面对崛起的中国时,美国的统治可能意味着亚洲的不稳定。


怀特认为,美国的统治是建立在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它将不为其它国家所接受这个观念的前提下,但事实可能不是这样。中国对自身的概念是:它是个宽宏而非霸权的大国,它不会像美国那样干涉其它国家的内政;因为中国把自己视为中央王国,其统治的基础是自身成为世界历史的中心,而非寻求出口任何体制。


美媒文章称,未来的问题在于美国,而非中国。我们可能太在意中国政权体制的本质,并一直在寻求限制中国实力向国外的发展,因为我们自己对它不喜欢。而与之相反,美国在亚洲的目标应该是平衡,而非主导。因为硬实力在国际关系中仍至关重要,我们应该接受一个崛起中国的存在。美国不需要在西太平洋加强海军力量的存在,但它也承受不起实力的大幅下降。因为美国进行财政削减或者将航母重新部署到中东,它在西太平洋的航母战斗群数量在逐渐减少。这可能引起对美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下降,如何弥补这种后果以及如何与北京打交道?最理想的情况是,美国维持目前在该地区的海空军力量;即使美国努力发展和中国良好的关系,也可以随着中国蓝水海军的增长不断做出调整。在国际事务中,所有道德问题的背后是实力问题。西方能够对巴尔干半岛进行“人道主义干预”就是因为塞黑的软弱。在车臣问题上,由于俄罗斯的强大,西方难以有所行动。未来数十年内,在西太平洋,道德意味着为了稳定需要放弃一些我们看重的理想。然而,我们如何允许中国的军事扩张?实力平衡自身比西方的民主价值更重要,这是保障自由的最好方法。南海的未来发展也可能是这样,尽管理想主义者们并不想听到这些。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一切 都好像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天意如此

究竟哪种社会制度模式好呢?

西方说咱们的制度不好 既然是市场经济模式 可是在美国的两房危机的时候布什为何国家要出手干预呢?

西方说利比亚叙利亚政府对付暴乱不讲人权 可是 现在英国在怎么对付暴乱?

------所以 民主 人权 制度等等 都不是问题 都是政治家的借口而已

在南海 同样滴 一切都以国家利益为最高目标 以国家实力为基层 其他都是浮云

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退 那是不可逆转滴 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曲折

------他们所推介的制度的优越性已经发挥到极限了 过了那个历史环境 剩下的就是劣根性 道说 物极必反 风水轮流转 现在该看我们的了----虽然我们的也不是尽善尽美 但是我们正在改进 所以 前途是光明的 道路是曲折的

本文内容于 2011/8/17 12:16:19 被小编a12编辑

阅。转铁血网其他网友共议。锻炼肌肉,小心挨揍,实为必要。

南海是亚太地区的事物,它与美国何干。做为一个列强,美国总是要把它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它人的身上,借以达到自己的私人和目的。这就是说中国的领土与领海的主权问题啥时候会与你一个西半球的美国人刮葛上了同,也就是说本来就不是它的东西和事物非要争取他的点头和建议,这不是一种变相的巧取豪夺吗?这就是说如果美国或者说其它国家的内部事物一旦遇到了麻烦要争求中国人的同意一样。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呀。

中美主导个屁啊,南海只是我们中国的和你美狗有何关系,干脆中美主导美国算了!

想想毛主席的联合第三世界兄弟国家的国策,现在看起来,太利害了


从进联合国到常任理事国,到申奥成功~~


我在想,排除某些白眼狼,小国包围大国的战略也不错,像农村包围城市,

有必要援助些小事,不一定要在经济,在军事领域上也要~ 像在墨西哥或古巴弄点 导弹~~


战略合作国家,这词真好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